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5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家中,陈氏被吓了一跳。堆起来有人高的书,非常震撼。陈氏不由问:“你还有钱么?”

    庭芳笑道:“遇着大师兄了,他给列的单子有些印刷的不好,才百来文一本。好些的也都不贵。他说算学很不用手抄本,贵不说,那帮秀才还未必抄的准。”

    陈氏疑惑的问:“哪个大师兄?”

    胡妈妈回道:“二老爷收的定国公家的世子。”

    陈氏皱眉道:“怎底遇上他?外间都说他不好,成天不务正业四处游荡。拜了二老爷为师,也不曾见他常来。如今四书五经还不如我们四姐儿学的好哩。二弟妹常抱怨说他坏了老爷的名声。”

    庭芳道:“他心思不在那上头,倒是喜欢算学,还喜欢机关。横竖是世子,跟咱们不是一路,四书五经学了作甚?”

    胡妈妈也道:“看着还知礼,言谈举止还算雅致,就是有些疯魔,看着咱们姑娘眼睛放光。”

    “嗯?”陈氏道,“放什么光?”

    胡妈妈笑道:“太太不知道,姑娘一出手就把人给镇住了。我不识字,说不明白。”话题忽的一拐,“太太还没见过徐世子吧?长的可真俊,比咱们老爷年轻时还好哩。”

    陈氏笑道:“他母亲年轻的时候就是个美人儿,想是像他母亲。”

    庭芳问:“定国公夫人年轻时很好看么?”上回见着没觉得貌若天仙啊?然而咱大师兄是真好看!搁后世随便混个网红一点问题也没有。

    陈氏道:“那是后娘,他亲娘早没了。”又撇嘴道,“舅家都是不着调儿的。”

    庭芳很怀疑,陈氏嘴里的不着调恐怕是不符合文官的审美吧?徐景昌为人还可以啊,至少对书籍很熟悉,只不过理科生现在不容于世罢了。但那些都跟她没关系,遂岔开话题道:“大姐姐呢?她到底忙什么呀,镇日里都不见她。”

    陈氏一拍脑门:“看我这记性,正想问你呢。你大姐姐近日学算账,家用还好,到了田产铺子时,便一团乱麻了。咱们家的账房是外头请的,偏还是男的,更不好时时教着。你买了那么多算学书,快瞧瞧有没有算田亩的。”

    “有啊!多的是。”古代数学的主要功能就是算账,庭芳刚才扫过一遍,还记得。便从一堆书里刨出《九章算术》,翻到第二章,指着封皮道,“专讲栗米如何按比例折算。还有第六章‘均输’,讲的是赋税如何设定方才合理。再有第七章‘盈不足’,可算盈亏。”还看到了第八章“方程”,合着“方程”是古语,根本不是舶来词。大师兄你个学渣!听到方程居然反应不过来,鄙视!反而是天元式更生僻吧?文人啊文人,非要整茴香豆的四种写法,真无聊。

    陈氏是个数学渣,她老人家下围棋就是渣中之渣。所谓琴棋书画,其它三门都很不错,唯独围棋,如果庭芳愿意的话,随时能把她杀的片甲不留。算田亩之类的从来两眼一抹黑,陪嫁都是简单粗暴的铺子和庄子,皆租给别人,她只管关总账。庭芳都快替她愁死了,将来继承叶家祖产可怎么办哟?好像二婶三婶都是数学渣,打个麻将算牌都不利索,哎呦她怎么就不是个男的!女同志文科学的好有个蛋用,又不能科举,还不如会算账呢。老太太你找儿媳妇的眼光也是绝色,平时的精明劲儿上哪里去了?

    殊不知老太太正被庭瑶愁的挠墙。多简单的田产计算,平常忒伶俐的姑娘顿时就傻了!不就是根据天气大致推算年收成,省的叫下人糊弄了过去么?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老太太没有养闺女的经验,到了庭瑶才知有些人真学不来算术,满院子扒拉哪个下人看着伶俐,现栽培不知来不来得及。总不能让个不会算账的姑娘嫁到婆家被人欺负吧?不由同杜妈妈低声抱怨陈氏:“通就一个亲生的姑娘,丝毫不上心,打小教着也不至于到如今的模样。我是可以陪嫁铺子只管收租,可那样人人都会的事儿,怎么能显出她的本事?我可是想让她嫁的好些,顶好是嫁去做冢妇。”宗妇是很累,然而资源也多。谁都要求到她头上,自己的孩子极容易出头。若不然谁愿意让自己姑娘遭那个罪。

    杜妈妈才接到庭芳搬书回来的消息,开解道:“大太太不言不语的,心里有数呢。四姑娘才到外头搬了一车算学回家。”

    老太太冷笑:“她懂个屁!八成是你四姑娘自作主张。咦?一车算学?”

