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0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叶老太爷急冲冲的往皇宫方向赶,走到半路上忽然喊停:“掉头!去陶真楼!”

    车夫立刻控制马车转了个方向,来不及多问又催马快跑。直直停在陶真楼下。陶真楼乃京中有名的酒楼,因常年有琵琶吟唱,故名陶真。三层的楼房寂静无声,长随把门敲的碰碰响:“有人吗?开门!开门!”

    不多时里头出来个打着哈欠的伙计,本能的问:“爷,您要点什么?”

    长随道:“我们是叶阁老府上的,敢问你们家厨下有熬猪皮么?”

    伙计听到叶阁老三个字顿时清醒了,忙陪笑道:“有,有!猪皮冻只好冷天吃,哪日没有。您现在要?”

    长随道:“不要猪皮冻,把半化的猪皮与我们一锅,多少钱?”

    伙计为难的道:“昨日剩了些猪皮冻,然现熬的还在锅上,须得等一会儿。客官您看……”

    老太爷掀开车帘下马车,道:“借你们大厅等一等。”

    说着一行人被伙计引到大厅坐下,又有伙计上茶。掌柜的也起来了,笑问:“小的请阁老安,不知阁老要猪皮作甚?可要放佐料?”

    老太爷先问:“还要多久才能好?”

    掌柜为难的道:“只怕还需要几个时辰。猪皮冻好吃便在于此。”

    老太爷道:“不需全化了,半化的更好。家里小子顽皮,被毒毛虫扎了,须得皮胶粘出来。”

    掌柜忙问:“可请了大夫?”

    “已请,你们能快些么?”

    掌柜点头哈腰的道:“我叫他们加猛火!既是治病,就无需管口感。还请阁老慢坐。”

    果真是慢坐,直到丑时将尽,掌柜才亲端了锅出来。老太爷心急火燎的拍了个荷包在桌上带着人跑了。

    才进家门,正撞见从外头回来的大老爷和二老爷。边走边问:“你们去哪儿了?”

    二老爷道:“在勋贵家里跑了一圈,才从定国公家讨了半个花胶,爹爹你呢?”

    老太爷翻个白眼:“不动脑子的东西!我到酒楼里买了一锅,两个孩子尽够了!”

    说着父子三个都跑进东院,陈恭已是高烧,女人们急的都快哭了,见到他们仿佛找到了救星。

    陈恭比庭芳严重的多,首先庭芳注意锻炼,身体素质过硬;其次庭芳接毛虫时手掌抓到毛虫并未用力,并迅速放开,而陈恭则是被庭芳夹着毛虫死死下摁,刺全断在他身体里;再次手掌的皮总归比脖子要厚,毒素扩散慢,庭芳又忍得住不去抓,比陈恭抓的稀烂的好太多。故庭芳只手上起泡,还未感染,陈恭已烧的不省人事了。

    刘太医转了一圈熟人家没找着早回来了,替陈恭扎了一身的针。见老太爷带着胶回来,忙捏起半化的猪皮往陈恭脖子上滚。庭芳不等刘太医的助手,自己就捡了一块滚着。看了看分量,非常奢侈的滚完一个扔一个,直到滚了七八回,才喊丫头用盐水冲洗。

    她自己处理完毕,刘太医也滚玩了陈恭,却道:“哥儿有些刺扎的深了,要用挑的。我且先给姐儿上药。”说着就从药箱里摸出包散剂,拆开把灰色粉末往庭芳手上倒,“还要几天才能好,姐儿自家拿着药粉,每回洗了手便擦上。要紧的是保持干燥,万一药粉没了用面粉也使得。万不可用力,你手上的泡儿更不能去抓。”

    庭芳点头表示知道,又问:“清洗用盐水还是烈酒?”

    刘太医道:“都可。只是痛的很。”

    庭芳无所谓的摇摇头:“无事。”

    刘太医治完庭芳,又去替陈恭挑刺。庭芳忙指挥丫头:“把烛火往那边拢,我这边不用光了。”

    杨安琴丢了个感激的眼神,又用力死死压着挣扎的陈恭。最后还是老太太使人拿了绳子将其绑在黄花梨的条案上摁着头才能动刀。此时的医药用的针与刀多是铜制,刘太医奢侈点,用的是银铜的合金,比起后世的来说可谓是粗糙。几番工具使下来,陈恭的脖子早已没了好肉。刘太医满头大汗的道:“有外伤恐化脓,我还要开几剂药与他吃。”

    陈恭高烧,忙乱之下,刘太医竟忘了先灌麻沸散,硬在皮肉伤挑刺,把陈恭痛的呜咽不止。不等挑完,已痛晕了过去,倒是省了好些事。手忙脚乱的上药粉,又要包扎。庭芳忙喊道:“且慢!布条煮过了没有?”

