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9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氏怔了怔,才道:“姑血还家,好么?”

    杨安琴笑道:“不是大丫头。”

    陈氏更是摸不着头脑:“二丫头……哪里配的上谦哥儿?”

    杨安琴只得明明白白的说:“我喜欢四丫头,想说给恭哥儿。”

    陈氏张了张嘴,心里飞快的想着怎么拒绝。陈恭是她亲侄子没错,但她并不喜欢陈恭。如果陈恭性子跟陈谦无二,或是略有不足,她自然乐意亲上加亲。可陈恭……三岁看老,如今快九岁了,还是人嫌狗厌的模样,不说将来的前程,连小意温存都指望不上,她如何舍得庭芳去受罪?想了半日,勉强道:“四丫头比恭哥儿还大些,恐不般配。你看七丫头如何?”庭芜不是她养的,没什么感情,嫂嫂喜欢拿去好了。

    说来庭芜的条件不错,小女孩儿长的好,性格也不扭捏,如果不是周姨娘所出,还是挺合杨安琴的脾气的。但眼前有个更好的庭芳,就衬托的不显了。天下当母亲的都是一个样,恨不得把最好的捧到孩子面前。可杨安琴也知道,陈恭哪条都拿不出手。也就是庭芳乃庶出,若是嫡出,她都不敢提。如今看来,她家小姑子确实没看上陈恭。只得笑道:“不是说现在就定,我先跟你通个气儿,将来四丫头要寻婆家,别忘了你侄儿。”说着又夸庭芳,“那孩子看着就讨人喜欢,难得的是知礼又不吃亏。”

    陈氏跟杨安琴素来交好,相识多年,杨安琴照拂她良多。听到杨安琴话中饱含的遗憾,不好意思的道:“不瞒嫂嫂说,四丫头的事儿,单我一个人做不得主。”

    嫡母执意把庶女嫁回娘家,婆家通常都是不好说话的,何况陈家并不比叶家差,若论根基,家大业大人口众多的陈家比叶家还更胜一筹。陈恭与庭芳在门第上挑不出什么毛病。难就难在陈氏没看上陈恭。杨安琴当然不能死乞白赖,索性实话实说:“妹妹你知道我的性子,从来有什么便说什么。我那小儿子,着实配不上四丫头。但四丫头却能降服他。我不指望他有多大的出息,将来平平安安的便好。你不爱恭哥儿是常情,我若不是他亲娘,怕也同你无二。偏偏我是他亲娘,少不得替他谋划。我知道四丫头能嫁的更好,也知道你疼女儿。旁的不说,你把四丫头给我,两条能保证。”杨安琴伸出两根手指,“第一,我这个婆婆你只管放心,便是不看旁的,只看我们俩处了小二十年,我是什么性子你有数;第二,我知道恭哥儿配不上庭芳,但我能管住恭哥儿不许纳妾,不给你女儿添堵。你看如何?”

    陈氏听到“不许纳妾”四个字不由心中一动。她半辈子都在跟姨娘淘气,最恨纳妾之事,然此事她却反抗不得。到她替女儿找婆家时,当然想找那家风淳朴一心一意的。如今庭瑶的婚事还没着落,庭芳却能得个不得纳妾的承诺……

    杨安琴再接再厉:“咱们先别露风声,哥儿懂事晚,恭哥儿大些许好些呢?将来还是这么着,不用你说,我自然揭过不提。”

    陈氏沉吟一阵,又问:“要是四丫头不能生又如何?”

    杨安琴叹了口气:“那就是恭哥儿的命了。何况她是你的爱.女,我们娘还能让她受委屈不成?”

    陈氏单纯却不傻,固然陈家都知道她喜欢庭芳,可庭芳与陈家毫无血缘。即便庭芳是她亲生,外孙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比的过亲孙子的。只是若庭芳不能生,将来到谁家都是遭罪,陈家至少能有几分香火情。陈恭实在太皮了,可不纳妾的诱.惑又太大了,陈氏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杨安琴见说动了陈氏,便不再逼.迫,笑道:“咱们都是操空心,孩子们都小,将来什么样谁知道呢?我们看的再合适,也得两个人处的来才行。欢欢喜喜的,比强扭的瓜要甜。我不过透个口风儿,省的你把我看上的人许出去我都不知道。前头的哥哥姐姐们还没影儿,断不至于说到四丫头上。我们家连谦哥儿都没开始呢。是我实在爱你闺女才厚颜说项。将来他们不合适,这个干女儿都是跑不掉的,非拐着她叫我声娘不可。”

    陈氏扑哧一笑:“难得她能入你的眼!”

    杨安琴默默道:你养个陈恭那样的儿子就知道了!

