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49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竖起一根手指:“嘘!”

    百合带着哭腔道:“全都青了,我去拿药。”

    庭芳忙拉住她:“不就是青几块么?明儿就好了,什么大事儿,别惊着娘。”

    百合压抑着哭声道:“明儿好不了怎么办?”

    庭芳摆摆手:“明儿好不了后儿总会好,当老大不容易哇!”

    “姑娘说什么?什么老大?”

    庭芳不理她,径自爬进浴桶,温暖的水瞬间包围了全身,舒服的叹口气:“泡澡泡澡,百病全消。百合给我水里滴些香露。现在天冷,连花都没几朵。”花瓣浴才是终极享受,至少视觉上的美.感杠杠滴。

    百合不是庭芳大条的性格,不敢再劝庭芳,偷偷抹了抹眼泪,用极轻柔的力道替她洗了澡换上干净衣裳。待庭芳趿着鞋出去时,拉住她的手:“姑娘,听我一句劝,日后别这样了。你往日对七姑娘如何?她还不是信人几句挑唆就翻脸。何苦来?”

    庭芳收了笑:“百合,离间主子是什么罪你知道么?”

    百合不敢答话。

    庭芳正色道:“不管怎么说,她是我妹妹。我是姐姐,合该让着她。我不是客套,你给我记住了。日后再这么小肚鸡肠,我必罚你。”鸡毛蒜皮的事斤斤计较,跟她鄙视的周姨娘孙姨娘之流有何区别?想要好人缘,首先就得先付出。不然光在心里想讨人喜欢,有啥用?再说了,庭芜小丫头别扭是别扭了点,可小学一年级的年纪,能用大人的标准去要求她么?后院的女人见天儿钻牛角尖,方才百合就歪了心思,所以很多时候真不能怪到小学生头上。现在不懂事,长大点就懂了呗。即便二的跟庭兰一样,长到初中了依旧不懂事,那又如何?一辈子不懂事的人大把多,可她该做的还是要做。再说也没亏嘛!能双赢的事干嘛要回避啊!

    百合沉默的跟着庭芳进了陈氏的上房。陈氏依旧在吃调养的药,皱着眉头一口气灌下,庭瑶忙塞了块蜜饯到陈氏嘴里:“新换的口味,我觉着比蜜枣好些。”

    陈氏咬碎了蜜饯,浓郁的酸甜在嘴里蔓延:“陈皮丹?确实比蜜枣压的住苦味。”

    庭芳伸手捻了颗扔到嘴里,品了半日道:“还是不好吃。”

    “你就是个吃货,”庭瑶道,“见什么都往嘴里扔。”

    庭芳不理她,转脸吩咐丫头:“把纸挂起来,我要练字。”

    陈氏道:“今日就别练了吧?你打了一架不累么?干脆去歇着算了。”

    庭芳囧,有你这么当妈的么?打架归打架,她作业还没做完。在学堂里调皮捣蛋肯定会挨骂,把作业做好了的话,或许能逃过一劫。只得道:“头发没干,睡的头痛。无聊的很,不练字做什么呢?”

    陈氏听说便随她去了。

    屋里烧的暖暖的,庭芳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并不觉得冷。因老太太有言在先,叫罚抄论语,庭芳便用馆阁体一笔一划的写着。叶府的孩子三岁启蒙,到庭芳的年纪早囫囵学过四书了。所谓抄写论语,实际上是默写。正好省却了翻书的功夫,写的更快更好。

    人都是相互影响的,庭芳坚持练字那么多年,大家早习惯到点儿就做些安静的事。陈氏吃了药睡觉,庭瑶挨着窗户做针线,丫头婆子们都轻手轻脚的尽量不出声。只偶尔小哥儿哭两句,没一会儿就叫奶妈子哄住了。练完字,庭芳的头发已干透。打着哈欠道:“今儿我不想做针线了,去睡会儿。”

    “每次提起做针线就找借口,你但凡有写字一半的功夫做针线,都不是今天的模样。”庭瑶道,“看你将来怎么见人。”

    庭芳见陈氏睡着,压低声音道:“好姐姐,你越发啰嗦了,可是老了?”

    庭瑶伸手戳了下庭芳肿着的半边脸,果然庭芳疼的呲牙咧嘴。庭瑶道:“你好意思打表弟,你们俩就是一路人。改明儿摆个香案,正式拜把子做亲兄弟吧。”

    庭芳翻个白眼,她才不跟那蠢货做兄弟。又打了个哈欠,憋的两眼泪花:“你堆了满炕的东西,我都不好睡。”

    庭瑶道:“去东屋睡去,小八睡在炕上,你仔细别压了他。”小八就是她们幼弟,家里行八。如今不好叫大名,便拿排行当小名使。

    庭芳在陈氏的床铺与小八的炕之间犹豫了三秒,决定还是去同弟弟混。一身酸痛难免翻身,把陈氏弄醒就不好了。晃到东间,爬上床随手抄了个被子就沉沉睡去。

    打架是个体力活,受伤后忍痛更要花力气,庭芳还坚持写了两个小时的大字,真是累的手指都抬不起了,睡的天昏地暗。屋里更安静了。

    却说杨安琴揍归揍,揍完还仔细给儿子上了药,又骂了一回,已过去了半下午。安顿好儿子,方带着丫头捧了个托盘来陈氏屋里串门。

    陈氏午觉醒来,见到嫂嫂,先笑开了:“我听恭哥儿哭的忒惨,你也下手轻些。”

    杨安琴笑道:“我不教他做人,将来外头的人只怕比我更狠。还是趁小时候把该吃的亏都吃了吧。我正要同你说,小五身上尽是青紫,只怕你们四姐儿也是,顺道带了些药酒与她擦擦。”

    陈氏忙叫百合:“你刚伺候姑娘洗澡,可有痕迹?”

