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2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魏娘子听到外头哭爹喊娘的动静不安的动了动,庭芳丢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道:“娘子此来何事?”

    魏娘子未语脸先红,等了好半日才等到庭芳,见着人了又开不了口。但凡是个要脸的,回回见面都讨东西,自是要窘迫一番。

    庭芳静静的等着,看魏娘子的模样便知她有事相求,只是不好意思,那就别多问。不知过了多久,魏娘子才喏喏的道:“姑娘……我买不着炭……”

    庭芳愣了愣,不是没钱,是没炭?此时不知家里搞什么,院子里弄的鬼哭狼嚎,她的丫头去了上房还未回来,胡妈妈肯定不得闲。钱呢,方才庭珊倒是给了她个荷包,里头不知多少。炭却得过当家人才能要得到。忙问:“急的很么?不急只怕要等等,她们不得闲儿。”

    魏娘子慌乱的看了看外面,道:“不急一时。”

    分明急的快跺脚了!庭芳又问:“怎底没炭?京里头都没得卖么?”

    魏娘子叹了口气:“今年冷的很,家里存的炭都用尽了,买不着,只得烧柴。如今连柴都烧不着了,我们当家的冻的不行,怕他病了,才厚着脸皮来求姑娘。”

    庭芳听见便宜舅舅还没病,松了口气:“我也不知道往哪里买炭。你且等等。”说着把桌上的糕儿往魏娘子面前推了推,自己掀帘子出门找庭瑶去了。

    哪知庭瑶不在,被老太太使人叫过去了。只得找谭妈妈:“妈妈可知哪里有炭卖?”

    谭妈妈道:“炭?今年这样冷,只怕不好买。银霜炭年前就断货的,咱们家使的都是旁人特特送来。姑娘屋里短了炭?”

    庭芳摇头:“魏家娘子来讨,说她买不到,我想问问你老知道哪儿有的卖不?”

    谭妈妈松了口气,还怕是哪个不长眼的克扣到庭芳头上呢。笑道:“不怕姑娘恼,他家使不着那好炭,柴炭厨下还有,我去要两篓子便是。只家里也是有数的,姑娘还是打发点银钱,叫个小子陪着外头买去。”说着又问,“手头还有散钱么?”

    “还有。”

    谭妈妈想了想:“你那月钱只怕不够,我寻太太要去。”

    庭芳估不准买炭到底要多少钱,天气寒冷,肯定有不法商家哄抬物价。她是个不留余钱的,庭珊更是临时扔过来的荷包,八成是真不够。忙道:“哪能劳动妈妈,我去找娘便是。”说着不待谭妈妈客气,一蹦三跳的去了上房。

    胡妈妈见庭芳进来便问:“你不陪人说话,又来做什么?难不成魏强家的就走了?”

    庭芳道:“嗳,她说买不着炭,我哪知什么柴啊炭啊,这不就来问娘了。”

    陈氏道:“你问我也没用,找你胡大叔带人买去。”

    “要多少银子呀?”

    陈氏笑道:“那我更不知道了,我又不当家。胡妈妈你可知道?”

    胡妈妈道:“带几两银子出去瞧瞧,春寒陡峭,炭米都是一日一个价,当家的都不知道,何况我们。姑娘别管了,你管不来。我使人买了,租辆车子,连人带炭一块儿捎回去,省的魏强家的冷天赶路。”

    陈氏有心给庭芳做脸,又问:“我听说魏强家的还有个哥儿,也读书?”

    “好像有这么回事儿。”

    陈氏便道:“难得他上进,你们姐妹生日总有人送书,多的匀些与他。书比炭还难买呢。”

    庭芳还真没想到这个,现代人的毛病,课本什么的谁都有。提醒她书精贵她知道,转脸就能忘了物资匮乏的事儿。说到底是两辈子没缺过东西,认知严重不足。顿时有些讪讪的:“我竟只记得吃饭穿衣了。”

    胡妈妈笑着撵人:“你哪知道外头的事,去陪她说说话,我们正忙呢。”

    庭芳一脸八卦:“什么事什么事?”陈氏半点愁容都没,外头喊的再凄厉,八成跟她们没关系,可以光明正大的打听。

    “家里换奴才呢,你别裹乱。”陈氏道,“送走了她,你来我屋里,我有事同你说。”

    庭芳应了一声,飞快的跑了。回到自己屋里,喜笑颜开的对魏娘子说:“成了,等会儿你跟着胡大叔出门,他带你去买炭,回头让人送你回家。”

    魏娘子冲庭芳福了福:“谢姑娘。”

    庭芳避开了去,又到自己的书房翻四书五经。便宜表哥教学质量不如她,虽比她大好几岁,八成学的差不多。找了套质量一般但注解内容不错的搬了出来放在桌上,道:“我娘说书怕比炭还难买,叫我寻套书与文昊。这套看着还好,你便带了回去吧。再带几刀纸并砚台笔墨回去。务必督促他好好用功。读书都是头悬梁锥刺股,你别心疼。”

