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7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恭正赢的高兴,半点不惧。方才庭芳技术不过平平,便是她聪明又如何?总不至于看了一会儿就成行家了!

    庭芳接过陈恭递来的四角板,游戏便开始了。常言道实践与理论相结合,只有理论的都是纸上谈兵。庭芳目前掌握的仅仅为理论,故前几轮并不占优势。眼看着手里的四角板就要输完,庭芳忽然改变策略,选了个倾斜角度猛力一拍,啪的一声响,陈恭的四角板就露出了肚皮。

    陈恭笑道:“四姐姐好手气!”说完也用力往下拍,庭芳的四角板同样翻了个儿。

    庭芳挑眉:“有点水平嘛。”说话间,轻轻巧巧,便再次把陈恭的掀翻。

    陈恭怔了怔,不服气的使尽全身力气往下拍打。他已练了一下午,技术很是不错,庭芳的四角板被利落的打翻。

    庭芳并不着急,玩游戏看技术,更看心态。他们现在僵持着,只看谁先绷不住谁就会输。两个人你来我往,寸土不让。庭玬看的心.痒难耐,在一旁嚷道:“四姐姐用力!掀死他!”

    陈恭反唇相讥:“你自己输了就让别人出头,不要脸!”

    庭玬叉腰大笑:“对啊!我有能干的妹妹,你有吗?”

    陈恭竟无言以对,陈家半个姑娘都没有,站出来一排五兄弟,确实没有妹妹。他一分神,就叫庭芳连赢了两块,忙收拢心思在游戏上。说来陈恭干啥啥不行,好容易找到一桩能傲视群雄的,自然信心满满,更不愿意输。然而运气很不好,他的直觉不错,但再不错的直觉碰到庭芳那种用力学欺负豆丁的流氓也得跪。随着时间慢慢溜走,庭芳越发理解理论上风力,越打越顺手。待到太阳渐渐西斜时,陈恭手里已空空如也。

    陈恭习惯性的往兜里拿四角板,却一个都没有,再看看庭芳手边的厚厚一叠,整个人都不好了。读书打架皆不如人就算了,为什么玩个四角板还要被庭芳虐啊?想到此处,不由悲从心来,哇哇大哭。

    庭芳:“……”好像欺负小孩子了,跟着老脸一红,忙道,“别哭别哭,姐姐还有更好玩的,要不要玩?”

    陈恭哭道:“我不要,再有我也玩不过你!哇!!!!”

    庭芳只得劝道:“你玩不过我还能玩的过旁人嘛!再说你看咱们玩的四角板多没意思,就摆在桌子上,太没技巧了。我帮你想个不平坦的地方,再教你怎么摆好才不容易被掀翻,如何?”

    陈恭挂着两包泪,抽噎着道:“真哒!?”

    庭芳猛点头,她今天也是幼稚,跟个八岁的小屁孩斗神马啊?出息呢?

    陈恭终于破涕为笑,抱着庭芳道:“好姐姐你快想快想!”

    庭芳把陈恭从身上扯下来:“别忙,我真的得想想,还得使人做出来。你先同兄弟们玩,我看你跟三哥水平差不多,正好切磋切磋。”艾玛,熊孩子还有些优点哈,挺容易哄的嘛。

    庭玬早看的手痒,忙接道:“就是,再来!你是男孩子,不要老是哭鼻子。”说着拉住陈恭,就开始分四角板。

    庭芳终于松了口气,回头收拾她算的公式,却被陈谦拦住:“这是什么?”

    庭芳一僵,方才想起她刚才居然公开算物理,呃……今天智商被狗吃了么?好在她是女孩子,有特权。脑子转了转,故意眨了眨眼,拖着长音道:“不~告~诉~你~~”说完抱着公式跑了。

    陈谦:“……”他总不能追出去吧?但是那个到底是什么呢?明明开始的时候,庭芳完全不会玩四角板,看了一阵又算了算,就成高手了。必然有机关。

    庭芳一路飞奔,想着怎么圆谎才好。待冲进家门,才想起圆谎其实很容易。陈氏跟杨安琴在校谱。虽说古筝古琴不同,但都是民乐,区别没有想象中的大。姑嫂两个正想着哪些曲子能互相改编。庭芳心里着急,到陈氏的耳边悄悄道:“娘,我有事……”

    陈氏疑惑的问:“什么事?”

