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章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氏死死咬着参片,用力!再用力!只听稳婆惊喜的喊道:“太太再加把劲儿!我摸着头了!”

    老太太在外头霎时来了精神:“大太太,你可要撑住!我在外头等着你哩!洗三的帖子都写好了,只等你报喜!”

    陈氏差点哭出来,要还是个闺女,真再没脸见婆婆了!可不管男女都得生。只要她还能生,就能生到有儿子为止!

    用科学的说法,人类的潜力是无限的,所以才有璀璨的文明。陈氏显然被“怀的是个儿子”刺激的不轻,居然在鬼门关绕了一圈,她又回来了!配合着稳婆用力,生生憋出来了个将将五斤小子!看起来有点儿小,不过能生下来就已经是天大的喜事。稳婆一叠声儿的报喜:“是个哥儿!瞧我们哥儿,生的多好!”

    陈氏只觉得肚皮瞬间空了,耳边传来细细的哭声,听到稳婆说是哥儿,心终于落回肚子里,安心的晕了过去。

    屋内爆出欢呼,连在隔了一道墙的大老爷都听的分明。喜的大老爷也不忌讳了,直直冲进院子问:“可是生了?是男是女?”

    庭芳心中刚落下的石头就给砸胃里了!!哔了全世界的动物园!陈氏操持家务十几年,替你养了五个娃其中四个还是小老婆生的,正踩在棺材板上生第六个,你倒进来先问男女!庭芳觉得自己倒霉透了!怎么就穿到了古代呢?怎么就一头扎进了殖男癌的世界呢?老天,咱打个商量,我多做点好事,你让我回去成不?

    老太太先是欢喜,正扭头要跟陈氏说辛苦,却见她脸色煞白毫无知觉,脸色凝重起来。见大老爷只管抱着儿子亲,皱眉道:“抱孙不抱子,你的规矩哪儿去了?去看看你媳妇儿吧。”

    大老爷才猛的记起陈氏来,行至床前,见她紧闭着双眼睡在床上,想起素日情分,才把那十分欢喜减做了五分。庭芳看的都快吐了!别说是现代人,就算古代,如此凉薄的都少见。没见做婆婆的老太太,都还先紧着儿媳妇么?哪怕你做个样子呢!良心都长到狗肚子里去了!庭瑶比庭芳更委屈,对亲爹的怨念不能说出口,心里哪能没根刺呢?问一句“母子平安”很难么?想起平日里母亲受的委屈,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往下掉。

    庭芳递了块帕子过去,压低声音道:“大姐姐莫哭了……”

    哪知庭瑶哭的更厉害了,庭芳:……

    老太太见状便道:“老大,天将亮了,你收拾收拾去衙门吧,家里的事很不用你管。有我呢。”再戳在屋里,谁都看的出来你只顾儿子了!无情无义,道是好名声么?

    大老爷点点头:“生受母亲了。”

    老太太摆摆手,把大儿子撵走了。陈氏的状况不好,她丝毫不敢大意。说句到家的话,这会子她守着,便是陈氏没了,也只是命,而非婆家慢待,并不得罪亲家。不然人家好好的一个女儿,在你家生孩子,你们的都不上心让她去了,可就不是亲家是仇家了。

    庭瑶此时反应过来,擦了擦眼泪道:“老太太先回去歇着吧,孙女看着就好。”

    老太太摇头:“你们小孩子家懂什么。”妇人生育,可不是生下来就完事的。产后大出血、产后风,林林总总,没个管事的人,一个不好就要落下埋怨。九十九步都走了,何必差最后一哆嗦叫人说嘴。

    丫头们极有眼色,拿了个引枕来,道:“不如老太太在炕上歪会子。”

    老太太依言歪在炕上。陈氏未醒,她得闲了扫视一周,各人表情尽收眼底。看庭芳一直陪着庭瑶垂泪,硬是把两个有亲娘的庶女衬托的毫无良心,心里就更不高兴了!着实冤枉了庭兰和庭芜,她们两个还小呢,只道孩子生下来就无事了,上哪知道产后凶险的事儿。不像庭芳,网络时代混过来的人,那知识量是一般的萝莉能比的么?再加上她跟陈氏感情确实比庭兰姐妹深厚的多,自是仅次于庭瑶的难过。先小时候她为了好混,刻意亲近陈氏,得空就要滚到怀里撒娇。横竖魏氏已经不在了,索性当做不知道自己是庶出,一味粘人。假戏真做的久了,不独陈氏疼她,她也渐渐有了感情。人都是处出来的。