    助手愣了愣:“为什么要煮?”

    庭芳心道果然,民国时候稳婆就敢用黑乎乎的指甲去抓产妇的宫颈,导致产妇大量感染死亡,北洋政府在京畿地区足足培训了半年,并每年轮训才逐渐扭转观念。古人根本没有细菌意识,陈恭已经发烧了,再用脏布条裹上,妥妥没命的节奏。她自己感觉尚可,没那么想要陈恭陪葬了,便道:“脏布条会感染。”

    刘太医皱眉道:“姐儿哪本书上看的?”

    庭芳语塞,说不出来。

    陈氏却福至心灵的道:“对,对,我也看到了,忘了是哪本,先煮!”她猛然记起庭芳是遇过神仙的人,或许是神仙教的也未可知。横竖煮了烘干也不用多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刘太医见家属坚持,便道:“快些。”

    陈氏见杨安琴憔悴的很,忙问庭芳:“还有什么?我记不真了。”

    庭芳道:“用皂角搓,开水煮一会儿。捞出来火上烤干。”

    仆妇们登时忙将开来,不过一刻钟,齐齐整整的弄好了。刘太医接过干净布条一圈圈缠上,药也好了。又掐陈恭的人中,把他弄醒灌药。直折腾到天亮才完成治疗。

    男人们上朝去了,只留三老爷在家帮不上忙。庭芳熬了一夜,眼皮直打架,不留神间已靠着墙睡着了。几个大人惊魂一夜,走了困反睡不着。陈氏摸了摸庭芳的额头,悄悄道:“也有些烧,太医再瞧瞧吧?”

    刘太医也强打起精神,探了回脉道:“没什么大碍,姐儿身子骨壮,将养些时日便好了。”

    杨安琴沙哑着嗓子问:“我们家的小子呢?”

    刘太医的眼神不自觉的往不远处的毛毛虫尸体上飘了飘,轻咳一声道:“我回去歇歇,下半晌再来瞧。”

    老太太忙道:“来回不便,太医若不嫌弃,家里干净的客房还有几间。”

    刘太医摆摆手:“今晚我轮值,在家歇的安生些,省的精神不好误了晚上的事儿。”

    老太太听说再不敢留,千恩万谢的把人送走了。

    陈恭遭了大罪,庭芳却只微微发烧,杨安琴很不是滋味。理智上知道庭芳做的没错,情绪上却难以控制。陈谦亦是替弟弟忧心。天大亮后,便道:“不好搅了姑姑,我们把他抱回去吧。”

    陈恭半昏迷的睡的很不安稳,陈谦一抱扯到伤口,痛的嗷嗷叫。庭芜从梦中惊醒,心脏砰砰的跳,深呼吸几口才缓过来。看到陈谦怀里的陈恭脸色十分不好,不由生出几分快意,活该!观察了下四周,发现自己跟庭芳挤在一块儿,也不知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稍微退开点儿,换个姿势继续睡了。

    陈恭的哭声渐渐远去,胡妈妈把庭芳换了个姿势,让姐妹两个并排躺好。盖上被子,又用手探了探额头:“还是热。”

    老太太轻笑一声:“这丫头可是不吃亏的!”

    陈氏有些尴尬,到底是她娘家侄儿惹事。庭芳是她女儿,更是叶家的千金。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连她都要吃挂落。又还记挂着陈恭,到底血脉相连,做不到无动于衷。心乱如麻。

    老太太道:“把四丫头的手再洗干净,仔细看看有没有遗漏的刺。只要把刺都拔尽了都不是大事儿,若是刺还留在手上……”说着不由打了个寒战,她想起那个死了的亲戚家的孩子了。整个手背都烂的见骨,恐怖非常。

    胡妈妈赶紧打水替庭芳洗手,排了四组丫头,每组两个,轮番检视。确认手上确实看不到刺头,才又上了药,把才给陈恭包扎剩下的干净布条替庭芳包上。

    老太太又吩咐:“再找些棉布,都好好煮了晒干,用干净的布袋子包好。他们姐弟两个还要用几日。学里替他们两个都请假吧,好好将养几日。”

    陈氏忙应了。

    老太太捶了捶腿:“我乏了,有什么事再使人叫我。”

    越氏和秦氏当了一晚的布景板,不住的打哈欠,憋的两眼泪花。终于熬出了头,一左一右架着老太太火速撤了。独留陈氏守着庭芳挂着陈恭,暗自垂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