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2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家宴说是晚宴,实则天还大亮。冷天日头短,开宴更早。理由很简单,古代照明水平有限,蜡烛点的再多都无法跟阳光相比。除了除夕要守夜,必须来场夜宴以外,其余的都是能早则早。老太太的正屋修的高,虽然隔着窗户纸采光不怎么样,但做为蜡烛的补充光源,屋里亮堂堂的,美味佳肴金簪凤钗都照的熠熠生辉。

    亮度足够,看人便看的分外清楚。陈家的人长相一般。只杨安琴是个美人,还是陈家发达后有资本挑的。陈氏的长相就泯于众人,她两个哥哥更是路人甲乙,哪比得上叶家风情万种。实际上叶家孩子好看,全是托了老太爷的福。老太爷年轻时是有名的才貌双全,加之老太太长相不差,以至于孩子们都出彩。当初陈家选女婿,大老爷的模样很是讨了巧。陈恭见过的姑娘家本来就少,猛然间见到个漂亮姐姐,难免晃神。好在众人的关注点都在陈谦身上,没注意他的呆样。看过一阵,自家觉得不好意思,先低了头。旁人更注意不到了。

    杨安琴是个活泼的性子,没几句话就与越氏秦氏玩笑开来。庭芳见状不由思量,印象不好或者有误会没关系,重点是怎么样才能把误会解开,慢慢亲近起来。做庶女能讨得嫡母欢心只成功了一半,还有一半在于舅家。嫡母喜欢只能保在娘家有地位,嫁人之后可以撑腰,可说亲时却要打折。即使说在嫡母跟前养大,也至少要打到八五折,运气不好得七折往下走。古代女孩子是不能离婚的,过的好不好很大程度取决与丈夫的靠谱程度。譬如以陈氏的家庭背景,放在21世纪,某省一把手的闺女,叶俊文活腻歪了才那么嚣张。可在古代,他就能那么嚣张,陈氏忍无可忍还得从头再忍。

    更可悲的是古代生产力极低下,她已算豪门贵族,生活上的不便依然很多。强在家里有钱,吃食基本能满足需求。与她在现代时小康水平相比,居然只有首饰能产生碾压性优势,其余的八成都不如现代舒适。换言之,她得想办法继续混在豪门,否则很可能连肉都吃不起。穿到古代,已是极大降低生活质量了,再往下降估计过不下去,只好奋发图强。最悲剧的是所谓奋发图强,竟只能靠嫁的好……因为你没有干的好的机会。怎悲剧二字了得。

    席上各怀心思,庭芳拍马多年,终于踢到铁板,还不知怎么踢的,满脑子都在想怎么把铁板挪开。庭兰几次想凑上去讨好,杨安琴都淡淡的。她那点子想头,杨安琴用膝盖想都知道。庭兰碰了几回,已知道舅母不待见她了,偏偏孙姨娘千叮咛万嘱咐,只得硬着头皮继续上。孙姨娘思路是对的,就是表达方式坑爹。只管说你上啊你上啊,具体怎么上不知道。庭兰半大的孩子,竟叫逼的进退不得,急的都快哭了。

    若说庭芳还能捞着两个眼刀,勉强算牌面上的人,庭树就更郁闷了。杨安琴压根就当他不存在,问安都爱搭不理的。近来这样的眼神看的多了,他才知道往日过的是什么日子。先前周姨娘说陈氏生了儿子家里就会冷落他,他还不信。如今看来何止冷落,几乎是恨不得当他没生下来过。只得把往日的恣意都收了,几乎是夹着尾巴做人。看看三房的几个弟弟,唯有苦笑,原来这就是庶出,他现在才知道。

    我国是大吃货国,古今皆然。满席美味佳肴,绝大部分人还是很开心的。庭芳郁闷了一回,对着爱吃的小炒黄牛肉,再也郁闷不下去。这道菜乃厨房拿手的绝活,黄牛肉切丁,混着些许酸菜辣椒爆炒,香味里点缀着微酸,最是开胃。庭芳闷不做声的扫了半盘子,一口气吃了两碗饭,好心情开始回笼。那边陈恭见着庭芳的饭量目瞪口呆,漂亮姐姐你好能吃!!

