当前位置:

第2章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在主院里沉思,天已黑尽,四处都掌了灯。但蜡烛的照明程度有限,黑夜如一团浓雾把京城包的严严实实,只余地面反射的雪光和微弱的几乎看不见的烛火。二房三房的兄弟姐们们都已经回家,如今只有她们大房四姐妹并唯一的金孙庭树窝在老太太的西间,由各自的奶妈丫头们伺候着。

    大姑娘庭瑶哭的眼都肿了,若不是怕忌讳,估计眼泪还没停。她已经十五了,下头弟妹十几个,虽不知道生育的具体,却也知如此寂静定是不顺。不说旁的,当年庭芳出生的时候,也是这般凝重,果然魏姨娘生下孩子没多久就去了。抬眼望了望庭芳,好悬又哭出声来。

    庭芳揉着太阳穴,愁肠满腹。有比她更倒霉的么?好端端的穿到古代,刚来就死了亲妈。好容易自己没病没灾的长到九岁,好么,一手把她拉扯大的嫡母又要挂了!作为一个既不占长又不占幼,不是嫡出更没有小丁丁的庶女,在十几个兄弟姐妹中着实不打眼。也就是嫡母自己孩子少,她又没亲娘,多看顾些。两个婶婶不过面子情,祖母眼里只有大姐庭瑶和二房嫡出的庭珊,三房因是庶出,三太太养的庭琇都大理论,要不是有个心眼不错的嫡母,那话怎么说来着?苦汁子里拧出来的日子,没法过了!

    长长叹了口气,陈氏也是倒霉催的,估计倒霉程度可以跟她叶庭芳媲美了。出身好嫁的顺当婆婆和气妯娌不磨牙,偏偏见鬼的生不出儿子。在古代没儿子就没底气,多少年来只能一味的贤良淑德,因头上还有婆婆,更是凡事不敢错一步,到便宜了她。若说陈氏待她如亲女,只怕鬼都不信,跟前戳着个正经亲生女儿呢;但若说陈氏不疼她,就是没良心。大概相当于姑母姨母一般,摆在亲生女儿后头也是可以疼上一疼的。何况她是穿的,天生比另两个庶出姐妹庭兰庭芜占便宜,抱大腿抱的干净利索。嫡母如婆婆,摆正了心态,处的倒是不错。

    然而此时陈氏正在鬼门关前晃悠,庭芳觉得自己必须做点什么。想了一回,便道:“大姐姐,我去佛前跪跪经。”

    庭瑶忙道:“一起去。”

    庭兰翻个白眼,心中暗骂:就你会讨巧儿。眼珠转了转,道:“且慢。大姐姐,我方才听丫头说老太太拿了米熬粥舍与穷人吃,依我说我们姐妹也表点心意。”

    庭芳顿时有些尴尬,咳,她穷……

    庭兰暗笑:知道你穷才要花钱,叫你平日拍马屁拍的震天响。

    庭瑶病急乱投医,忙点头称是,就要丫头去取私房银子。她是嫡长女,叶府头一个孩子,外公又是江西布政使,私房颇丰。两个丫头竟抬了一个小箱子来,里头满满当当都是各种铜钱金银锞子等物。庭兰穷些,也有一大把金银锞子。庭树和庭芜兄妹因亲生外家是依附着叶府的商户,穷的只剩下钱了,更是一人一个小箱子,竟与庭瑶相当。庭芳脸都绿了,她姨娘原是叶府的佃农,因孙姨娘掐不过周姨娘,见她颜色好,才纳了进来。出身佃农倒没什么,孙姨娘还是个家生子呢。问题在于她那位便宜舅舅是个病秧子,一年四季要病三季,她又不能干看着亲舅舅去死,哪怕看魏氏生她生死了的份上呢!只得把私房银子全填了窟窿。日常吃穿用度都是府里供给,现在哪里掏银子去。

    好在庭芳也光棍,直接拔了簪子退了镯子,往炕桌上一扔:“如此,就请大哥哥去置办吧。姐妹们都不得出门子,有心也无力。再则,老太太舍了米,我们添上也没意思,更不方便。不如都兑了银子,放在药铺子里,有穷人捡药便从我们的银钱上头给。”

    “很是,我也不会舍粥舍米的,没得闹出事来,倒不好。”庭树抬眼看了看天色,道:“宵禁了,只怕明日才能去。”

    庭瑶急的不行,生怕去晚了,阎王就来收人。庭芳忙劝道道:“大姐姐心里不安,就一起去跪跪经吧。横竖舍钱与跪经不相干。”

    庭兰瞪大眼,这也行!?

    庭芳呵呵,小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那点小心眼。拉着庭瑶就去了老太太的佛堂,特别从容的一跪,就不动了。谁挡着她拍马屁,她就摁死谁!

