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不知如何评价庭兰。说她没眼色吧,知道去卖好儿;说她有眼色吧,卖好的点儿没踩对。人家亲戚十几年没见,无数的不好被人听见的槽要吐,巴巴儿凑上去讨嫌么?看着水仙一副坚决不能掉队的表情,无比淡定的道:“那你去门口看着,没准二姑娘已经回来了。”

    百合推开一条窗户缝儿,见一个苗条的身影进了对面屋里,冲庭芳竖起大拇指:“姑娘神算!”

    庭芳道:“明摆着的么,神算个什么?咱们别出声儿就对了。大表哥进京上学考试,来回好几年的功夫呢,什么时候去同舅母说话都不迟。你们俩把我前日绣的桌屏放到盒子里去,再备上两份笔墨。舅母的礼是不能短的,表哥表弟的礼,大伙儿都送呢,我们就跟着送,大伙儿都不送,我们就当做不知道。”

    百合应道:“是。”

    庭芳又道:“我再打会子谱,你们俩把我写字的东西备好,我写完字只怕就要开宴了。今晚我在自己屋里睡,趁着得闲儿,将明日的书先看看。等下水仙跟我去花厅,百合看家吧。”吩咐完丫头,庭芳不再说话,凝神继续打谱。等到自鸣钟准点报时,起来在屋里散了十五分钟的步后,又站在墙边开始写字。

    庭芳的判断无疑是正确的,别说碍眼的庶出,便是庭瑶也躲去了老太太屋里。陈谦陈恭兄弟两个不过给姑母请了个安,就被打发回房收拾课本并复习叶府人际关系表。只有姑嫂两个在上房说话。

    闲杂人等退散,陈氏眼泪就扑扑的掉:“好嫂子,妹妹真想你。”

    杨安琴也抹泪:“我倒不用你想,你只管过好日子便是。看你瘦的那样,人家坐月子胖一圈儿,你竟还瘦了。”

    陈氏委屈的呜呜直哭:“你不知道他,给我寻出万般事故,还是老太太镇住了我们院里的歪风邪气,不然还不知受多少气。他为帮着小老婆,刻意在我屋里训闺女,意思是我不慈。嫂嫂你瞧满屋子的庶出,我若不慈,他有那多孩子蹦出来。还不曾出月子,他又纳了个夏姑娘。我真……呜呜……”

    杨安琴顿时沉下脸:“什么夏姑娘?”

    “他过生日时不知哪个送的,原是来送礼的丫头,他就瞧上了。送礼的那人也不安好心,送礼便送礼,把个丫头打扮的妖妖.娆娆,不是等着人收房么?我还不知道,他就送了人进来。难不成还退回去?”

    杨安琴冷笑:“退了回去又如何?不打上门已是客气。他必不敢说是谁送的吧?”

    “确实没说。”

    “呵呵。”杨安琴又问,“那夏姑娘如何?”

    陈氏道:“不如何,就是个丫头。便是要张狂,也得有身子才行。我瞧着还挺老实,想着她也是苦命人儿,何苦为难她。”

    杨安琴点头:“是不该为难她,却很该为难为难他叶俊文!老婆坐月子都坐不安生,也配叫男人!”说着就骂道,“没卵.子的王八!咱们家是瞎了眼才看上个不中用的女婿,还学会宠妾灭妻了!你且看,待我腾出手来再收拾他。”

    陈氏欲言又止。

    杨安琴道:“你无需担忧,陈家稳当当的戳在那儿,他就不敢放肆。娘都不知如何担心你,爹娘生养你多么不容易,你可别叫他们忧心。”

    陈氏道:“正是,许多话我同嫂嫂说,嫂嫂万不能告诉娘。”

    “还用你说?多少话都不敢告诉她。”杨安琴叹道,“咱们家放的天南地北,凡有个在京的,叶俊文怎敢放肆?那些年你哥哥在京里,他半点幺蛾子都不敢出。待到我们外放,一房接着一房纳妾。也是家里对不住你,先找了个畜生不如的狗东西,又没人替你撑腰,委屈你了。”

    陈氏摇头道:“都是命。怪我不能生,若是同二弟妹一般,他再好色也犯不到我头上。如今周姨娘不就是仗着长子是她肚子里爬出来的么?他又看重长子,我还不好说,谁家不看重长子呢?”

    “呸!你又不是不能生!一年到头跟小老婆混,你不也生了哥儿?他要真同你日日在一处,儿子早满地跑了。你很不用替他说话。你万般都好,就是性子太绵.软。那周姨娘有甚好思量的,使人打她个半死,是周家敢说话?还是叶俊文敢说话?道我们陈家的大小姐好欺么?”杨安琴又道,“你太实心眼,有些人啊,你待她再好也不记好。”

    陈氏愤愤:“可不是,我自问待庭树没话说,他还偏着亲娘。你可知道他管周掌柜叫什么?”