    杨安琴扑哧一笑:“怕是有悄悄话儿吧?行,咱们明天再细论,你们母女先说话。”

    庭芳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杨安琴起身揉了揉她的头发:“晚上咱们还一块儿吃饭。”

    庭芳清脆的答应:“好咧!”

    杨安琴出了门,庭芳把丫头都撵了,屋里只留了胡妈妈。陈氏笑问:“又淘气了?要我顶什么缸?还不从实招来。”

    “知我者娘也!”庭芳忙把方才算的草稿纸递给陈氏,“我写这个,被大表哥瞧见了。”

    陈氏看着五六张鬼画符,完全不知道是什么:“看到了又如何?”

    “呃……不是凡人之数……”

    陈氏:“……”

    庭芳扯着陈氏的袖子道:“神仙说了,西洋也曾有人跟他学过,只他们是男的,可以著书立说,便传的西洋好多人都会。您可要记得替我圆谎,只说我看西洋书学会的哈!”

    陈氏道:“咱们家又没有西洋书。”

    胡妈妈笑道:“好说,只说我不识字,上回买书买错了。还得正经去寻几本回来才能描补上。可我真不识字,不会买。西洋东西,只怕店家也未必就有,便是有,伙计也未必听的明白。”

    只要陈氏肯说话,事情就几乎解决了。庭芳笑道:“休沐日得闲,妈妈带我出门买吧,我认得。”

    陈氏却问:“神仙教你画符做什么?莫不是还要你降妖伏魔?”

    庭芳笑道:“妖魔没降到,把陈恭降服了。他现在还眼巴巴儿的等我给他算出游戏哩。我还得继续算,娘你帮我打掩护哈。”

    陈氏皱眉:“哪来那么多怪话。既是神仙教的,我便替你圆了。但你记住,你是姑娘家,有些名声不能有,再不许在外人面前耍了。知道么?”

    庭芳忙点头:“嗯,嗯,今日是我大意了。”

    陈氏又嘱咐:“恭哥儿皮的很,你别同他混,你们不是一路人。仔细他又伤着你。”

    庭芳叹道:“不是没法子么?总不好叫舅母为难。再则,不想个法子引开他,他更闹的我不安生。想几个游戏与他,占了他的时间便好了。”说来陈恭也是闲的,古代没有什么玩具,偏偏叶家的孩子又规矩,对于精力旺.盛的熊孩子而言无疑是折磨。为了一劳永逸,最好还是设计系统游戏。

    前世作为游戏公司的程序员,虽然没有策划那么专业,但游戏理念还是知道的,不然没法跟策划沟通。陈氏屋里并无外人,庭芳忍不住又拿起笔开始打草稿。四角板有初级和高级两个版本。初级的就是在平地上傻乎乎的掀啊掀,但初级的没有技巧,就容易腻。高级版的则是在不平坦的地方玩,就要讲究攻守了。四角板怎么摆,摆哪里,摆什么角度?掀四角板的人,要从哪个方向袭击?要用哪样的力道?需知力气太大也是不行的,高级版力气过大,四角板滚两圈的话,等于没掀翻。庭芳算的正是地形,权当游戏地图了。

    自古以来不规则的东西最难计算。于是聪明的人类创造出了逆天的微积分,把无数学生虐的死去活来。庭芳没被虐过,因为她天赋不错,却又没凶残到科学家的份上,所以普通人痛苦的高数,就是她的游戏。其实按照庭芳的条件,确实可以往研究生甚至博士生挑战一下的,大学老师也劝过她。但她家条件不好,想尽快找工作养家糊口。理工科的研究生博士生非常苦逼,工作量大工作时间长补贴少,数学专业读研究生挺尴尬的,要不然早早利用数学通杀的优势去找工作,要不然狠下心直冲科研。后面那条路,对普通人家的孩子而言太奢侈,庭芳还有父母要养,只好选了第一条。数学是涵盖非常广泛的行业,大四找工作的时候,听说游戏行业赚钱,便报了个程序员培训班,毕业就去了游戏公司。

    程序员有专门的专业,然而数学系从来逆天,庭芳上手挺快,没二年做到组长,再过了两年,离总监只有一步之遥时,嘎嘣,穿了!每每想到此处,庭芳就恨不得冲天喷血!尼玛要穿你不早穿,老娘房子买了岗位升了,眼看就人生赢家的节奏,喵的穿成奶娃……还是地狱模式的奶娃……老天你跟我多大仇!

    庭芳写着公式,回忆起前世的风光,彻底郁闷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