    吃饱喝足,庭芳满意的端着碗栗子鸡汤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顺道与庭珊咬耳朵:“从明日起咱们要分开上学,中间隔屏风,我们在西边,兄弟们在东边呢。”

    庭珊不高兴的说:“好好的,因他们来了我们就要分开,没趣儿。”

    庭芳刚恢复的好心情指数又跌落了点儿:“隔了屏风也拦不住什么,家里太小心了些。”

    庭珊摇头:“不全是为了两位表亲。都是亲戚,规矩严些松些都不打紧,主要是我爹收的那个学生。说起来正儿八经都拜了师,可以当半个儿子使了,少不得偶尔来来咱们家学,主要还是避着他。”

    庭芳无语凝噎,也不知道古代人怎么想的,总把闺女圈死,不遇外人不见亲友,嫁了人怎么跟男人相处都不知道。说是以夫为天,你都不知天是啥模样,捧着猪头都找不到庙门好伐!规则还全是女人写的,女孩子娘家几十年尽学着讨好婆婆了。不是说婆婆不需要讨好,可是咱得分得清主谓宾吧?婆婆再好,丈夫不喜欢你,日子照样没法过。大老爷就是更喜欢周姨娘,老太太算顶好的婆婆了吧?她真是为了儿媳妇去抽的周姨娘?都是为了儿子的前程。婆婆不是妈,再讨好也是白搭。倒是丈夫性价比更高,偏不许接触男孩子,也是醉了。

    提起那被赶鸭子上架收的徒弟徐景昌,庭珊又叹上了:“我见过他了,长的确实好,只是肚里没才。连《荀子》都不曾好好读过,更不愿读,把我爹气的够呛。”

    庭芳情绪不好,吐槽技能点全开:“徐家就是有病!大师兄是嫡长子,他犯得着读《荀子》啊?他不是该读《孙子》么弓马娴熟报效边疆才是他的活儿,跟着咱们混什么?他爹脑子不好?”

    庭珊是读书人家的女儿,天生就觉得万物皆下品惟有读书高,徐景昌拜在她爹门下,虽觉得给爹添麻烦,但心里不是不得意的——瞧,连勋贵都欣赏我爹的才华呢。被庭芳提醒后才想起来:“对呀!他读书作甚?若是次子便罢,难不成将来还能出现国公下场科考与民争利的话本子?我爹学问再好也对兵法没研究呀!”

    庭芳觉得世界真玄幻:“所以说他家里人脑子里全是水。倒闹的咱们上课都上不好。康先生定然看重兄弟们,日后少不得忽略我们些许。”

    庭珊陪着叹气,越大越不好玩了。另,陈家表哥长的真普通,没趣儿。

    庭苗看着庭芳与庭珊唧唧喳喳,也学着与庭琇聊天。庭琇性格不错,比其母秦氏要大气许多,并不喜苛责庶妹,反而有些许同情。庭苗难得活泼些,她心里高兴,便陪着说话。女孩子天生八卦,有心聊天的话很难冷场。据说女性的最高技能是两个人聊天,彼此话题不相干,但能很欢快的说大半天。彼此配合的两位更是几句就说的投契。席上聊天的人增多,屋里渐渐热闹起来。

    今晚家宴主要是老太太带着一群女眷孩子们玩。老太爷并三位老爷打了个化胡哨就撤了,自去外书房摆了一桌,父子四人喝酒闲话。老爷们不在,庭玬老实了两刻钟就开始巡场。往长辈席上敬了一回,立刻就蹦到庭芳跟前:“喝酒!”

    席上的酒都是果子酒,度数低甜度高。然而庭芳知识储备量太大,知道酒酿丸子以外的所有酒精制品都不是好东西,以她怕死的境界,那是坚决不碰的。但庭玬既来了,只得装模作样的端起杯桂花露一饮而尽,还劝道:“明日上学,哥哥少喝些吧。”

    庭玬哪里肯听,怕庭珊念他,赶紧撤去找旁人拼酒。一来二去,就跟陈恭混上了。陈恭满眼生人正觉得没意思,遇上庭玬个人来疯,恰是*,杨安琴和越氏一个不防,两个熊孩子就喝的酩酊大醉。竟你一言我一语的唱起戏来。

    老太太哭笑不得:“快把他们拉下去,灌几碗醒酒汤。庭玬就是欠他老子抽他,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还!”

    越氏恨的牙痒痒,她怎么就生了个不着调的儿子!四个孩子单他与众不同,不知像了哪个。杨安琴亦是被小儿子磨的死去活来,若不是在亲戚家,早祭出藤条了。老太太好好的办场宴会,可不想叫孙子挨打,忙道:“舅太太舟车劳顿,咱们相聚的日子尽有,今日便早些歇着吧。”

    杨安琴心里有事,又要拘束儿子,巴不得尽早回去。面上还要感谢,并推辞几句。形式化的很繁琐,又不能不过一遍,老太太跟着说了几句场面话,三位太太彼此夸了对方的孩子一回,大家方才散了火。

    女眷散了,老太爷听着信儿也跟着挥退了儿子们。大老爷送老太爷回方后,天已黑尽。走在回家的路上,忽见长随打着灯笼急冲冲的行至跟前,悄悄道:“回老爷的话,才周掌柜哭着来报,他家的店叫人砸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