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0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杨安琴不喜欢庭芳。

    谁家小姑子谁知道。陈氏是个耳根子软的,当初她嫁到陈家,不过几个玩意儿就哄的陈氏团团转。她初嫁,哄小姑子当然比哄婆婆容易的多。只没想到小姑子比想象中的还容易哄,你略给她点好处,她便掏心掏肺的待你,最是真诚。时间长了,倒生出几分喜爱之情,并不全为了讨好婆家。姑嫂两个十几年没打过照面,书信却是常来往的。陈氏字里行间所透露出的信息,到她眼里便是庭芳藏奸。怕陈氏吃了亏还不知道,自然就印象不好。

    庭瑶顺着舅母的眼神望去,见舅母对庭芳很不善不由讶然。难道是认错了人,把庭芳认成庭芜?越氏也不知杨安琴为何不喜庭芳,面上装作没看见,把家里的孩子介绍了个遍,又引着杨安琴往老太太房里走。

    杨安琴转回笑脸,携着越氏的手,狠夸了庭珊一番,又道:“才进大门,两个哥儿就叫他们姑父给拦下了,回头定叫他与你磕头,只不知婶婶有没有好东西赏下。”

    越氏笑眯眯的道:“早预备好了,看把你急的,亏了谁也不舍得亏了我侄子呀。”

    一路说笑到上房,老太太起身相迎:“十几年未见,别来无恙否?”

    杨安琴忙对老太太见礼:“请老太□□。”

    老太太硬拉了杨安琴的手让到自己身边坐下,笑道:“你家小姑子呀,昨夜高兴的睡不着,四更天才眯下。既你昨日有话,我可就真不许人喊她。故她还睡着,回头你们再说话吧。我先告诉你,我们家与那年你看到的不一样,她东院住不下,加盖了个跨院。前头是你妹.夫的书房和孩子们的学堂,里头却是个干净院子。虽小了些,你们却好亲香,哥儿上学也方便。只地方窄小,舅太太别见怪。”

    杨安琴笑道:“老太太过谦了,您家还小,我家在京里的房子竟是马棚子了。我们老太太说,家里很不方便,叫我厚着脸皮来求您收留呢。”

    “看你说的,”老太太笑道,“我请还请不来呢。哥儿学问好,也给我们家的孩子做个榜样。”

    杨安琴忙摆手:“不敢比,我们的不过认得几个字罢了,还要他的兄弟们多多指教呢。”

    老太太道:“取长补短,方是同窗一场。”

    杨安琴就是为了儿子能有同学才直奔叶府居住,老太太的话正合心意。

    说话间,大老爷带着两个内侄子进来拜见。庭芳抬眼打量,长子陈谦十分稳重,标准的读书人模样;次子陈恭就灵动许多,眼珠骨碌碌的,直往他们身上瞟,八成是找玩伴。看来庭玬有伴儿了。彼此厮见一回,叶府这边还好,统共只有三个客人。陈谦陈恭两兄弟就认的头晕眼花,赶紧记要紧的为上。

    老太太看着陈家两个孩子不住的说好,一时看看陈谦,一时看看陈恭,道:“长的真精神!看着就叫人喜欢。二太太赶紧开库寻几块好料子与侄儿们裁衣裳,先前备的沉稳了些,衬不上他们的好相貌。”

    杨安琴笑道:“太抬举他们了,哪比的上您家的孙子呢。”

    老太太道:“都好,都好。舅太太别笑话,我人老了,爱热闹。看着满屋子孩子就欢喜。”

    “您子孙满堂,合该欢喜的。”杨安琴道,“我再挨着您近些,好沾些福气,日后同您一样欢喜才好。”

    老太太道:“瞧你,十几年没见,越发有气度了。回头开个小宴,咱俩坐一块儿,我也沾沾你的精神气儿。”

    杨安琴拍手笑道:“求之不得!”

    越氏道:“大嫂子风尘仆仆,恐是累了,老太太放她歇歇,晚间再聚可好?”

    “很是,”老太太忙道,“瞧我,年纪大了顾头不顾尾。你们快去收拾,有什么不方便的,只管找你外甥女儿,她学管家好些时日,你们那院子便是她预备的。像你们陈家人,妥当!”叶家养了那么多奴才,哪座院子都干净,只住人的有铺盖,没住人的空着罢了。说是布置院子,无非添上日用品。此时不比后世,各人习惯不同,现在大多数人的用度就那几样。略一提点便八.九不离十,考验的正是审美。审美上庭瑶却不缺的,老太太明着夸庭瑶,实际夸给杨安琴听。

    杨安琴自然明白,看了看庭瑶,笑眯眯的顺着话题道:“还是老太太会调.教人,瞧着是我嫡亲的外甥女儿,我竟不敢认了。既然老太太有话,我可就真个去瞧瞧院子了?”

