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齐齐变色,院里的仆妇皆心中纳罕,七姑娘竟敢如此说话。

    庭树听到话不像,皱眉道:“七妹妹……”

    “你给我闭嘴!”庭芜彻底愤怒了,“凭哪个妹子遭人欺的时候你都装死,就知道寻妹子的不是,欺软怕硬的东西,也配做个男人!”

    庭树顿时羞的满脸通红,心中又有些委屈,姨娘是长辈,他如何说得。七妹妹越发跟四妹妹学的泼辣了,连长辈都不放在眼里。

    庭芜是庭树的亲妹子,看到庭树的表情就知道他想什么!规矩礼仪都是狗屁,不过是为了他软弱找的借口。当日.她被陈恭指着鼻子骂弃妇,庭树次后还有脸说陈恭是客人,不好得罪;舅母太厉害,怕连累姨娘。好了,到现在庭兰被亲姨娘咒,又说姨娘是长辈。不出头的理由一万条,横竖就没一条是担当!还不如个娘们!

    骂完庭树,庭芜又骂周姨娘:“你老糊涂了,二姐姐不好了,与我有什么好处?你肚子里爬出来的没卵.子的废物,我将来还能指着他出头?只好姐妹里互相帮衬吧!我看姨娘消停些,太太是出门了,还有老太太在家呢!打的天翻地覆,生怕叶家规矩小了,没人作筏子立规矩!”

    周姨娘被亲女儿揭了短,厉声喝骂:“好个七姑娘,翅膀硬了,连亲娘都骂将起来!没有我,也有你的今日!我生的一个两个都是缺心眼,大的被庭兰哄了去,小的信庭芳那贱蹄子的挑唆,别人还没说话,你们自己就杀起来,还骂到了我头上!我叫关了几个月不防头,你们都傻了啊?那些隔着肚皮的人的话能信呐?啊?”

    庭芜到底年纪小,道理都懂,然逻辑却还有些乱。听到周姨娘说到庭芳,更加生气:“没有四姐姐,我早叫人当着亲.哥哥的面儿扇死了!隔着肚皮的不能信,难道我信这玩意儿?”

    周姨娘还不知道庭树有见死不救的黑历史,庭芜觉得场子已经找回来了,没必要去给关禁闭的姨娘添堵;庭树嘴上说着借口,心里还是知道不对的,也没敢说。以至于周姨娘看看庭树,低头不说话儿,又看看庭芜,满脸厌恶之色,便知是庭树理亏。话峰立刻转了:“你别信人家的哄,想是有误会也未可知。”

    庭芜冷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再说误会我才缺心眼!”

    庭树急的团团转,忙道:“七妹妹你少说两句。”

    孙姨娘乐不可支,万没想到周姨娘占了上风时亲闺女拆台。笑道:“还是我们七姑娘懂事儿。”

    庭芜没好气的道:“你也给我闭嘴!上回我姨娘欺负了四姐姐是什么下场,我今儿往老太太那里滚两遭你也是什么下场!先撩者贱,打死无怨。然你们两个都在院子里打滚了,还想把自己摘脱出去,做梦呢!”又指着庭树与庭兰骂道,“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曲意奉承二不孝也,见到长辈作妖不寻思着劝说,一个个跟都是有气的死人,养你们何用?”姨娘惹事,兄姐无用,亲爹翻脸,嫡母面前连句好话都捞不着,通一个庭芳愿意带着她,她还是后来的,人家同庭瑶更亲,诺大个叶府,没有一个全心替她想的。

    周姨娘是她亲娘,千般不好万般不是,总归是真心疼她的。虽比起哥哥来靠后些,多少有个自在的地方。她没办法跟庭芳一样拿着陈氏当亲娘,陈氏待她更是面子情。好多次借着庭芳与陈氏说上两句话,也是为了姨娘能尽早出来。可姨娘呢?忙不迭的作死,生怕日子太好过,不由悲从中来,嚎啕大哭。

    周姨娘原还想骂,见庭芜哭的撕心裂肺,竟不知骂什么。到底是她亲生的,那脏话儿骂不出口,又没法子驳庭芜说的道理,竟愣在当场。

    孙姨娘撇嘴:“什么阿物儿,打爹床前过一路就是个娘,老娘还轮不到你教训!我说七姑娘,你个姑娘家还是端庄贤淑些,别叫人看了笑话,丢的是叶家的人。”方才周姨娘咒庭兰时她就就憋着恶气,只是口舌不如周姨娘伶俐,打还打不过,正抓狂,庭芜竟送上门来,不补两刀她就不信孙!