    杨安琴的脸霎时就黑了:“莫不是……”

    “不单叫了,还在大街上叫呢。不是被我们四姐儿听见,我还蒙在鼓里。”陈氏怒道,“他们兄妹两个还有脸同庭芳置气。他们不闹腾,庭芳还不敢告诉我,怕我气着。硬是我看着不对审了丫头们才知道。”

    杨安琴皱眉道:“庭芳……就真个那么好?你信里总提她。”

    提起庭芳,陈氏脸上露出了些许笑容:“回头你跟她处着就知道了,她最好玩好笑,脾气最好。她哥哥妹妹不懂事,再不同他们计较的。可恨她爹还睁着眼说瞎话,说她欺负妹妹。她哪里欺负妹妹了?家里属她最会照顾人。我瞧着竟有些像你的性子,又泼辣又爽利,还心眼好。她姨娘生她的时候就没了,在我跟前养这么大,什么事都想着我,比庭瑶不差的。”

    杨安琴听陈氏满口赞誉倒不好再说什么,省的要陈氏病中还不愉快。横竖来日方长,是奸是忠自然能分个明白。见陈氏脸颊消瘦、面容愁苦,便不再提烦恼之事,转个话题道:“二叔调去了广西,虽升了一级,却没什么好处。唯有合浦珠还能见人,才说要弄些个金珠来,也不知弄到了没。”

    陈氏笑道:“从来金珠难求,便是有也敬上了。真能弄到大颗些的,没准圣上都要赞他。我竟不知他去了广西,你们都没人同我说。改日写信告诉他,叫他与我寻些好珠子。眼看庭瑶就要说亲,到时候镶在凤冠上才好看哩。”

    “早预备上了,年前娘就寻了商户买了好些,只大小不均匀,待集满一匣子一等的就要送进京里来与外孙女儿添妆。咱们统共一个外甥女,谁舍得亏待了她。”杨安琴笑道,“咱们家竟是姑娘还稀罕些。”

    陈氏叹道:“姑娘家有什么好?千娇百宠的养大,到别人家受气。”

    杨安琴道:“你可胡说了,我才没受气呢。你们谁敢给我气受,我不打上几棒槌再不能完的。”

    说的陈氏忍不住笑起来:“赶紧叫庭瑶同你学学,省的我焦心。”

    “短短照个面我便知,她才不像你。”杨安琴说了几句闲话,瞧着陈氏已有些精神不济,便道,“晚间你们老太太请我吃酒,我且去准备准备。你先歇着,横竖我还住好些日子哩。”

    陈氏昨夜走了困,白天再睡的好也是蔫蔫的,同自家嫂子不用客气,便点头道:“你们只管玩,待我身子骨好了,再请你们吃酒。”

    杨安琴拍拍陈氏的手:“自然。你眯会子,可别睡过去了,省的晚间睡不着。”

    陈氏点点头,杨安琴再三嘱咐,方出门去了。回到房中,叫了心腹,压低声音如此这般吩咐一回,才再挑晚上要穿的衣裳。

    有事情做,时间过的飞快。庭芳放下笔,水仙就道:“姑娘,家宴已备好,老太太请姑娘们立等去呢。姑娘可要换身衣裳?”

    “头发也重新梳梳。”庭芳自己麻利的脱下家常半新不旧的棉衣,从百合手里接过一套浅红百花穿蝶缂丝小袄,配上淡绿色百褶裙,腰上束了金丝与红线编的腰带,恰是粉.嫩嫩的萝莉打扮。带了头饰,又配了项圈,粉.嫩萝莉升级为土豪家的萝莉。二月里气温比正月高许多,只是还未回暖,百合又找了件姜黄色压了几道黑边的斗篷,鲜亮又稳重。打扮停当,庭芳带着丫头就去赴宴了。

    因无外人,不必在花厅里吹风,家宴摆在老太太的正屋里。老太太坐了主位,杨安琴坐在左边,特意请来作陪的康太太坐在右边。越氏与秦氏亦是一左一右。再往下,陈谦陈恭在越氏边上,庭树与庭珮一席,庭瑶与庭兰一席,按着排序往下,庭珊旁边坐着庭芳,姐妹俩挤眉弄眼笑了一阵,才安生坐下。

    陈恭看着满眼花团锦簇,又陷入晕乎乎的状态。一边背着叶府人物关系表,一边按着次序的对应兄弟姐妹们的长相。人都是颜控,长的好看的先记住。来回扫了几圈,待仔细看清庭芳的模样时,立刻呆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