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7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终于等乱完了,长辈的少不得问问情况。陈谦羞的满脸通红,把脚从陈恭身上移开,走到老太太跟前一揖到底:“回老太太话,都是舍弟的不是。孙儿向您赔礼了。”太丢脸了!熊孩子给我等着!

    庭玬道:“正是!陈恭骂七妹妹是没人要的!你说该打不该打!”

    越氏和庭芳同时出手,一左一右朝他脑袋来了一下,你个白.痴!还说!非要告状,这下子就该哭着说陈恭欺负你妹妹,具体怎么欺负的满院子仆妇自会学舌。你当着庭芜说,打她脸呢。越氏忽然想起当日庭芳大哭着告状,咬死了人家欺负她娘,那才是告状的最高境界。都是别人的错,她只是个孝顺的见不得娘受委屈的好孩子。臭小子成天跟人玩,半点都没学到!笨死!

    老太太差点绷不住笑场,硬忍着道:“你们三个打架的都不对,罚你们每人抄本《论语》,服不服?”哎呀果然家里孩子多就是热闹,往日乖巧是乖巧了,却像老学究。现在就对了么!小时候调皮捣蛋过,往后遇事就不容易慌。成日里风平浪静的,哪里养的出当机立断的本事?瞧陈谦那么大个孩子,硬是治不住两个小家伙,可见就是锻炼的不够了。

    陈恭十分不服,迫于大哥的淫.威,不敢言语;庭芳横竖每天都练字,抄论语简直不痛不痒,又没说什么时候抄完;唯有庭玬立刻耷.拉了脑袋,好想去死一死。内心不住腹诽:都是没义气的,咱家人那么多,早一齐上了,还用等到长辈来?可恨没多打那厮几拳出气!

    小孩子跟大人的角度不同,小孩子以为天大的事,大人眼里全都是淘气,只要没真受伤,那都是天边的浮云。老太太伸手拎住庭芳的后领子:“我带她去教教规矩,二太太扶你嫂子去歇着,可怜见的才好些,又唬着了。家里还有安神香?替她点上。”

    陈氏还是满心担忧,既怕庭芳的脸有事,又怕她被老太太训斥。天下当妈的都一个心思,我家娃已经吃亏了,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只不敢硬跟老太太对着干,怕惹了老太太生气,更罚的重。庭芳还大大咧咧的道:“娘你回去睡觉,我等下就回来,早起的那碟子葱油薄脆替我放炉子上烤香哈。”可别再哭了,你们咋都那么能哭呢?

    陈氏还想说什么,越氏硬架着她走了,出了学堂的门才悄悄说:“老太太不会把四丫头怎么样的,我同你讲,四丫头那性子就像她奶奶……咳……”越氏跟丈夫关系好,知道的八卦比妯娌多,尤其是当年老太太的飒爽英姿,简直如雷贯耳。所谓惺惺相惜,最多骂几句完了。姑娘家跟人打架,不该骂么?您可真能惯孩子,最恨的是惯的如此随心所欲,居然都没长歪!羡慕嫉妒恨!

    送走了陈氏,杨安琴才对还没出门的老太太道:“都是我家的不是,我回去就好生教训他,还请您见谅。”

    陈恭炸毛:“干嘛还要揍我?”才喊完,忽然见到庭芳跟个小狗崽一样被拎着,又乐了,嗳,不单他挨揍啊!叶.庭芳也好不到哪里去嗳!老太太揍她!狠狠揍她!

    杨安琴作为陈恭的亲妈,那真是陈恭抬起屁.股就知道他放屁还是拉.屎。见他没出息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喊上大儿子,很不客气的用老太太同样的方法——拎着衣领拖走了。

    秦氏全程:……

    庭芳就这么被老太太拎回房,然后被嘲讽了一脸:“胆儿挺肥,你就这么不怕我?被拎着还左右逢源!”

    庭芳道:“老太太是懂道理的人,我又没错,怕甚?”冤枉啊,她很想装鹌鹑的,这不是陈氏一副哀哀欲绝的表情么!身体才好了点儿,再哭的狠了,回头咱家又要被刘太医吊打好么。

    老太太冷笑:“打架没错?”

    庭芳正色道:“没错,谁让他欺负我妹妹。”

    老太太暗自点头,很好,知道抓重点,还是道:“他是客人。”

    庭芳理直气壮的道:“客人也不能欺负人,他说的话欠抽。”

    老太太挑眉:“庭芜才跟你闹别扭,你们姐俩可没那么好啊。”

    庭芳笑道:“嗳奶奶看您说的什么话,姐妹两个拌个嘴谁还当真啊!”

    老太太哼了一声:“你少给我装相!在我面前弄鬼还嫩了点,说,到底怎么打起来的?到底谁先动手?”

    庭芳收了笑脸,认真道:“我先打的。我也不瞒您,周姨娘上蹿下跳的,好好的孩子都叫她挑唆的不好了。七妹妹年纪小,受了蒙蔽,对我有误会。可我做姐姐的,难道还去跟她计较?也有外人欺负自家妹子不出头的?做姐姐的可不能白让人敬着不管事儿吧。”

    老太太呵呵:“比你大的尽有,他们怎么不出头?”

