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4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当然不能说自己是穿的,只得含混的道:“我习惯不好,看书不记书名……”

    徐景昌扑哧一声笑开了,小丫头忒可爱。如今理学当道,会数术的越发少了。前朝还有些鼎鼎有名的大师,本朝的幕僚们却只好拿着前人的东西在使。害的他想正经找个老师都不能,只能聚集几个好友凑在一处“不务正业”。想他堂堂一个世子爷,又不用科举,要什么“正业”嘛!一天到晚被人骂奇技淫巧,没有奇技淫巧,倒要看天下田亩如何算得、天下赋税又如何归仓。退一万步讲,会算账至少自家收成不会被坑。喜欢算学总好过喜欢斗蝈蝈吧?如今倒向斗蝈蝈还比他正经些!简直岂有此理。

    看着庭芳亮晶晶的眼睛,徐景昌一面同情又有一个倒霉蛋要享受“不务正业”的待遇,一面又觉得或许女孩儿本来就无须务正业,可以放肆的学算学。不然小丫头的算学怎么那么厉害呢?可见她家并不拘束她。心里生出一丝羡慕,正要说话,又猛的想起小丫头还想借书,便先解释道:“书不是我一个人的。”

    “啊?”

    徐景昌的笑容里略微有些苦涩:“我没那么多钱买。”后娘手底下不好混,若不是自己偷着做些买卖,恐怕还得蹭别人的书。心中又觉得讽刺,若不是后娘一心想让他学坏,这些不正经的书只怕还不能搁他家。几个好友家里都做不得主,才商议由他出头,方不被怀疑。招谁惹谁了这是!不过烦心琐事不必细说,只道,“西洋算学书乃与喜爱算学好友凑钱买的,我单个做不得主。你若想借,不如出一道题,我拿去给他看。他们要做不出来,自然肯借书与你。”

    庭芳点头:“说的很有道理!”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理科僧最爽的就是如果遇到掐架,输赢一目了然。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她并不怕古代的数学同好。脑海里飞速翻着例题库,应用题虽多,但能改成古代版的却要好好想想。半晌才道:“倘若在直径三寸的铁球上,镀一层两厘的铜,求问铜的重量。”

    徐景昌:“……”

    庭芳补充说明:“用宣德炉的那种,十二道精炼铜镀。”

    徐景昌最恨计算不规则物体,怎么都想不出其中道道,书中亦找不到明确答案。或是有,他也看不懂。毕竟是自学,看不懂的连个问的地方都没有。庭芳一上来就计算球面,把他气的牙齿咬的咯咯响:“你会?”

    庭芳顿了一下:“你给我弄个宣德炉来,我先算密度。”微分里面很简答的题,她前世的东西忘的太厉害,基础题才能保证不出错。刁难人若把自己难住了,丢人事小,横竖再丢人的事上辈子都没少干;借不到书就事大了。如今她紧缺资料书,想要恢复前世的水平,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想到此处,心中无比后悔。不该穿到古代就堕落的,古代女人活的那么艰辛,竟然还心大的把吃饭的家伙给丢了。我真二,真的!

    “密度是什么?”徐景昌疑惑的道,“你怎么老说奇怪的词儿?”

    胡妈妈轻咳一声,姑娘唉,您快露馅了!忙道:“天晚了,咱们该回了。”

    徐景昌哪里肯放,追问道:“什么是密度?”

    庭芳顿时觉得肝疼,从数学直接窜到物理真的好吗?还是得回答:“就是一个东西在某一大小时的重量。譬如同样大小的元宝,金子与银子的重量不一样。不是求镀铜的重量么?若不说明白密度,如何算的重量?精炼铜与粗铜,重量不一样。”

    徐景昌继续问:“怎么算?”

    庭芳道:“没工具。”起码要有基本的仪器唉。古代已有游标卡尺,然而好像失传了?

    徐景昌忙道:“你说,我去准备。”

    胡妈妈有咳了一声:“姑娘……”

    徐景昌和庭芳同时炸毛,卧.槽,她\我为什么是个女的!

    庭芳压抑着对古代的熊熊怒火,在纸上把计算密度的方式用古人能理解的语言写出来。还不忘了自己的最初目的,顺道把镀铜怎么求的公式翻译成中文,写在另一张纸上,又指着简易图道:“游标卡尺,做容器要的。我如今手头没有,你去找找。实在没有就定做,记得,要找有经验的师傅做,各项器材尽可能的标准,不然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咱们算学开不得玩笑。”

    徐景昌肃然,对庭芳作了个揖:“妹妹说的很是,我尽力而为。”

    庭芳笑道:“找到好师傅,别往了介绍与我。我家有一表弟不喜读书,这些或能磨磨他的性子也未可知。”老大难当!