    魏娘子忙道:“可使不得,姑娘的都是好东西,给我们都糟蹋了。书确实难买,我不敢讲客气。纸笔我们自己买便是。”

    “我家旁的未必有,笔墨纸砚尽够的。你不用不好意思,都是些普通的。我.日常练字家里也不给好的,省的写惯了略换支笔都不成。哥哥弟弟都是直接在铺子里买,比你们买的略好些,好太多却没有。”科举都是统一发纸以免作弊。叶家以科举为本,她们姐几个偶尔还用点好纸,哥几个一律用考试用纸,省的适应不良。故她们家的纸确实普通。而读书识字,笔墨纸砚是最大的消耗品,书还能厚着脸皮借,消耗品谁给你借?科举艰难,不指望便宜表哥魏文昊能一举成名,好好学点文化,将来到铺子里打工比做佃农强多了。这年头识字的人奇少,只要系统学过的,几乎相当于后世211,当个小白领不难的。

    魏家靠着庭芳,正常来讲不说发财,至少是过得去的人家了。庭芳一年到头的月钱三十来两全扔他们家,当时聘魏姨娘时,还与他家买了几亩地。只魏强身体太差,自己种不了,佃给旁人了。吃饭不愁,魏强还手巧,时不时做点木工活赚钱。魏娘子更是勤快,常织布去卖。家里混到打秋风的份上,一半是因为魏强常年吃药,另一半便是魏文昊读书。魏家自己发狠,想不拖累庭芳,可实在开支太大了,只得一次又一次的上门。魏娘子见庭芳不单没有瞧不起她们,还想的那样周到,眼圈早红了。

    “嗳,嗳,您别哭啊!”庭芳忙道,“等哥儿出息了再哭不迟。”

    魏娘子擦了擦眼泪,哽咽道:“我们行了大运才遇着姑娘,旁的不说,只好在家里多求菩萨保佑姑娘。”

    资助个把辍学青年算个啥啊,她这辈子土豪好么。经常被搞的没现钱是有点不方便,只不过耍耍流氓就对付了,日常用度总不少的。做人何必那么小气。虽然嘴上不能喊,到底是亲表哥,自然是希望他有出息的。坑爹的男权社会,有个牛x的表哥,日后砸砖的人都多一个,何乐而不为?再说总要报答魏姨娘的生育之恩吧?为了生她连命都丢了,没有什么比生命更珍贵。

    不多时,水仙同百合回来了,神色十分复杂的帮庭芳收拾着一桌子学习用品。庭芳乐的丢开手,只陪魏娘子闲话:“哥儿要说亲了吧?”

    对个萝莉说婚姻八卦略诡异,好在魏娘子已习惯庭芳的懂事,只道:“什么都没有,不好说。他想考了童生再提。”

    童生,科举的头一道关卡。在五十少进士的年代,约莫相当于考入重点高中,在自己身上盖了个“绩优股”的戳。考虑到大学录取率(秀才),高中生在百姓中已非常值钱,可以直接安排就业。确实是不错的隐形聘礼。庭芳想了想,便道:“那你要他多跑跑腿,把日常的课业本子收拾好,隔些时候送到门房上,叫门房直接送到康先生处。我们家的康先生乃两榜进士,哪怕指点两句,受益无穷。”

    魏娘子瞪大眼:“姑娘!”

    庭芳道:“我原知道他识字,只不知道他想进学。既然他想,我们有能力就要在后头推。男女有别,我是个姐儿,不可私相授受。课业本子无须过我的手,我与门房说一声儿,再去给康先生磕几个头,差不离了。”康先生是个爱才的,想想自己的智商,再瞅瞅她爹的智商,如果不是隔代遗传爷爷奶奶,估计魏家的不会差。红旗下长大的娃儿,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是绝对的政治正确,看到有上进心的孩子,没几个有钱有闲的主儿能忍住手痒不帮忙的。

    魏娘子终是哭了出来:“姑娘,我真不知如何谢你了。”

    庭芳支开两个丫头,在魏娘子耳边悄悄道:“那是我亲表哥,您谢我什么呢?”

    魏娘子咬着嘴唇不说话。

    庭芳笑了笑,从回来的百合手里接过一叠纸:“我画了些木头玩具的样子,魏叔手艺好,替我细细做来,我哄弟弟玩的。他还小,不用很着急,只别忘了。”

    魏娘子忙不迭的点头:“不能忘。”

    “天冷,我不留你了。”庭芳从袖子里掏出荷包,把里头的碎银子倒出来放在魏娘子手中,“娘子拿去喝碗茶吧。”

    魏娘子把银子推回来:“去年他发了一年狠,文昊又替人抄书赚了些钱。银子家里还有,只买不到炭才求到姑娘门上。仗着年纪大说两句,姑娘救急不救穷,他是那样的身体,我不敢说日后不靠姑娘,只还过的去时断不敢仗着姑娘就躲懒儿。待真急了,再来求姑娘。”

    庭芳爽快的道:“行!我盼着你们家飞黄腾达,下回来只管给我送银子。”

    魏娘子忍不住笑了:“姑娘吉言,必有那一日的。”

    “我等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