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章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兰今年十一岁,恰是半大不大的年纪。若说十分懂事,又还小;若说半点不懂,却又懂些个常识。庭芳在太太跟前比旁人都得脸,没什么好说的。谁让她亲娘没了,打小儿就以为太太是亲娘呢?虽说有了体面,到底没有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算是好歹相抵。可凭什么跟兄弟们也那么好?女孩儿家跟兄弟亲,便宜占大发了。叶家兄弟七个,刚生的小哥儿不算,其余都叫她拢了去,日后不提别的,多往夫家送几回东西,人家就不敢慢待她。都说太太命苦,也就是太太了,娘家不凡才衬的不好。换个爹爹不疼姥姥不爱的,嫁进来十几年才得一个哥儿,早叫人踩到土堆里不得翻身了。每每同姨娘说起,姨娘也只会说与兄弟们多亲近。然而到底要怎样才能像庭芳一般呢?

    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叶阁老无疑是个目光长远的老爷子。为着手足相亲,特特叫兄弟姐妹一道儿读书识字。感情好才能抱团儿,养的女孩儿天南海北的嫁了,能不能亲娘家,亲到什么程度,都得靠打小儿处的感情。骨肉亲情不假,不好好煨着,时间长了还得生分。老太爷盼着儿孙都亲香,然而男女有别,实乃人力不可强求。彼时对小姐们的教养不像古时那么放纵,不提骑马射箭纵横球场,有名望些的人家,便是出门逛个街都难。女孩儿们越养越规矩,越来越娇羞。不独庭兰,连庭瑶与兄弟们都隔着一层。只有庭芳,她不是这地界上的人儿。

    所以说穿越的确占便宜,不单是从小就比土著懂事,更要紧是思维方式。庭芳知道兄弟们又何曾不想同姐妹们好?庭玬哥三个与庭珊一母同胞不必说,余者皆是隔房的,到底差了些。不是同胞,便不会刻意放在心尖上哄着。自然捡脾气相投的玩。姐妹们于读书上不费心思,话就说不到一块儿;更糟的是女孩儿要矜持羞涩,比如方才庭玬那如意郎君的话,不是庭芳他再不敢说的。换个人,不是真恼了也得装作恼了。都只是半大的孩子,再知礼也有个限度。何况一起玩笑,还先讲了礼仪规矩,岂不闷死!

    玩笑一回,康先生复又进来讲课,直到中午。庭瑶去老太太院里吃饭,先扶着丫头走了。姐妹们总要做些针线活计,下午多半不上学,收拾好文具也走了。再有三房的几个少爷,年纪着实太小,早上起的早,下午直犯困,便随着五姑娘六姑娘一起回家。只有庭芳爱跟兄弟们一处,与姐妹一一道别,余下的便凑在一处等中午饭。下午还在学堂的,无非是大房的庭树庭芳,二房的庭珮庭玬庭理五个。康先生住在府中的东北角,从学堂回去得穿过花园。又是风又是雪的,他懒怠打伞裹油衣,便在学堂里吃了。学生们各家各户虽有回廊相连,但冬日里冷的很,长辈们怕他们冻坏了,也都叫在学堂里吃。

    不一时仆妇们用小车推了饭来,车底装着满满的滚水,热气腾腾的暖着饭食。小主子们的分例都一样,拿食盒装了,一份一份的,不过年纪大些的盒子大些,年纪小些的盒子小些z。康先生独自在他的小书房里吃,庭树兄妹五个团团围坐在一起,边聊天边吃饭。食不言的规矩早扔到九霄云外,横竖没有长辈管着,全撒了野。今日的菜里有一道鸭子,庭芳最不爱鸭子,那么厚的油,偏还是蒸的,看着就腻。叶府不许浪费饭食,庭芳瘪着嘴,一块一块的往庭树碗里扔。庭树也不爱鸭子,奈何自家妹子扔的,硬着头皮也要吃完。水仙过来劝道:“姑娘你又不吃肉!”

    庭芳指着鸡肉.道:“我吃呀,不吃鸭子。”

    庭玬嗤笑:“你还不吃鹅,不吃肉。”

    “谁说我不吃肉了?我不吃肥肉!”庭芳对厨房怨念很深,叶家有钱,挑的都是极好的猪肉。物资匮乏的年代,极好的含义为手插不进的肥肉。虽不至于给主子们吃肥的,却难免带上一点半点,苦了庭芳那从不吃肥肉的嘴。呃,东坡肉除外。

    水仙无法,只得端了一碗栗子瘦肉汤到庭芳跟前:“天冷,不想吃鸭子,就多喝些热汤吧。”

    庭理道:“我也要。”

    庭珮不理论他们,同庭树说:“上午那对子对的不好,回头我们一起再合计合计。”

    庭树道:“我也正觉着不对劲儿。咱们先写字还是先做功课?”

    庭玬道:“自然是先写字,四妹妹课业不如我们重,她回去还得做针线呢。我们要先做功课,倒撇下她一个人练字了。”

    庭芳笑道:“还是三哥哥记着我!依我说各坐在各的位置上不好,不如咱们在墙上挂一排,一齐写。看谁写的又快又好。”

    庭树一拍庭芳的脑袋:“又出馊主意,我还临帖呢。”

    “临帖你晚间回家临去,大伙儿热热闹闹的,偏你要临帖。”庭芳道,“不许落单儿!谁不讲义气咱就都不理他。”

    庭玬敲着碗道:“附议!”

    庭树咳了一声:“谁让你敲碗了?规矩呢?”

