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8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福王只觉得膝盖中了一箭。他选妃两年,尽选王妃她爹了,还是在指定的圈圈里选。也就仗着皮糙肉厚,抵死不从才混到了今日。眼瞅着就要撑不下去了,顿时没了气焰:“得,还是你去拐吧。”

    徐景昌远目:“我娘死了,你说谁去替我求?”那是叶阁老的亲孙女,他继母能让个助力进了门才白日见鬼。

    福王十分遗憾的道:“也不知道谁得了去。如若不是拘泥之人,我们再交个朋友也无妨。只怕她给许了那等酸人,那便此生无望。”

    徐景昌冷笑:“满朝几个不酸,人各有命,哪管的那么许多。”

    福王忽然眼睛一亮:“叫你邱家表弟娶,他敢泛酸,我们揍他丫的!”

    徐景昌差点崩溃:“你能靠谱点么?我外祖一门不着调儿,我就一件事跟我老子不用通气儿也能干的一样——凡是邱家人都不让进门!你当叶阁老傻啊?你求他就应?嫁给邱家那不是白折了个闺女么,卖给商户还能淘换点银子好吧!”

    如此毫不留情的抨击亲外祖家,不愧是有名的纨绔!福王没招儿了:“咱们几个,人模狗样的婚事做不得主。能顺利说服长辈娶叶阁老孙女的,叶阁老十成十看不上。就让小丫头扑腾着翅膀飞了?”

    徐景昌挥挥手:“她还小呢,你翻来覆去讲她的婚事做什么。到时候再说吧。如今难的是你我都没有亲妹子,咱们传递东西极不方便。她倒伶俐,送来的帖子里写的是个男孩儿的名字,姓陈的,估摸着是她表亲。”

    福王同情的看了徐景昌一眼:“于是人家有了亲梅竹马……”

    徐景昌:“……”说的好像他对叶.庭芳一见钟情似的……正常人都不会对小丫头片子动春意好吧,没胸没屁.股,抱怀里人没准当你抱着亲闺女,要不是对姑娘家只有一种拐法,让他认个妹子多方便。

    两纨绔商量了半日也没商量出个结果,就他们的身份调戏个把民女民男都不是事儿,问大家小姐请教学问反倒挺难。彼此唉声叹气了一番,捡了几本自觉有难处的书送去了叶家,余下的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泪目望天。

    却说庭芳得了铜管笔,写字速度快了一倍,更加沉浸于数学的海洋中。陈恭在旁边跟只苍蝇似的转个不停,奈何庭芳就能当他不存在。陈恭十分不高兴,转了半日,一把夺过庭芳的笔:“四姐姐,你理我一理,说好的帮我做玩具的,又忘……”

    话未落音,陈恭已被踹到在地,庭芳满脸阴郁的道:“别烦我!”

    陈恭吓的哇哇大叫:“四姐姐走火入魔了!”

    这样的戏码每日都在上演,陈氏都被陈恭百折不饶的态度震撼了。每天都被打,每天都能不生气,差点就松口答应了婚事——不是每个男人都能遭受如此洗礼,更不是每个婆婆都能笑的好似被打的不是亲儿子似的!幸而知道老太太实不喜欢陈恭,才把话压了回去。

    庭芳熬的不分昼夜,她从来没有如此急迫过。越看书越发现自己忘的多,越知道忘的多,心里就越惊。现代的生活是她最好的回忆,故来自现代的一切都是她最珍贵的财富,但她把财富弄丢了,反而去学那些所谓的才艺,还洋洋自得。但凡早几年想起这事,都不至于七零八落到如今的状态。又不由后怕,再晚几年,她上辈子就算白活了。研究工作无比紧张,偏陈恭还捣乱,她的火气蹭蹭的往上冒。好言好语几次无效,就开始上脚踹了。

    陈恭也不恼,他摸着了规律。庭芳踹归踹,等她想完一段停下来的时候,为了打发他,总会扔几个好玩的与他,比上学有意思多了。横竖在学堂里也要挨打,戒尺比庭芳踹的还痛,两权相害取其轻,直接就在庭芳屋里扎根落户了。

    庭芳理清了个思绪,站起来活动身体。陈恭立刻窜到她跟前,狗腿的笑问:“四姐姐,一起玩?”

    庭芳给陈恭跪了,只得喊丫头:“水仙,前日叫接的牛筋接好了没有?”

    水仙应道:“早接好了。”

    “行,”庭芳拍手,“陈恭把你的丫头喊来,咱们跳皮筋玩。”

    陈恭兴头的一蹦三尺高:“跳皮筋是什么?”

