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7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琇的生日十分热闹,上头要河蟹,你就是小龙虾也得借个壳装一下。表面上喜气洋洋,但绝大部分人的心情都不怎么好。家里下人裁减了许多,往日的悠闲不复存在,各处本就忙碌,加上办个家宴,更是脚打后脑勺。看起来主子身边的贴身丫头们好些,实际上因粗使的少了,有些活没办法干的仔细。譬如各个屋里窗户的打扫不得不移交到贴身丫头手中。别看都是些小事,安排不好就要乱套。爷们还好,小姐的事儿看起来没什么,实际上多如牛毛。在农业社会里,很多东西都要自制。忙过姑娘的贴身衣物,还得去擦窗子。姑娘们耳根子软,听了好几日的抱怨,连带着心情都不好。

    庭瑶屋里有稳重的谭妈妈,是没人敢抱怨的。庭芳比谁都不好糊弄,水仙只略说了一句擦窗户冷,庭芳就列出家务清单,叫她们两个搞配合了。合格的主管要做到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更要做到适应不同时期的不同规则。下属抱怨了,肯定是领导做的不对,不是工作没安排好,就是人事没调整好。你不能指望员工的自觉精神,不然要领导干嘛?

    事情繁杂,普通人是记不住的,除非做熟了。可是如今冷不丁的工作量翻倍,水仙和百合没法应对。庭芳造了工作计划表,还要求她们写日报周报月报。开玩笑,企业考核是多少大牛前辈研发出来的精华,不用是傻.子。但想用企业考核制度的前提是丫头要识字。到现在,体现出丫头识字的好处来了。不独能写她们自己的周报,还能替粗使写。一桩一桩的事安排明确,顿时庭芳的下属们都进入了忙而不乱的境界。可见有个好领导的重要性。

    因人少事多,庭琇生日大伙儿几乎是憋着劲儿忙完的。越氏看着不行,对老太太进言道:“单五姑娘的生日就闹出乱子来,日后家里请宴席,只怕更忙不过来。咱们家还是补些人吧。”

    老太太摇头:“外头如今有专管大户人家请酒的师傅。前日算了算,日常不用做那么多菜,厨下里养了许多人只是淘气。不若留几个手艺好并日常用的,余者都等要办酒再往外头请。不是我小气省银子,家里人口多排场大,用惯了将来如何呢?我们不是勋贵,没有丹书铁劵保的世代富贵。今朝是阁老家,明朝不定就是知县家。孩子们都大了,不能全留在家里。将来外放的外放,白身的白身,不叫他们小时候就学会普通人家的过活,到了那会子哪里学的过来。尤其是外放,小县城里什么都没有,还要不要过日子了?你且想想我的话。”

    家里独越氏有三个儿子,想要个个留京且还有好差事断不可能。被老太太一说,顿时醒过神来,忙道:“还是老太太想的周到,是要知道些柴米油盐的好。”便是不当官也得会过日子才行。

    老太太又问:“你大嫂如何了?”

    “一时好一时歹的,恐要将养些时候。”越氏道,“听说夜里只管喊冷,四姑娘去给她暖床了。”

    老太太笑道:“小人精儿。”

    “人精儿招人疼,大嫂还不舍得,怕过了病气。谁料她竟赖上了,母女两个睡了几日.她还白白胖胖的,大嫂才放了心。”

    老太太点头,又问:“我听说她把丫头都支开了?独自上学?”

    越氏捂嘴笑道:“是,说是丫头们添了扫地擦窗的事,又有针线活,竟忙不过来。她便提溜着课本去学里,喝水倒茶全不让人伺候,自己就做好了。庭珊还回来与我说,她四妹妹泡的茶水真不怎么样。”

    “那四丫头怎么办?就胡乱喝着?”

    “逮了大姑娘的丫头学着呢,以她的聪明劲儿不出两日便学好了。”

    老太太点点头:“福也享得,罪也受得,才是大家风范。你说她,我倒想起旁的来了。她的丫头忙不过来,旁人的定然也是。横竖她们上学丫头也白歇着,叫每人一个丫头课间去伺候吧。如今人人事多,再没有空偷懒嚼舌,家里都安静了许多。”坏规矩的都是闲人,一日劳累下来只想睡觉,看你们谁还闹事!

