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树冲回东院,果见周姨娘和庭芜的丫头婆子皆披头散发的在院子被绑着,哀泣不绝。仔细看过,单他们娘三个的,别人的都没动。心中止不住的慌,不知是他前日的事连累了姨娘妹妹,还是周姨娘又犯了别的事。可不管能否猜到,他都只能看着。石兴旺自幼跟着老太爷,算是看着老爷、爷们长大的。老早脱了奴籍,只在叶家惯了,不愿去它处,依旧当着他的管家,轻易不处理具体事物。今日.他来了,那就至少是老太太的吩咐,求亲爹都是没用的。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腹之人被连拖带拽的弄出家门,他再顾不得禁足令,趁人不注意,一溜烟的跑进了周姨娘的屋里。只见周姨娘正捂着庭芜的嘴,低声喝道:“别乱动!”

    庭树亦低声问:“姨娘……”

    周姨娘的声音有些抖,然人还算镇定:“暂不知何事,只说咱们娘三个的奴才不好。你妹妹不懂事,还要与那石兴旺家的对上。我不得已出门去把她拉进来。”又对庭芜道,“不过是些丫头婆子,没有了再买,你又出什么头?”

    庭芜挣开周姨娘,已是泪流满面:“别人的都不抓,偏抓我的!我还有什么脸面。”

    周姨娘道:“怕还是前日的事。”

    一语提醒了庭芜:“那我要不要管舅舅叫舅舅,你给我个准信儿。”

    周姨娘脸一红,说不出话来。

    庭树沉声道:“我们只有两个舅舅。”

    “陈家的?”

    庭树点头。

    庭芜恼了:“那你要我叫甚舅舅!今日四姐姐泼了郑婆子满身茶,我要被人听见,不也要叫人泼一身?”

    周姨娘尴尬不已,梗着脖子道:“论理不该叫,世间哪有那么多理?你还是我生的呢,偷着叫两句又怎么了?我就不信二姑娘和四姑娘背地里不偷偷叫!”

    庭芜冷笑:“二姐姐我不知道,四姐姐说起舅母,就没想起过旁人。今日还当是陈家舅母来了呢。”

    庭树忙道:“罢罢,此事揭过吧。姨娘在禁足,我先带了妹妹出去。妹妹你也别闹了,既是石叔出面,就再无回转。我同娘去替你讨两个丫头便是。”

    庭芜十分不甘,见哥哥开口了只得应了。她本是个聪明孩子,只有些骄纵。看石兴旺家的只捡他们母子三人的抓,已知事态严重。方才也不过想问问缘由,便被周姨娘强拉了进来。现哥哥回来,觉得有了主心骨,就不再闹了。

    庭树拉着庭芜的手,把她送回屋里:“你且等等,我去上房问问。”

    庭芜点头。

    庭树深吸一口气,硬着头皮进了上房。红梅见他来了,往内室通传一声。就听见陈氏道:“树哥儿进来。”

    庭树走到内室,陈氏倚在床.上道:“正要打发人叫你,你先来了。可是惊着了?”

    庭树扯了扯嘴角,摇摇头:“没惊着,就是不知他们犯了什么错。”

    陈氏道:“是老太太叫罚的,具体我也不知。明日再问吧。你妹妹们都回来了么?”

    “嗯。”

    陈氏便对绿竹道:“你同墨兰去瞧瞧二姑娘并七姑娘,仔细别唬着。此事很不与她们相干,你们细细分说了。”

    庭树有心装好哥哥:“四妹妹那里我去说说。”

    陈氏笑道:“她不用你管,她是个傻大胆。真要惊着了,早哭着窜进来了。这会子没声儿就是没唬着。你几个妹妹就她最不稳重。你得闲了管管她才是。”

    庭树胡乱应了。

    陈氏又道:“出去的人多,你们怕没人使唤。我使陶菊去看顾七丫头,谭妈妈伺候周姨娘,再问你四妹妹借百合与你吧。”

    没动庭兰的人,庭树心道果然庭芳已是陈氏的“自己人”。如今的形式越发不好,他也有心同庭芳修复关系,省的出了事儿连打听的地方都没有。想了一回,道:“我自去找四妹妹借吧。”

    陈氏点点头:“去吧。”

    庭树步履沉重的走到庭芳门口,恰见庭芳送魏娘子出来。两个人拉着手,十分亲切。庭树看的怔怔的,为何庭芳亲近舅家就无事?

    随即便知道了答案,庭芳见到他,一面笑呵呵的见礼,一面同他介绍:“大哥哥怕不记得了,她是魏家娘子。才说他家新想了灯笼款式,要做了送与我们玩。大哥哥要什么颜色什么花样的?趁着她在,告诉她知道,改日再送来。”

    庭树心里很不是滋味,原来有些事是能做的,仅仅不能说。强笑道:“你替我挑吧,我弄不来这个。”

    魏娘子估摸着她们兄妹有事,福了福身:“奴告退了,改日再来与爷和姑娘请安。”

    庭芳自己避开,见庭树傻愣愣的呆在原地,暗自翻个白眼。你管你舅舅叫的亲热,我舅母你倒能受礼了。好在她不是古代人,于礼仪上也只是装的讲究,索性丢开,直接问道:“大哥哥找我什么事?”

    庭树尴尬的道:“家里……呃……借妹妹的丫头使两日可好?”

    庭芳早听见动静,想是庭树的丫头被撵了,大方的道:“百合稳重些,我叫她收拾东西,不用半刻便到你屋里了。她识字,能伺候洗漱也能伺候笔墨,只她没伺候过爷们,有什么不当之处还请大哥哥担待吧。”

    庭树笑了笑:“多谢。”又没话找话的道,“你的丫头竟都识字,你教的?”

