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出发,申时才到天竺寺山下,陈氏一行人都觉得腰酸背痛。庭芳下了马车,踩在地上还觉得摇晃,苦笑道:“怪道说人少,原来这么远。”他们出城时还看到马车首尾相接,越走越荒凉,到了天竺寺的地界,人流锐减成后世春节时期的北京城,非常清静安闲。

    寺庙多建于山顶,天竺寺也不例外。马车不得上山,望着高耸入云的石阶,庭瑶差点晕过去:“好高!”

    庭芳拍拍庭瑶的胳膊,悄声道:“知道练神仙操的好处了吧?拜菩萨都能比人更诚心些。”

    庭瑶疑惑的看着庭芳,庭芳抿嘴笑指不远处抬着空滑竿飞奔而至的人。果然停在她们跟前,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先行大礼,再问:“夫人小姐们可是要坐滑竿?这山可不好爬。我们都是抬惯了的人,保管稳稳当当,再不晃一下的。”

    若论平日,陈氏与杨安琴为了表示诚心必要自己上山的,然坐了大半日的马车早没了体力,纷纷表示要坐滑竿。庭芳却道:“我自己走。”开玩笑,难得有光明正大的运动机会,死也要死上去!顺便测试下自己体能的极限。

    陈氏但笑不语,喊了五个滑竿,对其中一个道:“且让她自己走,待她爬不动了再抬她。我一样算钱与你们。”

    抬滑竿的高兴的应了,先放下滑竿,把陈氏与杨安琴抬起,又抬了庭瑶。庭芳嫌陈恭体力全用在淘气上,一把抓.住他的领子道:“恭哥儿你就跟着我走吧,叫菩萨保佑你开开窍,少挨些板子。”

    陈恭只得垂头丧脑的应了,庭芳要坑他时,从来没有人出手相救,连亲妈都是一副庭芳说的全是对的的态度。人生地不熟的地界儿,没有庭芳领着,他八成出不了屋子。既然老大发话,再不想走也得走。却还想找些场子,道:“行!看我们谁先支撑不住做滑竿。输了的要请东道!”

    庭芳无可无不可,她就是想把熊孩子的体力消耗掉,让他上山早早吃了饭睡觉,省的累了一天了还要淘气,飞快的点头答应了。

    陈恭几乎是睡过来的,精力好的很。爬了几步觉得不难,兴头的直往上窜,还往下做鬼脸儿:“四姐姐你好~慢~猪队友!猪队友!”

    庭芳笑嘻嘻的,并不答话,只调整着呼吸,配合步伐,慢悠悠的往上爬。据她估计,寺庙跟当地旅游业直接相关,修建那么高,妥妥的创造就业嘛!

    天竺寺位于京郊,准确说已经不属于京城地界,而是京畿地区了。周围也有好些人居住,三五两个的结伴上山拜菩萨。古时生存不易,哪怕妇女在家煮个饭也要干舂米的体力活,是以男女老少经过长期锻炼,体能都相当不错。反倒是养尊处优的上层阶级废成狗。故在众人印象里,小姐都是坐滑竿的,丫头才走路。来往的行人看到庭芳,竟不知她是什么人。说是小姐吧,走的脸不红气不喘;可说是丫头吧,她头上带的身上穿的明显与边上一看就是丫头的人不同;说是侍妾吧又年纪太小了。搞的过往的行人都忍不住来回打量。庭芳还没什么,先把几个丫头看羞了,纷纷劝道:“姑娘还是上滑竿吧。”

    庭芳正色道:“我是去拜菩萨的,娘和姐姐身子骨都不甚健壮才坐滑竿,我要走上去,叫菩萨看到我的真心,到时候许的愿才灵。”

    抬着空滑竿的汉子笑问:“姑娘许了什么愿?”

    庭芳看了他一眼,心道老娘我许的是回到二十一世纪,从女总监做到女总裁。菩萨真显灵,她来回爬二十遍都心甘情愿,然而显然不现实。于是便道:“当然是我爹娘长命百岁,我弟弟将来高中状元啦!”

    汉子冲陈恭抬了抬下巴:“那个吗?”

    庭芳笑道:“那是表弟,唔,也算上他的吧!”然后摆出一脸我真大方的表情。几个大人都被逗笑了。庭芳耸耸肩,彩衣娱亲神马的,她早就是熟练活了。

    不知道中国的寺庙是不是也赶潮流,反正庭芳去过的很多地方台阶都是九百九十九级。看着就多,爬起来更累。陈恭兴头了前三百级,就累的趴在上头不动弹了,只等着大部队来抬他上山。庭芳快速爬了几级,拎起他的后领道:“刚才谁说猪队友的?起来!”

    陈恭苦着脸道:“好姐姐,我可爬不动了。”

    庭芳一脸鄙视:“还不如我个姐儿!出息呢?”

    “你哪里是姐儿?分明就是怪物!”陈恭怒道,“你都没出汗!”

    废话,姐会呼吸操!顺手指着旁边,只见一个农家小姑娘身轻如燕,从旁边窜过。庭芳似笑非笑的看着陈恭:“哥儿?”

