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2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想了想,觉得庭芜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毕竟是自己的亲妹妹,不提将来混的好了,算是个臂膀的话,这么又小又可爱的女孩子,当真能放任她走了歪路么?一个人是否能活的明白,看天生同时看教导。庭芜能来问她,能思考问题,可见底子很好。剩下的就是正确的引导。偏偏家里没有人能引导她。亲妈周姨娘不把她往死里坑就不错了,庭树自己都不清白;庭瑶个大萝莉,心疼亲娘被挤兑还来不及;陈氏也不是不教,但现在的人本能的忽视女孩子,再说毕竟是情敌的女儿,让她十分上心是不可能的。想来想去,也只有自己教了。于是试探的问道:“七妹妹何以觉得我、大哥哥还有你之间,要分亲疏远近呢?”

    庭芜张了张嘴,无法回答。以她受到的正统教育来说,确实如庭芳所言,她们同父同母,只不同姨娘。可是姨娘并不能理直气壮的算家人,按理,她跟陈氏比跟周姨娘要更亲的,但她做不到。不是亲娘就不是,不管说的多好听,亲的跟嫡的不一样。她描述不出那种微妙的差别,只能凭心感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庭芳松了口气,知道想,就还有救。勾起嘴角道:“我说句姨娘的坏话。”

    “啊!?”

    庭芳看着庭芜懵逼的表情,笑道:“姨娘同你说过什么,我大概猜的到。可是你想想,你觉得姨娘有道理,还是圣人言有道理?”其实吧,就古代对女性的压制情况,导致女性的素质普遍偏低,周姨娘的水平当然不算好,但至少在平均线以上。如大老爷之流,不就被哄成狗么?可是庭芜将来鬼知道要嫁到什么人家去?只有平均水平显然不够看。她可没有能拆房子的娘家嫂嫂,就庭树的熊样,那是正经指望不上滴。

    庭芜想也不想的道:“圣人言!”

    “那不就结了!”

    “啊?”庭芜又晕了。

    庭芳笑道:“规矩你也是懂的,为何有规矩呢?自然是有其道理。你比着规矩来不就行了。”

    庭芜低声道:“可是规矩……我该亲近娘的,但是我……我有点怕她。”

    庭芳敛了笑:“你怕她什么?”

    庭芜说不出来,她的直觉里陈氏对她很冷,甚至很厌恶。周姨娘教过她去巴结,因为周姨娘也明白庭芜不比庭树,前程正经是陈氏说了算。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人家多了,大老爷未必就弄的清楚内宅的弯弯绕绕。不过周姨娘心里又泛酸,以至于教的七零八落,嘴里说着要巴结,真待庭芜去正房走多了,又要跟她哭诉自己的不容易。如此几回,陈氏原就没拿庭芜当回事,时间长了更当她不存在了。加之庭芳很有手段,陈氏统共一个人,她又是个单细胞,关注范围才多宽?庭芳不会去跟庭瑶争资源,但庭瑶剩下的资源全被她抢的干干净净,庭兰跟庭芜真是半点都捞不着。以至于庭芜略在上房闹腾点儿,陈氏就不耐烦了。此结难解啊!

    庭芳见庭芜沉默了好久,直接道:“你自己且想不明白,就更别逆着规矩了。规矩之外当然还有路,但你现在定是找不着的。”

    庭芜又沉默了一会儿,才不确定的问:“规矩可以打架么?”

    庭芳笑:“我是为了什么打的呢?”

    庭芜猛的抬头!

    “规矩,换个词叫规则。”庭芳道,“我打架固然冲动,固然不好,然其情可悯其心可赞。你知道可悯可赞在何处么?”

    “是为了我么?”

    “正是。”庭芳说的更仔细些,“再说一遍,你是我妹妹,别人欺负你的时候,我必要出头。如今你小,我护着你。翌日咱们都大了,各自嫁做人妇,就该护着彼此。与人为善,与己为善。说句到家的话,你连闺中姐妹都处不好,将来妯娌又如何呢?妯娌都处不好,将来与亲戚又如何、与夫君同僚之妻又如何?”

    庭芜如被雷击,从未有人跟她说过这样的道理,没人说过出得门去,还有更多的人要接触,更多的事要处理。忙问:“那要怎样才算好?”

    “韩非子说,将欲取之必姑予之。”庭芳笑道,“虽你还不曾学,然先生讲课时你也听了。道理都在书里,故有书中自有黄金屋之语。书中道理,比黄金还珍贵。”

    “听不懂……”

    庭芳爽快的翻译成.人话:“姨娘家是开铺子的,那我举个例子。铺子里有根极漂亮的簪子,你想要,该如何?”

    “买。”

    “要怎么买?”

    庭芜不确定的道:“掏钱?”

    庭芳点头:“掏钱,就是予,给予。道理都是一样的,你想得到什么,得先付出等价的东西。你想与人处的好,自然要先交朋友。朋友与姐妹不一样,咱们天生血脉相连,落地起就住在一处,略走动就亲近了。”说到此处,庭芳顿了顿,好假,好想先去吐一个。再亲的亲人不付出也是要生疏的。可在这片地界上,直到21世纪如此简单直白振聋发聩的道理,依旧不能说。说了就是大逆不道。撇撇嘴,理了理思绪,才道,“朋友呢,得看你能给她什么。”

    庭芜有些不服气:“可是为什么要我先给?”

    庭芳耐心的道:“是谁想交朋友?”

    庭芜又给噎住,足足想了一盏茶功夫,才道:“世间所有人都是如此么?”

    庭芳只得背了一段三字经:“父子恩,夫妇从。兄则友,弟则恭。长幼序,友与朋。君则敬,臣则忠。此十义,人所同。”背完还解释,“不管哪条,父在子前,夫在妻前,兄在弟前,长在幼前。何解?”

