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0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福王是来抄家的。嗯,专抄庭芳的屋子,看她到底打哪学的魔方。趁着庭芳被招进宫里,叶家没人敢拦他,更没人能糊弄他,直接奔到庭芳屋里,指挥着太监把相关书籍打包,预备抗走。就不信了,书都给抄了,她叶.庭芳能不上门要。再上门就扣着她,再不放回来了。

    他本就是本朝数学高手,虽不如徐景昌,跟户部的老吏对干还是能十干九赢的。不然圣上也不疼他了。皇帝儿子那么多,单调皮捣蛋哪能得以青眼?必须是调皮捣蛋加聪明无双才招人待见。在太子那处还得加一条野心全用在做玩具上。电视剧里总演某王爷为了消除猜忌装疯卖傻,实际上并不现实。装疯卖傻只能被边缘化,哪怕是皇帝的儿子,边缘化了下场也很不好,几代之后就只能撒泼打滚耍无赖求现任皇帝赏点饭吃,说是天潢贵胄,其实都快揭不开锅了。想要出头还不被猜忌,很需要有点歪才。福王恰好就具备了歪才。这么个主儿,见人就咬的御史都不敢招惹,既不欺男霸女,也不争权夺利,至于玩物丧志……他爹都不管,关你们屁事?

    福王很任性,可他任性的方向不涉及民生,没人管他,性格就越发无法无天。昨日在家研究魔方,越研究越有趣儿。凭着天赋,他偶尔能把魔方复位,可怎么样也做不到庭芳的速度。一拍脑门儿就直冲叶家而来,务必连让庭芳屋里片纸不留。

    老太爷快呕血了,对老太太道:“改明儿不拘什么宴会,你把四丫头给带上。不然她将来不用嫁人了!”要让众人都瞧瞧,不是他孙女勾引亲王,实在是亲王是个蛇精病,缠着九岁的小丫头不放!

    老太太左右摇摆:“依我说,竟是定下来算了?”

    老太爷压低声音,悄悄儿对老婆道:“你千万别告诉人,太子殿下前日悄悄儿同我说,是想结亲的意思。”

    老太太瞪大眼:“他看上哪个了?”擦!我家孙女不做小老婆,太子的也不行!老娘最恨小老婆!

    “太子妃生的嫡长子,求娶庭瑶。”老太爷低声道,“没作准的事儿,再则还得让圣上点头。我们庭瑶的品格儿是不用担心的。我才要跟你说,多带庭瑶出去走走。太孙选妃,圣上总要问周遭的人,可别弄出个‘养在深闺人未识’。如此,庭芳与福王就不般配,差辈儿了。正巧四丫头不愿,咱们就想法子避开福王。你也留心着青年才俊,有好的速速替四丫头挑一个,订了亲就好了。”

    老太太听说是大老婆,放下心来。又为难道:“四丫头的名声只怕传出去了,这个点儿不好说。”

    老太爷摇头道:“就是要那等明白人,不明白的我孙女嫁过去受罪么?躲开了的人都记下,闺女统统避开他们。咱们家的女孩儿什么品格?打小名师教导,走出去比哥儿还强,那等糊涂人家不定还嫌我们孙女太好强,丈夫弹压不住。”说着冷笑,“我为何与陈家结亲?陈家就明白啊!夫妻夫妻,你光寻个听话的活死人作甚?家里的孩子指着活死人去教不成?大太太再不中用,你瞧她教出来的孩儿!庭树是他老子毁的他,怨不得他太太。”

    老太太皱眉:“我是摸不准儿,说真的,四丫头那性子做我媳妇儿,谈不上不爱,也谈不上多爱。你到底从哪点上看好她?孙女里头你独爱她,庭瑶且靠后。你与我说个明白,我好对着人挑。不然找的不好了,我是没什么,你心疼。”

    老太爷听到这话不由一笑:“你大太太还心疼呢。你就是个古板性子。我问你,女人家在后宅里靠哪个?”

    老太太条件反射的道:“自然是夫君。”

    老太爷又笑:“四丫头你不觉得有什么是吧?可你没看见她身后跟着一串儿。陈恭跟着她跑,福王也跟着她跑。舅太太看她那眼神儿,恨不能就下了定。”

    老太太没好气的道:“你就不能说明白点儿?”

    “唉!还不明白?”老太爷笑的胡子都散了,“她不招你待见,招男人待见!所以我不能把她往皇家塞。皇家什么地界儿?福王虽是亲王,独宠一个……咳,只怕贵妃娘娘有想头。”没娘的亲王还差不多。

    老太太难以置信的看着丈夫,揪着老头子的胡子道:“死鬼!你就是嫌我了才找小老婆的!”

    “哎哟哟你轻点儿、轻点儿,”老太爷眼睛鼻子皺成一团,嗷嗷直叫,“你这会子怎么又反应快了!”

