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大老爷目光一凝:“谁砸的?”

    长随缩了缩脖子,道:“不知道。倒是外头有人传是陈家砸的……不知真假。”

    大老爷:……

    还用说什么真假,如今文官势大,谁吃饱了撑的对着文官耍威风,拉拢且拉拢不过来。除了陈家,便是寻仇的也要先打声招呼。街上都有人闲话,摆明了陈家派人砸,还砸的光明正大。京里机灵的人都知道周家妹子是他小老婆,杨安琴砸的哪是周家,实实在在的砸他。这是替陈氏出头了。果然是个泼辣货,才进京就惹事。

    长随见大老爷脸上阴晴不定,不敢多话。好半晌,大老爷才问:“怎么砸的?”

    长随才理了理思绪,把听到的故事娓娓道来。

    今日阳光正好,得闲的人家都出门走动晒晒太阳。未时初刻正是街上热闹的时候。忽然大街上窜出两队人,齐齐整整恰是四十个精壮汉子,二话不说直冲进周记金银铺。

    街面上做生意,流氓地痞见多了。无非做个圈套,演戏碰瓷。周掌柜虽唬了一跳,但想着他家靠山,并不十分害怕,陪笑道:“几位爷要点什么?”

    哪知领头的人压根不按理出牌,既不演戏,也不说开场白。挤进门内挥手喊了声“上”,连辩解的机会都不给人留。四十个汉子迅速分成两组,十个汉子留在外头做人墙阻隔人群,余下三十个又分成三小组分别找地方开砸。

    只听得乒乓乱响,铺子里顿时一片狼藉。青瓷的碟子碎了,青花的瓶子裂了,金银器皿珠玉宝石丢的满屋子都是。周掌柜愣了半晌,此刻才反应过来,哭道:“诸位大.爷!有话好说、有话好说!小人有得罪的地方还望明言。”

    那些汉子全不理他,继续动作。又几声轰响,竟是连架子都给踹倒在地,压坏了无数摆件古董。周掌柜心疼的差点撅了过去,捂着胸口硬撑着道:“大.爷,让小的做个明白鬼吧!”

    拿人钱财□□,汉子们本就是人请来的,哪有功夫搭理周掌柜,只认真收钱办事拆屋子。周掌柜急的团团转,围着领头的那人不停的作揖:“大.爷,亲大.爷,您总给我个由头吧?或是我家的货不好?或是我得罪了哪个贵客?我可以赔钱,别砸我铺子啊!那可是我们全家吃饭的营生啊。”说着就哭起来,“大.爷,小的求您,价钱好商量,停手吧!”

    猛然见,见有人拿着抓着箱子底的两个角往下一翻,只见满满的珍珠哗啦啦往地上砸,周娘子不住的尖叫:“别!别!那是珍珠!可不能磨!”

    周娘子不提还好,一提那人挑了几颗大的用力猛踩。周娘子不敢上前,跌坐在地放声大哭。

    有机灵的伙计见状不妙,从后门溜出去,去找相熟的捕快。衙门公差个顶个的油滑,拖的伙计吐足了钱,才慢吞吞的走来。街上早已里三层外三层围的水泄不通。好容易挤进去,看着守门的汉子强壮威武,捕头先打了个哆嗦。京城水深,胆敢青天白日下砸叶家罩的铺子,必来头不小。他们原不想来,只日常收了不少好处,不大好意思装死。磨磨蹭蹭的赶到,里头都快碎成渣了。轻咳一声,道:“几位有什么委屈找衙门诉诉,休搅乱市场。”

    一个黑脸的汉子笑道:“李捕头,是我们。”

    李捕头定睛一看,竟是熟人,西城闲汉刘老五,因生的黑,人称黑炭。两家有些七拐八扭的亲戚,认识十几年了。李捕头松了口气,哈哈笑道:“刘黑炭!你怎底做起打家劫舍的营生来?你可知你们触犯律法,还不快快收了。我只装作没看见。”

    刘黑炭嗳的笑道:“什么律法不律法,咱们是熟人,实告诉你,是陈家使人砸的。”说完又压低声音嘿嘿笑道,“周家的妹子在叶府里头太张狂,把正房太太得罪了。这不,人娘家来人了,许了百两银钱,吩咐我们务必砸的稀烂。陈家太太是个角色,钱给的大方,却不许带走半点,免的惹官司带累了她。老哥你甭管了,神仙打架,咱们凡人掺和的起么?”

    李捕头混京城地界的,谁家跟谁家什么关系门清。掐指算了算,叶府姻亲陈家是?想了半日,猛拍大.腿道:“可是江西布政使家?”