    两位母亲达成意向性协议,相视一笑,携手回家。孩子们已齐齐聚在陈氏房里,点了好几根粗.壮的蜡烛,庭树等人都在埋头写作业。陈恭围着庭芳绕圈子:“好姐姐,你说了有新游戏的,怎么还不开始做呀?你是个姑娘家,今日的功课不写也不打紧。”

    庭芳下午玩数学去了,语文作业就没做,正忙的焦头烂额,哪有功夫收拾陈恭?被缠的烦了,顺手拿纸折了个飞机,对准厅里的花瓶口.射去,纸飞机擦着花瓶落下:“这叫飞机,你自己折来玩,有胖的有瘦的,你试试那种飞的更远那种飞的更快。还可以换着纸试。飞出去了记得捡回来,废纸给我练字使。”

    陈恭登时高兴的喊丫头搬各色纸来试玩,立刻就安静下来,专心研究纸飞机。

    杨安琴:“……”

    陈氏问庭瑶:“还有多少?要吃饭了。”

    庭瑶无奈的道:“全都没写完,只怕今晚不得闲,还是先吃了饭再写吧。”

    陈氏不高兴的数落庭树:“你是哥哥,怎底也胡闹起来?弟弟妹妹们贪玩你且要管着他们,你倒头一个欠作业。仔细你老子捶你!”作为大房曾经唯一的儿子,陈氏对庭树的管教比庭兰庭芜要严格的多,如果不是庭芳死缠烂打,几个庶出里大概只有庭树能得点关注了。陈氏有基本的大局观,庭树有出息当然比没出息要强,见他贪玩,是真有些恼了。

    庭树红了脸,忙认错道:“是儿子的不是,再不敢了。”

    杨安琴忙打圆场:“罢了罢了,都还小呢,难免孩子心性,先吃饭吧。”说完狠狠的剜了陈谦一眼——你可不小了!

    陈谦背后凉飕飕的,恨不得把头低到胸腔里去,他今天真是魔怔了!

    陈氏和杨安琴知道时间紧,不便多唠叨,带着孩子们吃了个战斗饭,又点上蜡烛看他们继续奋战。庭芳的作业相对陈谦庭树的要少,成绩比庭兰庭芜的要好,所以率先做完。刚起身收拾,就被陈恭抓.住:“四姐姐你看你看,我用素心斋的白纸,硬度刚好,又足够轻,只要做成尖尖的,就能飞很远。方才我的飞机飞过了整个院子呢!”

    庭芳笑问:“其余的纸呢?”哟,小屁孩动手能力还可以啊!熊孩子还是有优点的嘛!

    “呃……”

    庭芳便扭头对红梅道:“把方才恭哥儿玩的纸收起来送到我屋里,我用来做练习。”想都知道熊孩子把此时奢侈品级别的纸张祸害成什么样子,不过她拿来当草稿纸正好。

    陈恭舔.着脸道:“明儿你能同我一起玩不?”

    庭芳哪有美国时间,指着庭芜道:“你们俩都不用写什么功课,一块儿玩吧。不许打架,不许骂人。”

    庭芜一脸委屈,她才不想跟陈恭玩呢!陈恭更是觉得小丫头没趣儿,娇滴滴的不带劲儿。庭芳却觉得庭芜实在□□静了,活动不足将来铁定倒霉,死活摁着她去跟陈恭混。一则能让庭芜多运动,二则能限制住陈恭别太操蛋。横竖有丫头婆子跟着,不至于打起来。老大的气场强悍,一个眼神扫过去,两个小弟只得乖乖的答应了。

    庭芳心下大慰,满意的点点头,一手拉一个:“明日都写完功课,咱们来比赛。按着年纪来比,看谁更厉害。”

    陈谦终于做完功课,恰听见庭芳的提议,笑问:“他们大的大,小的小,男孩儿女孩儿的力气还不同,怎么比?”

    庭芳笑道:“先按年龄分组,再划线分段。比如七妹妹小,她只需飞过一仗;恭哥儿大些,他就要飞过一仗二尺。若都飞过了,再延长,看谁坚持的更久。”其实还可以按照年龄性别用方程式计算合适个人的游戏规则,但太扎眼,还是比耐力更好。重点是陈恭属于精力旺.盛的熊孩子,不给他找点事情做成天捣乱。固然对她影响不大,但难免给陈氏带来不必要的麻烦和敌意。古代的女人被关在家里久了,心眼忒小。尤其是秦氏那种典型的没脑子,不定什么时候就能借着陈恭给陈氏添堵。

    陈氏身体本来就不好,能不生气最好别生气。所以尽管庭芳是真的讨厌熊孩子,也不得不为了陈氏来想办法约束陈恭。如今看来游戏策略还算奏效,实在不行只能暴力解决了。幸亏杨安琴能讲道理,她若是个熊妈,庭芳也只能要陈氏堵着去了。

    杨安琴看庭芳分派调停,越看越爱。陈恭不单打小就调皮,还打小就笨。陈谦三岁多时已认得许多字,陈恭却到五六岁上才勉勉强强认得些许;陈谦自幼深得老师喜爱,陈恭自幼恨不得被老师丢出门外。都是自己肚子里爬出来的,杨安琴这些年真是操碎了心。早已对陈恭不报指望,却又担心他将来在嫂嫂手底下吃亏。找个厉害的老婆能保他一生富足,再好不过。

    而陈氏见庭芳跟陈恭渐渐投缘,想着杨安琴的承诺,低头沉思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