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5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觉得心好累,熊孩子跟她耗上了。京城三月的夜里还很冷,这货就敢蹲门口发癫,感冒了会死人的好不好!虽然不喜欢熊孩子,但还没有深仇大恨到让他去死的地步。伸手摸了摸熊孩子的爪子,果然冰的把她都冻了一下。叹口气,耐着性子道:“我有话跟你说,你进来。”

    “你信不信我?”

    庭芳伸手去拉:“少废话,快来。”

    陈恭把手抽回来,蹭的站起:“我不是故意的!”

    庭芳:“……”

    “我不是就不是!”陈恭又哇的大哭起来,“你们都不信我!呜哇!”

    庭芳:“……”

    杨安琴在东跨院里忽听陈恭的哭声,再仔细分辨,发现是从东院传来的。气的抄起藤条就往东院冲。陈恭那大嗓门,闹的东院并东跨院都纷纷把灯点亮了些许,庭芳更是吩咐丫头:“去屋里把灯点上,光咱们个小灯笼,都照不分明。”

    陈恭哭的正带劲,忽见杨安琴几乎是用冲的跑过来,隐约还看到她手里的藤条,吓的屁滚尿流,转身就躲在了庭芳身后。

    杨安琴厉声喝道:“你给我出来!没打够是不是?皮还痒是不是?眼错不见又来闹你四姐姐,看我不揭了你的皮!”

    陈恭又醒了下鼻子:“我没闹,嗝,我就是来问她……嗝……”

    杨安琴想把儿子抓回来,哪知熊孩子拿庭芳当壁垒,差点玩起了老鹰捉小鸡。庭芳反手一把抓.住陈恭:“站住!”

    杨安琴的藤条应声而落,狠狠抽在陈恭的屁.股上,发出啪的脆响。

    陈恭才停下的哭声再次撕心裂肺:“我知道了,你什么都护着叶.庭芳。嗝!你不是我亲娘!你是她亲娘!”

    庭芳:“……”为什么中枪的总是我……

    杨安琴气的七窍生烟,从庭芳手里捞过蠢儿子,又是啪啪啪七八下。在没节操的庭芳心里,本来啪啪啪是个螃蟹词,如今再也没办法正视引申义,永远回归了本意。庭芳在心里大喊:节操,你别回来!!我们说好了生生世世永不相见的!

    陈恭本就被揍了一下午,又没吃晚饭,早没力气了。转的几圈就摔倒在地,后面还有藤条追杀,猛的抱住庭芳的大.腿:“四姐姐,救我啊啊啊啊啊!”

    庭瑶在边上看了半日猴戏,憋笑憋的全身直抖。好容易缓过来了,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走来劝道:“舅母消消气。”

    陈氏也劝:“罢了罢了,别打了,可怜见儿的。”说着拦在杨安琴前面,冲庭芳使眼色儿。

    陈氏的面子是要给的,庭芳忙拽起陈恭,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陈恭无比默契的关门上栓,把恐怖的杨安琴隔绝在屋外。

    杨安琴冷笑:“你有本事躲一世!”

    陈恭不由抖了抖。

    陈氏用力拉着杨安琴:“让她们姐弟两个玩一会子,嫂嫂陪我吃点子宵夜。”又趁机喊丫头,“红梅,把砂锅上熬的肉蓉粥与四姐儿送去,她晚间吃的少,拿粥垫一垫。”

    庭芳晚上吃了两碗饭,给她龙肉都吃不下。陈氏是借着她的由头替陈恭预备的,庭芳装作不知道,反而隔着窗子道:“好舅母,你陪我娘说说话儿,五弟有我呢。”

    杨安琴还要骂,被陈氏和庭瑶两个人硬架着走了。陈谦在边上脸都绿了!关门上栓子!!!那是四妹妹的闺房!!女孩儿的闺房能随便进的吗?你还敢关门!!陈恭,我明日要你好看!!!!

    听着杨安琴渐行渐远的脚步,陈恭方才吓没了的嗝又回来了,接连打了无数个,难受的直捶胸口。

    庭芳见状,从茶桶里倒了半杯水递到陈恭跟前:“慢慢喝几口,会好些。”又喊丫头,“拿个手炉子来给他捂着,再来个斗篷裹上。火盆烧起来。”家里已停止烧炕,庭芳的屋子里并不暖和。

    百合讨厌陈恭,然而他是主子,只得伺候着,到底不肯近前,便接了烧炭的活计,让水仙拿斗篷裹陈恭。屋里的斗篷自然都是庭芳的,水仙老大不情愿的找了件半旧的出来,替陈恭披上,盘算着既然是半旧的,权当丢了。

    陈恭喝了水,庭芳指挥他憋气。三五回后,慢慢的不再打嗝。陈恭满脸哀求的看着庭芳:“四姐姐,我今晚在你家睡吧。”

    庭芳木着脸道:“我是四姐姐,不是四哥哥。”

    “我睡书房就好了!”