    庭兰唬的半死,仆妇们早溜的不见人影,想都知道去老太太处报信了。老太太可不是什么善茬儿,太太在家挨骂的还是太太,如今太太出门,难道老太太还有心情去分辨谁对谁错?必定是各打五十大板,几十年的老脸都丢尽了。忙死死拽住孙姨娘,急道:“姨娘别说了,让他们一家子闹去,趁老太太没来,咱们躲了开。不然连你也落不着好。”

    旁的大道理孙姨娘通不懂,论螺蛳壳里的掐尖要强她门儿清,觉得庭兰的话很有道理,忽的生出一丝骄傲来——看我养的女儿,就比别个的强,多懂事儿。高高兴兴的被庭兰架着回房了。

    周姨娘看孙姨娘进屋了,登时跳起:“你有种别跑,我今日非收拾了你不可!”

    孙姨娘扭头大笑:“我是娘们哪来的种?”

    周姨娘怒极反笑:“我现就去同老太太自首,把咱们俩的话都一五一十的学上一学,如何?”

    不曾跟着出门的谭妈妈在屋里重重翻了个白眼,俩蠢货真当老太太是她们养的狗,指哪打哪呢?

    老太太当然不是姨娘养的狗,大房姨娘闹事,早有人报与她知道。她老人家压根就懒的来大房跟姨娘们撕,只使人把大老爷叫进家门,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太太出门了,你连小老婆都弹压不住,朝廷上不靠着老子,叫人生吞活剥了还嫌你骨头软!既压不住她们,索性全打发了,省的我将来闭不了眼!我往日还当是你太太软弱,今日看来全是你纵的!怪道儿还得外人来管着你家小老婆,说出去叶家的脸都被你垫在地上叫人踩了!”

    “镇日里在家做什么?姨娘人脑子打成狗脑子了,还有心思在外吃酒!凡是顾着家里一些,何至于闹成今天的模样。”老太太气的半死,抬手一巴掌甩在儿子脸上,“废物!”

    大老爷哪里敢答言,忙跪下道:“母亲息怒,都是儿子的不是,万不可气坏了身子。”

    不提还好,一提老太太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大老爷吓的魂飞魄散,杜妈妈已是前来扶住老太太软倒的身子,冷静的吩咐:“人参,去请太医;首乌,去请老太爷;八角丁香你们分头去告诉二老爷三老爷,叫来侍疾。□□你到大房去看着七姑娘。”说着冷笑,“大房的明白人儿今日不在家,通剩下个七姑娘,别也叫唬破了胆子,越长越不中用!”

    大老爷讪讪的,起身帮着杜妈妈把老太太扶到炕上,也道:“我叫人请太太回来。”

    哪知老太太只一时气短,折腾到炕上又幽幽醒来,头一句话便是:“太太好容易去散个心,你就别给人家添堵了!把她气死了,再换个媳妇儿,谁能受得了你这般内帷不修纵容妾侍的男人!”

    大老爷无奈的道:“母亲,不过是两个奴才淘气,何苦动怒?我也没有不敬太太,母亲别误会我。”

    “正屋门前都快长草了,你敬太太全敬在嘴上!你当我傻还是全天下人都傻?”老太太更加怒不可遏,挥手往大老爷身上死命的敲,“敬太太!我叫你敬太太!你一个两个女儿都被小老婆欺负,那是你的种!你连你的种都护不住,我信你敬了哪一个!你就敬了你小老婆的屄!我前世杀人没抽刀这世才生了你个讨债鬼!我告诉你,从今往后谁再敢欺了我的孙男弟女,凭他哪个,我要了他们的命!”

    二老爷和三老爷两家子都在门外,顾忌着大老爷的面子,都没进门。三老爷跟三太太咬耳朵:“又怎么了?”

    秦氏言简意赅:“周姨娘欺负二姑娘,七姑娘出的头。”

    三老爷目瞪口呆:“又来?”上回不是周姨娘欺负四姑娘,谁出的头来着?哦,对,大嫂。望向屋里的眼神都不对了。他是叶家公认的浑人,也没叫小老婆三番五次的欺负他的崽子啊!那是他的崽儿,随便阿猫阿狗都能惹,脸往哪搁?心里隐隐有些泛酸,多好的大嫂啊,家世好才情好人还漂亮,难得是贤良淑德,偏配了大哥那等没良心的,可惜了了的。老太太真个偏心眼,宁可肉烂在锅里,也不顾忌旁人。

    二老爷乃端方君子,人虽不知变通,却也难抓他把柄,皆因他凡事都守规矩。此时没进门去与大哥没脸,心里却恼怒非常。家和万事兴,如何能和?自然是上下有度。他照样有妾,还不是安安分分的。大哥都什么眼光!破落户儿都只管往屋里拉,不嫌恶心!

    越氏深深叹了口气,就凭大老爷的糊涂劲儿,待公婆百年后,哪怕学一回泼妇也要分家,最好断了宗,不然日子真没法过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