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满脸阴沉的看着扑倒在地的不明物体,百合的裂开的裙子在风中摇曳,露出打满补丁的长裤与补丁没打上因而露出来的小片雪白肌肤。满花园的男仆都自觉溜走了,留下来的女仆也都低着头。

    水仙还没找来能替换的衣服,杨安琴等人已赶到了现场。见百合一脸羞愤欲死的表情,再看看陈恭整个人趴在地上,手里还攥着大片从裙子上扯下来的布料,整个人都呆呆的。杨安琴只觉得脑子轰的炸开,冲过去单手拎起陈恭的领子把人拽起来,另一只手啪的扇在他脸上,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正在此时,水仙飞奔而至。拿着一件披风,利落的把百合裹上了。庭芳只阴测测的说了一句:“若不是百合拦在我前头,呵呵……”

    杨安琴和陈氏都登时羞的满脸通红。越氏满脸厌恶的看着陈恭,恨不得立刻把这货扔出叶家。蚯蚓和毛虫还能说是小孩儿淘气,扯裙子这种阴毒的招式分明是坏人名节!如此心黑手狠,谁还好意思说他是孩子气?

    百合早已哭的打嗝,庭芳使个眼色,要水仙把她带走。自己冲长辈福了福,径自去了。她可以表示愤怒,但没办法直接处置陈恭。索性使个性子,并做些力所能及的补救。

    处理事态最好的方法,莫过于先让事态冷却。所以在花园里打陈恭是最蠢的。杨安琴一怒之下甩了儿子一巴掌,幸好陈恭没有叫嚷,动静并不大。杨安琴也冲着叶家三妯娌行了行礼,带着儿子走了。

    秦氏满脸不高兴,她的亲姐姐在族中难以存身,欲投靠于她,然今日一事,不知老太太还愿不愿意接受亲戚常住?若老太太不愿意,她姐姐又该何去何从?

    越氏为人厚道,拉了拉秦氏的手,勉强笑道:“我还有些事,先回了。外头风大,大嫂也回去吧。”

    陈氏思绪纷乱,胡乱点了点头,目送两位弟媳离去才转身回房。庭瑶已接到消息等在屋内,见到陈氏,忙问:“娘,表弟可是故意的?”

    陈氏摇摇头:“还没审呢,谁知道他怎么想。”说完满身疲倦的跌坐在椅子上,两行清泪流下,“我和大嫂半辈子交情,都交代在孩子身上了。”

    庭瑶冷笑:“舅母要为了陈恭与你生分,也没必要交情了!不是我偏着自家妹妹,哪次不是陈恭撩事?几次三番不得逞,竟打起那下作主意!”庭瑶越说越气,他们这样人家的女儿,是千金小姐也是联姻资本。一个不好白折了个闺女不说,还得连累全家,“只有千日做贼的,没有千日防贼的!他是盯上了四妹妹,须得想个法子破解才好。”

    陈氏揉着眉心道:“调谭妈妈与庭芳,日后叫她跟着。两个丫头总不顶事儿。其余的,待你舅母问过再说吧。老太太那处是瞒不过的,我却又是庭芳的母亲,还没个陪不是表白的地方。”很多时候,不单庶女对着嫡母尴尬,有事发生时,嫡母的立场同样尴尬。庭瑶受了委屈,老太太未必好插手,毕竟疏不间亲。但庭芳受了委屈,不留神就变成她不慈。

    陈氏当然不愿意跟杨安琴翻脸,此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主要是做的恶心。但庭芳被毛毛虫蛰的时候,老太太对陈恭就非常不满了,碍于亲家不好说,庭芳又及时反抽了回去,做长辈的只好装死。可才过几天?陈恭又闹上了。算算杨安琴总共也没住几日,倒叫陈恭折腾了三五回,老太爷都为此小病了一场。别说是跟陈恭毫无血缘关系的老太太,就算是嫡亲的姑母,陈氏对陈恭也只有厌恶。

    一面是夫家,一面是娘家,事情可大可小,陈氏顿时陷入两难。

    庭芳回到屋里时,百合正哭着寻死觅活。庭芳登时就怒了,喝道:“闭嘴!”

    百合的哭声戛然而止。

    庭芳气势汹汹的坐下,腰背挺的笔直:“我竟白教你识得那么许多字!丁点大的事要死要活,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百合张了张嘴,说不出话,眼泪哗哗直掉。

    庭芳冷声道:“你再跟我闹腾试试?这么爱牌坊,我今日就送你出门,寻一处牌坊吊上,全了你的名节!”

