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清早起床,后面就跟着个小尾巴——庭芜。自从昨晚一场谈话后,庭芜便找到了新的追求——跟班。庭芳起的比庭芜早半个钟,但她都是七点准时出门,恰好能让庭芜赶上。以前大伙儿也都是一起行动的,刚出门的时候还不显,到了学堂后,庭芳走到哪她跟到哪,上厕所都不放过。对着新出炉的马仔,庭芳觉得心好累……

    昨日一场架打的学堂七零八落,晚间老太太便吩咐了,哥儿姐儿不好竖屏风,就把桌子搬开些,省的又打架。一语闹的康先生有些不好意思,昨日若不是他撤了屏风,未必能打起来。可如今要重新把屏风摆上又显的心虚,读书人总是比普通人更看重颜面,便干脆当做什么事都不知道,混过去完了。只心里暗暗记下,在陈谦兄弟跟叶家的小祖宗们混熟之前,再不躲懒了。便是有书要看,打发小厮走回去拿了来。有他镇着,学生多少老实点。

    庭芳的脸上的肿消了些,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团青色。庭珊看的心疼的不行,悄悄抱怨道:“表弟真个是混账!我娘说了,动手打女人的都不是好东西。”

    庭芳把头侧过去低声说道:“他昨儿吃亏多,我就挨了最后一下子,他打不过我。回到家里听说藤条都打折了,没见这会儿都坐不住么?”忽有想起前世x宝上卖的藤条品牌名为“宝宝乐”,笑的肩膀直耸,店家的良心大大的坏了。

    庭珊白了庭芳一眼:“你就傻乐吧,跟舅母怎么交代啊?昨儿我替你愁了一夜。”

    庭芳得意的道:“昨儿就撕掳清楚了,今儿舅母还邀我去瞧她的筝哩。”

    庭珊惊讶的张大嘴:“真的!?”

    庭芳更得瑟了:“必须是真的,你妹妹我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啊!啦啦~”

    庭珊佩服的无以复加:“你到底怎么才叫舅母消气的?”说着压低声音道,“我看着她好似对你不冷不热的。”

    庭芳笑道:“我娘说,我和舅母都属猴。”

    庭珊正想说你哪里属猴,猛的想起此猴非彼猴,忍不住哈哈大笑:“大伯母好巧嘴,不是大伯母也爱爬树吧?”

    庭芳无语:“我就爬了几回,你们记一辈子呢!”

    庭珊正想说什么,就见庭芜走来,也不说话,只挨着庭芳坐下。忙问:“七妹妹你怎么了?可是身上不爽快?”

    庭芜道:“我跟四姐姐坐。”

    “这又唱哪一出?”

    庭芳无奈的道:“昨儿就这样了,没事儿,你就当我多个腿部挂件好了。”

    庭珊:“……”怎么觉得昨日一战名利双收了还……

    上头康先生轻咳一声,开始上课。众人都不敢再说话,认真听讲。学生上课分为三种,第一种因为听的懂学的快,越学越有趣、越有趣学的越认真、越认真学的越快,良性循环,此乃学霸模式;第二种正相反,听不懂就厌学,越讨厌越学的差劲,基础不好后面更加跟不上,恶性循环,此乃学渣模式;还有一种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此乃酱油模式。学堂里开启学霸模式的原先有两个——庭珮庭芳,如今添了个陈谦;开启学渣模式的原先一个,如今变成两个——庭玬陈恭;剩下的都是酱油党。学霸自然是读起书来心无旁骛,get到点了,还能会心一笑,闪瞎众人狗眼,对学渣的伤害值简直爆表。

    学渣上课必然走神,陈恭看着仇人庭芳,撇嘴暗骂:“装模作样!呸!”又看了一眼努力向庭芳看齐的庭芜,再骂:“小杂种!呸!”

    陈家家教真的不错,然而不知怎么滴就生出了陈恭这等奇葩,从上到下都操碎了心。所以杨安琴才对他上学头一天被打不以为然,甚至转变对庭芳的态度。谁养的儿子谁知道。要是陈谦被打,别说转变态度了,不摁死庭芳都算她温良恭俭让。就是这么个操蛋到亲妈都想放弃治疗的主儿,屁股上的肿还没消,他又蹦出来了!

    恰逢课间休息,陈恭一瘸一拐的走到庭芳桌前,用力拍着桌面道:“你个女孩儿,跟我们学甚四书五经?还是乖乖回去学学列女传,知道什么叫三从四德。”

    庭芜顿时炸毛,刚要反击,就被庭芳按住,笑问:“你知道什么是三从四德么?”庭芳摩拳擦掌,她恶趣味,最喜欢从智商上碾压蠢货。本来看在杨安琴的面子上打算对陈恭友好一点,没想到陈恭居然如此不怕死,于是庭芳决定成全他。

    陈恭挑眉笑道:“三从乃在家从父,出嫁从夫,老来从子。四德为德言容功。”

    庭芳笑道:“所以我在学四书五经呀。”

    “嗳?”陈恭傻了,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

    “如今我还在家,我爹让我跟兄弟们学四书,我便学了。此为从父。”庭芳忍着笑,故作正经的道,“至于德言容功,我有哪条没做好,还请恭弟明示,我们教学相长如何?”

    陈恭怒道:“谁要跟你教学相长!”

    庭芳又笑道:“恭弟可是觉得我有不妥之处?”

    “自然有!”陈恭道,“你有个女孩儿样子么?德言容功,你脸上是什么?”

