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9章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氏三番两次的病倒,周姨娘很有趁你病要你命的意思,庭瑶如何能忍?她深知周姨娘本人并不算什么,只要不把她打死了,仗着庭树她翻身比想象中的还要快。下人们有下人们的心思,老太太横竖要死的,不能明着违背,却不妨碍背地里放放水。时间长了,待老太太忘了,大家依然巴结她。因此,打蛇打七寸,只有掐住了她的命门,方才算真教训了她。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所谓嫡庶之争,争的也不过是利益,直白点说,是自己母亲的利益。妻妾地位如天壤,通常争不起来,然而叶家大房的主母着实弱了些,时间长了竟有东西风之势。母弱则女强,庭瑶长期在风暴眼中,性子比起她娘来不知刚硬了多少倍。按道理来说大人有大人的世界,孩子有孩子的生活,然孩子后面的大人掐了起来,孩子少有不受影响的。母亲不同则利益相左,礼法说嫡庶都是亲兄弟姐妹,但既然分了嫡庶,就不可能真的一视同仁。胡妈妈自是站在庭瑶一边,往常不愿叫庭瑶沾惹了是非,然如今被人踩上头了,再不反击跟有气的死人有何区别?你道陈氏不想把周姨娘蒙头打个半死么?只是她自幼娇惯了些,上头两个哥哥与她皆一母同胞,父亲连个通房都没有,爹妈宠着哥哥惯着,哪知道人间疾苦,更不知受了欺负如何报复,才只得一味贤良罢了。心里早恨的牙痒痒,除了庭芳,待庶出的都是面子情。当然,许多主母连面子情都做不到,陈氏已算贤良之极致了。视同己出不过是大家嘴上说说,不是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就是不同。

    庭芳一听庭瑶准备出手,立刻跳起来道:“算上我算上我!”周姨娘断不能容她,她必须得彻底倒向另一边。两面逢源说着容易,事实上死的最快的就是墙头草。该站队的时候必须果断站队。她选的礼法大义才是最安全的。

    庭瑶撇了她一眼:“算你什么?你又知道我说什么了?”

    “你可别把我当小孩子!”庭芳悄悄在庭瑶耳边道,“我知道你想报仇,好姐姐,你不能撇下我。姐妹齐心,其利断金。单你一个人能做什么呢?我小呀,他们不防我。”

    庭瑶瞪大眼,往常就知道庭芳聪明,没想到她聪明到这个地步。自己九岁的时候多憨啊,心眼儿到底怎么长的!?

    她就是个山寨货!庭芳忙道:“再不扇他们两回,越发没规矩了。既让爹娘夫妻离心,又害了大哥哥。咱们一家子都落不着好。‘君子防未然’,趁着咱家还没到那个份上,把规矩立好,咱们兄弟姐妹同往日一般和和气气的那才好呢。”

    胡妈妈算是服了,分明是算计人,偏还说的冠冕堂皇,当着自己人都这么着,怨不得招人疼!

    庭瑶见庭芳是个明白人儿,问道:“你有什么好法子没?”

    庭芳满意的咧嘴笑,很好,她上船了!她与陈氏母女的信任,便是一次又一次的证明自己得来的。然后斩钉截铁的道:“没有!”

    “你不是挺伶俐的吗?”

    庭芳果断的说:“我不是伶俐啊,我是懂道理。道理都摆在那里,老太太和娘并康先生天天说日日念。他们都是咱们家的长辈,又不会害我,说的自然是对的。听他们的准没错!”政治课神马的,只要读的懂,从来就是金科玉律。比如说团结一切可团结的人,比如说经济决定上层建筑等等等等。退一万步讲,哪怕要钻空子,也得先搞明白了规矩再说。不见后世那些财务学税法的一大窍门就是——这条法令要如何才能钻空子呢?然后倒推法律本身,那可真是记的刻骨铭心永生难忘啊!所以庭芳不管是学《女戒》还是《孝经》,那认真劲儿比写字还猛,将来就指着它们混了!必须好好学!

    庭瑶白了庭芳一眼,沉吟片刻,道:“我倒有个法子,只是须得大伙儿齐心协力。”

    庭芳催促道:“快说”

    庭瑶却不说,只与胡妈妈道:“你先打听着,庭树什么时候爱去周家铺子。”

    胡妈妈问:“那又如何?”

    庭瑶冷笑:“庭树管姓周的叫舅舅,打量着我们全不知情呢。真当跟出去的小厮是死人不成!闹出来庭树未必有事,跟着的人若不先通风报信,老太太就要直接打死了。”

    “姑娘的意思是?引了老爷去?”胡妈妈也冷笑,若不顾及庭芳的面子,她必要说几句好话来。她心疼庭芳,不便多言,只道:“是个好法子,只怎么引老爷去呢?”

    庭芳忙道:“我有法子!”在领导提出主要思路之前,不要抢话;但等领导确定了思路,下属就要跳出来表现补充了,不然统统不是好下属。听得庭瑶决定坑庭树,庭芳笑嘻嘻的道:“明日爹爹生日,必不得闲的。依我说待生日过了,弟弟将要满月时,捡个休沐日,我缠着爹爹去庙里。胡妈妈你替我查查,哪个庙要经过周家铺子。便是不经过,只别远了,我有法子放赖去看热闹。周家既是开铺子的,定在大街上。”

    庭瑶点头道:“很是!咱们商议商议。”三个人又说了许多,补充了不少细节,阴谋就愉快的敲定了。好吧,并不算阴谋。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算计庭树那是因为他有把柄可抓,换成个规矩的,不说没必要阴他,便是想阴也无处下嘴。庭芳心中默念三遍:做人要讲规矩!做人要正直!做人要抱紧大.腿!呃,最后一条作废。

    庭瑶想起能帮陈氏出口气心里就高兴,恨不得明日就把庭树埋坑里。然而时机不对,还得忍。明天有外客来,更不能大意,便道:“明日娘不得待客,我们姐几个必不得闲。四丫头你早些去睡吧。”

    庭芳点点头:“姐姐说的很是,还得把衣裳备好。你明日穿哪件呢?”

