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9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赵贵妃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见见庭芳。赵贵妃是个极规矩的人,不是说她严肃,而是她从来规行矩步,只要不坏了规矩,她还挺和气的。可是偏偏这么个规矩人生了个不着调的儿子,那心情跟杨安琴是一样一样的。十九岁的亲王了,让他结婚,他就能跟你在宫里打滚。再逼他,他能到太和殿前当着文武百官滚。偏偏圣上和太子嘴里骂着,心里却喜欢,可劲儿惯。不肯结婚真就由着他。快二十的亲王,不结婚像话么?哪知今天一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竟跑进宫里闹着要结婚。赵贵妃好悬没被亲儿子吓死,以为他撞客了,拎过贴身太监省了一回,才知道福王要结婚的理由居然是有了王妃后就可以找小姑娘玩了。赵贵妃:“……”

    贵妃召见命妇不坏规矩,召见命妇家的闺女亦有法可循,只是要先问过皇后。皇后比贵妃活泛些,二人的儿子处的不错,更何况福王是她亲养大的,与别的皇子不同。听闻了福王的大计,笑的蜜饯都脱手掉到地上,一叠声儿的要看让福王开窍的小姑娘。于是赵贵妃把大太监派了出去,还很贴心的说:“昨日小姐儿受了惊,且叫她歇歇,明日再来。”

    庭芳肯定不能自己进宫,还得有大人领着,最好是母亲。可看看陈氏的脸色,老太太再不敢劳动她,果断的做了决定:“我带去吧。”

    越氏道:“我带着去也使得。”老太太脸色亦不好,大礼服沉重不说,在宫里步步小心句句思量,最是劳神。官宦人家的老太太都是病不起死不起的,很多人家都是老人家过世,丁忧过后便再翻不得身。这些个子女不孝也得孝,何况越氏与老太太处的不错。

    越氏是个省事的,老太太很放心她。还问庭芳怕不怕。

    庭芳反问老太太:“臣女可随便打杀么?”不是找茬儿,是真不知道。现代人对古代的认知错位太多,而叶家不会没事告诉小女孩儿世间有多少忌讳。对皇家的畏惧还来自于她前世的常识。

    老太太笑道:“那倒不会。”又嘱咐越氏,“我不去倒好,万一福王异想天开要娶庭芳,我去了就不得不应了。”

    嫁个把孙女给个清闲王爷当然是好事,老太太心里不反对,就是年纪不般配。文官最忌讳“卖女求荣”的闲话,家族想要长远,名声顶顶重要。不能把孙女嫁入皇家,挺遗憾的。

    要进宫见老板娘,叶家又疯狂的运作起来。先是要替庭芳准备鲜亮的衣裳,首饰也要立等炸过。彼时进宫是不能低调的,去庙里上香还得盛装打扮,实在条件不好,借都要借一整套装备方才叫恭敬。于庭芳而言,泥塑菩萨还可以糊弄,真菩萨是万万不能糊弄的。只要不想造反,还是顺着规矩为妙。老太太盯着她的衣裳首饰,她就照看好自己。二话不说先爬到炕上,被子蒙头,睡死过去了。

    越氏哭笑不得,低声调侃道:“我们四姐儿有大将风范,别说王妃,太子妃都做得了。”

    老太太咳了一声:“休调笑皇家。”

    越氏低声应了。

    自家没了麻烦,老太太方有闲心管别家。对杨安琴道:“舅太太熬了好些时候,快去歇着吧,省的累病了。”

    可怜杨安琴个爽利人儿,愣是被亲儿子害成了鹌鹑。左右看了好几回,没自己什么事儿了,才对老太太福了福,回家躺倒了。浑身酸痛,头脑发胀,还不敢请太医。唤了陪房点了艾灸暗暗的灸了几回,沉沉睡去。

    庭芳睡了半下午,爬起来吃饭洗头洗澡上厕所,又躺了回去。陈氏醒来就听见贵妃召见庭芳,急的不行,还是老太太再四保证无事,她才又迷迷糊糊睡了。叶家整个就一团乱!众人忙乱的到晚上,才色.色备齐,可以安心休息了。

    说是安心,其实谁有真能睡的沉。卯时才到,丫头就点了灯把越氏唤醒,按品大妆。越氏七品敕命,比老太太的一品诰命省事,却丝毫不敢马虎。使人去喊庭芳,庭芳连头都梳好了,正在上妆。

    陈氏有气无力的靠在床.上嘱咐着宫中禁忌,庭芳摆.弄着妆盒找感觉。到了古代年纪太小,还没化过妆,偏偏古代的梳妆用品跟现代的不一样,用着很不顺手。虽然很多人哭着喊着说古方如何如何,实际上绝大多数情况下,古代的东西都是远不如现代的,包括化妆技术。最起码,古代没有裸妆,更不会想着用蓝色紫色的眼影。匣子里只有各种红色粉色,先凑活着用吧。小女孩上裸妆,拉下睫毛也差不离了。

    化好妆,开始换衣裳。陈氏替她预备了云纹织锦的对襟半臂,粉色穿蝶小袄,豆绿的百褶裙,配上云头小靴。照例带着金项圈,手镯脚镯一样不少,华丽非常。换好衣裳,丫头拉了拉褶皱,庭芳站的笔挺,远离任何会挂到衣服的东西。

    陈氏还在教宫里的规矩:“总有太监或宫女领着,你们跟着他们行礼便不会错。娘娘若赐坐,万不可坐实了,同在长辈跟前一样,懂么?”