    庭玬干笑:“下回我改敲桌子……”

    庭芳喷笑:“该!叫花子才敲碗呢。”

    “我要是叫花子,你是什么?”

    庭芳气定神闲的说:“我乃丐帮帮主了!看你是我哥哥的份上,便封你个九袋长老!自此你需得报效丐帮,不得有二心!”

    庭玬指着庭芳道:“你你你!偷看闲书!!!我可抓着了!”

    庭珮简直被弟弟蠢哭了,抽抽嘴角道:“你不看,怎知她看?你们两个都收着点吧,镇日凑在一处就顽皮。”

    庭芳吐吐舌头,不再说话。大冷天的,再说下去饭菜都凉了。吃了饭,丫头们开始在墙上钉钉子挂纸。单张纸不大坠的稳,索性使人抬了张木板来,拿浆糊糊了五张纸给他们兄妹练。五兄妹一人一张小几,放着笔墨,一字排开奋笔疾书。庭芳的字在兄弟姐们里是有名的,一排贴着谁好谁不好更是明显,要是叫女孩儿比了下去,不说面子不面子,回家定叫老子捶死。心里憋着劲儿,凝神运笔,再无人说话玩笑。

    康先生进来走了一回,心里已圈了好几个红圈,只不便打搅他们练。子孙繁茂就是好,凑在一块儿比,上进心更足。他家只得一个儿子,从小心比天高,百事不成。说不得将来养老还得看眼前的一拨儿。心里无限惆怅,弟子再好,终究不是儿子。

    兄弟几个早被庭芳坑的惯于在墙上贴纸写字,只没想到庭芳竟能小半个时辰不歇的。庭理最小,手已经有些颤,康先生忙叫停:“颤着手也写不好,日后多练练便是,你还小呢。”

    庭树也有些熬不住了,见庭芳稳稳的写着,只得咬牙坚持。康先生瞧他们累的额上渗出细细的汗珠,十分满意的摸着山羊胡子,日后必得多提点提点四姑娘,有她比着,兄弟们不玩命都不行!

    写足半个时辰,庭芳收手。庭树等人也急忙放笔。庭玬哇哇大叫:“好哇,今儿你又挖坑叫我跳。你说!你说!平日里在家是不是偷偷练一个时辰!”

    庭芳甩甩手道:“也是半个时辰,一个时辰手得断了去。”退后几步看字,唔,今天写的不错。

    康先生抄起朱砂笔,一个个圈过去。几个人默默数着自己的红圈数,末了一比,庭树到底年纪最大,红圈最多。庭芳次之。二房哥仨想死的心都有,四丫头天生就是克他们的!晚间可怎么交差!庭理抹抹汗,好悬庭芳不是他亲姐姐,不然日子没法过了!待康先生点评完毕,庭芳忒贱的挑挑眉毛:“我可回啦,你们继续!明儿见!大哥晚上想吃什么告诉我,我先回去同娘说。”

    庭树险胜,哪有心情想吃食,挥挥手道:“去吧去吧,我随便。”那丫头越发凶狠了!不行,晚间得再多写一张字。

    庭芳带着丫头一溜烟的跑了。到家里,陈氏在书房里看书,小哥儿在她边上睡的正香。庭芳埋怨道:“娘,月子里不能看书。”

    陈氏讪讪的放下书道:“我就看一会儿。”

    “一会儿都不行,谭妈妈说了,月子里看书伤眼。”

    陈氏只好放下书道:“好容易你大姐姐不在家,你又管上了。小管事婆,还不去练琴?”

    郑奶.子悄悄道:“哥儿才睡下,我帮姑娘把琴挪个地方吧。”

    陈氏道:“她那小琴声儿不大,就在这里吧。哥儿也要醒了,听听音乐也是好的。我总疑心四丫头鬼精灵就是打小儿缠着我听琴听的。”

    庭芳拍手笑道:“然也!”音乐当然有刺激大脑神经突触的作用,最刺激的却不是听,而是弹。当年她还小,每天总有那么一段时间找不到陈氏。终于有一天学会走路,挪到书房,恰见陈氏在弹琴,微风拂过衣袂翻飞,仙的不要不要的!她撒丫子冲向陈氏,抱住大.腿就不动了!谁抱她都哭,撕心裂肺的那种。最终磨的陈氏不得不特别定制了一把小琴,打两岁上就开始教。如今已是弹的有模有样,换身宽袍大袖,也能装仙女了!每个看过西游记的孩纸都有个仙女梦啊,咔咔。

    艺术是个系统工程,庭芳的字好,不独因为练的认真。手腕手指的灵活度功不可没。书法和古琴都是艺术,很多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是相通的。何况练琴练的手眼协调能力好,写字就早,时间是很可怕的东西,多上一二年,技巧跑出去老远了。吊打庭玬真是太轻松。琴棋书画,传说中的大家小姐必备的技能,即便是其它姐妹并不如此认为,庭芳依旧固执的坚持着上辈子的印象。针线活被她压缩到最低,横竖她没见过陈氏动多少针线。按照她在古代的常识,小姐最要紧的是管家。顾绣那种八成是个人爱好,还得是小儿子媳妇才能有的爱好——刺绣太费时,管家婆哪有那等闲工夫。陈氏能抽空弹琴看书,还是托了老太太管家的福。不然,呵呵。

    穿到古代已经够苦逼的了,再不培养个爱好,那才是真.悲剧!女子无才便是德?当她没上过网看过原始含义啊?后人牵强附会的就让它随风去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