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章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一路小冷风吹着,走到二房门口,庭芳已冷静下来。庭玬老远见她走来,伸出手脚堵在门口:“你来作甚?要是写作业的,趁早回去。”

    庭芳扑哧一笑:“我来找三姐姐玩,别挡路。”

    庭玬不信,追问道:“真的?你骗我的话,我再不跟你玩了。”

    “骗你有饭吃?今日不上学,我又不考状元,那么拼做什么?”

    庭玬呵呵:“你还不拼!做姑娘的就该去学绣花儿,偏跟我们练字。牝鸡司晨懂不懂?”

    庭芳懒得接他的茬儿,毫不客气的插刀:“你怕了就直说,我下回让着你些。”

    庭玬炸毛:“我才不怕呢!不就是写字么?你等着!赶明儿我定写的比你好!到时候叫你瞧瞧什么是高手。”

    越氏在屋里听的直乐,扬声道:“老三,你再拦着妹妹在门口吃风,我抽你啊!”

    庭珊掀了帘子出来,冲着庭玬羞羞脸:“比不过妹妹就当拦门狗,我要告诉二哥哥知道。”

    庭玬哼了一声:“唯女人与小人难养也!不同你们两个小女人计较。”

    越氏笑个不住,忙唤庭芳进门坐:“你三哥越发顽皮了,没冻着吧?”

    庭芳笑着问越氏好,又道:“日头还早,过来寻三姐姐玩。”

    庭珊在女孩儿当中行三,才十一岁,正是好玩闹的年纪。庭瑶太大,庭兰同岁却性格不好,倒是与庭芳时常在一处。闺中女孩儿没个伴就太孤单了,可巧她们两个玩的来。越氏爱屋及乌,待庭芳很是和气。又问庭芳:“你.娘可好些了?我想去看她,又怕搅了她休息。年前仿佛听了一句,你舅母要上京,什么时候到呢?”

    庭芳回道:“娘好多了,偷着看书被我逮着了。二婶得闲去瞧瞧她呗。先前舅舅来信,说是大表哥要进京考试,想早些预备。只没说什么时候进京。我倒是听说二叔收了个弟子?等大表哥来了,连着咱们家的兄弟,好一场热闹呢。只怕我们几个要挪出来了。”

    越氏笑道:“很不用挪,你大表哥是自家亲戚,老太太说便是一并跟着康先生也无事,只再收拾一间与你们姐妹们上课。再说你们还小呢。至于你二叔收的弟子么?”越氏脸上的笑容淡了淡,“定国公家的长子,却不过他父亲当着众人亲自求,全个脸面罢了,不跟着咱们上课。”越氏咽下了那句“省的带坏了自家孩子”,复又笑道:“瞧我,拉着你说些有的没的。你们年轻姑娘不爱同我们上了年纪的人说话,去你三姐姐屋里玩吧。我使人送果子与你们。”

    庭珊早等的不耐烦,不待庭芳客气两句,拉着她一溜烟的跑了。回到房中,直进了庭珊卧室的炕上。姐俩个脱了鞋盘腿坐着,庭珊已喊道:“木兰,木棉,把我前日得的合桃酥拿来。”

    庭芳道:“我才吃了包子,不饿呢。有果子没?我们吃果子。”

    庭珊笑道:“大冷天儿能有什么果子?只有苹果和橘子,你要哪个?”

    “苹果!”橘子上火,她的火且没泄完!

    “你今日不大高兴。”庭珊道。

    庭芳呆了下:“这么明显?”

    “不大显,就是觉着你不如往日活泼。”庭珊笑道,“叫我猜着了,什么事?与我说说,也是排解。”

    庭芳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叫周姨娘说了几句,偏大哥还帮着姨娘来说我。不说了,论辈分我小,论年纪我少,说破天都是我没理。”

    大房的妻妾相争众人心中明了,庭珊面色微沉:“很不该闹到你跟前。”

    “我就是气这个。大哥哥糊涂了。”庭芳苦笑,“你道他跟我说什么?”

    庭珊忙问:“什么?”

    庭芳看了看丫头的位置,压低声音道:“他说咱们都是庶出,才是一起的。”

    庭珊:……这么蠢的大哥不想认了肿么破?

    “可把我气的不轻。”庭芳呼出一口浊气,女孩子果然需要有闺蜜,有人说说话,心情好多了。

    庭珊点头道:“你没气死真命大。”论理,兄弟姐妹当然是一起的,但你要人太太跟前养的跟你一起对付太太……姨娘确实不能教孩子,都教成啥样了啊!又问,“周姨娘说你什么呢?”