    老太太放开胡子,老太爷才要说话,两只耳朵又落入魔掌:“你老实跟我交代了,你们男人心里到底怎么想的?我怎么就不好了?我怎么就不如小老婆了?啊?你儿子也是,大太太多好的人啊,他一天到晚往小老婆屋里钻!老三我就不说了。连老二都有俩小老婆!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我就把你耳朵活活拧下来!!”

    “我说我说我说!”老太爷连喊了三声,“你先放开嗷!痛痛痛痛!”

    杜妈妈在外头笑的打跌,还得把丫头全撵走,自个儿守着门听老两口唱戏。

    老太爷好容易从魔掌下逃出来,蹦到了炕那头才心有余悸的道:“你喜欢大太太,不喜欢三太太,可见人都有喜好。你还不喜欢舅太太,可亲家老太太就喜欢她。男人和女人还不一个样。我就是让你替四丫头挑个能喜欢她的。就她那性子,给个端方君子能憋死她。我疼孙女还不行么。要不是赵贵妃……咳!我宁可她嫁了福王,起码能一块儿玩。太孙那都没影的事儿。”

    老太太阴测测的道:“若太孙有影儿了,四丫头又跟福王好,你怎么办?”

    “太孙……”

    “哼!”

    老太爷无奈的道:“我是爷爷,还是叶家老太爷,还是朝堂上的叶阁老。谁能事事如意?”

    “你别糊弄我,还没说你到底为什么单喜欢四丫头。”

    老太爷道:“唉,她像你啊!”说完嘟囔着道,“打架厉害。”

    老太太扑过来,又揪着老头子的胡子道:“那你还纳妾!”

    “我年轻时偷嘴么……”老太爷悲愤的道,“老底儿都叫你翻了。不就是男人都是贱骨头,你越厉害他越爱嘛!大太太和三太太就是太贤惠,打两顿就好了。”

    老太太:“……”

    老太爷狼狈的爬起来道:“女人啊,不要规矩,规矩只要能装给婆婆看就好了。对着男人要会撒娇会耍赖,时不时给找点麻烦,该泼辣的时候还要泼辣,镇的住家里人,管的了家。大太太连小老婆都收拾不了,我是真看不上。也就教孩子有一套吧。偏你喜欢。你喜欢有什么用?管的住你儿子啊?大房乱糟糟的,小八瘦的跟只猫一样,竟都指着俩闺女了,我能不偏疼她们点儿么?就他们老子那怂样!欠抽!”

    老太太顿了半晌,才道:“男人喜欢,婆婆该不喜欢了……”

    “所以我说赵贵妃……”

    老太太翻个白眼:“得,我知道了,婆婆就对着你亲家母那样的找。孙女婿你自己挑去,我不会看。委屈不了你的宝贝!哼哼。”

    老太爷叹了口气,扯了个难看的笑容:“我哪个也不想委屈。老大和老三太……是我们没教好,对不住一窝的孙子孙女,可不得咱们多费心。小八还是奶娃娃,我们能看着他长大?我们多大岁数了?不把他前头的哥哥姐姐安顿好,就你大太太内样儿,他指望谁去。”

    老太太也沉默了。

    老太爷靠在炕头,难得抱怨道:“咱们都尽力了,也不知道怎么教才是对的。先前还总想着,可是他们小时候儿我光顾着外头,没好好教导的缘故?可打庭树生下来,虽不时时看顾,先生都是请的顶好的。为了把康先生捞过来,跟平郡王都干上了,结的仇现在还没消。还是没见他长进。一样的庶出,七丫头都比他强。咱们家是邪门儿了!”

    老太太叹道:“都是命吧。”

    老太爷继续道:“通只有二房的庭珮能看,再有三房的庭松凑活吧。其余的不是太小就是普通。掘地三尺都没几个顶用的,你说我疼女孩儿?我还不想疼呢!要是哥儿们都真争气,我何苦叫女孩儿也跟着上学,遭那么大罪。通只有在娘家能快活十几年,一年到头都没歇过几日,我看着都心疼。老太婆,我实指望不上哥儿们了!常常就想,四丫头要是个哥儿多好啊,她厉害,能保本儿,我就不愁大房了。偏是个姐儿,再好也是别人家的,气死我了!”

    “你就图个保本?”

    “不然呢?”老太爷道,“咱们家业不小了,能保本不错了。”

    “咦?”老太太奇道,“你人见天儿不着家,怎么家里的事比我还清楚?”

    老太爷:“……”家都看不住也叫男人?你当我跟你儿子一样熊!又想起大房怂包的父子两个,老头子愁的头发都要掉光了。特娘的他到底做了什么孽才养出这样的子孙!活见鬼了!你们爷俩再怂下去,老子我可要给庭芳招女婿上门了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