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38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明日乃叶府新生儿满月的日子。陈氏因生育不顺,次后又频繁受气,养了足一个月都不得下床,家里依旧由老太太带着越氏主持。小家伙早产,一直蔫蔫儿的。老太太寻思着满月就别大办,以免压了他的福寿。又恐陈氏年轻不理解,特特派了杜妈妈来说道说道。

    陈氏好容易得了个宝贝儿子,原是想热闹热闹,脸上也有光。听的老太太一说,唬的忙道:“要不就别办了吧?”

    杜妈妈笑道:“不如摆个小宴,只请亲近的人来家。”

    庭芳接口道:“可不是,总要人家备下的礼有机会送呀。”

    陈氏白了她一眼,继续对杜妈妈道:“我年轻不懂,老太太可还有别的吩咐?”

    杜妈妈道:“我听说四姑娘找和尚在佛前捻了名字?”

    庭芳点头。

    “老太太的意思,虽是佛前求的,到底还小,且不忙着叫。太太还是寻个有年纪的人随口起个吧。”

    家里的孩子都不得如此郑重,陈氏心里惴惴,忙问:“老太太瞧着我们哥儿……要有人替他压一压?”

    杜妈妈笑道:“太太无须过于担心,只老太太挂念的紧,难免多想些。再则哥儿毕竟是早产,小心点不为过。”

    庭芳道:“我看着他挺好,能吃能睡,也没伤风着凉的,可见身子骨甚好。”

    “姑娘有所不知,”杜妈妈解释道,“奶.子本就看的仔细,再则冬日里不容易得病,二四八月了才操心哩。”

    庭芳想了想便明白了,恒温不怕,冷了多穿点,热了少穿点。最怕季节相交冷热不定,穿多了出汗浸了后背着凉,穿少了直接冻到。早晚冷,中午热,情况复杂多变,确实才是小孩子的大敌。

    庭瑶接过话头:“虽如此说,郑妈妈还是该赏些料子裁衣裳。”

    陈氏点头:“你说的是。不如竟从我的私房里掏钱,给家下人添一个月月钱,算是为哥儿祈福了。”

    杜妈妈忙谢过:“谢太太赏。”

    陈氏摆摆手:“不值什么,难为你们尽心。”

    白得赏钱,杜妈妈自然高兴。按说主家有喜事都是公中赏,只生育是道鬼门关,不定就要变丧事,才都闷着些。陈氏自掏腰包,便没人管她了。

    庭芳道:“既如此,到夏日青黄不接时,咱们再散点子东西出去。”

    胡妈妈忙应道:“四姑娘说的是,到时候把老爷的禄米拿出来分成小口袋散与咱家佃农。夏日若涨水有灾,咱们再跟着做好事。”

    陈氏不差钱,行善积德的事儿素来大方,只嘱咐了句别记差了日子。又遗憾的道:“他舅母还是没赶上。”

    胡妈妈笑道:“左右不过几日,没赶上满月,百日总能赶上。”

    陈氏打生育以来攒了满腹委屈,只想见了娘家人好好诉诉,偏那样的远。她闺中时与大嫂最好,晃眼十几年没见,便是没有委屈也十分想念。如今愣是等的望穿秋水,又担心她路上有事,整个人焦躁不已。

    杜妈妈说了要紧事,便起身告辞:“回太太话,奴还要去老太太跟前听差,就先回了。”

    陈氏回过神,忙道:“妈妈再坐坐。”

    杜妈妈哪有功夫,婉言拒绝。陈氏只得送了她一匣子点心方罢。

    说服了陈氏,叶府就动作起来。先前庭琇生日已演练过一回,明日小宴的安排更加顺手。客人只请了越府秦府两个亲家并康先生一家,故无需从外头找厨子,更无需摆酒唱戏。还是在花厅里,屏风隔了男女,彼此安安静静的说话儿。

    到了满月当日,请的客人都来了。陈氏在屋里休息,只越氏与秦氏帮着老太太待客。因是近亲,不甚讲究,团团坐在一处闲话。越氏之母越老太太瞧见秦老太太有些愁绪,压低声音问:“亲家可是有烦心事?”

    秦老太太扯了扯嘴角,摇头道:“无事,年纪大了,不曾睡好。”

    越老太太笑道:“你我都是亲戚,可别客气。”全世界都看出您老不高兴了,纯给主家添堵呢?