    百合一时不知听谁的,情急之下只得含糊道:“有一些。”

    杨安琴道:“那小子真是……对着姐儿也下狠手,看来我打的轻了!”

    陈氏忙道:“罢了罢了,他们姊妹要闹随他们去。我们家那个,也是个难缠的,也让她长点记性。嗳,你说她个女孩儿,打哪学会的打架啊!可愁死我了。”

    庭瑶默默道:愁你还拦着我骂她!!!

    杨安琴笑道:“看出来了!”又从丫头手里接过托盘,“我真不好意思,才翻了几块料子,颜色还算鲜亮,替她和七姑娘裁些衣裳吧。”

    “你客套什么?”陈氏不肯接,“倒闹的他们姊妹生分了。”

    杨安琴道:“算我赏外甥女儿的行不行?”

    陈氏听了这话不好推却,知道嫂子从杭州来,旁的不说,料子是尽够的。索性爽快收下,对庭瑶道:“你替妹妹收着吧,她最爱鲜亮颜色,回头醒了包管能乐三天。我只怕纵的她更爱惹是生非。”

    庭瑶应了。

    杨安琴问:“去歇着了?可是哭过了?我们家那混球哭了一阵,眼皮直打架,这会子他睡了我才脱开手。”

    庭瑶笑道:“她倒没哭,还有精神练字。练完瞧见我做针线,唬的跟什么似的,窜到东屋跟她弟弟作伴去了。”

    陈氏道:“她越大越不爱.女红,小时候分明学的认真。”

    那是庭芳刚穿过来的时候以为是必备技能,当然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哪知时间越长,越发现其实主子们很少做。闺中女孩儿做的多,嫁了人就呵呵哒。合着这就是简历,找到工作就可以丢了的那种。于是也学,但把时间挤压到最少,能取巧的取巧,不能取巧的索性不绣了。除非绣成一代大家,否则普通级别的手工是个女孩子都会,但琴棋书画会的人少。根据市场规律,少的值钱!果断选择值钱的。其实她画画功底好,只要有耐心,还是能绣的不错的。

    正说话,庭芜摸了进来。遇到杨安琴,依旧有些不自在,行了礼后问陈氏:“四姐姐呢?”

    陈氏往东间努嘴:“那边睡着,你要寻她玩,只怕还要会子。”

    庭芜垂下眼睑,她是想不明白,来找庭芳问问的。庭芳有时候不耐烦,但真问到她头上了,很少不回答。她刚才偷偷的溜到周姨娘屋里,听了满耳朵“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话,心里却一直反驳,又觉得自己的反驳不到点子上。如今她隐隐觉得周姨娘很多话不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不敢问陈氏,今天一战,她就想赖上庭芳了。可如今庭芳在睡觉,顿时蔫蔫的,哦了一声,道:“那我先回屋了。”

    陈氏道:“去吧,别玩疯了,到饭点找不到人。”

    庭芜走到门口,忍不住回头道:“娘,四姐姐醒了你要她打发丫头来寻我好不好?”

    陈氏道:“好。”

    杨安琴笑道:“人缘还挺好!”

    “小孩子都好热闹,有她在的地方就有热闹,可不招的人寻她么?”陈氏道,“二房的庭珊、庭玬都喜欢找她玩。前阵子又闹上三房的庭琇了,满院子就她疯的厉害。”说着又抱怨,“旁的都好,就是爱爬树的毛病不知打哪学的。如今你住在跨院里,正好替我看着她。每年到你那院子里桃子熟了的时候,她总要趁着人不注意去摘。好似家里没得吃似的。往日那院里没人总防不住她。我看她今年还爬不爬!”

    杨安琴忍不住大笑:“哈哈哈,看不出来啊!长的可是一脸端庄贤淑。走路吃饭更是斯文,竟是个活猴。走走,我去瞧瞧活猴醒了不曾,没醒把她闹起来陪我玩儿。”

    庭瑶:算知道陈恭撩猫逗狗的性子像谁了。

    杨安琴不等陈氏说话,自个儿个跑到东间,顿时大笑!庭芳睡觉姿势无比销.魂,举着双手缩着双脚,恰是个翻了肚皮的青蛙。与旁边的小八姿势一模一样。杨安琴笑的不行,忙叫丫头:“快拿笔墨纸砚,我得画下来,将来她出阁的时候做嫁妆!”

    胡妈妈在一旁只觉得脑子不够使了!舅太太她昨天不是还看庭芳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么?把她儿子打一顿还看顺眼了!?胡妈妈半晌无语,舅太太的喜好真是异于常人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