    庭芳道:“你大晚上找我做什么?说明白了我便替你求情。实在不想回家,送你去我大哥屋里睡。”

    陈恭没忍住嗝了下,低低的道:“白天我真不是故意的……”

    庭芳冷笑:“嗯,不是故意的,有心的。”

    陈恭猛摇头:“他们把园子都收拾了,什么虫子都没有。我好容易抓了只蚂蚱,谁知它跑了。我追它的时候绊了一下才扑倒的。真不是故意的,四姐姐你信我!”

    庭芳道:“然后呢?”

    “呃?”

    “第一,你是不是故意的不重要,大家都当你是故意的。”庭芳毫不留情的道,“第二,你想想为什么大家都当你是故意的。”

    陈恭恼了:“可我就不是故意的嘛!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你们还想怎么样?”

    “想你改了。”

    “我才没兴趣扯裙子!”陈恭愤怒的指着百合,“她那么丑!”

    百合眼泪刷的就下来了。

    庭芳伸手把陈恭的耳朵狠狠拧住,陈恭立刻嗷嗷惨叫。

    杨安琴在正房里听见,刚才的满脸寒霜化成春风无限:“四丫头干的漂亮!”

    庭瑶心道:亲妈!妥妥的!

    庭芳继续用力拧,还对水仙道:“把百合带出去,有什么好哭的。”

    水仙摇头:“姑娘跟前没人伺候。”

    庭芳道:“我收拾这小子,你们该干嘛干嘛去。”

    水仙左右为难,最后还是听从庭芳的吩咐,把哭哭啼啼的百合弄走了。

    陈恭哭的七死八活,告了无数次饶,耳朵才被放开,“都肿了……呜呜呜……”

    庭芳扔了块帕子砸在陈恭脸上:“把鼻涕擦了,知道我为什么拧你么?”

    陈恭终于学乖了,老老实实的回答:“我欺负你丫头。”

    “知道你.娘为什么打你么?”

    陈恭瘪瘪嘴:“祸害丫头。”又不服气的道,“你们怎么全偏着那丫头啊!?”

    庭芳淡淡的道:“因为那是一条人命!”

    “啊?”

    “她要被远远的嫁出去了。”

    “为什么?”

    “因为裙子被你扯掉了。”庭芳道,“不把她嫁出去,就是让她去死。你差点杀了人,懂吗?”

    陈恭缩了缩脖子:“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不是故意的,结果都是差点杀了人。”庭芳平静的说。

    陈恭更加害怕:“她不是没死么……”

    “我给拦了。”要不是她叶.庭芳是个穿的,百合还不知道结果如何呢。

    陈恭沉默了半晌,才道:“那怎么办?”

    庭芳道:“所以我要把她远远嫁了,以后她很难见到父母,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夫家生活,被人欺负了都没人报信。跟她相比,你挨了几顿打又算得了什么?一报还一报,现在就把你嫁出去做童养媳,你.娘就不打你了,怎样?”

    陈恭惊的跳起:“不要!!!”

    “所以,你该打么?”

    陈恭低下头。

    庭芳又道:“前日毛虫的滋味如何?”

    陈恭不由摸了摸脖子,打了个寒战。

    庭芳呵呵一笑:“你使坏心眼的时候,就要做好有报应的准备。你是人,别人也是人。你敢害人,人家就敢害你。你不扔毛虫,只怕脖子这辈子都不用遭罪呢!”

    陈恭瘪着嘴:“你好凶……”

    庭芳很配合的踹了一脚,正中小腿:“我还能更凶!”

    陈恭吃痛,呜呜哭出声。

    庭芳喝道:“闭嘴!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陈恭吓了一跳,眼泪含.着泪,却再不敢出声,糯糯的问:“算什么?”

    “舅母打的算舅母的,大表哥打的算大表哥的。可是丫头是我的,你害我没了个丫头,你说怎么算?”庭芳阴测测的道,“没丢丫头的舅母和大表哥打了你多少下?我丢了丫头的,起码要翻倍吧?”

    陈恭差点吓尿了!他原以为只要跟庭芳说清楚就不用继续挨打,没想到庭芳还等着他。僵硬的扭脖子看了看外头,亲娘和亲.哥正等着他;回头看屋里,庭芳笑的白牙森森。眼泪扑扑的掉:“四姐姐,我不敢了,再不敢了,饶了我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