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26章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距离周家铺子百来米的时候,庭芳故作惊喜状:“爹爹,那里有个好大的铺子。我们进去问问他们有没有老师傅能做麒麟童子的模具。”

    大老爷抬眼望去,只见庭芳指的正是周家铺子。近来妻妾不谐,大老爷有些尴尬。在周家打首饰……呃……咳,横竖是她闺女选的,赖不到他头上。特特不去周家,倒显的心虚。虽如此想,到底希望庭芳回去嘴严些。唔,还是多嘱咐几句吧。

    拜菩萨起的早,此时方到巳时,周家人挺勤快,比另几家都开的早些。庭芳早打听过了,早起人少,周掌柜要下午才在铺子里。如今只有他娘子带着几个伙计干活。

    周娘子见一辆马车停在门口,便知来了生意。笑盈盈的迎上来,还不曾靠近马车,一把好嗓音飘来:“客官可是要看首饰?不是我吹,街上在无人能比我家,老师傅好手艺,保管什么花色都有。”

    在外头庭芳比在家里规矩十倍,等大老爷下了车才稳当当的从马凳上落下,举止娴雅、笑容恬静。周娘子做了几十年生意,瞧她的模样儿便猜是哪家父亲带着闺女逛街。父亲不比母亲,对女儿更纵容些。许女儿打扮成此番模样的,更是没谱儿的疼,想来可做笔大的。一面往店里头让,一面没口子的夸:“哥儿好个模样儿,只怕将来点了探花,叫小姑娘媳妇子围在街上不许回家哩。老爷要替小公子选什么?”

    庭芳笑道:“我是姐儿,不是哥儿。要打个长命锁,你们家有师傅么?”

    “好几个呢,手艺都极好,凭小姐挑中哪个是哪个。”周娘子早看出来了,她就是故意说哥儿好讨个彩头。

    庭芳把图纸递给周娘子道:“能做么?”

    周娘子看了一眼:“好漂亮的样子,姑娘自己画的么?真真才貌双全。我家铺子虽干净,可毕竟是街上,保不齐有不长眼的冲撞了。还请老爷并姑娘到屏风后头的雅间坐着喝口茶,吃些个点心。”

    才开店,哪来的点心?一个机灵的伙计撒腿往外头跑去,大老爷才带着庭芳坐下喝茶,伙计已包着一大包热腾腾的南枣核桃糕进来了。周娘子介绍道:“此乃刘婆子家的糕,不知合不合姑娘的口味,我与她相熟,别的不论,自是干净的。”

    彼时大户人家的孩子出门都不许吃外食,盖因孩子脾胃弱,倘或吃了不干净的东西闹肚子,一个不好就夭了。庭芳长这么大,只吃过几回相熟尼姑庵里的斋菜。早起的点心都是从家里带着,路上在马车里用火烤了吃。故庭芳刚捏起糕,高妈妈就轻咳一声:“姑娘,才吃了东西,仔细积食。回头买些家去吃吧。”

    刚出炉的点心呢!庭芳遗憾的放下爪子,寻思着叫家里的厨子去那刘婆子处取个经,在家做来吃。周娘子瞧高妈妈的做派,更觉得自己猜的对。细点都不许在外头吃的,不单是普通的大户,必定是官宦门第,级别定然不低。心里恭敬了十分,开始推荐自家货物:“近来新打了些花样,姑娘要瞧瞧么?”不是周娘子只盯着庭芳,实乃男女大防。她虽不讲究,保不齐那位老爷讲究,只得避嫌。未免老爷觉得被慢待,续水添茶还是极殷勤的。大老爷见她做派暗自点头,周家规矩不错。

    庭芳原就是打着请君入瓮的主意,便道:“有图册么?拿来我瞧瞧。”

    周娘子忙吩咐伙计去抬匣子,自家站在雅间里闲话。庭芳要看图册,可这年头没有照相机,画的再好也不如实物好看。簪环之物皆是抬了匣子,唯有项圈和金凤之类的是图册。小女孩儿项圈还罢了,那金凤簪子断使不上的。果然庭芳一下子被小簪子吸引了注意力,拉着妈妈便挑上了。还与大老爷道:“爹爹,小灯笼耳环,好看不好看?”

    大老爷哪里耐烦看这些,只昨夜庭芳把他哄的开怀,乐意陪着女儿作耍,连连点头:“好看,好看,都好看。”

    周娘子捂嘴笑,真好说话。

    庭芳比来比去,犹豫不绝。忽想起周娘子站在身边,笑道:“娘子且去忙,我拿不定主意呢。回头挑好了再唤你。”

    周娘子暗赞小姑娘真体贴,她一直陪着倒没什么,只没人看外头。有些路过的人,说上两句便拉进了门。再说说,那面皮薄又不缺钱财的,少不得买几样。伙计再没有掌柜自家尽心的。冲庭芳福了福,庭芳回了个颔首礼。古代阶级社会,她爹妈是有官职诰命的,不是谁都能受她的礼。点个头算她教养好了,无视也没人说什么。士农工商国之良,唯有他们官宦敢说商户卑贱。所以才养出官本位的习性来。

    周家铺子确实大,商品琳琅满目,庭芳故意拖时间都不显。一时挑了对耳环说与大姐姐,一时捡了个戒指说送七妹妹。又看到了个扇坠儿,忙道最配大哥哥那把山水折扇。同家里一样话多,却知道在外头要收敛,声音压的低低的,只有大老爷和高妈妈能听见。

    大老爷满意极了,丫头爱笑爱闹还懂规矩。出来逛一圈,长辈并兄弟姐妹个个想到了,连陈氏屋里的丫头都预备了绢花,说的还忒知礼:“娘屋里的丫头,平日伺候娘尽心,我们做子女的给她们些体面也是该的。”反正便宜爹掏钱,不宰白不宰。

    大老爷忍不住逗她:“老太太屋里的怎么算?”