    越氏应了,吩咐下去。如今陈氏养病,秦氏躲羞,家里通共只有她帮着老太太管事。既然老太太有吩咐,她顺道帮着孩子们将屋里的事理了理,以免下人们顾头不顾尾,带累她吃挂落。体面不易得,人前风光就得人后受累。越氏还想再风光点儿,就要想的更细。几句话下来,婆媳两个确定了日后家里的节俭教育方针,孩子们虽不习惯,然封建家庭孩子没有话语权,少不得把往日的生活方式一一改了。

    庭芳比人家多活一辈子,不等老太太发话她就适应了。略微调整了些细节,表面看起来与往日都不差什么。她的生活极有规律,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时间卡的非常严苛。想要学好四书五经,还想要学好琴棋书画,针线不能落下,马屁不能少拍,不精确到十分的单位,就要误事。也亏她得宠,从陈氏的嫁妆里磨了个小时钟来,不然就刻漏那飘忽的准确度,还是省省吧。记得前世网上常有人喷中国人不守时,拜托,中国进入工业文明才几年,农业文明想守都没条件。八十年代手表还是奢侈品,守个毛线。就比如叶家,条件很好规矩很严,上课预备也要那么久。钟表能对,刻漏你能对么?大伙儿时间不一样,看起来自然懒散。

    扯远了,话说庭芳时间卡的准,陈氏的时间便跟着她走。看她行动就能估摸个大概了。这日陈氏看了看日头,又看了看自鸣钟,奇道:“四丫头呢?她到练琴的点儿了,怎么还没见回来?不是在学里跟哥哥拌嘴了吧?”

    陶菊出门问了一圈儿,回道:“四姑娘去康先生家里了,想是有事。大姑娘是老太太唤去的。”

    庭瑶在进行管家培训陈氏是知道的,庭芳跑去康先生那里作甚?想了一回想不出个所以然,只好在床.上闷闷的。小哥儿还太小,奶妈看着不用她操心,庭芳不在家就无聊了。想看书,还没出月子,弹琴更不能。只好掰着指头等庭芳回家。

    好容易庭芳回来,陈氏忙问:“你找康先生做什么?”

    庭芳道:“还是前日魏娘子的事儿,他们乡下有什么老师?我说不如叫魏文昊写了功课送与康先生点评。终究是麻烦先生的事儿,我去他家求了一回。先生已是应了。”

    “带了东西去不曾?”

    庭芳笑道:“我只是中人,东西他自家带去。上学可不容易,哪能事事替他预备好。”扶贫要讲技巧么,弄出升米恩斗米仇来就没意思了。

    陈氏叹道:“可惜你是个姐儿,不然也去下场考个少年进士回来,我才脸上有光哩。”

    庭芳也叹:“可不是,看我才貌双全,走出去便是浊世佳公子,潘安都靠边站了。”

    陈氏:……脸皮好厚,不想承认那是她闺女肿么破?

    “娘,舅母最迟三月到,你说她能不能赶上弟弟满月?”

    陈氏道:“你又没见过,怎么老惦记舅母啊?”

    还不是因为你软蛋!亲爹往夏姑娘屋里连歇了十来天了,这要又蹦出个哥儿来可有得掐,你又弹压不住。此话不便明言,庭芳只得道:“我好热闹呀!”最好收拾一下那个便宜爹!太色了,色的没谱儿了都!

    说曹操曹操就到。胡妈妈掀开帘子进门,喜笑颜开的道:“太太,外头来信了。说舅太太出了十五就跟在漕运后头北上。今年天冷,圣上怕有灾,命早些运粮食,派了兵丁凿运河,舅太太捡了便宜,跟在后头来了。想是过几日便道。太太快把礼都备好,还要给姑娘们裁剪几套见客的衣裳。再有,舅太太不独带了大.爷,还带了五爷。赶紧使人挑文房四宝。”

    庭芳心里念了声阿弥陀佛,忙问:“我的剥橙器可做好了?那可是我的见面礼呀。”

    “你没算准有两个兄弟,还得多打一套哩。”胡妈妈笑道,“京里比杭州冷,怕爷们不习惯,我去库里寻几件皮毛与他们做斗篷。姑娘看着太太,我可去忙了。”

    庭芳挥着小手帕:“去吧去吧,娘有我呢,保证她好吃好睡,一个字儿的纸都别想摸.到。”艾玛,她要好好收拾收拾,争取给表哥们留个好印象。亲.哥哥靠不住,将来砸砖小分队里的主力可是堂.哥与表哥们。务必壮大队伍,人数越多越好。她不喜欢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这句话,可形势比人强,她只好卖萌求生存了。

    庭芳摩拳擦掌,表哥们,看好了,你们的萝莉妹妹来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