    胡妈妈一听就知道是为了陈恭,心里蓦然一软。是为陈恭,更是为了太太的脸面儿。有个不着调的侄子,妯娌间虽不至于明说出来,然主子们不经意的厌恶皱眉的表情,还是让原本就心细的太太很难过。想起舅太太的打算,胡妈妈也忍不住皱眉。做表少爷,她能微笑着说一句男孩儿皮实些甚好;做姑爷就从头到尾的看不顺眼了。这样伶俐的姑娘,把比她大好些的男人都镇住了,哪里是陈恭配的上的?不行,她得跟太太说道说道,舅太太实在要结亲,六姑娘七姑娘都可以么,干嘛盯着她家四姑娘!?说给谦哥儿还差不多。

    徐景昌不曾做过类似的题,加上密度的计算,顿时觉得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恨不能立刻让庭芳变成亲妹子,好带回家秉烛夜谈。介绍师傅的小事就不用提了,做一套送给她更方便。忽然又想到,除了亲妹子可以带回去,还有一种情况可以啊?然而把庭芳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又蔫儿了,真.丫头片子……你倒是大几岁也好啊!大几岁哪怕到叶家撒泼打滚也要拐回去啊!这么小的娃儿,真下不去手……

    徐同学感到了来自世界的深深恶意,无力的道:“南宋有算学四大家,他们的书都不错,我家有些,倒是可以借给你。”

    南宋哒!?中文哒!?庭芳扭头问伙计:“你们有么?”

    伙计鸭子听雷听了半日,终于轮到听的懂的话题了,差点泪流满面,忙不迭的点头:“有,有,四大家的都有,明朝的咱也有,小姐要么?”

    庭芳又扭头问徐景昌:“报书名。”都是数学书,自然有好歹。她懒的一本一本翻,毕竟是古代,估计有不少小学水平的大家,不是浪费她的阅读时间么?

    徐景昌估量着庭芳的水平,果然把太简单的都隐去不谈,只管报他觉得难的。心里还有些小九九,看在荐书的份上,或有难题能请教,她必然肯答的。不防又看到庭芳的华丽的双丫髻,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男女大防,他要怎么才能跟小丫头片子多接触呢?她怎么是个姑娘啊?唉他要是姑娘也行啊!天杀的程朱理学,坑了算学还不算,搞毛的男女大防!分明上古时代七岁不同席说的是不坐同一张凳子——七岁以上的孩子坐一张凳子也坐不下了好伐!怎么到了现在七岁以上的就变成不能随便见面了呢?真是心黑的人见什么都黑!像如今丫头婆子站了满屋,有什么要紧的么!假正经!疯魔病!

    徐景昌心里疯狂的吐槽,脸上还一丝不露,心很塞但语气平缓的的报着书名。伙计全不用笔,只听过一遍就重新报出来,竟一字不差,也是个人才!

    不多时伙计指挥着同事一抬一抬的往叶家马车上搬书,高兴的直哼哼。庭芳也很高兴,她傻了九年,就没想到古代也是可以玩数学的,好在为时不晚,收获颇丰。只有徐景昌很郁闷,早知道拜叶郎中为师了,叶编修到底隔了一层。唉……

    叶家的马车渐渐远去,徐景昌的精神头也跟着去了。叫伙计把他的书也搬上马车,自己低着头想方才的公式思路,晃回了自家。

    叶家的马车上,胡妈妈没好气的对庭芳道:“仔细徐世子疑上你。”

    庭芳笑道:“怕甚,他疑便疑,疑了也只能烂在肚子里。说与谁听人家都不信。”

    “你留下字儿了!”

    庭芳道:“我写的馆阁体,真有事儿了赖账便是。何况谁没事追查这个作甚?又不犯忌讳。我还是姑娘家,写诗填词八股文章作的好,或许还有些才名。算学么……”中国就是这么从世界老大变成谁都能踩的瘪三。以前总以为,明朝分明已经出现了资本主义萌芽,倘若不是清朝以落后文明攻下先进文明,或许我们可以跟世界统一步调。可是到了古代仔细观察,才发现根本根明清无关,根子在分明宋!皇权、文官、五官三权分立在宋朝被瓦解,只剩下皇权与文官的斗争和妥协。这个江山,除非有军政府,否则不管谁来做,惯性都会让她越来越闭塞。

    事实证明庭芳推测的并不错,最终能让中国重新成为世界大佬的,就是赤色政权。出身使然,庭芳并不觉得日子难过,她只是觉得很寂寞。死水一般的时代,哪怕锦衣玉食,依然觉得孤独非常。因为她是女孩子,世界再繁华,又与她何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