    庭芳叹道:“都没我野啊……唯一一个亲传弟子,不是被拧耳朵了么?”

    如此不要脸,真不愧是我亲孙女!老太太的脸颊抽了抽:“他是你哥哥,好意思说你亲传。”

    庭芳干笑:“老太太,您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陈恭说旁的也就算了,那样骂七妹妹,凡有血性的都不能忍。”

    老太太没好气的道:“他是客,你就不能让着点儿?你还是姐姐呢。”

    “圣人云以德报怨何以报德?”庭芳道,“以德报德,以直报怨。”

    老太太:……

    庭芳又辩解道:“他说的话难听,我原不想惹事,好生说了一句,哪知他更说的厉害了。我与他对嘴对舌不是更落七妹妹的脸么?索性堵了他的嘴,叫他说不出话来。”说着又报怨,“他们家怎么那样啊,你们常说三哥哥不懂事,也没见过他说脏话。”妈蛋!总算知道为什么大舅母眼风如刀了,合着庶出的都不算人。你陈家风气好,没有庶出的是不错。可她们难道不想从太太肚子里爬出来?谁愿意当小老婆养的啊!有种摁死你妹.夫啊,拿她们出什么气。虽说外家不认可出嫁得打折,可她没有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习惯,必要时候果断放弃沉没成本,外家不能讨好时,加倍讨好本家才是正道。毕竟还是父权社会。

    想到此处,庭芳无耻的抄袭了一段话,装作委屈的道:“七妹妹被欺负我不说话,六妹妹被欺负我还不说话,待到我被欺负,就再无人说话了。”

    鸡汤喝多了才反胃,头回喝的鲜有不赞美的。老太太品味了半晌,越品越有意思,叹道:“你是个好孩子,只是太粗暴了些。陈家亦是知礼的,你何苦自己上?只管放声大哭,他哥哥就要教训他,不比你冲在前头强?”

    庭芳心里不以为然,借力打力听起来美妙,实际上毛用都没有。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终究不如自己是虎、自己是人来的有震慑。至少陈恭再不敢满嘴胡言乱语。关键时刻,永远是求人不如求己的。

    庭芳面部表情还没练到位,老太太白了她一眼道:“什么都硬碰硬,你的骨头有几两重?”

    庭芳低头道:“我没想那么多,我笨,认死理。”

    “哦?什么死理?”

    庭芳道:“老太爷说的,凡事直道而行。”

    老太太摇头问道:“你知道什么是直道而行么?”

    庭芳坚定的说:“遇山开山,遇水造船。”

    老太太看着庭芳不说话。

    “譬如读书写字,该过的坎儿总要过,再怎么想着取巧躲懒都是无用功。一日不写一个时辰,字就是不好看。”庭芳知道打架挺惊悚的,但不后悔。气度担当总是连在一块儿说,也就是说,气度与担当互为注解。什么是担当?不是有事想着怎么做缩头乌龟,还把心思放在如何缩的好看缩的有理上,而是考虑是该用什么方式正面交锋。她从来以上.位者的眼光看着一群姐妹,有时候对庭瑶都是当妹妹看,谁让她是穿的呢?既然是上.位者,除了悲悯以外,更重要的是承担。当老大的谁不是背锅侠?上辈子升职谈话,老板第一句就是:“你敢不敢担起责任?”她当时答的斩钉截铁,如今依然斩钉截铁。于是又解释了一句,“我躲了,他下回还要寻事,不如开头就打服了,我再去陪不是。”

    老太太并不相信:“你真愿意去陪不是?”

    庭芳点头:“我先动手,打人不对。他骂人我打他,算我罚了他的错。我打他,我还没受罚,去赔礼道歉也是应该。”

    老太太不由刮目相看,伸手拂了拂庭芳的脸颊,问道:“将来若遇到不平事,你还要出头么?”

    庭芳想了想,道:“看什么事,看什么人。”

    老太太怔了半晌,幽幽的叹了口气,老天,这样的孩子你怎么不让她托生成男人!我叶家有后矣!终是遗憾的道:“你以后,可不许再打架了。”

    庭芳认真道:“他再欺负姐妹,我还打!”

    老太太忍不住笑了:“一时说话像大人,一时又满是孩子气。我可得好好嘱咐学里,再不许你们到一处。”说完,心中一动,又问,“他要是欺负你兄弟呢?”

    庭芳跟着变了表情,笑嘻嘻的道:“哥哥们自己打去,我只替比我小的出头。”

    老太太没好气的道:“你就不怕你.娘恼你?”

    “我娘才不恼我,她最好.性儿,我回去撒个娇儿就好啦。”

    老太太见庭芳没明白她话中含义,停了半晌,才慢慢道:“四丫头,你想着你.娘是好.性儿,就当旁人都是好.性儿?当真不怕舅母从此恼了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