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2章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谦不想搬,不单因为先生,还因为同窗。官场上有很多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以少年同窗最为隐秘同时感情最好。他是陈家未来的家主,他得有出息,才能护得住一家子。他没有去过官学,从来就是单请先生教。平心而论,比在官学要学的更仔细,但缺陷也很明显。陈家自然请的起先生,运气好的话比康先生更厉害也不是不可能。但光他和陈恭两个人学习又有什么意思呢?以杭州文风之盛,他都没有如今的压力。无它,日常没有对比而已。

    到了叶家后,他成绩最好。可后面追了一群弟弟妹妹,时不时切磋请教,逼的他更用心。你追我赶的日子是快乐的,因为有巨大的成就感作为支撑。陈谦暂时不想改变,只得实话实说:“回家没有同学,没趣儿。”

    杨安琴更加倚重长子,不说长子将来顶门立户,光看两个儿子的差距就知道了。不愿拂了长子的意,只得道:“那我与康先生补份礼,往后单使个小厮跟着恭儿吧。顺道小厮也跟着学些墨水。”

    陈谦点头:“很是。我越发没空管他了,单喊个人管他更好。”

    杨安琴也没有别的方法,只得如此:“只盼他将来学乖些。罢了,不说这个。亲家老太爷昨夜闹乏了,今日有些不适,老太太免了晚间的请安,我们等下去姑母家吃饭。”

    陈谦忙问:“老太爷怎么了?”

    “说是气急攻心,并无大碍,只有些头晕。”杨安琴道,“老太爷不欲孩子们知道,省的闹哄哄的。咱们只作不知,明日他好些了再去问安。”

    陈谦道:“亲家老太爷不声不响的,真个疼孩子。”

    杨安琴嗳了一声:“谁家爷爷不疼孙子。走,别正赶着饭点儿,不礼貌。”

    母子两个一齐往陈氏厅里走去。只陈氏和庭瑶在东间看小八,杨安琴问道:“孩子们呢?”

    陈氏笑道:“不知她们姐妹几个嘀咕什么,说话间全去了庭芜屋里。等吃饭再叫她们。恭哥儿还没醒来?叫厨下留些粥与他吃。”

    杨安琴坐下道:“中午那一砂锅粥还坐在火上,他不想吃,正好留着晚间吃。”

    庭瑶道:“才庭芳嚷着要吃红枣糕,蒸了来她又跑了,正好分半碟子与恭哥儿。甜丝丝的,夜里饿了吃。”

    陈谦摆手道:“可别,省的他们两个又怄气。”

    陈氏笑道:“四丫头再不为这个怄气的,我才说她,急起来便不管不顾了。叫她以后别那么冲,看把恭哥儿闹的。”

    杨安琴道:“哪里怪她了,都是恭哥儿自作孽。好悬没挨着脸,昨晚我都唬的动不得。昨晚才学的筝,偏又伤了手,可得等七八天功夫再捡。”

    庭瑶笑问:“她学的还好?”

    杨安琴对陈氏道:“我昨夜就想说,哪知闹出好几折子戏来,又忘了。你家四丫头,真真聪慧过人。赶紧替她定个好的,别埋没了。”

    “嫂嫂嘴里越发跑马了,”陈氏道,“她学琴也不见得多好,只是有了琴的基础再学筝自然快了。”

    东间在闲话,庭芜房里也在闲话。庭芳把昨日得的料子搬到庭芜房间,点了点,脸上庭芜的一共八块。三个人不好分,庭芳便道:“你们先一人挑三块吧,我捡剩下的两块就好了。”

    “那怎么行?”庭兰道,“原是陈家赔给你的,你们能分我两块就很好了。”

    庭芳拍拍脸,道:“姐妹们里头独我生的最好,便是少穿一套也最好看,你们就别跟我比了。”

    庭兰:“……”好厚的脸皮!

    庭芜却正色点头:“嗯,四姐姐好看!”

    庭芳:“……”她就开个玩笑。

    庭兰又气呼呼的道:“陈恭真不是个东西!扔了蚯蚓又扔毛虫,他倒机灵,知道用叶子包毛虫。好在你给了他一下,不然越发纵的他!”

    “算了,自家表弟,有什么好计较的。”庭芳淡定的道。反正大仇已报,嘴上大方些显的修养好。

    庭芜却不依:“等我长大点儿,再打他一顿,替你报仇。”

    庭芳笑道:“你们俩都别气了吧,知道是为了我,可也顾忌一下舅母。”

    响鼓不用重锤敲,杨安琴彪悍的无视*在庭兰庭芜心里还有深刻的印象。庭兰同情的望着庭芳,从来无往不利的人,碰上陈家便连连不顺,陈家真是她的克星。

    姐妹三个谦让了一阵,又说了一回那种料子裁什么衣裳好看,就到了晚饭时分。走到陈氏房间,果然已是一团和气,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庭芳笑盈盈的坐下吃饭,也和往日无二。风平浪静的吃过晚饭,总算把两家人的尴尬消散了不少,各自回家不提。

    次日清早,庭芳从陈氏床上醒来,感觉爪子好了多半,只余轻微麻痒。胡妈妈挑了点风油精替她涂上,又问:“姑娘今日不上学,跟着太太去老太太屋里玩吧。”

    庭芳把手掌翻了翻,道:“好多了,可以去上学了。”

    陈氏埋怨道:“学里有金子,你天天赶早去捡!”

