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8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庭芳真的很想回去,但从徐景昌的称呼上分辨,她已经知道眼前这位王爷的身份。福王,皇帝行十一的儿子,母亲是赵贵妃,理国公府旁支吏部尚书之女。看她爹的职位就知道贵妃得不得宠不提,横竖赵老爷是极得皇帝信任的。赵贵妃只生了福王一个儿子,他还是老幺儿,上头还顶着法定继承人太子殿下。简而言之,权势滔天,责任没有。别说叶家,熊起来皇帝老子估计都拿他没办法。从来谁家的老幺儿都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何况皇家的老幺儿。庭芳知道,老幺儿们得顺毛捋。便道:“王爷,说句托大的话儿,叶家也不是贫寒人家。那么多人盯着呢,您留我总得有个能对付的理由。再有,我人生地不熟的,你叫我娘来陪我。”

    福王上哪找理由去?但福王需要理由吗?呵呵。所以福王道:“我就不要说理由如何?你.爷爷还敢来抢人不成?我就扣着你,大不了你做王妃嘛。我都不嫌弃,你还嫌弃什么?”文官说着清高,可跟皇家结起亲来都恨不得上蹿下跳。又问,“你嫡出还是庶出啊?”

    “庶出……”

    徐景昌不由看了她一眼。

    福王撇嘴道:“庶出做王妃都便宜了你啦。不过看父不看母,瞧着你是叶阁老孙女的份上,勉强凑活配的上吧。”

    逻辑满分!庭芳给跪。只好使出缓兵之计:“那得跟我爷爷商量啊。”

    “呵呵。”福王就是不干。事情又绕回原点。

    徐景昌扶额,想着福王府门口蹲着的叶俊德就一阵阵肝疼。不多时,长史来报:“殿下,工部侍郎求见。”

    徐景昌摊手:“他们家接到消息了,你再不放人,老爷子亲自来了可不好交代。”

    福王巨流氓的说:“我昨儿说的那个小丫头准备好了么?送出去。”

    庭芳道:“我有好多好玩意儿都放在家里,你放我回去拿。”

    “你回去了就不来了。”

    庭芳立刻出了个主意:“您是不是还没有王妃啊?”

    “是啊!”

    “所以我不好来啊!”庭芳理直气壮的道,“您要有王妃,她打发人去接我,我一准儿来。”

    “也对啊!”福王点头,“你脑瓜子真好使!”

    庭芳:“……”

    徐景昌:好师妹,赵娘娘会谢谢你的……

    福王愉快的决定:“那你先回家吧,等我娶了王妃,你再来玩哈。我娶妻的贺礼不能短,还得是没见过的。要是你想不出来,嘿嘿……”

    庭芳毛都竖起来了:“怎样?”

    “我会让你做我的侧妃。”

    卧.槽!还不如做王妃!庭芳泪流满面,琢磨着是不是把愤怒的小鸟给山寨出来,用以纪念他们屎一般的缘分。

    不管怎样,福王终于松口放人。徐景昌松了口气,虽然是光屁.股一块儿长大的,但君臣毕竟是君臣,他不好用强。难得福王松软了,忙喊丫头道:“帮她把头发扎好,打扮的整整齐齐的,我在外头等。”说完把福王拉走了。

    几个丫头围上来,轻柔的将庭芳的头发扎上辫子,盘出两个包包。从首饰盒里挑出相宜的珠花,再配上项圈等物。庭芳对着落地穿衣镜看了看,除了脸色不好,其余都没什么问题,理了理衣裳,抬脚出门。

    走到徐景昌的身边,问:“大师兄送我回去么?”在福王府,大师兄的腿很粗,要抱紧。

    福王道:“啥都没带?跟我客气什么?桌子上的东西拿包袱皮包了带回去。哥哥给你的见面礼儿。”

    庭芳很!不!想!要!可丫头们真的摸出块包袱皮,一股脑的把首饰匣子带n块布料打了个巨大的包,中间还特有创意的穿了根棍子,俩丫头给抬出来了。

    庭芳:“……”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丫头!

    此地不宜久留,徐景昌拉着庭芳的手就往外跑,两个丫头抬着包袱在外追,福王奔向马厩——他要进宫求王妃。

    出的大门,亲爹跟二叔站在门口,庭芳扑到亲爹怀里,眼泪如决堤的江水滔滔不绝。世道艰难,她个小姑娘,给家里添了那么多麻烦,即便不是她的错,也难免遭到非议。最好的办法便是扮柔弱,人总是习惯性同情弱者。她哭的惨,没准糊涂人就不计较了。随时随刻记得演戏,苦逼的古代。

    徐景昌对大老爷和二老爷拱手见礼:“福王小孩儿心性,还请伯父和老师别见怪。”

    谁特么敢跟皇家人见怪!王府门口一秒钟都不想呆,带着闺女赶快撤。徐景昌与二老爷打了好一阵交道,很知道文官的想法。见他们想走,也不废话,替自家老师牵着毛驴,往叶家走去。

    送到叶家门口,徐景昌才道:“学生不打搅老师一家团聚,改日再登门拜访。”