    杜妈妈点头道:“正跟大太太关银子,不是太太的吩咐,她哪里敢做那个主。”

    老太太翻个白眼:“我看她就很敢,你大太太死惯孩子,要什么给什么。去把四丫头叫来,我就不信了,家里七个姑娘,就没一个像我的!”

    杜妈妈忍笑退了出去,唤丫头去请人。老太太又踱到庭瑶跟前,总算磕磕碰碰的算出了庄园所出,来年怎么调整却是七零八落,深深叹了口气。

    庭瑶的脸蓦的一红:“老太太……”

    老太太心好累,摆摆手道:“没事,是我疏忽了,该打小教的。我再跟你演算一遍。”

    听到老太太召唤,庭芳把结算事宜扔给陈氏,蹦蹦跳跳的就窜到老太太屋里,看到了被数学虐到半残的大姐。跟老太太福了福,探头去看庭瑶的练习,那一团团的黑墨团儿,非常有陈恭的风范,你们真是嫡亲表姐弟哇!

    老太太挑眉,扔了张纸过来:“算!”

    庭芳看了看题目,艾玛,算沟渠的深度,当年虐过无数小学生的出.水管入水管升级版。真是瞌睡了遇到枕头,她还想着怎么跟长辈解释数学的事儿呢。陈氏是不怕的,就如老太太了解的那样,那货死惯孩子,非常好对付。但是叶家是三房人住在一起,很多时候太张扬了容易惹麻烦。没想到她还没找到坦白的办法,老太太先发制人了。出.水管与入水管的问题,简单来解,可以是小学水平。可是小学的版本虽然叫做应用题,但实际上应用范围很有限,因为没有考虑太多的变量,主要是训练孩子们的数学思维。到了大学时,就可以做很多实战了。

    众所周知,游戏的引擎包含很多运算,其中很重要的便是物理引擎。庭芳肯定是没办法凭空写出引擎的,她的主要工作是在已有的引擎上根据公司的需要继续写代码。游戏有一定程度上的模拟现实,她又力争上游,想在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it行业杀出一条血路。事实上她的确杀出来了,在几乎称的上极端性别歧视的行业里,把全公司的it男抽的心服口服,那是她最辉煌的时刻,说是人生巅峰都不为过。那样高强度训练出来的计算能力,即便时隔九年,依然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记。一道要求并不苛刻的入门版微积分题,不多久就解出来了。

    老太太:“……”

    庭芳眨着扑闪扑闪的大眼睛,问:“还要算什么?”

    老太太难以置信的看着庭芳,笨的太笨,厉害的也太厉害了!她自问精于算账,但沟渠的算法她也不会,只是使人从书本上抄题目的时候,不懂事的小厮蒙头抄多了一本类似的题集一并送了进来,她随手放在桌边,扔给庭芳时就知道扔错了,正想换一题,庭芳已经在解了。还没看明白庭芳在写什么,她已经解出来了。

    庭瑶正算的头痛,见庭芳好像很能算的样子,把自己桌上那一份推到庭芳面前:“别算那个不中用的,算这个。”

    庭芳抽抽嘴角:“姐姐,水利很重要,怎么不中用了?”

    庭瑶抓狂的道:“我一个姑娘家要懂什么水利,你替我算家用帐就行。”

    庭芳接过来一看,真的就是家用帐。好笑的接过笔站着就算的分明。心中又觉得可惜,光从庭瑶写文章就能看出其逻辑思维并不弱,就是打小没训练,卜一遇到生僻陌生的学科太紧张,有了畏难心理才学不好。实际上古代大家闺秀算家用,有小学数学就差不离了。

    庭瑶神色复杂的看着庭芳,折腾了她两天的东西,到庭芳手里不用一盏茶的功夫。打小就知道庭芳聪明,却没想到聪明至此。心里难免酸酸的。

    庭芳放下笔,很认真的对庭瑶道:“大姐姐,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为学有难易乎?学之,则难者亦易矣;”

    庭瑶瞪大眼,只觉振聋发聩,半晌,呐呐的道:“难者亦易、易者亦难……四妹妹,你好文采。”真是什么都好。

    “嘎!?”这不是九年义务教育语文课本上的原句么?难道她她她不小心抄袭了?1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