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章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大户人家规矩多。

    通常儿媳要先伺候婆婆吃饭,自己才能吃。又因是讲礼仪的地方,儿媳要避公公的嫌,嫂子弟媳还得避小叔子大伯子。夫妻又要一处吃饭,闹的两者冲突,吃饭闹的跟打游击似的,见招拆招。好在叶府的男人都有事做,老太爷长期忙的没空进内宅,有时候留宫里吃了,有时候外头有人请,更多时候索性带着儿子们在外书房吃,吃完继续干活。权臣的日子不好过哇!想继续权着,就得付出比旁人更多的努力。比起各种挖坑避开别人挖坑的重脑力劳动,工作时间长都不算事儿。因此内宅消停下来,横竖老太爷不在里头吃饭,儿媳便可以从容的伺候完婆婆,回家舒舒服服的吃。有时候老爷回来的早,还可以两口子吃个烛光晚餐什么的。倒也悠闲。

    老太太并不苛刻,规矩不能乱,但可以改的合适一点儿。为了避免有谁饿着,她的晚饭吃的很早,儿媳和孙子们就可以跟着早一些。庭芳到老太太院里时,正吃完饭收拾桌子。先给老太太和二太太三太太请安,再向满脸倦意的庭瑶问好,方才找自己的位置坐下,开始听闲话。

    此时几房的孩子们都来请安,端的是花团锦簇。老爷们不过进来说几句话问个好就撤了,余下孩子们在屋里说话。老太太今年五十,在古时属于标准的老人家,喜欢儿孙绕膝。除了过年过节,一天只有这么短短的时间孩子们都有空,让她享受享受天伦之乐。庭瑶和庭珊在她身边坐了,余者都按次序坐好。老太太开始挨个儿问今天做了什么,学了什么。到了祖母的份上,孙子比孙女的权重大的多,其中大房和二房的是重中之重。嫡系的里头,嫡出的又比庶出的更重。只不过大房到现在还只有一个襁褓中的嫡子,老太太只得做一碗水端平状,以免厚此薄彼闹的兄弟不合,心中还筹划着等大房那个长大点儿,抱到自己房里养,也算给大儿媳体面了。

    对女孩儿就自在多了,捡自家喜欢的疼着,不喜欢的晾一晾都不打紧。横竖是嫁出去的,和气呢,多走动;不和气呢,当做不存在。孙子女尤其多,便都是嫡出,还得仗着技能点高才能刷到boss,庶出的几乎没指望。庭芳和庭琇还略好些,一个打小没娘正经在嫡母屋里长大;一个庶子嫡出,好歹占了个嫡字儿,比旁的得脸。剩下三个庭兰庭苗庭芜,简直是布景板中的布景板,难怪心里别扭。明明是自己家,走到哪里都没人放在心里,倒像寄居的,能高兴才怪!可惜孩子那么多,长辈不可能一一照管。若论疼惜还得看亲妈。这么算来,庭芳庭苗连亲妈都没有。最惨是庭苗,她不如庭芳会抱大.腿是真,三太太秦氏不如陈氏和气更是真的。庭苗跟庭琇还同年,不像庭芳跟庭瑶还能打个时间差。要说庭芳是艰难模式,庭苗就是地狱模式。能活蹦乱跳的,也算命好了。不过想想外头的生活,他们依然还是蜜罐子里的。人要学会对比才幸福。

    老太太问到庭芳,庭芳中规中矩的回答了几句,因前几日陈氏生产时,她表现不错,老太太总算有了些印象,但也就仅限于此。长辈房里,谁也不敢给自家丢脸,比学里规矩多了。何况古代男女分际如此严重,脑电波都不在一个频道,除了贾宝玉那种万年混内宅的,一群男孩子想跟老太太聊上天还挺难的。不多几句老太太便把他们打发回家看书了。

    女孩儿们可以多留一阵说些针头线脑的小事,可让老年人感兴趣的八卦不能当着未成年说,又怕耽误了她们吃饭,比男孩子们迟了一盏茶功夫,也被撵了。所以不是庭芳不拍大领导马屁,实在是天时地利人和都没有,索性不想了。等她大点儿跟着陈氏来学管家时自然有出头的机会。横竖叶家的女孩儿们没有挤做一堆出生,年龄有差,老太太不至于看顾不过来。想来这两年是庭瑶,过两年是庭兰庭珊。庭芳?她才九岁,急个毛线!本朝女孩子多在十七八岁结婚,她且早着呢。

    回到家中,兄弟姐妹们又呼啦啦的挤在陈氏正房。天已黑尽,屋里点了七八根蜡烛,勉强能看清。庭瑶已吃过晚饭,不过陪着动一两筷子。陈氏月子里不耐久坐,歪在炕上看孩子们吃,她的座位空着。按着排序,庭芳坐在庭树下手,庭芜打横,开始吃饭。

    菜陆续上桌,庭芳眼睛一亮,庭芜已笑出声来:“酸辣牛肉,四姐姐最爱吃。”

    “别说我,你比我还爱吃呢。”庭芳笑道,“我们俩快着些,别被他们抢了。”

    孙姨娘站在陈氏身后,暗自翻个白眼,穷酸!

