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4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还礼是不能用钱的,尤其是庭珊还特别顾及面子的悄悄给,更不能辜负心意。礼物要有趣,却又不能显的生分。好在庭芳是个穿的,略在脑子里过了过,便捡出了剥橙器。顾名思义,此物乃剥橙子专用。搁后世x宝上塑料做的一块钱一个,贵点的七八块钱。但在古代,真要弄出个塑料的来,估摸着够上供的级别了。因此庭芳画了个样子,叫打铜的来。

    胡妈妈看着样子半日也没想明白:“挂件不是挂件,摆件不是摆件,还要铜的,到底用来做什么?”

    庭芳爱吃橙子,却又没指甲,什么样的款式都用过,几乎是各有所长。于是山寨的时候索性打一套三式,庭珊爱用哪个用哪个。见胡妈妈问起,笑着解释道:“橙子切的不如剥的香甜,偏剥个橙子又揉又捏,还未必剥的好看。你看到这个小尖尖没?就是专划破橙子皮的,尾巴正是剥的了。还有剥柚子的,剥猕猴桃的,待我画了一齐做了吧。”

    胡妈妈:……都是些什么鬼!?眼里满是怀疑。

    陈氏来了兴趣:“好使不?你用过?”

    “神仙托梦教的。”庭芳神秘兮兮的道,“得了你们就知道了。”

    陈氏点点头:“你先打一套我们试试,好用呢就细细打上几套花样子好的,各处都送些。能做金银的么?”

    庭芳摇头:“太软,不好使劲儿。这就譬如那蟹八件,不是不能做更贵重,只是工具趁手为上。”

    说起蟹八件,都懂了。胡妈妈笑道:“也不知哪里来的古灵精怪。”

    “更古灵精怪的都有呢!”庭芳说着屏退了丫头们,待屋内只余陈氏并胡妈妈时,才爬到床.上,压低声音悄悄儿道,“娘,我有事同你说。”

    “什么事?”

    “我昨儿做了一梦。”

    胡妈妈已是笑出声来,这丫头!

    庭芳正色道:“妈妈别笑,此事事关重大。”

    陈氏亦是满眼笑意:“什么梦?”

    庭芳开始编瞎话:“我梦见神仙了。”

    胡妈妈又捂嘴笑,逗她道:“神仙好看不?”

    “嗳,妈妈你别笑,我说正事儿呢。”

    胡妈妈好容易忍住,忙问:“神仙说什么了?”

    庭芳道:“他说娘是好人,但因什么缘故,嗳我记不清了。总之得受些磨难。他不忍你受苦,就教了我一套把式,日日练着,身子骨好了便不遭罪了。昨晚教了我一宿,可把我累的够呛。对了,还叫别告诉人去,只许跟亲近的人说。要泄露了出去,必找我麻烦哩。”

    胡妈妈方才还笑着,此刻唬的脸色都变了:“你个不醒事儿的,那把我留在屋里作甚?”

    庭芳大大咧咧的道:“亲近的人么!你不亲近么?大姐姐不亲近么?回头我还教大姐姐呢。”

    陈氏惊疑不定:“真个是神仙?”

    “可不是神仙?坐着银色的大鸟,”庭芳顺嘴胡说八道,为了取信于她们,还添上一句,“全不是画中腾云驾雾的模样。也不亲自示范,变了个显示器,里头有五个人跳,还喊一二三四呢。”阿弥陀佛,显示器能听懂否?

    胡妈妈忙问:“跳的是什么?”

    庭芳想了想,觉得瑜伽还是玄幻了点儿,便改了个更接地气的名字:“健身操!”

    说完就在陈氏的床铺里做起了示范,一边做还一边说:“神仙说了,你们大人骨头硬,怕大姐姐的骨头也硬了,不如我好学。有些动作您先学着,慢慢的做到位不妨事。”

    陈氏和胡妈妈叫唬的一愣一愣的,看着庭芳示范过一遍,只觉得还是满头雾水。两个人对望一眼,都觉得庭芳必想不出来整套复杂的动作,日日眼皮底下更不可能跟谁偷偷学,莫不真是神仙教的?

    那是上辈子学的。庭芳打陈氏生了儿子起就合计着教她瑜伽的事儿。陈氏身体太差了,根子上就是体育锻炼太少。锻炼少吃的就少,更容易生病。陈氏几乎是她大半辈子的依靠。在娘家不用说了,到了夫家,能不能扯虎皮做大旗,也得看娘家给不给她撑腰。老太爷老太太是好了,然而孩子那么多,未必顾的上,古代寿命还短!亲爹,呵呵。不把陈氏掰过来,她的保险系数直降50%,绝对不能忍。

    至于怎么说,挺简单的。这不,陈氏已经信了。胡妈妈两眼蚊香:“我没看明白,太太可看明白了?”