    庭芳点头。

    陈氏又道:“你日常总是抬头挺胸,这很好,搁咱们家里,叫有气度。然而进了宫,你只是臣女,要微微低着头,但不能畏缩。不要看娘娘们的脸,你要把握不住度,便看腰带。”

    庭芳:原来古代的腰带做的那么华丽是因为这个!

    陈氏又唠叨了许多,直到越氏的丫头来催,才依依不舍的放开。末了还道:“万事小心。”

    庭芳回头安慰了一句:“放心吧,有老太爷呢。”

    陈氏微微放了心,看着她出了门,又倚在床头歪着了,却怎么都睡不着。

    庭芳跟着越氏乘坐马车驶向宫廷。辰时便到了宫门外,可皇后不会那么闲的大早召见外命妇。她还得接待来请安的宫妃和皇子公主们,一大家子说说闲话,处理处理宫物才想得起庭芳。

    越氏与庭芳只好在马车里干等着,不能喝水不能吃东西。马车里还放着个小马桶,预备宫里出来人,先在马车里上个厕所,而后跟着步行去坤宁宫。没错,宫里除了特例,等闲是不能乘车坐轿的,故对于上了年纪的夫人们来说,进宫无异于折磨。

    到了巳时二刻,终于来了个太监。越氏忙带着庭芳上了个厕所。又拿出小镜子略微补了补妆,兵荒马乱的收拾完,才下马车跟着太监往坤宁宫去。

    原是赵贵妃要见,回了皇后,皇后也想见,便定在坤宁宫召见,赵贵妃作陪。紫禁城跟故宫差不离,庭芳早逛的不想逛,心里紧张,更没兴趣看装饰,倒显的稳重。坤宁宫在故宫只能隔着玻璃看里头,在影视城倒是随便逛。庭芳低着头进去,余光撇了几眼,果然跟影视城的几乎一样。

    随着越氏三跪九叩,庭芳听到一个柔和的女音道:“起吧。”

    越氏慢慢起身,庭芳亦跟着起身。那女声又道:“别拘束,我就是看看孩子。”对庭芳招招手,“小丫头过来给我瞧瞧。”

    庭芳微微抬起眼睛,慢慢的走到那位身着明黄的女人身前的不远处立定。位在正中,身穿明黄,必是皇后无疑。旁边穿着宝蓝色宫装的,怕就是赵贵妃了。

    皇后又道:“再过来点儿,别怕,我不是老虎。”

    您老比老虎凶残多了,这年头打死老虎的是英雄,冒犯了你的连狗熊都当不成。庭芳腹诽着,又靠近了点儿。还未站定,被皇后她老人家拉到身边,对赵贵妃笑道:“妹妹你瞧她好个模样儿。”就是太小了!还以为今天能做个媒呢!小十一从小到大都不靠谱儿。

    赵贵妃也是一脸失望,她光听着叶府四姑娘如何如何,就忘了问年纪。儿子既然喜欢找她玩,何必绕个弯子再娶旁人,一个不好,儿媳妇还得吃点小醋,家宅难宁。见到人了才知道为什么儿子要娶王妃了,小不点儿,还真就是个玩伴。

    帝国最牛叉的两个女人被泼了满脑袋冷水,顿时对庭芳丧失了兴趣,只是面上功夫还要做,温和的问着庭芳爱吃什么、爱玩什么。又问越氏叶老太太好不好,越氏一一答了。

    皇后问的没话说,就想打发人走。既然不是儿媳妇,看着没趣儿。再好,宫里也没有合适的皇子了。哪知圣上跟太子听说福王看上的姑娘进了宫,父子两个搓.着手跑来看热闹。越氏忙避退到了帘子后头,余下圣上和太子瞪着庭芳,齐齐无语。

    圣上和皇后对望一眼,皆是无奈。庭芳觉得气氛诡异,更加把装死技能发挥到十二级。皇后对着圣上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什么都没打探清楚就心急火燎的把人招进宫,结果是个豆丁,把圣上都晃点了。讪笑两句,赶紧道:“是个好模样儿,难得聪明伶俐好才华,我看着都喜欢。”

    赵贵妃忙补充道:“我最想要女儿,偏生了个混世魔王,从此见到别人家的女孩儿就走不动腿。听说叶家的女儿好,好奇的叫来看看,不想惊动了圣上。”

    圣上:“……”

    太子跟着打圆场:“是挺好的。母后与妃母既然喜欢,可时时叫进宫作耍。”

    皇后才没工夫带小女孩儿呢,假笑着又夸了两句,把圣上送走后,连越氏带庭芳,扫地出门。

    庭芳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围观了半上午,又从宫里出来了。越氏头一回遇见圣上,吓的不轻,迷糊中的娘两个催着车夫往回赶。好容易到了家门口,见中门大开,门口堵着一辆华贵马车,上面的旌旗挂着个大大的福字。

    庭芳:“……”靠!还有完没完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