    百合登时脸色煞白。

    “也是读书识字的人了,守节是什么意思还用我多说?”庭芳怒道,“男人寻了那样的借口来揉搓女人,如今家里人还没开口,你倒先自己揉搓上了!我叶庭芳带出你这样的废物,简直前世不休!”妈蛋!解决方式千万种,偏偏哭是最没用的一种!丫头都是她的左膀右臂,将来还得带到夫家去使。这么点挫折都受不起,坑她呢!

    百合刚收的眼泪,又哗啦啦的掉,噗通跪在地上,泣不成声:“姑娘……姑娘……”

    庭芳:“……”

    水仙也哭道:“姑娘,方才园子里,有二房段妈妈的儿子段阿宝不住的起哄。百合如何能在家里呆得下。”

    庭芳斜了她一眼:“那就别呆了。”

    百合瞪大眼,全身都抖了起来。

    庭芳觉得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疼:“又不是不管你,怕什么?我有法子护你周全。还有那段阿宝,拉出来打一顿就是了。”流氓罪,打几藤条不冤枉。

    水仙喏喏的道:“那是二太太陪房的儿子……”

    “呵呵,”庭芳淡淡的道,“我精贵还是陪房的儿子精贵?扇我脸就白逃脱了?当四姑娘我是死人呐?”呵呵,本姑娘正经受过14年如何上纲上线的专业教材的主儿,只有想不想整死流氓的事儿,没有整不死的事儿!

    “姑娘……”百合拉着庭芳的裙子,“别赶我走……”

    庭芳抽抽嘴角,不打发了你个软蛋留着过年叫人片火锅吃?又想起百合的软性子,硬生生的转成委婉的语气:“你不怕闲言碎语,没人能赶你走。你要怕那些,我替你找户人家风风光光的嫁了,如何?”

    丫头说是伴着长大,然而庭芳才九岁,真找个同年龄的,不是伺候她,是给她添乱。所以小姐的丫头通常比小姐大几岁。百合今年14,说人家早了点,生育危险性大。可她不单倒霉还死不争气,也只能先嫁了,看能不能跟夫家商量一下,过几年再圆房。又看了眼在边上急的冒汗的水仙……顿时觉得心好累,丫头都是债!

    庭芳被两个丫头哭的烦,猛的站起身,对水仙道:“看着她别做傻事,我去回娘,打发人给她找婆家。”

    百合当然是不想死的,只是世道苛刻,无所适从罢了。眼睁睁的看着庭芳出门,又嘤嘤的哭了。

    陈氏母女正说话,就见庭芳抬脚进门,脸上依然挂着霜。陈氏忙问:“你那丫头如何了?”

    庭芳轻吁一口气,从头说起:“老太太叫把园子理干净,那些个石头缝儿哪里是女人们搬的动的?我们去园子里散步的时候,恰见大伙儿挪石头,百合的大腿,尽叫园子里的人看了个遍。当时还有起哄的,我记了名字,叫段阿宝,报与老太太处理吧。”

    庭瑶把后槽牙磨的咯吱咯吱响:“很好,跟小姐的丫头都敢起哄,看来是咱家太仁慈了些!”

    庭芳继续说正事:“堵不如疏,流言是没法堵住的。依我说,娘重新替我买个丫头吧,百合便好好发嫁了出去。既跟了我一场,又是替我挡灾,我必要护她周全。”

    陈氏道:“很是。只往哪里嫁呢?速度要快,风言风语一起,怕她想不开。”

    庭芳勾起嘴角:“我偏让她嫁的比别个都好。”

    庭瑶道:“我倒有个法子。他们外头有句俗话叫‘宁娶大家婢,不要小户女’。百合既识字,不如嫁与商户。又不缺衣少穿,又避开了风头。”

    陈氏摇头:“大商户们自有他们的圈子,他们不会要个奴婢。小商户们一时未必寻的到合适的。我使人打听打听,在压下家里的议论。百合先别叫她出门,在家看家吧。”

    庭芳道:“不拘泥于商户,依我看小地主们便不错。顶好都识字,夫妻才和睦。嫁的远不好,遭了欺负都不知道;嫁的近了更不好,百合是个软性子,闲话传到她夫家,夫家不怎么样,她就得先受不住。不如使人去问问魏娘子,她那里虽远,却有魏家看着,不至于受气。”

    只能如此了。总不至于为了个丫头去罚主子,更不能为了庭芳的面子跟亲戚闹翻。这口气庭芳不咽也得咽。

    陈氏听庭芳条理分明、处事妥当,又生出几分怜惜。摸了摸她的脸道:“好孩子,到底是……委屈了你。”

    庭芳才要说小事一桩,就听隔壁院里传来震耳欲聋的哭声:“你是我亲娘,为什么都不信我!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