    庭芜摇头。

    “因为大的要更懂事,所以要先付出。父慈方能子孝,兄友方能弟恭。在家里,你不能要求小的去让大的,出的门去,你不能要求别人先让你。”庭芳道,“你是妹妹,亦是姐姐。在家里对着我们你是妹妹,出得门去,就得当自己是姐姐。还是那句道理,不付出没回报。”

    庭芜觉得懂了,又觉得没懂,然她自觉翻译成能理解的文字,道:“谁待我好,我待谁好。四姐姐,将来我会待你好的。”

    庭芳:“……”总觉得这孩子理解歪了,只得再往回掰,“所以我想你待我好,要先待你好对不对?”

    庭芜点头。

    庭芳又道:“你想别人待你好,怎么办?”

    庭芜顿时悟了:“我先待人好!”

    庭芳大大松了口气,孺子可教也!捏了捏庭芜的小.脸蛋:“这就对了。还问我为何要护着你么?”

    庭芜摇头。

    庭芳笑道:“那今天我就讲到这里,贪多嚼不烂,日后咱们再慢慢说。”

    庭芜不干,抓.住庭芳的手,急切的道:“四姐姐,我还有不明白的!”比如咱们的关系!

    庭芳无奈的道:“你才多大?许多道理一时哪里能明白。你先照着大人教给你的做,慢慢就明白了。”

    庭芜依旧不放手,眼圈却慢慢红了:“没人教过我……没有人像四姐姐一样教过我……”周姨娘会教她叫周家人做舅舅,教她亲近周家,教她跟庭树抱团,甚至教她怎么跟爹告状,怎么在爹面前要东西,就是没教过她出了家门该怎么办。她还不曾真正走出门,遇到个亲戚,就全然无法招架。跟周姨娘说庭芳帮了她,周姨娘却说庭芳藏奸要害她。可是庭芳什么都有了,害她做什么呢?周姨娘无法回答,只能一遍一遍的强调除了她们母子,其余都不是好人。她对周姨娘的话产生了怀疑,因为哥哥并没有帮她,家里也并不止母子三人。至少,她得管陈氏叫娘。到底该怎么做?到底什么是对错?曾经以为知道的,现在又好似全然不知。迷茫的看着庭芳,哽咽着说,“四姐姐,你教我……”

    庭芳顿时心软了,柔声道:“不是姐姐不教你,只是不知道怎么说。方才你听的明白么?”

    庭芜点点头,又摇摇头。

    “所以,我怎么教呢?”庭芳满心遗憾,庭芜缺课太多,但中间横着周姨娘,她却不能把话说透。还有些譬如讨好陈氏的话,在她的立场更不能说。说了,就是自掘坟墓。她的确殚精竭虑的讨好着陈氏,当然,她一贯认为讨好与付出感情不冲突。可是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哪怕心里拎得清,嘴上也是不能说出口的。但凡说出了口,人家就当你是算计。人都是自欺欺人的,真心当然比算计更动人;人又是天生多疑的,极少有人会愿意相信算计与真心可以共存。因此想要帮助人,首先得自己在坑外。否则自己都淹死了,别的更不用说了。

    庭芳又道:“咱们都要读书识字,道理都明白着呢。你若有不明白之处,或是问爹娘,或是问先生,再不济问问老太爷老太太,亦或是大姐姐。我有许多不懂的事只管问他们,都是家中至亲,哪有不解惑的呢?我虽说不好,可是你问了我便说,对不对?”

    庭芜不大愿意去问陈氏,她心里与陈氏始终隔了一层。嘴里叫着娘,心里却当成是太太。庭瑶更加不想。老太爷见不着,老太太比陈氏还要疏远。似乎只有个康先生能问。想了想,似乎明白了点,终于点点头:“嗯。”

    庭芳笑道:“你这个年纪,说大道理都是不通的。往后遇着具体的事再来问我,对着景儿就能明白了。”傻丫头,正是卖萌的好年纪,多去长辈面前犯点蠢才能刷印象分。有了印象分才有附加分啊亲爱的。缠着周姨娘,即便她是惊天伟岸之才有个卵用,又不是她当家!你的未来攥在别人手里呢!

    庭芜却高兴起来:“原来是没对景儿才不明白,我还以为我笨呢。”

    庭芳:“……”您老的智商都快逆天了好伐?有点七岁娃的觉悟好吗?她上辈子七岁的时候还拖着鼻涕傻乐呢!这货已经思考人生哲学了。人比人得死啊!

    庭芳觉得智商受到了严重的摧残,把庭芜赶上床睡觉,晃回自己屋里。在没有电的时代,大家都睡的早。陈氏的正屋已经熄灯,想来闲话都留到明天再说了。庭芳轻轻叹口气,觉得庭芜真是可惜了,辣么牛逼的智商也是难得,比她哥哥强多了,居然没有老师带一把,让人看的怪难过的。

    庭树居然到现在都还没醒过味。笨点也就算了,性子还凉薄。好歹她今天为庭芜流过汗,你做哥哥的也不来吱一声!走阳关大道,你得来看看妹妹伤的如何,顺道吐槽一下隔壁的熊孩子,表示咱们是好兄妹同仇敌忾;走羊肠小道,也得代表你们周姨娘一系来对她个“古道热肠的外人”表示感谢。你特喵的啥也不做是几个意思?真是一个娘胎里爬出来的嘛?基因的震荡遗传真是太奇妙了。于是庭芳被庭芜摧残过的智商,在想了一回庭树后,又满血复活了。世上还是蠢人多啊!阿弥陀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