    “你跟着我跳便是,”庭芳走出门,对隔壁喊道,“老七,出来跳皮筋,别镇日里绣花。”

    庭芜实在不喜欢运动,无奈庭芳轴起来比陈恭还难缠。上回跳房子她不愿出来,庭芳她老人家就对陈恭那熊孩子说:“七妹妹不玩我也不玩,除非你说动七妹妹出来。”结果可想而知,庭芜被陈恭磨的差点上吊,硬是把跳房子玩的滚瓜烂熟。今日瞧着模样又有了新玩意。庭芜无力的想:四姐姐您老神仙托生的吧?玩法源源不断了还……

    庭瑶依然在老太太处混着,庭兰比庭芜更不喜欢运动,还是姐姐,庭芳没办法耍流氓,只好带着一弟一妹并一个丫头分成两组跳皮筋。

    陈恭读书不成,身体素质却很不错;庭芜正相反。丫头要做活儿,比庭芜略强些,但强的有限。两组便自然而然的变成庭芳带庭芜,陈恭带丫头。庭芳深知运动的重要性,工作间歇跳跳皮筋是很不错的选择。何况近视眼形成的很重要原因便是眼睛没有接受到充分的日照,视觉多巴胺产生不足,导致近视的发生。庭芳上辈子就巨烦眼镜,这辈子连眼镜都烦不起,还是老老实实的保持运动量为上。

    陈氏和杨安琴坐在东间守着小八,天气甚好,开着窗子享受着徐徐春风,院子里孩子们清脆的笑声在回荡,只觉得说不出的安逸祥和。陈氏摸了摸小八头上稀疏的绒毛,笑道:“待你长大了,你姐姐们都出了门子,只好叫丫头教你耍了。”

    杨安琴也摸了摸小八的头,道:“小八小八,你可要快快长大。你.娘喜欢女孩儿,待你结婚生个漂亮小姐与她耍才好哩。”

    陈氏看着手里的奶娃娃,扑哧一笑:“哪到哪啊?还不曾百天呢。”

    杨安琴道:“你道二十来年很慢么?咱们初识的时候才多大?快二十年了吧?那会儿你同你们二姑娘差不多大,跟在我后头去池塘里捞鱼,好悬没掉到水里。一转眼庭瑶都学管家了,日子真不经过。”

    陈氏也陷入了回忆,在娘家的日子恍如昨日,那么无忧无虑。嫁进叶家,头三年尚可,后面就越来越难过。直到她生了小八,嫂子又从杭州来撑腰,才找回了当年的些许味道。好心情瞬间飞的无影无踪,苦笑道:“真怕庭瑶同我一般……还是生儿子好,不去人家家里受罪。”

    杨安琴没有女儿,无法感同身受,只得安慰道:“你看我不挺好的么?你二弟妹.夫妻也很和睦。庭瑶比你强,你就放心吧。”

    “但愿如此吧。”陈氏道,“说了庭瑶,便是庭树,再来就是庭兰。孩子们一个个都大了。”

    杨安琴道:“我们谦哥儿还不知找谁家的姑娘呢,近来我走动了几家,都不大如意。你三弟妹娘家的亲戚不是说要来么?怎底还不见?”

    陈氏很不喜欢秦氏,淡淡的道:“不过一说,也未必来,你别病急乱投医。谦哥儿还没进学,哥儿晚几年不打紧,等有了进益能挑更好的。”搞不好是庭芳的大嫂,不好的话,她可就不考虑陈恭了。

    庭芳等人跳了大半个时辰,个个累的满头大汗。见她们停下,丫头婆子一拥而上,分别拖着自家主子回房擦汗换衣裳。待喘匀了气,陈氏使人唤她们吃点心,三个孩子带着一群丫头婆子又呼啦啦的跑到陈氏上房。庭芳和陈恭各自挨着妈坐下,庭芜脚底一顿,微微垂了垂眼睑,低头找了个凳子默默坐好。

    杨安琴笑问陈恭:“你们谁赢了?”

    陈恭得意洋洋的道:“当然是我们赢了,七妹妹太差劲了!”

    庭芜白了陈恭一眼:“男女有别,长幼有序。”

    陈恭才没那么文雅,指着庭芜大笑:“猪队友!四姐姐说过,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你就是那猪队友,哈哈哈哈。”

    庭芳:“……”好想打死熊孩子肿么破?上回她的确这么骂陈恭了,他现学现卖倒挺快,能学点好么?

    庭芜冷笑:“张嘴四姐姐,闭嘴四姐姐,没有四姐姐你连猪队友都算不上,有本事自己想个法子大家玩,玩我们家的算什么?”

    庭芳又:“……”说的好像她专带猪队友一样,两个小弟都不是省心的货!心好累。

    陈恭乃天字号第一老油条,庭芜的讽刺简直毛毛雨。从杨安琴边上跳下来,抱住庭芳的胳膊大笑:“我就是有四姐姐,你怎么样?”

    庭芜瞪大眼,尖叫道:“那是我姐姐!我!的!姐!姐!她姓叶的!”

    “姓叶了不起啊?”陈恭王八气大开,叉腰阿道,“四姐姐,咱们明儿就去改姓陈!丢开那个猪队友,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姐姐了!怎样?”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