    “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自是穿红色,依我说咱们穿一样的,姐几个一字排开才好看。”

    庭芳笑道:“那还不如约上三姐姐五妹妹和六妹妹一起。横竖才过了年,大红衣裳尽有。项圈也戴一样的,只我的头发跟你不同。”说着垮了脸,“我还是两个包包头呢,一点都不好看!”

    庭瑶哭笑不得:“你才多大,就想梳发髻了?那两根.毛绷不绷的住?罢罢,我记得我小时候还有几个发箍,找出来与你带吧,横竖收着也是白放着。”说着便喊丫头,“茉莉,你把我小时候的东西找几件出来与四姑娘带。”

    茉莉和栀子并奶.子谭妈妈一齐翻箱倒柜,一面收拾一面说:“好多年了,且还要找找呢。”陈氏陪嫁极丰厚,对着独女自然是什么好的都往她身上堆。首饰匣子都不知多少个,小孩子又长的快,换的更快。原本公中就有一份,再加上陈氏的补贴,庭瑶的光首饰都不知能养活多少人。好会儿才翻到十来岁带过的东西,立刻捧了上来叫庭瑶翻检。

    庭芳伸头去瞧,就看见一串和田籽玉串成的手串儿,心中暗叹:壕!指着手串儿道:“这个!”

    庭瑶点了点庭芳的额头:“你倒会挑!可穿着大衣裳袖子那么长,带了也看不见。你拿着夏天戴吧,看着清凉些。”

    庭芳喜滋滋的把手串儿抱在怀里,别的都不看了,只捏着籽玉珠子玩。玉珠并没做成玉珠,自然的不规则形,大地打磨出的水润光泽,羊脂一般洁白腻.滑,串在红色的绳结中娇艳无比、美不胜收。此等好玉极为难得,大人的手腕粗些,通常得十八颗左右才能做手链,手上这串不过十一二颗,故给了小孩子带。庭芳心道:真奢侈啊!玉那么娇贵,那么容易碎,竟然就给小孩子带了!娘唉!你太溺爱孩子了知道不?完全可以配合结子做大人带的么!她决定该物件可以当传家.宝,带一辈子!

    庭瑶见庭芳整个人都痴了,十分无语。推了她一把:“捡几个能带头上的!”

    庭芳有了手串早就心满意足,便宜占大发了,随便指了两个纯金漏雕的金环,继续抱着手串流口水。庭瑶劈手夺过手串:“瞧你那小气样儿。”

    庭芳无奈,只得认真翻看匣子中的首饰。十来岁的小女孩,不是包包头,就是包包头的变种。来来回回也就那样了。首饰要么各种环状,要么各种花朵。看了半天,才瞧见一对金花。左边三朵镶嵌了颗珍珠,右边两朵缀着个金流苏,还算别致。庭瑶一看笑了:“我小时候最爱带的,可惜时间长了金子颜色都陈了,谭妈妈,你使人去炸一炸,再换颗珠子吧。”说完,眼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什么。

    胡妈妈看了半日,笑道:“明日就要带,现炸来不及了。四姑娘再挑挑吧。”

    庭芳不耐烦的道:“不挑了,看着眼花,随便啦,横竖我还小,那些个夫人太太们才懒怠看我呢。”说毕,一语双关的拖着长音道,“该给大姐姐挑个好的~~才~~是~~~”

    庭瑶立刻扑了上来:“我撕了你的嘴!没良心的小东西,替你挑东西,还编排上我了。”

    大家闺秀的体力哪比得上天天偷练俯卧撑的女汉子,庭芳早蹦开了。姐两个在屋里你追我赶,嬉笑不断。此时的屋子乃砖木结构,若是开着院子间的门,隔音最不好。何况姐两个又闹的大声。陈氏与大老爷正大眼瞪小眼无话可说,忽听庭瑶房间里大呼小叫,陈氏扶额:“这四丫头……到底像谁啊……”

    大老爷立马顺杆子上了:“我从不知她那么能闹。”

    陈氏虽然冷了心,但亦不想吵架,只淡淡的道:“姑娘家一世也就在家里松快些了。”

    老爷笑道:“瞧你说的,我还能不给亲闺女挑个好女婿?四丫头还小且不急,大丫头的事父亲与我商量了好几回了。可惜你病着,明日不得功夫。待你好了,咱们寻个由头再摆回酒,你仔细瞧瞧哪家主母和气。咱们的闺女,女婿自然要捡最好的,亲家更得瞧仔细。”因陈氏还在恼周姨娘,大老爷便把庭树也要预备的话藏在腹中,待日后再计。

    陈氏原是天真的人,大老爷话头转向闺女,她便跟着转。几句话后再不好意思冷着脸,夫妻慢慢的说这话儿和好了。红梅几个丫头在外间直念阿弥陀佛。

    忽然帘子动了动,外头有个仆妇道:“请老爷太□□,周姨娘又发烧了,还请老爷去瞧瞧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