    庭芳晃着陈氏的胳膊道:“我要去嘛,老太太不好玩,我一日没见三哥三姐,想的很。他们昨天都不来看我。”

    陈氏哭笑不得:“他们清早来看的你,你还睡觉呢。既要去学里,别忘了同他们道谢。”

    庭芳欢乐的起床,换好衣裳推开门。初春温润的空气袭来,沁人心扉。天气转暖,只需穿薄棉衣,更不用斗篷,再不像冬天时的臃肿。庭芳心情很好,蹦蹦跳跳的从庭瑶处敲门,一路敲到庭芜房间:“起床啦!上学去啦!”

    庭瑶还在梳头,推开窗户道:“大清早的喊什么呢?你起的早就先去学里背书,扯着嗓子喊都没关系,别闹我们。我才起来,叫你嚷的脑仁儿疼。”

    庭芳撇嘴:“才十五岁,说话比娘还老气横秋。”说完做个鬼脸,又跑回陈氏屋里,道,“我今日要吃松子百合酥,娘记得跟厨房里点哈。”

    陈氏白了她一眼:“我一月的月钱专管你吃点心了!”

    庭芳笑呵呵的不接话,又不是她一个人吃,谁让你们几个全都有选择综合症,还不如她在心里默默列张表格轮着吃。

    “你既闲着,替我跑个腿儿。”陈氏道,“你舅母才来京,好些东西只怕没备下。你送两盒清凉油与她。”

    庭芳心里门清,送舅母是假,送陈恭是真吧?还要她送过去,八成还是希望姐弟两个和好。平心而论舅母对她不错,大表哥也很好,她就顺着台阶下好了。便单手在陈氏的柜子里翻出两盒没拆封的清凉油,道:“那我直接去学里了,中饭在学里吃,练完字回来陪你下棋。”

    陈氏还怕庭芳不明白她的苦心,特特嘱咐道:“替我问问恭哥儿。”

    庭芳不由笑道:“娘你不用担心,我知道。我是姐姐,先同恭哥儿说话没什么。他没起来便罢,起来了我去问他好儿。姊妹们哪有隔夜仇,哪怕他恼我呢,我只多赔几句不是就好了。”漂亮话不用钱,不说白不说。

    陈氏的一颗心终于落回肚子里,笑眯眯的道:“去吧。”

    庭芳一阵风的跑了。到杨安琴门口,大门已开,想是起来了。庭芳大大方方的跑进去问好:“舅母早安!我娘要我送清凉油给五弟,五弟好些了么?”

    杨安琴怔了怔,随即笑道:“你倒不记仇儿。”

    呵呵,前日仇前日毕,今日该装虚伪了。庭芳眼睛笑的弯弯的:“我才不记仇,要是五弟记仇,舅母替我分说分说。”又道,“清凉油最好,我擦上便没那么痒了,我娘才说要我送来。只怕五弟还有伤口,到底能不能用,还请舅母打发人去药铺子里问问大夫。”

    庭芳主动来说话,已是先服软。杨安琴心里舒服了许多,往日的爽利劲儿又回来了:“我在杭州时,人家叫我洋辣子。如今你们姐弟两个尝着洋辣子的滋味了吧?”

    “噗,”庭芳忍不住笑道,“舅母,有道菜叫洋辣子炒肉,您要试试么?”

    “小丫头连我都编排上了,仔细你的皮!”杨安琴道,“别跑,让我抓住咬一口,尝尝洋辣子的厉害!”

    庭芳大笑:“不跑是傻子!我娘叫了松子百合糕,配茶最香,你记得去趁热吃。我上学去了,舅母回头见。”人跑远了,清脆的笑声还留在空气里荡漾。把陈恭从美梦里生生荡醒,脖子处又痛又痒的感觉随即而至。

    杨安琴听他叫的厉害,只得拿出清凉油替他擦。哪知陈恭得知药是庭芳送的,死活不肯上。杨安琴只得拿起另一盒哄他道:“这盒是我买的。”

    陈恭才肯上。清凉油刺激的他呲牙咧嘴,杨安琴一面上药一面骂:“该!叫你顽皮!”

    杨安琴摸着陈恭已退了烧,脖子上的伤口也结痂了,除了会留几道疤痕再没别的事。才彻底放下心来。

    陈恭摸了摸脖子道:“今天不想上学。”

    杨安琴见他可怜巴巴的样子,便道:“就今天!明天不许躲懒儿,你四姐姐都去上学了。”

    不提还好,一提陈恭眼泪都快出来了:“我不要跟她在一处。”

    “行,行,她还不想跟你一处呢,”杨安琴道,“你别去学里闹她就是。”

    “谁要去闹她!那么凶!将来铁定嫁不出去!”

    杨安琴:“……”原先想着给你做媳妇儿的……

    陈恭却气呼呼的出门了,杨安琴见他往花园里走,想着花园刚被清理过,便随他去了。自己轻轻松松去找陈氏。又往老太太处请了安,约着越氏秦氏一齐在陈氏屋里打牌。

    妯娌四个正预备叫午饭,忽然杨安琴的陪房张妈妈急急来报:“太太快回去瞧瞧。五爷又闹事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