    新生儿被乳母带走,就搁在东屋。随着陈氏昏迷的时间越来越长,大房上下的气氛也越发压抑,众人都不敢言语,卧室里落针可闻。便是庭兰庭芜也觉出不对来。太医只是开药,照方子煎,并不敢打包票。稳婆没敢走,悄悄查看床单,有不少血迹浸湿了大块,脸色就变了。老太太见状,心中了然,开口道:“大姐儿你且带着妹妹们去吃早饭。都是小孩子家家,不经饿。”

    庭瑶哪里吃的下,只管摇头:“我不饿。”

    老太太不耐烦的道:“吃不下也得吃,别叫你娘担心,快去。”

    庭瑶还想说什么,庭芳拉了拉她的袖子:“咱们先去吃,吃饱了才有力气守呢。”

    老太太暗自点头,到底是亲自养的,不一样。

    庭瑶觉得有理,便带着一串儿妹妹撤了。老太太赶紧问:“可是大出血?”

    稳婆点头又摇头:“不算太厉害,却也马虎不得。趁姑娘们不在,先换个褥子吧。”

    丫头们又七手八脚的换床单棉絮,再厚厚的垫了布块。稳婆拆开陈氏的衣服再看了一回,只见伤口狰狞,反倒松了口气。既是伤口流血,就还有一线生机。若是那不知名堂的大出血,可就要喜事变丧事了。又唤自家带来的使女替陈氏撒上止血药粉,方道:“还在两可之间,看老天爷吧。老太太索性再添些东西积服吧。”见叶家并不很信鬼神,稳婆顺嘴就改了说法,把上供变成做善事。

    庭瑶留在屋内的大丫头茉莉道:“昨晚少爷姑娘们凑了些银子,叫抬到药铺里替穷人捡药,老太太看可使得?”

    稳婆道:“怪道看着不好,却又缓过来了。原来是少爷和姑娘们的孝心动了天。依老婆子说,有这样好的儿女,太太必逢凶化吉的。”

    老太太点点头,又问:“使了谁去办?”

    茉莉回道:“四姑娘说姐妹们不得出门,托大少爷一并送出去。”

    老太太对庭芳没什么印象,今日倒刮目相看了:“你们四姑娘是个细心的。那就赶紧着,叫个人,陪着树哥儿去把事办了。早办一会子,没准就多救一个人。”

    说话间,外头纷纷扬扬的飘起大雪,老太太听着雪花落地的扑哧扑哧的声音,叹了口气,继续等着吧,总要等到止住了血才行。

    或许是叶府打撒了银钱,真的救了不少人,阎王一高兴就不要陈氏了。熬到晚间血竟渐渐止住了。陈氏迷迷糊糊醒来,见女儿守在床边,摸了摸肚子,感觉空荡荡的,心中不由慌乱,干哑着嗓子问:“孩子呢?”

    庭瑶猛的惊醒:“娘,你醒了?”

    陈氏又问:“孩子呢?”

    庭芳忙道:“奶.子抱去了,方才还哭呢。”

    老太太也醒了,扬声道:“大太太还好?”

    陈氏听到婆婆的声音就要起来,老太太忙唤庭瑶按住:“别动!仔细身子,正是要紧的时候。”

    陈氏想起终于生了个儿子,算是对的起婆婆了,哽咽着嗯饿了一声。

    庭兰凑上来问:“娘饿了么?姨娘在小厨房里炖了汤。”

    庭芳:……,老太太还在呢,你就替你娘卖好,生怕人家不知道你更亲姨娘!你也是个不着调儿的!

    果然老太太的脸微微沉了沉,淡淡的道:“且让太医瞧过,看是吃药膳还是吃旁的。”陈氏还没脱离危险,故不放太医回家,收拾了花园后头一处干净的客院请他住下。

    庭兰尴尬的笑了笑,不再言语。一时丫头去客房请了太医来,瞧了瞧,又把了脉道:“产后体虚,万不可挪动,亦不可着凉。我写几个药膳,便不开方子了。躺着本就胃口不好,再吃了药,越发不想吃饭了。切记不可用大补之物,连鸡汤都不用。待十二日后,再看着调整方子。”

    老太太奇道:“生了孩子无须补么?”

    太医道:“虚不受补。”

    老太太点头,恭恭敬敬的请太医去客房休息。再问陈氏想吃什么,虽要遵医嘱,却也得看人愿意吃哪样。

    陈氏并不觉得饿,然而知道不吃东西不成,便道:“想吃点米汤,里头搁点盐。”

    就有丫头飞奔去小厨房准备,老太太一直等到陈氏喝了米汤又睡下,不由长吁一口气,总算……过了头一关。想起那小小的孙儿,又愁上了!早产儿……你们母子两个都千万要熬过去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