    二老爷点点头,大老爷牵着庭芳进了大门才道:“你那学生虽不爱读书,人品还不错。”

    庭芳道:“福王原还不肯放人,是大师兄求的情。”

    大老爷对弟弟道:“日后我们家要待人客气些,算是对四丫头有恩了。”

    二老爷还是不喜欢不爱读书的人,黑着脸道:“一报还一报,他老子算计我,扯平了。”

    大老爷笑道:“你又扭上了,他是世子爷,懂礼便好了。真学好了四书五经,你让不让他下场?他若下场,岂不是与民争利?随你怎样,我是要备谢礼的。”

    说话间进了二门,女眷们呼啦啦的围上前来,陈氏一把将庭芳搂在怀里,抖着手检查庭芳的爪子:“痛不痛?”

    庭芳觉得陈氏忒倒霉,正常妇人生了孩子且得缓一年半载,陈氏还不到百天,接二连三的操心,鱼尾纹都加深了。心中酸楚,伸手抚着陈氏的眼角,道:“不疼,夹的不重。”

    陈氏颤声道:“我听水仙说你被上了刑,魂都要散了。”

    老太爷不耐烦听婆婆妈妈的事儿,直接问道:“你做了什么殿下才放过你?”

    庭芳老老实实的道:“做了个玩意儿,他没见过。”又苦笑道,“他是盯上我了,还说改日再来寻我。我好说歹说,劝他先有王妃,再让王妃接我去耍才名正言顺。他现在应了,将来不知如何。”

    老太太问道:“什么玩意儿?”

    “魔方,”庭芳道,“我不知道怎么说。是从前日看的西洋书里化出来的。他还要其它的,待我再想吧。”

    秦氏忍不住羡慕道:“做王妃也没什么不好。”

    老太太白了秦氏一眼:“差着十来岁呢,我们家要不要名声了。”

    “我不要。”庭芳赶紧对老太爷道,“皇家人不好相与,孙女儿不想担惊受怕一辈子。昨儿他怕我跑了,连铁镣铐都上了,拉的脚脖子生疼。”客观来说,福王做为皇帝的亲儿子,已经很不错了。这次是陈恭打了他的眼睛他才报复。总不能要求人家超越历史局限性,跟人来个风度翩翩。他肯干皇帝老子还不肯干呢。可是站在庭芳的立场上,真是打死都不愿的。家里是可以放松的地方,只要不跟皇家人沾边,她有信心收拾了。至少夫家得顾忌叶家的权势,实在不喜欢她,也不会把她怎么样。搁到皇家就说不好了。汤和的闺女做王妃,明明是王爷傻.逼强抢民女,最后特娘的王妃凌迟处死,王爷屁事没有,接着娶王妃的妹妹做王妃。妈蛋,她要是汤和都想造反了好吗!现实不是电视剧,甭管冷脸四四还是温柔八八,全特么是鸟人!

    叶家人还没缓过神,门房跑进来道:“外头还有两个王府的丫头,怎么招待?”

    庭芳一拍额头:“怎么就忘了她们。她们是跟着我们送东西来的。”

    老太太疲倦的问:“什么东西?”

    庭芳更疲倦的道:“首饰布料,换我做的玩具的。”

    老太太心好累,勉强道:“姐儿啊,你可真招小孩子喜欢……”尤其属性为熊的那种,譬如陈恭,譬如庭芜,譬如……福王……

    庭芳也不想啊!不就是人漂亮智商高么,一个两个熊孩子往她身上扑!招谁惹谁了真是!

    陈氏折腾了一天一夜,早支撑不住,再三确认庭芳在怀里活蹦乱跳的,就软倒在地。庭芳吓的尖叫:“娘!!”

    众人又七手八脚的把陈氏抬回房,请太医的请太医,掐人中的掐人中,乱了好半天才安顿下来。老太太只觉得头晕目眩,无力的歪在陈氏屋里的炕上,一齐等着太医来瞧。

    叶家整个乱糟糟的,庭芳没心思考虑其它。王府送来的东西随便丢在地上,一会儿摸.摸陈氏的额头,一会儿又看看老太太的脸色。忽然想起陈恭,便问:“恭哥儿呢?”死了没有?

    杨安琴的眼睛肿的像核桃,沙哑着嗓子道:“没伤着筋骨,他自家活该,连累了你,你还想着他。”

    呵呵,姐想着他最好去死,差点就扑街了好么!杨安琴的样子是挺可怜的,可陈氏更可怜!又不是她惹事。说不出什么安慰的话,只能沉默。

    杨安琴实在没脸见叶家人,昨夜求了一圈的人,才打探到庭芳的下落。答应去求情的并不多,哪些是真的行动了更不知道。若不是要等着庭芳回来,她真呆不下去了。儿子昏迷不醒,她还得先守了小姑。内忧外患无外乎如是。幸而身子骨从来健朗,不然早躺到了。

    忙乱间,门房跌跌撞撞的跑进来,结结巴巴的说:“老太爷,赵赵赵贵妃的大太监求见!”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