    庭芜气的半死,她家四姐姐的脸不是你打的么?居然拿妇容当借口!眼睛咕噜噜的转,掏空心思想用什么话去堵陈恭的嘴。可惜她不曾混过市井,不会骂街。正紧书上骂女人的倒是多,随随便便就有一沓读书人骂红颜祸水的词汇可借鉴,但骂男人的极少。庭芜登时憋的满脸通红,恨死了那帮写书的男人!你们偏心眼儿!!

    庭芳依然淡定:“那恭弟觉得我应当如何做呢?”

    陈恭道:“当然是乖乖听话,不要跟个泼妇一般跟人打架!仔细嫁不出去!”

    庭芳对陈恭的智商报以深深的同情,昔日杨安琴就是被这么挑的,你说谁也不能把自己亲妈坑进去呀!庭芳不欲得罪杨安琴,便没把“我跟令堂意气相投”的话说出来,反而是替杨安琴点了一排蜡,陈恭还不如块叉烧!

    庭玬忍不住嘲讽全开:“那是因为你打不过人家吧?”

    “谁打不过她了?”陈恭怒道,“我那是让着她!”

    庭芳见庭玬捣乱,瞪了他一眼,继续和颜悦色的对陈恭道:“乖乖的是什么样子?”

    陈恭得意的道:“譬如昨日,你就该老老实实的坐好,不许还嘴。”

    庭芳一脸受教的表情:“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吧?”

    庭珊已经知道庭芳要做什么了,悄悄撤开三步,顺手捞走庭芜,强势围观。

    陈恭还以为拿捏住了庭芳,猛点头道:“就是!”

    陈谦未免昨日重现,忙赶来道:“你又干什么?还不回去坐着写字!”

    话音未落,陈恭小腿已挨上一脚。陈谦目瞪口呆,又来?陈恭气炸了,咆哮着要反击,被陈谦死死摁住。可怜康先生去上个厕所,裤腰带还没拴好,玩命的往外冲:“干什么干什么!再胡闹我打板子了!”

    庭珮一脸菜色,溜到康先生边上低声喊:“裤子!裤子!”

    康先生差点走光,一张脸涨成猪肝色,把陈恭记了个死!混小子你给我等着。

    庭瑶已拿起康先生的戒尺,对庭芳道:“伸手!”

    庭芳忙退了一步,道:“他说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么!”

    陈恭怒道:“那跟你踹我有什么关系!?”

    庭芳理直气壮的道:“当然有关系!圣人说了,言传不如身教!你既叫我打不还手骂不还手,你先以身作则啊!”

    庭玬忍不住拍着大腿笑:“对,对!言传不如身教!圣人还说了,讷于言尔敏于行。四妹妹是循着圣人言做事,必没错!”

    康先生被如此歪解的圣人言气的半死,又不舍的罚庭芳,回到座位上,重重一拍桌子:“张嘴圣人言,闭嘴圣人训!既如此,你们两个都给我过来,把《论语》从头到尾背一遍,错一句打一板子!”

    陈谦忙道:“还是先生想的周到,合该读读什么是圣人言。”两个熊孩子都欠抽!打一顿就对了,全给我老老实实的上课!

    陈恭听到背论语,已经吓尿了。抖抖索索的开始背:“子曰:‘学、学、学、而时、时习之’……”

    啪!

    庭珊捂脸不忍再看,表弟你脑子还好么?说背书你还冲在前头。人挖坑挖一半,你把人赶开,自己挖到底,然后跳下去了……

    庭芜笑的半死,别人还都忍着,独她一个在哈哈哈。

    陈恭冲庭芜吼道:“别干扰我背书。”

    庭芜瞬间面无表情,接着方才陈恭卡壳的地方背道:“子曰:‘君子之于天下也,无适也,无莫也,义之与比。’子曰:‘君子怀德……’”

    康先生的愤怒被点燃了!庭芜才七岁,人背的那么溜!喵的你个学渣居然敢扰乱学堂!活腻歪了!举起戒尺啪啪啪!

    陈恭眼泪哗哗的,好疼啊!真疼!没几下就哭的稀里哗啦直喊陈谦:“大哥……呜呜呜……大哥……疼……”

    庭芜爆笑,被庭芳死死捂住嘴,依旧笑的眼泪直飚。庭芳无奈,在庭芜耳边说:“厚道人就是我吃肉人家看着的时候不吧唧嘴。”

    庭芜没听明白,反复咀嚼理解话中含义,安静了下来。庭芳揉揉她的脑袋,真乖!

    陈谦却有些心疼了,可陈恭连论语前几段都背的七零八落,实在是……该打。一时踌躇,不知如何是好。

    还是庭瑶劝道:“还请先生听学生一言。”

    康先生停下戒尺,面容严肃的道:“说!”

    庭瑶道:“表弟顽劣,打他未必长记性,打肿了手他更好躲懒。常言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想来抄写亦是同理。还是罚他抄书吧。既得了字,又得了书。先生以为何?”

    康先生也不想把亲戚家的孩子打坏了,说实话,在叶家教了十来年书,便是最顽劣的庭玬也不曾胡闹到此等地步,他还真有些不知所措。正好庭瑶求情,他顺势便道:“依你。”

    转头又冲陈恭喝道:“若不是你姐姐求情,再不饶你!”

    陈恭只觉得手掌火辣辣的疼,好容易解脱了,才松口气,发现不对,一抹眼泪立刻指着庭芳道:“她也要背!”绝不能他独自遭殃!

    康先生扫了庭芳一眼,板着脸道:“很是,该你了。开始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