    “可不是他家?娘家出头的事儿,连叶家都不好吱声的。周家想重新开张,还得看陈氏太太饶不饶他。”刘黑炭摇头道,“也是张狂,咱们镇日里在街面上走的谁不知道,周家自打巴结上了叶府,就自封了舅爷。如今倒好,真舅爷来了,他现原型了,哈哈。横竖不能自己昧东西,我懒怠进去使力气,就在外头站着看热闹。谁料你来了。不管咱们的事儿,回头完事,我请老哥喝酒去!”

    李捕头本来就不想管,听见是豪门秘辛,更滑溜如泥鳅,忙道:“你们人多,我们才几个捕头,奈何不得。还是先回去喊几个兄弟来帮衬。”说完不待刘黑炭说话,带着小弟溜的无影无踪。

    混街面的最不缺八卦,刘黑炭先还知道小声,说着说着声调不由扬高,周围的人听的清清楚楚。就有街坊笑道:“原来是两口子打架,我还当叶阁老要坏事。”

    另一个人道:“便是坏事也不是普通人招惹的起的,没听过破船还有三斤钉么。这陈家太太好生厉害!”

    “厉害什么?”又有街坊插言道,“就是太绵.软了娘家才出头。我邻居三姑的侄女儿家的表妹在叶府做丫头,说周家闺女仗着生了哥儿,连太太都不放在眼里。嘿嘿,现在好了,当人娘家是死的么?”

    “不至于吧?”街坊们哪里肯信,“太太可都是千金小姐。”

    提供八卦的那人没好气的道:“千金小姐还不是一个鼻子两个眼睛,有泼辣的当然也有好.性儿的。”

    街坊说的唾沫横飞,铺子里砸的噼里啪啦。有好事者高声道:“铺子里的好汉,你们别光砸,那些碎了的花儿朵儿丢出来,我们捡回去好哄婆娘啊!”

    周掌柜惊的跳起,他家主要是卖金银,只怕火,不是很怕砸。固然铺子重修要钱,然只要金银在,放些时日还能缓过来。若连金银都没了,可就赔死了。忙用身体挡着大门,撕心裂肺的喊:“愣着干什么?快去找姑爷!!快!快!”见哀求不管用,索性破口大骂,“你们都给我等着,待我家姑爷来了,要你们好看!”

    领头的那人笑道:“行啊,我不拦着你,快去找你家姑爷,看他能不能给你出头。”心里鄙视,就你内样还能拦着大.爷我?要不是怕外头哄抢踩踏闹出人命,看我不把人引到你铺子里来打.砸抢烧!

    周掌柜全身心在铺子里头,全没听见外头的说话,还不知道是陈氏娘家出头。看热闹的见到周掌柜搞不清状况,话哄堂大笑:“谁是你家姑爷?你家统共一个做了人小老婆的妹子,上哪来的姑爷?莫不是小老婆的夫主你们也叫上姑爷了?”

    周掌柜回头骂道:“我家妹.夫,怎么就喊不得姑爷了?你们休落井下石,待我寻了妹.夫外甥来,你们别求我!”

    众人又都起哄,立逼着周掌柜去请人:“咱们也好见见大官老爷并官家少爷。还不曾近瞧过哩,好掌柜,你赶紧使人去请!”

    周家又不是傻.子,早派人出去了。谁料今日叶府家宴,女主子们在里头吃酒,周姨娘近来正不招人待见,谁敢去为了她娘家搅和老太太?男主子们一并在老太爷跟前,自己且绷着,更无人敢报信。周家的伙计在门口急的团团转,银钱都舍了好几两,硬是没个声响。

    周掌柜先还绷着,哪知叶府的人左等不来右等不来,那起汉子已在拆房梁,急的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掉。抓着哭成泪人的老婆吼道:“你去!你亲自去跑一趟,寻不着姑爷,总能寻着姑娘吧?再不找外甥也行!我就不信他们敢跟官家硬碰硬!”

    周娘子忙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换衣裳,满脸眼泪鼻涕的往叶府跑。到后门叫人,门房宋清与她相熟,见她的模样便道:“你家先前已来过人了,喏,在正门打转呢。实话与你说,今日主子都不得闲,天塌下来也得等晚上再说,你还是回去照看照看铺子吧。”

    周娘子哭道:“万不敢惊扰主子们,还请替我寻寻我们姑娘。”说着往袖里掏出个荷包硬塞到宋清手里,“好人,替我传句话儿,我再谢你个大红封。求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