    老太太笑道:“去吧,顺道看看你妹妹,她只怕等着你呢。”

    杨安琴嘴上说着要去,到底等下人把礼物送上方告辞。

    大房的亲戚自有大房招待,二房三房的任务已毕,遂只有庭瑶等领着杨安琴母子三个往东院安顿。东院静悄悄的,想是陈氏未醒。胡妈妈听到动静在大门口迎着,见了杨安琴就要磕头。杨安琴忙扶住她,低声问道:“阿满可好?”

    阿满是陈氏的闺名,在陈家时日常便这么叫她。胡妈妈听见杨安琴问,也压低声音道:“昨儿高兴的跟什么似的,就歇的晚了。奴想着您不是外人,便没叫醒她。”

    杨安琴点头:“很是。”又问,“哥儿好么?”

    “还好,只有些个瘦弱。”

    一句话,杨安琴已知外甥并不算很好,心里沉甸甸的,面上并不露出来,只道:“你且去伺候她,我有大姑娘陪着就好。几位外甥也都去歇着吧。晚间咱们再说话。”

    众人见杨安琴已有安排,纷纷告退。

    杨安琴扶着庭瑶的手,进了替她准备的住处。因是跨院,地方不很大。上房三间,东厢三间,没有西厢。母子三个人住倒刚刚好。

    庭瑶介绍道:“舅母先住着,若是不方便,再换到花园后的大院子里去。”

    杨安琴道:“尽够了,我们才几个人。你们家我原先逛过,院子后头是好,离你们远了些,住着不亲香。”何况借住亲戚家,住的那么远,找小姑子说个话得穿过整个花园,行动就叫人知道,反而别扭。不如跟小姑子一个院子里过活,更自在些。

    庭瑶笑道:“舅母瞧见那扇门没?”

    杨安琴顺着庭瑶的手看去,只见正房正对着一扇门,笑问:“那头是?”

    “开门就是我们的学堂,东间西间俱打通了。东边一道小门,乃隔房弟妹们出入。我们躲懒儿,往日全从跨院直接进去。日后哥哥弟弟上学方便的紧。正是图这个方便,才厚着脸皮把舅母留在跨院了。”

    没什么比读书更重要,孟母三迁为的就是孟子能离书香气更近。如今住在学堂后面,不管有没有实际效果,看着就高兴。杨安琴十分满意:“日后你们还同往常一样,顺道儿约上你哥哥弟弟。千万别为了我住进来就绕路。我再多问一句,你们怎么上学的呢?”

    “辰时上到午时初,整两个时辰。中间每隔小半个时辰放学生吃茶休息。”庭瑶想了想道,“别的不论,我们康先生大才,我娘已替谦哥哥和恭弟备上束脩,待明日.他们亲去拜见。”

    “嗳,她操心这些作甚?”杨安琴笑道,“你们只上半日?下半晌做什么呢?”

    庭瑶道:“哪只有半日,午间吃了中饭,略歇会子,下半晌他们哥儿还要练字做功课。不忙到晚饭再不得歇的。我们姑娘家闲着些,下半晌或做做针线,或凑在一起玩笑。只我们四丫头,惯常跟着兄弟们一处练字。”

    杨安琴目光闪了闪,依旧说正事:“我今年上京便是为了你大表哥考试。家里屋子倒有,只没有那么多同学才想着到你们家来。科举艰辛,恐怕要叨扰你们好些时日。”

    庭瑶笑道:“舅母说的什么话,教学相长,我还盼着二舅家的表弟们一块儿来呢。”

    “他们还小呢,”杨安琴道,“原不想带老五来,只他皮的很,一并带来拘拘性子,省的奶妈子一味迁就他,养出不好的习惯来。罢了,闲话日后再说,你派个得力的人借我使,我先带着孩子们洗漱,你也去歇着吧。今日.你们老太太必要摆家宴,晚间才得空说私房话。你且看看你.娘,若她醒了,速报来我知道。”

    庭瑶不便打搅舅母,把谭妈妈送了过来,自去帮老太太准备家宴了。

    庭芳满腹疑惑的回到家,陈氏睡着,只得先回房。她并没见过舅母,怎么就得罪了她?陈氏犯不着说她不好呀?中间有什么误会么?想了半天,毫无头绪,索性丢开。今日不上学,难得有空,她是个闲不住的,想着还不到日常练字的时辰,便翻出棋子对着书打谱。

    水仙从外头进来,见自家姑娘又老僧入定,忙唤道:“姑娘,太太醒了。舅太太已去了上房,你可要去看看?”

    庭芳头也不抬:“看什么?她们姑嫂多年未见,正是满肚子话要说,我们去裹什么乱?”

    “可是二姑娘已经去了。”

    庭芳愣了愣:“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