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5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大老爷何曾不想在上房安歇?他又没蠢到家,大舅嫂还在隔壁呢。哄了陈氏半日,都没把人哄好,到底被撵出来了。周姨娘处是不能去的,孙姨娘他看不上,可不只好找夏姑娘了么。

    折腾了整日,更兼晚上喝了些酒,大伙儿都累了。杨安琴叫庭瑶过去,不过捡几块料子。说两句闲话,彼此告辞就各自睡了。一夜无话。

    卯时二刻,自鸣钟准点报时,布谷鸟弹出小窗户欢乐叫唤。庭芳翻身即起,百合已掀开帐子:“姑娘起来啦?”

    庭芳快速换衣裳,水仙利落的往盆里兑热水。屋内有序的忙碌着。庭芳洗完脸,百合赶上来梳头。把庭芳打扮好,点多了几根蜡烛,放她自己预习课本,两个丫头才急忙忙的自己梳头洗脸。庭芳做事素来如此,不讲究什么论理该如何如何,她只要效率。小姑娘速度慢,丫头伺候她六点起床,按规矩自家就得五点半起,对小姑娘家家的来说太痛苦了。故她改了规矩,都六点起,先伺候好她的头发,再让她们俩自己慢慢磨去。横竖她早起最重要的事只有预习。效率就是生命!当初挂在公司大堂,进门就能看见的条幅,不知不觉浸入骨髓,带到了古代。或许并不是这句话有多珍贵,而是庭芳始终不能忘怀那个时代,所以下意识的尽可能遵循的着那个时代的一切。毕竟曾经拥有的上升通道,是她如今哪怕做贵族小姐都求而不得的。

    自鸣钟在早上六点与晚上六点的时候唱歌,整点只发出轻响。待它敲了七下,庭芳跳下炕,抓起百合放在桌子边上的书包,把方才看的书塞进去,就预备出门。学堂号称辰时上课,可惜大家的刻漏都不大准,庭芳七点整出门刚刚好。

    依旧是去上房问声安,等着自家兄弟姐妹一同去学里。东院与东跨院的门吱呀打开,陈谦和陈恭兄弟两个站在院中的桃树底下,各自身后跟着两个小厮捧着笔墨纸砚。庭瑶上前打招呼,又问舅母好。杨安琴在屋里听见,推开窗户笑道:“你们休磨蹭,快去上课,不用管我。你.娘昨日说要走动走动的,我们约好了去老太太屋里听女先儿说书。”又嘱咐道,“大姐儿,你是个懂事的,替我看着些老五。他不听话你只管打,回头我送根藤条去学里,用那个打,疼!”

    庭芳差点笑出声来,她家二婶有知己!怪不得昨日庭玬和陈恭一见如故,原来如此。

    庭兰看了庭芳一眼,见她始终大大咧咧的,又觉气闷。家里庶出的孩子们,哪怕是最得看重的庭树,行动多少是有拘束的。唯有庭芳,到哪都好似理直气壮,比谁都自在,便是舅母不喜欢她,也不见丝毫愁苦之色,她哪来那么大的底气呢?

    众人不敢耽搁上课,说完话往学里去。不过几步路,大房的仗着地利,比旁人都早。学堂里多了道屏风,进了大厅男女自觉分开了。康先生进门时被屏风吓了一跳:“谁立的?”

    庭瑶站起来道:“老太太叫立的。”

    康先生奇道:“好端端的立个屏风作甚?”

    庭瑶不好回话。恰庭珮进门,答道:“回先生的话,是说咱们都大了,略隔一隔。”

    康先生没好气的说:“矫情不矫情?你们探头就能瞧见对方,拦了有什么用。撤了撤了,回头我顾着东边瞧不见西边,没得淘气!”本来么,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到上学了,好么,立个屏风。姑娘家还教不教?他教着姑娘,庭玬那伙儿没他看着,不出声的作反点子有的是。倘或退步了,他怎么交代?既然老太太要隔开他们,也不必立屏风,只分开坐便是。说着重新排了座位,待三房的孩子来到时,屏风都收好了。

    康先生见众人抬屏风调座位熙熙攘攘,庭芳还是那样八风不动。摸着山羊胡子满意的点头,就是么!隔了屏风,把他的宝贝学生隔出去怎么行?就要新学生也瞧瞧咱们四姑娘的苦工,老老实实的考个功名来,给他争光。想到此处,踱到庭芳跟前道:“前日魏家哥儿的课业本子送来了。”

    庭芳忙站起来福了福,先问了好,再问:“先生看的怎么样?”

    康先生摇头:“底子不好,不如你。如今科考前几关,字比文章还重要。扔了本字帖让他练去,小年轻的不要好高骛远,先磨磨性子。如今外头有些私塾,先生吹的天上地下,好似只要同他学了,休说秀才,便是进士也是囊中之物。”康先生说着嗤笑,“科举有那么容易,还要十年寒窗作甚?那魏家哥儿被他乡里的先生哄的团团转,叫我好一通说,才讪讪回去了。且瞧他下回还敢不敢来,说几句就受不住的娇小子,你竟也不用管他,没得白费功夫。”

    庭芳陪笑道:“先生慈悲。”

    康先生笑道:“不是看你的面子,我都懒得管。你可得给我争气。”

