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4章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氏一觉睡的极香甜。她病弱体虚,身体不发热,盖多厚的被子都觉得冷,汤婆子要么太烫要么就温了,只能舒服那一阵。恰庭芳健朗又是孩童,缩在陈氏的被子里只嫌热,睡着了后尽往冰凉的地方靠,不多时就如八爪章鱼一般把陈氏抱的严严实实。母女两个一冷一热,竟和谐无比。陈氏醒来时,看着庭芳呆了下,就开始使劲把她往下扒:“都猴到我身上了,看过了病气。”

    庭芳睡的迷迷糊糊,坚决不撒手。胡妈妈早被惊醒,过来一瞧哭笑不得:“倒会找地界儿,就她粘人,便是炕上不收拾,她去东厢也睡得。再没见这样个黏糊劲的孩子。”又说丫头,“你们也不管管。”

    绿竹道:“四姑娘手脚快着呢,我还没反应过来,她连衣裳都脱了。只得赶紧打发她睡下。她冬日里从不睡午觉,想是累着了。太太便由着她睡会子吧。”

    陈氏道:“她自去睡,可我病着呢。”

    胡妈妈知道庭芳跟个小火炉似的,看了看座钟,陈氏竟沉沉睡了大半个时辰。心里生出几分私心,道:“都说香九龄能温席,咱们姑娘正好九岁,将来那三字经要改成芳九龄才是。既是姑娘一份孝心,您就再眯会子。”

    “哪有那么多觉睡。”陈氏心里一面觉得贴心,一面又觉得有些担忧,过了病气怎么办?这便是嫡母与亲娘的区别了,若是庭瑶扒着她,她早咋呼着要胡妈妈把庭瑶抱走。不见她最近连儿子都不敢看么?庭芳早知道其中区别,却毫不在意。刚开始的时候陈氏那才是嫡母范儿呢,不也给她弄成现在的模样么?再接再厉,让陈氏更亲点儿。她跑到陈氏被窝里,还不是十分做戏。至少有八分真疼陈氏的心。就算打会走路时起就有刻意讨好,陈氏毕竟给了她回应,比她意料的多的多的回应。横竖她是穿的,不管魏姨娘还是陈氏,对她而言都比不上亲妈。你待我如同亲女,我待你如同亲妈,皆大欢喜不是?

    说话间大老爷回来了。先进来瞧陈氏,笑道:“咦?今日好多了。那孙太医的药对症的紧,只怕过几日便好了。到时候儿子满月好好办一场,咱们还得给庭瑶看婆家呢。”

    陈氏笑的淡淡的:“那夏姑娘我打发她住进西厢了,叫孙姨娘照看一二。那花好月圆灯也摆她屋里去吧,恰好一套儿。”

    大老爷笑道:“她还没灯值钱,你若是不喜欢便收起来将来送人。摆她屋里白浪费。”

    庭芳终是被吵醒了,从被子里钻出头,揉着眼睛问:“娘,几时了?爹回来了!”

    大老爷不知为何脊背一凉,总觉得庭芳那灿烂的笑容像偷了腥的猫。果然,只听庭芳道:“爹爹,好爹爹~我弟弟满月时的寄名符还没得呢,长命锁他们打的都不好看,我才说要新打呢。”

    “然后呢?”

    庭芳咧嘴一笑:“你带我去庙里求吧,我要亲替他求了,将来他就只同我亲!”

    陈氏笑骂:“胡说八道!”

    庭芳扭股糖似的撒娇:“我要去我要去,我还抄了经要烧呢。”

    “你是想出去玩吧!关了一冬天闲不住你!等几日春暖花开了,你同你二婶上山看花去。如今残雪已化,春风又不至,光秃秃的有什么好玩?”

    “所以啊!”庭芳理直气壮的道,“我就不是去玩的。”掰着指头数,“要给弟弟请寄名符;要给烧了替你写的经;将要青黄不接了,总要舍点银子给庙里——哦,我没钱,你记得称银子与我;要把我画的长命锁花样子打出来;还请庙里的老和尚替弟弟起个小名。你瞧,这么多正经事,哪是下人办的完的?你病着,大姐姐忙家务,大哥哥要上学,二姐姐不如我会画花样子,就爹爹有空带我去了,是不是?”

    大老爷:“……”这熊孩子到底像谁啊!明明就是要出去玩,顺道还想逛首饰铺子,偏找出无数借口。然他有心讨好媳妇,大女儿没空不好哄,小的这个倒是个契机。遂笑着伸手到庭芳腋下,将她整个人拖出来抱着,“我依了你,你可要写满二十页大字才成。”

    庭芳相当不习惯被大老爷抱,长到这么大大老爷头一回抱她,只是有求于人,只得忍了。

    陈氏还是反对:“我又不得起身,胡妈妈不得闲。就你跟着你爹去?你没有奶妈子,谭妈妈你姐姐还要使呢。”

    庭芳嘟着嘴道:“我不要谭妈妈,她凶的很。娘,亲.亲娘,你把高妈妈借我。我喜欢她,她和气,还会做好吃的!”

