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前些日子有雨,地里爬了许多蜗牛,他便照着蜗牛做了几个灯笼。给姑娘看个新鲜。”魏娘子笑的脸都僵了,小姑娘家最讨厌虫子,偏偏做那黏糊糊的蜗牛,怎么说都不听。嘴上解释着,心里直发虚,生怕庭芳尖叫一声扔了出去,他们家就罪过大了。

    好在庭芳并无异样。广大人民群众连蝙蝠那么恶心的东西做的花纹都喜欢,只因为跟福同音,蜗牛级别差的远了。拿在手里掰着研究原理,拨.弄了几下发现跟扇子类似,只是竹片越来越长。蒙着灯笼纸,里头只能放短短的一截蜡烛,很不实用,但很可爱。庭芳点了点数,有整二十个,想来是连兄弟姐妹的都做了。这样的小玩意哄庭芳个伪儿童是差这点火候,但哄真儿童很够。大姐大表示小弟小妹们有新玩具了,甚好。遂高兴的道了谢:“叔叔手真巧,像真的一样。”

    魏娘子:“……”真像真的你就该扔出去了。

    陈氏在旁边看着,笑道:“太破费了。”

    魏娘子忙道:“乡野玩意儿,图个新鲜,很不值钱,不敢说破费。太太并姑娘对我们有大恩,实在无以为报,只能用些小巧,还请太太别见怪。”

    杨安琴挑挑眉,魏家挺知礼。比起周家和孙家都强了不少,可惜魏姨娘死的太早,不然叫她生了庶子只怕还强些。先前庭芳找魏娘子说亲,还以为是要说给魏娘子的儿子,却没想到许了别人。心中疑惑,脸上还满是笑意的问魏娘子:“你家哥儿多大了?说亲了不曾?”

    魏娘子道:“回舅太太的话,他今年十一。年纪太小不定真儿,过两年再说吧。”

    杨安琴了然,原来是年纪对不上。却不知庭芳压根就没做此打算。百合作为丫头,听话乖巧是好的,然而她多年的教育影响,依旧只能听话乖巧,并不是能当家做主的好人选。说给别人她只会考虑百合过的好不好,说给亲表哥,就得考虑亲表哥的利益。人都是屁.股决定脑袋,她想法与杨安琴类似。如果要给家中男丁说亲,宁要泼辣不要温顺。她对你温顺了,对旁人一样温顺,有点风吹草动坑死全家。作为冢妇,陈氏就严重不合格。也就是她八字好,换个人家大房早扑街了。覆巢之下无完卵,不指望她能多彪悍,起码别被小老婆骑在头上啊!要是孩子们都像陈氏,母女三个不定怎么悲剧呢。

    妾的娘家人,在太太面前总是有些尴尬的,尤其是人家正牌娘家人在场的时候。魏娘子本就是个谨慎人,到了叶家从不敢多说一句话多走一步路。原就是个老实性格,事情办完了,越发成了没嘴的葫芦。她是个外人,家里人碍着她在,又不能丢开她自顾自的聊天。跟魏娘子身份无关,陈氏等人的家教摆在那儿。魏娘子看了看屋里几个人,见冷了场,不敢多呆,就要起身告辞。

    陈氏哪会让魏娘子空手回去,使个眼色,红梅就拿了个小包袱出来,递到魏娘子手中:“娘子拿去叫车。”

    魏娘子忙摆手道:“不敢当。那些小玩具姑娘已给过银子了。”

    庭芳知道魏娘子是实在人,手头真没钱了,也不吝脸皮,都是直接上门讨的。她既说不要,便是近来不缺。救急不救穷,不想惯坏了好亲戚,就笑道:“娘子必有零钱坐车,只怕找不到买纸笔的地方,叫丫头裁几刀纸与她带回去吧。”

    陈氏无可无不可,叫红梅去裁纸。杨安琴奇道:“莫不是哥儿也读书?”

    庭芳点头道:“有些许天赋,康先生说他文章好呢。”

    杨安琴愣了愣,又问:“魏姨娘识字?”

    魏娘子答道:“原先我们老公公上过学的,家道中落了才……”为了妹子做妾的事,魏强跟亲爹怄了一辈子气。可要独苗死了,魏小妹又漂亮又识字,在乡下地方能落什么好?魏老汉已经尽全力了,并不是不疼闺女。后来小妹生孩子死了,魏老汉没多久也跟着去了。心里不是不愧疚,只是天意弄人。

    杨安琴顿时对魏家刮目相看,笑道:“我才来,不知道你们家有哥儿读书。厚脸说一句,我亦算他长辈,必得赏点东西才成。”说着叫丫头,“去我屋里拿一套文房四宝来。”

    魏娘子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陈氏知道杨安琴虽出身勋贵,然其父科举晋身,最爱读书人,便道:“我嫂嫂最爽快,你就替哥儿接了吧。望他好好读书,光宗耀祖。”

    魏娘子感动的都快哭出来了,千恩万谢的说了一大堆话。庭芳默默道:这个崇尚学霸的世界哇!幸亏她不是学渣,不然简直没法混了!