    周姨娘也是满脸不满,抢什么抢,做姐姐的教妹妹抢菜,不知道的还以为叶家没吃的呢!太太也不管管。

    偏庭芜觉得有趣,就是因为不缺东西吃饭才没意思,有人抢着吃才香。庭芳前世虽然只是小康人家,但工业时代物资发达到古人不敢想,皇帝都未必能有她那般享受,到夏天跟表姐一起抢西瓜从来抢的天昏地暗,比独自在家时多吃一倍。所以说,抢的不是食物,是情怀。可惜在古代,几双招子盯着,也就说说罢了。唔,回头在学堂抢庭玬的菜去!他笨,好欺负。嘿嘿。

    水仙太知道自家姑娘的品性了,好个咸辣,管是管不住的,先打了碗莲藕排骨放在她跟前。待她吃完了,又端了一小盅栗子鸡汤搁着。就不信她两碗汤下肚,还能吃的下多少咸辣之物。庭芳胃口极好,吃的斯文,却一直不停不歇。喝完汤,盛了满满一晚米饭,就着酸辣牛肉麻溜吃了,还一脸意犹未尽。看的陈氏都多吃了几口。也不知庭芳哪来那么大饭量,换成别的姐妹两碗汤灌下去早饱了,丫头们也不敢一连给两碗。偏庭芳,不先塞她两碗汤,她还能多添一碗饭。学堂里中午吃饭,她跟兄弟们分量一样,庭理还吃不过她。

    庭芳当然能吃,她消耗量大。天不亮起床梳洗打扮,趁着上学前的功夫,点着灯扫几眼昨日的课程,权当复习。到了学里,等先生的一小会儿,跟同学打个招呼就开始预习。从小升初虐起,一直虐完考六级,她的学习习惯早已深入骨髓,再改不了的。闹的兄弟们看她翻书,顿时没了吵闹的心情,齐刷刷的猛记昨日内容。坑哥的,等下先生问起,就她能答上来,晚饭就得添上一道竹笋炒肉,做她兄弟容易么?康先生极满意,他往日里在别处做先生哪有这般不用操心的,他就这么愉快的决定在叶府干上一辈子了!

    上课自不必说,下了课别的姑娘们都歇了,她还追加书法绘画和刺绣。一直忙到晚饭,能不饿么?何况她还有地下活动呢。古代是个悲催的时代,悲催反应在方方面面。其中一条便是没有抗生素。那是神马概念?就是她要抵抗力差点儿,感冒就绝症!感冒啊亲!见过感冒死的吗?对不起,在古代是常态。她便宜舅舅要是搁现代,那是高级木雕艺术家,抵抗力差点不算事儿,在古代就只能做吃软饭的废柴了。不是她一年二十两银子养着,早嗝屁了。为了能抗死一点,庭芳三岁踹走乳.母,一个人睡觉时就开始行动。

    往前都数不到一千年,是唐朝,那时候的贵族小姐骑马射箭好不潇洒;往后数不用几百年,是新中国,那时候的从上到下没军训过不给毕业。庭芳卡在最悲剧的中间,别说有氧运动了,刺绣完起来扭脖子,幅度大点儿就是不雅,那不是坑死么?她可不想跟陈氏一样生个娃往鬼门关转一圈,好几天了还不大缓的过神来。想当年她表姐生完娃就咋呼开了,出院开始运动恢复身材了都。所以每每到了晚上,她就装作要早睡,两层帐子放下,开始瑜伽。最妙是瑜伽有呼吸操,她先呼吸一回,听着丫头们都睡了,再悄悄儿爬起来各种练。三岁时短胳膊短腿,只好叫活动筋骨。慢慢的开始有模样了,可怜没个镜子,做没做到位全靠蒙。动作还忘了一多半,只剩几个经典的了。有几个算几个吧,完了补上四十个仰卧起坐,二十个俯卧撑,总比不运动强。运动就要出汗,她只得弄条毛巾在床里,然后扒干净,果着上!练完打坐到汗出完,拿毛巾擦擦穿衣睡觉。好在丫头们只当她要抓着毛巾睡觉是怪癖,无伤大雅的,随她去了。每天洗干净,轮换着给她抓。总算糊弄了过去。

    运动完了睡的香,庭芳闭眼前想:以前是想尽办法逃体育课,现在是想尽办法上体育课。造化弄人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