    “站在学里伺候学的,诗书不能,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都会。识字的使着方便些。”庭芳初上学的时候下了死令,认得字留下,认不得滚。女孩儿已经很艰难了,丫头更是地狱模式,不多掌握些技能点,等死呢。能认字,便是不能脱籍,在家爬的都比别人快百倍。她做庶女要做最好的,她的丫头也要做最好的。故水仙百合在她不用伺候时都玩命的练字,还特意寻账房学了珠算。庭芳闲的没事还玩了阵算盘的。

    兄妹两个怄气怄了许久,竟没什么话说。胡乱闲话几句,百合已打好小包袱。庭树带走百合,庭芳直往上房去了。

    陈氏精神头不好,没事就闭目养神。庭芳进去时,她才睁开眼。见了庭芳先笑道:“你过来,我同你说事。”

    庭芳一屁.股坐在床沿上问:“家里的事我不管的啦,你不用操心。”

    “偏你嘴快,你大哥问你借丫头了?”

    “把百合与他了,娘,怎么好好的发作起下人来?过几日五妹妹生日,虽不摆宴席,自家多少要乐一乐。人都撵走了,谁来做生日呢?”

    胡妈妈忙道:“快别说五姑娘了,她可是闹了个大没脸。”

    “嗯?”

    胡妈妈奇道:“你不知道?不是她家婆子惹你么?”

    “跟撵人有什么关系?”庭芳不确定的道,“方才……是撵人吧?还是只打几板子?”

    陈氏道:“有些打几板子撵出去,有些是特特寻了人牙子叫远远卖掉。才老太太使人来说,都是奴才挑唆坏了主子,你哥哥才犯糊涂。那些调三窝四的统统都打发了去。我们家的你瞧见了,三房的,你婶婶的两大家子陪房都撵了,现拨过去一家子伺候她。”

    庭芳呆了:“不至于吧?三婶不得恨死了我?”远远的卖出去,基本是没活路的!谁知道人牙子能弄多远。

    陈氏道:“她且不敢呢。只你五妹妹委屈了。虽是他们惹事,然细究起来,还是你这里引的。待她生日时,你们姐妹好好送她些玩器吧。”

    庭芳叹道:“可真是池鱼之殃。”

    陈氏撇嘴:“都是她娘不醒事,带累儿女。”

    庭芳又问:“老太太发作人,叫大姐姐去作甚?”

    “正是商量五姑娘的生日。”陈氏道,“大人的事总不好委屈你们。商议着叫个小戏班子进来热闹热闹。幸而老太太当家,撵出去的虽有牵连,多半还是咱们两家的人,倒不碍事。你可瞧见了往后行.事可不能错了规矩。”陈氏压低声音道,“才老太太大怒,差点把你三婶送回娘家。没有一二年,她再抬不起头。你姐姐性子太刚强,我还要同她细说。”

    庭芳抽抽嘴角,这事儿跟性格没关系,纯智商问题。但还是点点头:“知道了,凡事比着规矩来,再不错的。”

    陈氏挺放心她的:“行吧,你练字去。”

    胡妈妈笑道:“太太说了半日别人的事,又把正事忘了。”

    陈氏一拍脑门:“看我的记性。炕桌上有个匣子,你带了回去吧。”

    庭芳走到炕边揭开匣子,里面全是散碎银子,奇道:“这是什么?”

    陈氏道:“往日怕你哥哥姐姐说我偏心,都没有额外补贴过你。现想来是我想多了,我就是给你多些又如何?做哥哥姐姐的看着妹妹手头不方便也好意思?若不是你手头没散碎银子,引不出那许多事来,没得叫下人说嘴。这些钱你拿去花吧,没了再问我要。还有那魏文昊既是个上进的,你便多补贴些。你爹每年不知补贴多少寒门学子,有事托一把方才是我们这样人家的行.事。读书最费钱,你是个懂事的,看着办吧。”

    庭芳关上匣子笑道:“我才懒得管那么许多钱,扔这儿吧,我没了再来拿。”

    陈氏想庭芳一日到头都在上房厮混,天冷了恨不得洗澡都在耳房里,竟只回房睡觉,便随她去了。病了一场,人倒通透了许多。凭你再贤良淑德,不记好的人终是不记好,何苦亏了那记好的。庭芳日常也太窘迫了,庭瑶未出阁时还能蹭蹭,待庭瑶出了阁,倘或她一时不防,庭芳就要受委屈。何苦来,她统共养了三个,就是偏心眼了,看你们怎么说吧。

    庭芳不在意银钱小事,她拿着钱只补贴魏家,零食都在陈氏屋里吃。至于打赏下人,那还不是她个不当家的姑娘们该做的。也不知庭兰一天到晚跟下人过不去是为了什么。退一万步讲,你要收买人心,也攒着点钱去夫家再干吧?收买了丫头婆子能干嘛?到了年纪连自己带贴身丫头被扫出家门,白丢十几年银钱,就为下人说个好字?他们说有个蛋用,不当家的都是好人,当家三年别说狗了,家里的蚂蚁都嫌你多事。薛宝钗那样八面玲珑的人,才管了几日大观园?背地里就喊上巡海夜叉了。这孩子啊,真不能叫姨娘教。

    忽又想起今日欠的人情,庭珊的荷包正是雪中送炭。虽然钱没用上,还是要表达谢意的。心里已想到了个好物件,只是要定做。便歪着头问陈氏:“娘,我要送个玩意儿给三姐姐,借个小厮跑个腿.儿行不?”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