    “是!”庭芳答的爽脆。

    康先生更加满意了,慢悠悠的走上讲台,开始讲公开课。陈谦听了半日,发现家塾都是一个模样,先上《四书五经》,大家都听着。然后一个个轮着去先生边上听小课。先生喜欢你呢,多讲些;不喜欢你呢,三五句话便带过了。故在学堂里混,先生喜欢与否很重要。唔,再去预备些礼物,下了课走动走动才好。

    陈谦陈恭是客,康先生对他们颇有照顾。问明了进度,考教了几句,方才按着他们的进度往下说。四书五经就跟思想政治一个样儿,什么年纪都要上,但每个阶段学的深度不同。讲完了,布置作业,学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写,先生再找下一个学生。叶府才第三代,没有大小宗之分,学生上小课按的是先客后主,从大到小的排序。若是那家大业大的人家,主家还分得脸的与不得脸的。得脸的在前头,便是有什么事耽误了,也妨碍不到他们学习。不得脸的就没谱儿了,有时候前头讲的时间长了,后头就没工夫上课,今日的课程只得顺延。

    康先生教了许多年学生,除了今天新来的,其余什么模样心中有数。于是陈谦惊奇的发现,庭芳占了整整一刻钟!早起两个时辰上课,先讲半个时辰的大课,刨去休息,统共只有一个时辰的小课。庭珮庭芳两个人占了一半儿,他和陈恭新来占了小半儿,余下的几句话就打发了。老师偏心眼常见,偏心个姑娘家,可就是举世罕见了。

    叶家人早习惯了,没事跟学霸较什么劲?其实上课号称两个时辰,但天下的老师哪有不拖堂的,常规上课他是两个半时辰。学生们常常要到午时三刻才能吃上饭,回家吃的同学更迟。所以只要不是操蛋如庭玬的,康先生耐心还是很好的,虽然难免偏心眼。

    好容易熬到中午,康先生记挂着昨日看了一半的书,心急火燎的跑了。今日下课比较早,大家还没饿,又来了新同学,便有心说两句话再走。这一说,便说出了故事。

    前日初见,不过是个照面。今日再见,方才慢慢儿的彼此介绍。陈恭是个多事的,在家就听了长辈说叶府人如何如何待他姑母不好,对叶家人好感全无,尤其是庭树庭芜两个。故庭芜对他见礼时,故意道:“蘼芜盈手泣斜晖,闻道邻家夫婿归。很有诗意呀。”

    庭芜猛的羞红了脸,张嘴就夫婿不夫婿的,她一个小姑娘如何受的住。

    偏庭芳对陈家印象也不算特别好,陈氏和气,她还当陈家都和气,谁知道一个比一个刁钻。杨安琴爽利的可爱,但上来就没给她好脸,她又不是抖m,肯定不高兴。此刻陈恭又跳出来惹事,家教都剁了喂狗吗她再与周姨娘不对付,也不能看着外人欺负她妹妹。因陈恭是客,庭芳客气的笑道:“表弟不知,她的名字取自李后主的‘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她正是三月里生的,故起名为庭芜。”

    庭芜才稍稍松了口气,她一时情急,竟忘了自己名字的出处。顿时觉得四姐姐不那么讨厌了。哪知陈恭又笑嘻嘻的道:“我看‘上山采蘼芜’更贴切,妹妹说是也不是?”

    是你个头!庭芳怒了,你是来上学的还是来踢馆的?上山采蘼芜是弃妇诗,虽然去采蘼芜暗示着弃妇嫁人并多子多福了,可如今是采蘼芜的年代么?下堂妻还能再嫁么?对着小女孩儿说你是弃妇,你怎么不去骂街呢?

    陈谦听出不对,忙喝道:“胡噌什么?你是没给打够!”

    庭芜已是大哭起来。

    庭芳沉着脸道:“道歉!”

    陈恭不高兴的道:“关你什么事?”

    “道歉!”

    陈恭也怒了,他对庭芳印象挺好的,姑母亲养大的,又长的漂亮,他自问他们是一拨儿的。虽然他在来的路上听到母亲和哥哥疑惑她藏奸,可见她长的可爱就当是母亲多虑了。谁料庭芳竟替那周坏蛋的女儿出头,叛徒!坚决不能忍!登时骂道:“白眼狼,白吃了我陈家十几年的的米!你就同你那小妇养的妹子一起去采蘼芜吧!”

    陈谦气的半死,抄起个拂尘就朝弟弟肩上打去。还没打着,陈恭的屁.股已盖上庭芳的脚印。愣神间,庭芳再补了个连环脚。谁特喵的吃你陈家米了?老娘虽然各种抱上司大.腿,但本公司的董事长姓叶不姓陈好伐!叶家人再不好,轮不到你来欺负,你算老几?弃妇是随便能骂的吗?知道现在对女孩子多苛刻吗?庭芜还是庶出,要不要她做人了?

    陈恭炸了:“你敢打我!?”说完猛的推了庭芳一把。

    庭芳被推的踉跄几步,顺势扯住了陈恭。陈恭反手出拳,庭芳火气节节攀高。骂完了小女孩儿又开始打小女孩儿,太没品了!立刻施展佛山无影手冲着陈恭暴打。陈谦吓的拂尘都掉到了地上。

    陈恭本来就比庭芳小,再加上庭芳是个暴力女金刚,发起脾气来打人毫不留手。陈恭也不是吃素的,回击的结实有力。两个孩子登时扭做一团,兄弟姐妹们齐齐惊呆。外头的婆子暗道不好,撒腿朝上房报信去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