    都是一个娘“养”的,见庭瑶庭芳跪了,剩下三个哪能干看着?都齐齐跪在佛前念经。庭芳年年岁岁送长辈礼物都是各种佛经孝经的,对经文十分熟练。背着背着,心里慢慢平静下来。她是真的想要陈氏好好的,并不单是为了跟庭兰怄气。作为五讲四美长大的好青年,原本是无神论者。但现在穿都穿了,心里难免嘀咕,或许真有神明呢?此时没有外科手术,陈氏能否活下来,的确看命。或许念念经,能脱险也未可知。闭上眼,开始认真的念起了血盆经。

    夜渐渐深了,东院里依然没有喜信。三更的梆子一敲,庭瑶心漏跳了半拍,又忍不住低低啜泣。庭芳跪的两脚发麻,连尼泊尔的小女神都求到了都没结果,也快哭了。忽然老太太的大丫头八角匆匆进来,对庭瑶道:“大姑娘,老太太叫你呢。”

    庭瑶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庭芳忙扶了扶:“我们一起去。”

    庭树看着八角的脸色,揣度着嫡母的状况。必不是喜信,否则早就嚷开了讨赏钱;妇人生孩子又不许女孩儿靠近,此时叫人只怕是……心不由砰砰跳了两下。

    庭瑶一路哭着跌跌撞撞往东院里跑,丫头在后面捧着斗篷追。到东院,大老爷早避到了外书房,里头是越氏与秦氏伴着老太太。刚想进门,就被婆子拦下了:“大姑娘不可进血房。方才大太太晕死过去,你去窗边儿喊上几声,或许就醒了。”

    庭瑶哪听得这话,跌坐在石阶上嚎啕大哭,一路哭一路喊娘。

    陈氏眼皮动了动,依然没睁开。老太太心乱如麻,可没法跟亲家母交代了!越氏心里哀叹,请庭瑶来已是死马当成活马医,针也扎了药也灌了,现在可是半点法子都没有,纯看天了!

    “娘!娘!我一天多没见你了,我想你了!你出来看看我啊!”庭瑶哭的撕心裂肺,越氏与秦氏也半真半假的拿帕子抹眼睛。孩子叫娘的声响儿,真真揪心。

    “我给弟弟做了小鞋子,你起来瞧瞧,看合不合脚。娘……娘……”

    庭芳想起陈氏素日的慈爱,眼泪也跟着刷刷往下掉。

    大房的姨娘就没有不机灵的,见庭瑶和庭芳嚎上了,都急忙忙的把自己闺女推到窗户前跟着哭。庭芜才七岁,她姨娘生了长房唯一的儿子,平日里的待遇比庭瑶都不差的,便显的不懂事些,又跟姐姐们跪了许久的经,脑子里晕晕乎乎的。被她姨娘狠狠一掐,顿时尖利的哭起来。哭也就罢了,还直喊道:“姨娘你干嘛掐我!”

    周姨娘双脚发软,坏了!老太太叫她在屋里呆着的!再不敢做多余的事,溜回房躲了。

    老太太恨的牙根痒痒,只想立等把周姨娘打死!她儿子什么破眼光!怎么就喜欢个破落户儿。又看孙姨娘,更气不打一处来,主母都要死了,你跟亲闺女嘀咕什么呢?再看看庭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咬牙切齿的想:果然活着的妾都不是好东西!

    越氏又到床前看了一回,大声道:“大嫂,听见了吗?孩子们哭的嗓子都哑了,你就忍心丢下她们?”

    陈氏眼皮又动了动。

    越氏再接再厉:“大姑娘眼看就要找婆家了,你不守着能安下心?你又忍心叫哥儿生下来就没了娘?我告诉你,稳婆摸着了,你肚子里那个是个哥儿。快着些,再慢可就憋坏了!你想想,十几年了,好容易有个哥儿,可不能生生憋着了!大嫂,你若还有力气,咬一咬嘴里的参片,借点子力气,一鼓作气便生了下来。你且要等着看他金榜题名,打马游街呢!”

    陈氏半昏迷中,模糊听到越氏的声音,分辨不出是哪一个。女儿的哭声四面八方的传来,她想起来安抚,又没力气。待听那模糊的声音说,肚子里的哥儿就要憋坏了,霎时惊出一身冷汗!她为什么要挣命生啊?还不是为了养个儿子。有儿子了,她才站的稳,女儿才有着落。要是她现在死了,女儿就得在周姨娘手里混日子——便是有了填房,一时半会儿也动不得生了儿子的妾。想到以□□瑶堂堂嫡长女,还要看妾的脸色,哪怕死了都要气活过来,何况她还有气。狠狠的咬了一口嘴里的参片,用力"yun xi"汁液,心里发狠,就不相信生不下来!

    我的姐儿,别怕!我就算死,也会先给你生个能撑腰的兄弟!你等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