    胡妈妈揉着太阳穴.道:“罢罢,太太你快应了她。不然又要掀屋顶了。”

    大老爷不由正视了庭芳,知道她亲娘死的早乃陈氏亲手养大,却不曾料到她与陈氏感情好的比庭瑶不差。女人家的小心眼他心里明白,都是嫡亲的孩儿还有偏心眼呢,何况不是自己生的。平日见陈氏待庭兰庭芜都十分规矩,自不能挑剔什么,也说不上亲切。哪知庭芳都在这屋里上房揭瓦了。小孩儿心最净,谁待他好,谁待他不好,或许不会说,却最能从行动中反应。可见陈氏极疼庭芳,深感陈氏之贤惠,又高看了庭芳一眼。想着立刻就要来的那蛮不讲理的泼辣货,觉得必得拉个帮手。便爽快的答应了:“这几日不行,得等休沐日。你的功课不许落下,不许在学里跟兄弟姐妹们显摆。我可不想带一串子出去,叫人看见了不像话。”

    庭芳垮下脸来:“偷着乐不算乐!”

    “少得寸进尺!”大老爷把庭芳放在炕上。庭芳竟赤着脚蹦回陈氏房里。速度之快,闹的大老爷以为自己眼花。只听陈氏不住数落:“说一万回了,再不许赤脚,现是冬天,我看你着凉了怎么办!就该叫孙太医给你灌几碗苦汁子才知道!”

    胡妈妈立刻补刀:“扎上两针才好呢!”

    陈氏还在啰嗦:“衣裳呢?罩衣去哪儿了?水仙快给你们姑娘穿戴上。头发也乱糟糟的,像什么样子!你怎么比哥儿还皮!”

    被骂的庭芳一直吐舌头做鬼脸,看的大老爷不住的笑。他从不知道上房能如此鲜活。陈氏乃才女,行动温婉从容。初看极赏心悦目,可时间长了,好似个仙女儿不是媳妇儿。高处不胜寒,他在外头装x太过,回到家里更喜欢听听不废脑子的家长里短。陈氏只会说诗词歌赋春花秋月,不如周姨娘接地气。今日才知道陈氏竟也会唠叨,竟也被孩子磨的抓狂。当了娘就是不一样啊!

    看着三四个丫头围着庭芳,穿衣的穿衣,打水的打水。庭芳还不住嘴:“我要玫瑰花儿的面脂,荷花的不够香。”对,她叶.庭芳就是俗的不能再俗的人。好鲜亮衣裳,好香薰扑鼻,好满头珠翠,好美食佳肴。琴棋书画是技能培训,不是爱好。她这辈子注定仙不起来鸟。

    陈氏却是个仙人,她开始批评庭芳的俗套喜好。母女两个一来一回的对嘴,上房顿时吵闹不堪。庭瑶掀帘子进来就道:“还没进院门就听见你的声音,再大声点儿老太太都听见了。你可收着些吧。”说毕,才看见大老爷坐在炕上。笑容敛了敛,换成标准的嘴角微勾,规规矩矩的行礼,“爹爹日安。”

    上房如按了消音键,顿时生出几丝尴尬。大老爷是知道庭瑶怨他的。以女怨父自是不对,可她又是为亲娘出头。大老爷更没法解释不喜欢陈氏的理由。庭瑶大了还不好哄,才放松的心情又有些愁。大老爷此人,对女眷不上心,但对孩子还是极疼的,只忙工作不大着家。最心尖上的便是庭瑶庭树,再则是庭芜,今日添了个庭芳。如今太太姨娘闹开了,生怕庭瑶庭树也跟着生分,正不知如何是好。

    庭芳反应极快,立刻指着自己头上的青玉簪子道:“大姐姐,好看不好看不?我才从娘的匣子里翻的。”

    庭瑶只笑了笑,并没说话。

    庭芳又道:“爹爹答应我休沐日带我去庙里啦,可惜你大了,不好出门。我回来给你带花儿啊。”

    大老爷恨不得锤死这货,太招欠了!

    庭瑶眼神一闪,冲上来捏着庭芳的脸道:“我叫你显摆,叫你显摆,撕了你的嘴!”心里默念:干得好!看我这次弄不死那贱妇!

    胡妈妈一直喊:“姑娘们,小声儿些吧,哎哟哟,大姑娘都叫带坏了。我去把小哥儿抱远点。”

    上房又恢复了喧嚣,大老爷算看明白了,合着他们大房就一个闹神,她到哪都能闹。当爹的还是喜欢自家孩子熊点儿,不然怎么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呢?更不会有后世满大街的熊孩子了。大老爷心情愉快的留在上房吃饭,又被庭芳扣下教书法。愣是闹到亥时,孙姨娘周姨娘的屋子里都熄了灯,夏姑娘只得跟着熄。庭芳见水仙进来使了个眼色,才笑嘻嘻的把亲爹放开。最无耻的是她还是耍赖要大老爷送她回房。庭芳回房要路过东西厢,就不信大老爷能在折回来点灯办事。夏姑娘的新婚头一天就被庭芳搅和了,大老爷还满心怜悯——可见是平日里把庭芳忽略太过,她才逮着空儿撒娇。儿女都大了啊,是该抽点子时间来陪陪了。忽有想起庭兰,印象竟有些模糊,更生出几分愧疚。走到庭芳房门口时,伸手揉了揉庭芳的头:“开春了,过几日使个裁缝来替你们姐妹几个裁衣裳。”

    “我要大红云纹蜀锦的。”

    “好。”

    “大姐姐喜欢紫色,二姐姐同我一样喜欢蜀锦,七妹妹倒是喜欢杭绸。你叫裁缝都带上。”

    “好,好。”这孩子真友爱啊,上回着实错怪了她。从荷包里掏出个鼻烟壶,“内画法制的,里头没塞鼻烟,你拿着玩吧。”

    庭芳高兴的搂着大老爷的脖子:“谢谢爹,你可真是世界上最好的爹爹~~mua~”

    大老爷摸着被庭芳香过的脸颊,飘飘然的去书房了。啊~有个调皮捣蛋的闺女真好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