    陈氏也摇头,自己比了比,到哪哪别扭。

    庭芳上辈子学了好几年呢,你们能过目不忘就见鬼了。眼珠转了转,又想出一个招儿来:“趁着冬天,娘只说冷,晚间我陪你睡。把丫头都赶到外间,悄悄教你半年。神仙说了,不用全学会,主要是强身健体。”

    陈氏又问:“那你弟弟能学不?”

    庭芳笑道:“他学什么?正经学骑射去。健身操专给我们女人使的。”庭芳怕陈氏不坚持,又添了把柴火,“还说什么生育的,我没听懂。总之就是好啦就是好。回头我教大姐姐去。”话就是庭芳编的,能不知道瑜伽在生育上的好处?她就是故意说不清楚,小女孩听不明白生育的事才是常理。就好比半露比全.露诱人,半截儿真话加上她们自己半截儿脑补,才能信的更结实。果然陈氏和胡妈妈眼睛里都冒出了亮光。陈氏更是拉着庭芳的手:“你大姐姐……一二年学的会么?”

    庭芳点头:“尽够了。”就是要你们多运动!省的一天到晚拿药当饭吃,寿星公这么个活法也要短命!

    陈氏拉着庭芳的手,不知说什么,看着看着眼眶里就开始蓄水,趁着大坝没决堤,庭芳赶紧道:“别哭!别哭!月子里可不许见眼泪!神仙又不是要你哭的,人要你长命百岁哩。”

    陈氏忙擦了泪,抱着庭芳好一阵摩挲:“你呀,真真是娘的福星。”

    “没错!”庭芳道,“看画像上的福星都是胖乎乎的,可见要吃得多长的水灵才招神仙待见。你们再不能吃猫儿食了,像我这般,没准也能遇见神仙呢。”

    胡妈妈笑骂道:“正经没两句,又胡说上了。我看是你太闹腾,神仙都看不下去,教你个健身操磨你性子吧。”又好奇道,“神仙长什么模样?是男是女?好看么?”

    “这哪说的清楚?”庭芳从床.上滑下来,“拿笔墨来,我画给你们看。”

    胡妈妈巴巴儿就端了画图的家伙来,看着庭芳一气呵成。抄的乃是八十年代西游记里的嫦娥姐姐。艾玛,嫦娥姐姐真的美啊,头发画对了,衣裳画对了,脸没画好……庭芳满脸囧字的道:“不成不成,没神仙好看。画不出那模样,衣裳首饰是对的。她跳舞可好看了。”

    陈氏十分理解:“神仙气度,哪是我们凡人能随意画的出来的。你是行了大运,可惜不许同人说。”遗憾了一回,又道,“罢了,你是姑娘家,有些名声忌讳。瞒着便瞒着吧,咱们自己人心里知道便是。”

    庭芳估摸着陈氏还要酝酿一下,便道:“我寻人打剥橙器去。”

    “慢着,”陈氏问道,“剥橙器也是神仙教的么?”

    庭芳嘴角抽了抽,厚着脸皮道:“她没教我,我看她在一边剥橙子用的就是这个,偷学的。”

    陈氏瞬间圆满了,高高兴兴的把她打发走了。

    见她出了门,胡妈妈不忙唤丫头,只压低声音对陈氏道:“我们四姑娘,怕是有来历的。”

    “我想着她聪慧,不曾想还跟神仙有渊源。”陈氏说着满脸遗憾,“既如此,怎底不托生在我肚子里。平白叫人挑了嫡庶。将来不知谁有福得了去。”

    胡妈妈笑道:“这有何难?虽不能告诉舅太太神仙之事,然只管同她说四姑娘与你如何如何亲近,又如何如何孝顺。她自要同咱们老太太说。到四姑娘大了,求老太太替她谋划,保管再无人挑她。”不就是庶出的没舅舅么!“魏文昊那处,寻人打听打听,真个是有能耐的,咱们不妨使点劲儿。既四姑娘有来历,如今想来只怕是魏姨娘受不住那福才早早去了。咱们也不能白受了人家的好,总要还个人情才是。”不知道还好,知道了不做声,只怕神仙不高兴呢。

    陈氏想了想,道:“既是魏家的,我们不用巴巴儿去管。庭芳明白着呢,叫她管去。只短了东西咱们贴补贴补。我听老爷说,外头的学子们,家里条件好的一月加上笔墨的用度还不如她们姐妹的月钱。想来魏家不必花多少。他们家是有骨气的,那年魏家二老为着救儿子卖女儿,闹的好大一场,你可还记得?”

    胡妈妈笑道:“怎么不记得?魏强当时听说要卖了妹子做妾,差点就撞了柱子。还是魏姨娘跪着求他才按住了。原都想着不要了,另寻人家买的。谁知魏强又撅了过去,唬的魏家二老只求我们要大夫,连女儿的身价银子都不敢要了。”

    陈氏叹道:“可惜了。她比周姨娘不知强多少,若活着我也多个说话的人。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呢。若不是哥哥身子骨不好,断落不到这样的结局。”

    胡妈妈也叹:“都是命,往后年节里多与她烧几把纸钱,愿她来世投个好人家吧。”

    “但愿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