    庭芳才不上当:“那是娘操心的拉,待娘大安了,你与她商议去。出了家门的事儿,我可不敢管。”

    “天下的伶俐都让你占尽了!”大老爷笑道,“姐妹们有了,兄弟们呢?”

    “唉,金银铺子没有笔墨纸砚,你使大哥哥买去。”

    大老爷估量着一时半会儿挑不完,难得带女儿出来耍,不好扫她的兴,自捡了本项圈册子看着消磨时间。还真看到几个好的,往庭芳身上比了比:“你带着好看。”

    庭芳笑着摇头:“太贵啦,爹爹替我买项圈儿,私房钱就没有咯!我找娘买去。”

    大老爷笑道:“还穷不到那份上,从年头忙的年尾也没照看过你们几个。借着今日的由头,替你们姐几个挑个项圈吧。”

    高妈妈道:“那就挑个有活页的,待姑娘大些还能带。”

    大老爷不以为意:“大了就再买新的,有活页的不如浑然一体的好看。你是女人家清楚些,陪着姑娘估量着姐几个的尺寸选吧。今年来咱家吃酒的夫人太太多,她们姐妹很该置办些见客的家伙。”

    庭瑶今年及笄,不知多少人寻了由头来相看,也不知自家要寻多少由头宴请。单她一个显的叫人挑来挑去不尊重,众姐妹凑做一处才好说是通家之好的宴会。先前并没有别的姑娘,故庭瑶今年才放出风声。既有东风,余下的小的先见见客留个印象,到时说亲更好张嘴。可不得多置办些衣裳?庭兰都长身体了,去岁的衣裳再穿不得。庭芳心中有些遗憾,今天有事,不然定连绸缎铺子一同逛了。她爱花钱的毛病是不会好了。

    大老爷准备大出.血,庭芳毫不客气的扫货,顺道替陈氏挑了好几个耀眼的鸾凤簪。伙计的眼睛都笑眯了缝儿,世上最好看的姑娘定是不差钱的姑娘。大老爷又被庭芳惊了,熊孩子下手可真狠啊!你可真惦记你.娘,那几个凤簪你造多少钱么?你造我才几个钱么?私房危矣!呜呼!

    高妈妈狠狠捏住自己的大.腿才忍住没笑出声来,叫你风流快活,叫你寻通房睡丫头,就该多养几个可人儿的闺女,才知道当家有多难!四姑娘干的漂亮,再多挑几个!

    庭芳仿佛听到了高妈妈的心声,指着个口衔珠结的金镶杂宝孔雀道:“前日见定国公夫人带了,我们老太太亦是一品,可以带孔雀的。”

    大老爷:……万分肝疼,好容易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很是……”

    “是吧?是吧?”庭芳笑的天真,“等爹爹你当了一品,咱们再给娘买个更大的!”

    熊孩子真会说话啊,泪流满面。

    庭芳表示估量着时间,表示心满意足,对伙计道:“都包起来吧,东西太多,我们可没带那么多银子,你们送货么?”

    伙计忙道:“您说个地址,我们立等便送到府上。”太理解了,就小姐您的扫货法,得用箱子抬钱!正常人都不会带几箱子钱上街。

    大老爷看了一堆首饰,心角落都在滴血。他存了好几年的冰敬炭敬,都叫自家丫头败了。统共才三五千两银子,她怎么就猜的那么准呢?神仙托生的吧?大老爷再次泪流满面。

    庭芳心里爽到飞天,看你不顺眼很久了你造吗?给我娘添堵添的很欢快是不是?替小老婆撑腰欺负我是不是?要你知道姐姐我不是好惹的!哼哼!脸上更是笑的灿烂无比,抓着大老爷的袖子来回摇晃:“爹爹真好!我替娘和姐妹们谢你。那个花孔雀还是爹爹亲送到老太太屋里吧,叫老太太看着您的孝心欢喜欢喜。”

    高妈妈凑趣儿道:“依我说先别送,待哪里来了客再送进去,才有面子哩。”

    大老爷正花钱花的肉痛,能挣点面子是好的。心里对高妈妈点了无数赞,可惜他不能真的实施,太掉份儿。脑补了一回,心里到底爽快了些。罢罢,男人赚钱就是哄女人的,哄了老娘,又哄了老婆,横竖钱花在自家不算什么。私房银子什么的再攒去吧。

    看着庭芳捡了对小花簪插在头上臭美,大老爷心又软了三分。捏了捏庭芳的小.脸蛋,站起身来:“走吧!家去!”

    庭芳一惊,正想是装肚子疼呢还是装脚疼呢?就听一道熟悉的声线飘入耳中:“舅母日安,今日生意还好?”

    庭芳还未往外探头,大老爷的脸已是黑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