    秦老太太勉强道:“不瞒您说,确实有些琐事。大喜的日子不便说,若有需要,还得登门求助。”

    越老太太点点头,心中了然,就不再骚扰她。说来越氏之父亦是七品,与秦氏之父相当。然越氏乃京郊大族、书香门第,根基非秦氏可比。何况越氏之父在国子监,品级低地位却高,与叶府相交从容许多。与秦老太太寒暄几句,依旧寻老太太闲话。

    孩子们早不耐烦听闲话,老太太看他们如坐针毡,对客人们笑道:“看他们几个猴儿,已然坐不住了。我偏要拘着他们磨磨性子。”

    康先生的夫人笑道:“还小呢,大姑娘和大.爷就很坐的住。”

    越老太太也笑:“放了他们去吧,看的我都不安生。”

    越氏道:“头一个就是庭玬!镇日里淘气,欠他老子收拾。”

    老太太到底心软,道:“罢罢,由他们去吧。”说着扬声道,“你们可吃好了?吃好了就去园子里玩,不许爬树,不许去水边。”

    除了庭瑶,一群孩子呼啦啦的就散开了。老太太笑着摇头:“大丫头你也去,你稳重些,替我看着他们别淘气。”

    庭瑶道:“我陪诸位长辈说说话儿,庭树庭珮能压得住他们,老太太放心吧。”

    老太太只得把庭瑶招到自己边上,又开始说起张三李四家的八卦。

    孩子们到了园子里,就是没笼头的马,四处乱窜。庭芳也不知从哪处摸了个毽子来:“咱们踢毽子玩!”

    几个和庭芳好的,迅速围拢过来站成一圈,只待庭芳发球。庭芳数了数人数,得,庭树庭兰庭芜庭松庭枫庭杨庭苗全在边上站着,顿时觉得无语。你们怎么就那么不喜欢团结在党中央周围呢!要不是她拿着毽子,几乎让人以为叶府只嫡出跟嫡出的玩,庶出跟庶出的玩。统共才几姊妹,就玩内耗了,蛋疼的你们!

    庭珮亦如此想,只得出来唱个黑脸:“庭玬惯没分寸,还是分成两队吧。男孩儿一队,女孩儿一队。省的哥几个不防头把姐妹们冲撞了。”

    事已至此,只得分组行.事。庭苗悄悄松了口气,方才她就想过去的,又不敢。如此甚好。兄妹们再按性别站好时,早有丫头们寻了好些玩具过来,庭芳捡了跟绳子组织姐妹们跳百索。庭兰不善运动,与同样废柴的庭琇一组。庭珊带了庭苗,庭芳带了庭芜,恰好姐妹六个,摆开阵式玩起来。

    庭芜还在跟庭芳闹别扭,偏大伙儿都看出来了,把她扔给了庭芳,意图让姐妹和好。庭芜气的半死,庭芳倒是没事人一般,见庭芜不大会玩,还教的十分细心。庭芜年纪本来就小,日常运动更少,三两下就累的直冒汗。庭芳忙抽了帕子替她擦汗。又叫丫头赶紧拿毛巾来替她做个隔汗巾。忙完了庭芜,抬头一瞧,除了她以外的姐妹全都快挂了,顿时愁肠满腹。你说你们难得上个体育课都这样不认真,将来可怎么办哟!

    庭玬早看见了姐妹们的状况,哈哈大笑:“你们娘们就是不中用。”

    庭芳呵呵。

    庭玬道:“四丫头你还不快过来,同她们玩不得劲儿。我们来大战三百回合,看谁接的毽子多!”

    庭芳:……于是她被开除庶出党后,又被开除姑娘党了么?然而妹纸们确实玩不开,她撸起袖子就冲入了毽子队,杀的不亦乐乎。到后来,庭理庭枫庭杨几个小的完全顶不住,被撵到姑娘们那边去了,剩下几个大的鏖战。不多时,庭树和庭珮也阵亡了,果真只剩庭芳与庭玬对干。兄弟姐妹们索性围在一旁看热闹,各自替自己看好的人叫好。要不是家教森严,八成已开赌局。

    女孩子的体能普遍不如男孩子,可有训练的人与没训练的人更是不能同日而语。别看瑜伽慢吞吞的跟要断气一样,实际上把动作做到位需要非常大的耐力和承受力。庭芳每晚自己练了不算,还做上了教练,体能训练大大的有。终于等庭玬都受不了了,她还依旧神采奕奕,看庭玬夹着尾巴逃走后,叉腰狂笑:“哈哈哈哈,你们全不中用,还有谁可与我一战?”

    集体:……这货是吃人参鹿茸长大的吧!?

    结果无人敢答。庭芳瞬间觉得人生寂寞如雪,遂指点江山道:“你们几个连我都不如,翌日哪有体力去考科举。”

    庭玬翻个白眼:“呸,你当谁同你似的野。咱们家的还要学骑马呢,那些酸秀才骑马都不会,照样考的过。”

    庭芳撇嘴:“你会么?”

    庭玬一噎:“我还小!”

    庭芳笑嘻嘻的道:“待你学的时候,带上我好不好?”

    庭珊道:“你收着点儿吧,说是猴儿,你还上天了。哪有姑娘家学骑马的,磨破了皮可别哭。”

    庭芳撇嘴,骑马可是贵族运动呢,你们一群土包子。不过想想叶家还没开放到那个程度,只得作罢。

    庭玬却道:“等我学了,找个小母马牵着你玩。”

    那有什么意思啊?但庭玬一片好心,庭芳还是谢过。

    众人又玩了一阵赶围棋,太阳已偏西。众兄妹齐齐到花厅里集合,把客人送走,又分头帮忙收拾东西。才忙完,就见一个男仆匆匆进来道:“回老太太的话,陈家舅太太的船已经到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