    “不过是些怪话,我性子不好,忍不得。”说着把周姨娘的话大致复述了一遍。果见庭珊也有了怒意:“上不得台面的东西,岂不知名节二字最重!既重,便再没有姐姐不好妹妹好的礼。满嘴胡话,一家子姐妹都要受牵连。原本无事也有事了。”

    庭芳点头,本来手头无钱用首饰换点东西再常见不过,可经过有心人一编排,传来传去就不好说了。微博上那群小人连雷锋黄继光都不放过,更别提她个路人甲了。虽然不至于真造成什么后果,叶家还不至于好欺负到那个份上,可她被数落几句难免。后头连着魏家,到时候她还能不能再补贴?周姨娘好算计,一箭三雕。要害的魏家舅舅没药吃挂了,那可是中间隔着血债,再不能善了的。庭树不把周姨娘死死摁住就算了,还蹦出来替周姨娘说话。他不知内宅的道道可以理解,不知详情还掺和进来,那是活该被抽。

    庭珊又问:“没人传出去吧?”

    庭芳摇头:“你也说了,名节二字最重。家下人谁不要命了?抓到了不管有理没理,堵了嘴远远的卖了再说。”十死无生的煤矿盐矿欢迎你!不怕死尽管说!

    庭珊叹道:“委屈你了。”

    庭芳也叹:“我倒还好,满破着被说两句。我娘可真是……”

    姐妹两个齐齐叹气,陈氏运气太差了!庭珊又压低声音道:“不如叫你.娘再抬举两个?”

    庭芳也压低声音道:“我不好说。”

    “有什么不好说的?你悄悄儿,寻个空儿只用一句,她就明白了。”

    “那也得等她养好了身子,月子里添堵呢。”

    庭珊一点庭芳的脑门:“你的聪明劲儿全在读书识字上头了,你说两个丫头添堵,还是周姨娘添堵?”庭珊撇嘴,都是你爹不省事!少睡两回姨娘会死啊?宠周姨娘宠的她都听见了,下人跟风奉承。便是周姨娘是个小心谨慎的人,十几年的吹捧都难免飘飘然,何况周姨娘不是。庭珊已经不小了,许多内宅事越氏不再瞒她,慢慢的说给她听,省的将来到婆家两眼一抹黑的吃了亏。越听越觉得大老爷没理,可怜大伯母个和气人儿。

    庭芳还是摇头:“依我的性子,索性明刀直枪的干。抬举两个丫头分宠,倒像怕了她。就是要她立规矩,谁还敢说个不是?”分宠的事儿陈氏又不是没干过,然并卵。陈家外婆什么都教了,就没教宅斗。陈氏是有些好.性儿太过。

    庭珊没招儿了,她家算好的了,还是有个姨娘。再没声息,也是根刺儿。怎么就没有一心一意的男人呢?男人三妻四妾,偏叫女人三从四德。大伯母哪里不如周姨娘好了!

    其实庭芳倒是知道一点儿陈氏不如周姨娘的地方,咳,陈氏太良家,不大放的开。她爹也算不上不努力,不然弟弟打哪冒出来的?可夫妻生活过成了厅堂议事儿,真是一百个丫头都不顶用。古代真心太坑女人了,x启蒙就一些图片,再有当娘的含含糊糊的说一句“别太扭着了”,顶个神马用?你倒是说什么才是不扭着啊!王熙凤够泼辣吧?大白天的都那啥啥吧?结果正经上了船,换个姿势就扭手扭脚的,就男人那贱心思,不吃亏才怪!以前在网上看打小三儿,很多人都讨论小三儿比不了原配的一半,怎么就叫小三儿勾了去?这可真是个好问题,不碎尽节操,再不会懂的。

    庭芳说了半日八卦,心情已多云转晴。姐妹两个捡着日常说着,就听庭玬在窗外喊:“三姐姐,四妹妹,屋子里有什么好玩的?快出来,我才到园子里摘了梅花送你们。下了好几场雪,如今再下,便是极干净的了。趁着天没黑,我领你们去收梅花雪,夏天好泡茶喝。”

    庭珊揉着眉心:“这货到底像谁啊!”

    庭芳跳下炕:“没得说,自然随我。”冲着窗户大声喊,“我来了,说好的话可不许变卦!”

    庭玬抚掌大笑:“还是四妹妹好!太有品味了!”

    庭珊:……

    庭玬喊道:“三姐姐,你快点,天黑了就不好去园子里了。”

    庭珊道:“冻的掉耳朵,我才不去呢!”

    “真不去?”

    “不去!”

    庭玬万分遗憾,问庭芳:“你去不去?”

    “去!为什么不去?我也要摘梅花,再晚可就过季了!”

    庭玬复又高兴起来,拍着庭芳的肩膀道:“你才是我的亲妹子啊!走着!哥哥替你摘花儿带。”说着兄妹两个手拉着手跑了。

    越氏在后头喊:“赵妈妈,赶紧带人伺候着,别叫他们两个摔了!”

    庭珊无语:“我就说四丫头投错了胎,她该同三哥做龙凤胎,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才是!”

    越氏摇摇头道:“可别!有庭玬一个就够我头痛的了,还是分一个与你大伯母吧。两个都在咱们家,屋顶都叫拆了。”

    想了一回二人的顽皮模样,母女俩个齐齐笑了。越氏心中遗憾,要是四丫头真投生在她们家才好呢。可惜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