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兰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中午放学回家,她还和孙姨娘背地里嘲笑了庭芳傻大胆,本来杨安琴就不待见他们,还要惹事生非,不单得罪了舅母,自己还挨了打。心里难免各种鄙视,得意忘形了吧?把往日的精明都丢开了,没听过骄兵必败么?且看这段公案怎么开交吧!

    哪知到了晚饭时分,眼睁睁的看着杨安琴拉着庭芳有说有笑,庭兰和孙姨娘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谁来跟他们解释一下前因后果啊喂!

    庭树和庭芜也是崩溃的,舅母你怎么不照常理走啊!?庭树因午间的事,对庭芳又愧疚又担忧。兄妹往日的情分生根发芽,前些日子的矛盾抛到了九霄云外。同时还觉得,虽然庭芳嘴上冠冕堂皇,心里还是向着他们的。本来么,大家都是庶出,都被嫡出的看不起,再不抱团儿更加没站的地方了。又觉得庭芳谨慎,哪怕是独处也绝不说不义的话,这点上确实该向她学习。只如今为了庭芜狠得罪了外家,要如何才能补偿她呢?

    可到了晚饭时分大家齐聚上房之时,庭树都不知道是不是该把一下午的愁肠满腹换成羡慕嫉妒恨。只觉得自己脑子不够使了。庭芜到底小些,单纯多了,望向庭芳的眼神里全是崇拜!四姐姐威武霸气!杠杠滴!

    孙姨娘两眼蚊香的站在陈氏身后伺候着,旁边还站着同样两眼蚊香的胡妈妈。认识十几年,恐怕只有这一刻是心意相通的——舅太太是蛇精病!一般人儿子被揍了,再懂道理也要郁闷一阵,唯有眼前的蛇精病,儿子被打了,还跟打儿子的人交上朋友了!最狠是还要求儿子也要跟人交朋友!

    只听杨安琴道:“老五你跟四姐儿坐,今日都丢开手,再不许吵了。”

    孙姨娘等人惊魂未定,庭芳又丢个炸弹:“恭哥儿你还没跟七妹妹道歉的!”

    孙姨娘差点脚一软,胡妈妈本能的扶了她一把,妈呀,四姑娘真个不怕死啊!

    陈恭早被陈谦和杨安琴打个半死,并暴力重塑三观,虽不大愿意低头,但怕兄长继续胖揍,只得委委屈屈的道:“七妹妹,对不住,是我口没遮拦。”

    庭芜呆了半晌,才僵硬的道:“无、无事,都、都是玩笑。”

    庭芳高兴的一手拉住一个,然后把两人的手合在一起:“好啦!以后还是好朋友哦,不打不相识嘛!”

    庭芜和陈恭瞪着自己被牵住的手,齐齐无言以对。庭芳笑眯眯的看着两个小学生,暗道:这就对了。多大的事儿啊,大家都是亲戚,搞不好要走动一辈子的,现在就闹别扭,将来更别扭。不如和和气气的,将来都是砸砖小分队的好队员嘛!

    陈氏笑道:“快坐下吃饭吧。你和恭哥儿都有伤,不许吃咸辣之物,捡些清淡的吃。”

    庭芳和陈恭一脸被雷劈的表情,而后齐齐蔫了。庭芳巴巴的看着火腿从她跟前撤走,换成肉丸白菜汤,想死的心都有。她就肿了半边脸而已,不能吃辣子,怎么连腊肉都不让吃了?他们家的白菜肉丸汤连盐都放的少,怎么下饭啊?

    大概是庭芳的怨念已实体化,胡妈妈厚道的给添了个菜——清炖萝卜丝。

    庭芳:……

    扭头看同样一脸苦逼的陈恭,难兄难弟啊!恨不能抱头痛哭!艰难的道:“人生若没有美食相伴,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陈恭个直肠子脱口而出:“附议!”说完才想起自己附议了谁,顿时大囧!面红耳赤的低头再不肯说话。

    杨安琴忍不住大笑:“真真性格相投!”

    庭瑶道:“了不得,他们两个投了缘,各处防着他们调皮捣蛋吧。”

    陈谦一脸血,自家弟弟就够调皮的了,加上个娇客表妹,可怎么管哟?看来得跟大表妹合计合计才行,不然学堂都要被他们掀了屋顶去。

    说完正式开餐,食不言。一顿饭吃的心思各异,好不容易吃完,各自回房。孙姨娘在庭兰屋里捶胸跺足:“早知道她喜欢那样儿的,咱们也……”说着扫了扫庭兰的身高,恨恨的道,“必打的过!”