    陈恭恨恨的从地上爬起,拉着庭芳的袖子,亦步亦趋的跟在后头。庭芳在前指挥:“踩一步呼,踩一步吸,跟着我数着阶梯呼吸。不要急促,要稳健绵长。来,吸气~呼气~”

    抬滑竿的汉子奇道:“姑娘似学过功夫?”

    庭芳斩钉截铁的道:“没有!”

    “可姑娘分明说的是武家练气的法门。”

    那是运动呼吸的法门……庭芳只得笑道:“省力而已。”而后就闭嘴不言,她要专心呼吸,说话会打乱节奏。

    滑竿走的慢,从山脚爬到山顶,又花了半个时辰。抬滑竿的汉子累的满头大汗,庭芳也累的气喘如牛,陈恭直接趴在地上不肯起来。丫头婆子们皆是双脚打晃,若不是怕主家责怪,早软倒在地。陈氏从滑竿上下来,称了银子与抬滑竿的人,把他们打发走了才对庭芳道:“还撑的住?”

    庭芳还在喘,没办法说话,比了个ok的手势。

    陈氏:“……”那是神马?

    杨安琴有些心疼儿子,忙唤住了个闲汉帮她抱起陈恭,往厢房里送去。厢房早就定好的,寺庙里估量着人来的时间,连热水都备好了。舟车劳顿风尘仆仆,人人都想洗澡。可毕竟是外头,不如家里方便,只好轮流来。庭芳刚进行了剧烈运动,倚在墙上休息,心里给自己点了无数个赞!体力很不错嘛!再接再厉,争取将来像农妇们一样牛逼。

    一行人折腾到了酉时,各处掌灯,斋菜也如流水般送进来。叶陈两家依旧一处吃饭,桌上琳琅满目的素鸡素鸭子,清香扑鼻。从营养学上来说,人可以不吃荤腥,只要有足够的蛋白质摄取照样能长命百岁。僧侣长寿的秘密就在于豆腐与菌类富含大量的蛋白质,尤其是菌类,其蛋白质的结构许多是短多肽,极易被吸收,是非常好的营养来源。然而常年吃素对女性而言跟作死也没什么区别,豆腐蘑菇蛋白质再丰富也没有胶质,当一个人没了胶质,那脸还能看么?鱼尾纹都是小意思,恨不得皱纹直接爬脸上了好伐?庭芳嚼着素菜,心中想着:唔,回去了叫厨房做几顿猪皮冻补补,万不能让美美的脸蛋塌窝了!为啥说小姐总长的比丫鬟好看?吃的好啊!脸蛋嫩白.嫩白的,只要不是五官相差太大,苹果肯定能秒了干茄子么!所以说知识就是力量哇!

    陈恭抱着碗直打瞌睡,全然不像庭芳吃的那么香甜。实际上爬上来的诸位,目前只有庭芳和几个粗使还有力气嚼饭。庭芳嫌弃的看着振羽,也就是原先的百合道:“平素叫你同我踢毽子,一个两个的不肯,现在知道了吧?”文静有个卵用,眼看就要结婚的人了,还不好好锻炼,生孩子时没力气,现在可没有产钳给你夹。

    杨安琴看到庭芳洗了澡就活蹦乱跳的,心里爱的不要不要的,多好的身子骨啊!将来必定很能生啊!可是好像很难拐的样子。又看向自己的儿子,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顿时有些尴尬,你这么不中用丈母娘会嫌弃你的好吗?

    头一天到庙里,再累也得去跟菩萨打个招呼。吃了饭陈氏和杨安琴带着庭瑶去拜码头,把庭芳和陈恭留在屋里,还解释道:“你们小人儿那样虔诚的爬上来,菩萨都是知道的,晚间就别逞强了。四丫头你看着弟弟些,出门在外不比家里,你累了早些睡也使得。”

    庭芳是很累,但就像陈氏说的,出门在外不比家里,她得撑到陈氏回来才睡的安生。陈恭早被扔到榻上,打着呼噜睡的香甜。

    天竺寺修在山顶,再有钱地皮也是有限的。故厢房总数有限,除非王孙公子家眷,否则很少能包整个院子。陈氏与杨安琴租了个东厢,与庭芳的屋子差不多。南北各一间房,房里整套的洗漱用品与床铺火炕。和尚很多时候都坐蒲团,因此地板是架空的,很像日式结构,或者说有上古风韵。想来丫头们不是睡炕就是打地铺,而她就跟着陈氏与庭瑶睡了。古代女人高兴起来就喜欢邀请朋友同床共枕,有时候陈氏与杨安琴还一起睡,所以对母女几个睡一张床毫无压力。陈恭年纪不大,想来就跟着杨安琴睡。

    两家人隔着个客厅,感觉很亲近。在古代住久了,庭芳略微有些不习惯合租的模式。当年群租房都住的那么欢快,现在连与人共享两房一厅都不行了。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果然要好好复习数学,万一还能回去,必须直接做女总裁才行!不然她会疯掉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