    与亲舅舅家相处的度也是庶出子女极难把握的——过于亲近了是作死,过于冷漠了显的没良心。好在庭芳算职场老油条,杨安琴表示了心意,她就开始装死。等到魏娘子正式告辞,只把她送出院门。表情很热切,行动上却是干净利落的挥挥手卷后往回折,挨着陈氏坐下立刻就岔开了话题:“娘,明日休沐,你答应我去买书的。还有说好的给我定个筝,你又忘了。”

    陈氏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伸手往庭芳嘟着的嘴上刮了刮:“什么时候才把那说风就是雨的性子改了,想要好乐器,人家师傅不用花功夫?你丁点儿高,想买现成的都没有,还得定做。”

    庭芳抽抽嘴角,壕妈!她又不是没学过,上辈子更小的时候学也没说专弄个儿童版的,有钱人的生活就是不一样。十来年了还是土鳖的心态,这是病!得治!

    次日清晨,庭芳才起床,陈恭就蹦了进来嚷道:“四姐姐,我们今儿出门玩,你去不去?”

    陈氏揉着眉心道:“家里有你,就好比养了个戏班子,日日开唱。”

    陈恭笑嘻嘻的道:“姑母早安,姑母跟我们一起去么?”

    陈氏道:“你四姐姐今日要去买书,你跟你.娘去玩吧。”

    陈恭有些遗憾,哦了一声,又道:“我外祖家有马场,还想请四姐姐去骑马呢!”

    庭芳:“……”你外祖外放了,你外祖是旁支还是庶支,虽然有出息,但也别把本家当自家一样逛好么。熊孩子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熊。

    庭芳没有自虐倾向,偶尔逗陈恭玩,为的是不让他烦自己,更别烦陈氏。只要不给她添麻烦,怎么样都行。又不是她什么人,对改造教育熊孩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心里惦记着买书,更加不想搭理陈恭,转了转眼珠,道:“咱们都去一处玩没意思,你去外祖家给我带些玩具回来,我也带些玩具给你,看我们谁带的更好玩好不好?”

    熊孩子多半蠢,陈恭立刻就被晃点了。虽然庭芳不同去没那么好玩,但杨家还有不少表兄弟可以淘气,晚上又可以交换玩具,心里算了一回觉得不亏,高高兴兴的跑了。

    陈氏头痛的道:“也不知他镇日里哪来那么大的精神头。”

    庭芳笑道:“男孩儿皮些有什么要紧,身子骨好才是最当紧的。我倒希望咱们小八将来跟他一样皮实呢。安安静静的就是姑娘家了。”

    陈氏疑惑的道:“你喜欢这样的?”

    庭芳斩钉截铁的说:“不喜欢!”

    “那你还说他好?”

    庭芳笑的不怀好意:“横竖不祸害我就行。”他将来的老婆真倒霉,阿弥陀佛。

    陈氏:“……”你舅母就想他专祸害你……

    庭芳没兴趣纠缠陈恭的话题,只问:“我们什么时候出门呀?”

    陈氏道:“我今日没空。”

    “啊?”

    “万寿节眼看要到了,昨儿你祖母说咱们合计合计寿礼的事儿。”陈氏笑道,“叫胡妈妈带你去吧,多带几个丫头,把墨兰陶菊都带着,加上你的水仙百合差不多了。”

    只要能出门,庭芳倒不需要陈氏陪着,追问道:“小厮呢?”

    陈氏道:“带小厮不顶用,叫你胡大叔陪着去,横竖你们还要带赶车的。你跟胡妈妈坐车,往大书局里去,到雅间里选。不许在街上乱逛,叫拐子拐了可就再见不着爹娘。你三婶家有个丫头就是拐来的,也是好人家的女儿,如今却……”那做了小老婆的话不好当着女儿说,只得咽了回去。

    庭芳秒懂,古代连个“宝贝回家”都木有,丢了那真是九死一生。她对目前的生活很满意,暂时没有挑战自我极限的想法。所以并不打算去外面乱窜,反正好东西确实都在铺子里。

    虽然俗话常说高手在民间,实际上民间撑死了就是个民科,到了科班面前除了梗着脖子叫唤外,卵用都没有。所以外面小摊贩上的任何东西做工都是惨不忍睹。锦衣玉食的大家小姐必然看不上,就算有小概率事件,庭芳也不打算去撞。

    陈氏三下五除二安排了庭芳出门的事宜,自己带着庭瑶先去老太太院里了。庭芜原想跟着去,又怕在陈氏跟前别扭。如今陈氏忙去了,她反倒更不想去了——趁着得空儿去看看周姨娘是正经。陈恭因跟庭芜同在老大手下混了几日,有了半分香火情,竟还记得跟庭芜道别。孙姨娘看到气的倒仰,数落着庭兰道:“你看看,你看看!连七丫头都跟陈五爷交朋友了,你却只知道在家猫着!看你将来如何!”

    庭兰顶嘴道:“陈恭有什么好的?撩猫逗狗,半刻不得安生。”

    “你懂个屁!”孙姨娘怒道,“他家豪富,又是嫡出。生生叫七丫头截了去。你也不知道去跟四丫头套套近乎!看七丫头,前程都有了!”

    庭兰目瞪口呆:“你不是最讨厌四妹妹的么?”

    孙姨娘翻个白眼:“我不喜欢她跟从她身上得好处有什么关系?你傻不傻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