    庭兰沉默着,越想越委屈。她不明白为什么庭芳敢于打架,打架是犯错不是么?更不明白为什么打架不单不受处罚,还能有更好的结果。难道真的要她去打架么?那《女戒》又是什么?规矩又是什么?她鼓起那么大的勇气去讨好,连个眼神都没捞着。到底是她错了,还是舅母不是正常人?但如果说舅母不正常,那她日常为什么又不如庭芳得宠?百思不得其解,脑子转成浆糊,只能把问题抛给孙姨娘。

    孙姨娘哑口无言,事件远远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她的人生在奴籍里已算成功。原是奴婢,因守规矩又颜色好,才做了姨娘。虽然比不得周姨娘,更很久都不招老爷待见,但到底她混入了主子行列,比昔日配了小厮的姐妹们强太多。若说有不如意的地方,乃是肚皮不争气,只生得一个闺女。可天意上的事,实非人力可强求。陈氏不也只生了闺女么?十几年才养出个小哥儿。可见都是命。

    然庭芳的出现似乎打破了一切规则。不管是规矩、针线、小意殷勤皆不如庭兰,可她就是得宠!嘴里说着庭芳是野猴子,心里却嫉妒她能在家里越来越顺风顺水。分明都不招杨安琴待见,大伙儿都快放弃了,又叫庭芳独自翻了过来。孙姨娘隐隐觉得有个关键点抓不到,却始终想不到关键点在哪里。母女两个对坐无言。

    庭芜同样想不明白,从下午开始就在屋里转圈儿。同时她也比庭兰聪明,虽然还只是个一年级的小朋友,然而复杂的生态逼的她早熟。她不会去细究原因,只看结果,就知道周姨娘错庭芳对。至于为什么?她在脑子打了百八十个结后,果断去找庭芳了。第一次去时,庭芳在睡觉。既然踏出第一步,后面就容易了。见庭芳吃了饭还赖在上房,她原本已走到院子里的,又鼓起勇气折了回去。

    吃过晚饭天已黑尽,陈氏和杨安琴的私房话不曾说完,还在长篇大论的八卦。庭瑶便组织两个表弟并庭芳到东间,一边看弟弟一边彼此熟悉。才坐定,庭芜回来了。低着头,拉了拉庭芳的袖子:“四姐姐……”

    庭芳笑问:“有事?”

    庭芜点点头:“嗯。”

    庭瑶笑道:“可见是有私房话要同你说了,你们先去吧。我们赶围棋玩。”

    庭芳答了一声好,反正杨安琴在场,不怕庭瑶被欺负。牵着庭芜的手,走到院子时顿了下,径直去了庭芜的房间。小家伙一看就有心事的样子,在自己的地盘更容易放松。庭芜房间的布局跟庭芳差不多,好吧,其实她们俩就住隔壁。为了表示“公平”,大面上的东西兄弟姐妹都是一模一样的。譬如庭芜有两个绿色大迎枕,庭芳也有,就是花色不同。还可以根据季节换颜色。庭芳久不在自己屋里起居,都快忘了自家大迎枕长什么样子了。

    庭芜新换的丫头端了茶水来,庭芳仔细看了看,都是老实到木讷的。不由对庭芜饱含同情,怪不得都找上她了,给憋坏了吧?

    庭芜等庭芳喝了几口茶,方道:“四姐姐,今天谢谢你。”

    庭芳微笑:“应该的,不值得谢。”

    庭芜沉默了许久,又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庭芳继续微笑:“我说了应该的。”

    庭芜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庭芳伸手揉了揉小萝莉的头发:“我是你姐姐,外人欺负你,我就要帮你。既不奇怪,更不需要问为什么。”

    庭芜终是忍不住道:“为什么大姐姐和二姐姐都没做声。”

    庭芳道:“因为她们打架没我厉害呀。”

    “啊?”庭芜还是觉得有哪里不对,过了半晌才道,“表哥算外人么?”

    庭芳用当下通行的准则回答道:“与你我相比是外人,与外人相比是自己人。”

    庭芜犀利的问了句:“那对我而言,你和大哥哥谁是外人?”

    庭芳哈哈大笑:“当然都是自己人。”说完敛了笑容,正色道,“咱们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不分亲疏。”

    庭芜瞪大眼,只觉得思绪更乱。庭芳见她无法理解的样子,也无奈。有些话不能说的太明白,有些话则是即便说明白也不是庭芜的年纪能理解的。她对姐妹的宽容度比兄弟高,正是因为男孩子可以走到外面去,看的见天高海阔,而女孩子永远关在家里,略笨一点都会以为世界就是她们能见的四角天空;男孩子可以凭借自身本事,考科举也好,做生意也好,只要努力总能摸到一条路,而女孩子不管多么拼命,未来全凭他人。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是农业时代的不公,庭芳无力改变,能做的唯有尽可能想开点,并让身边的人想开点。仅此而已。

    然而姐妹们并不这样想,真是可惜了……要不要说的更透彻一点,把庭芜掰过来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