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1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福王硬闯叶家,不好带太多人,几个太监还不识字,要分辨哪些是四书五经,哪些是自然科学很费了一番功夫。齐齐打包好,正准备运走时,被庭芳堵在了门口。

    庭芳还得苦逼的先给福王磕头,次后才能起身道:“殿下家藏书颇丰,奴的实在难以入眼。”

    福王随便抽.出一.本.道:“你做笔记了。”

    “……”

    “嗳!”福王笑道,“我说丫头啊,你字写的挺好的,比我强多了。怎么上回给你师兄的手抄本那么难看?”

    庭芳指了指身边的水仙道:“她誊抄的,我没空写那么多字。”

    福王不满的道:“字太丑,我送你个字写的好的太监?”

    陈氏在边上抖了抖,郡王以下用太监都是违制……

    庭芳忙道:“要不您送我个丫头?”

    福王叹气:“我家的丫头字更丑,你家师兄有个丫头不错,你管他要。”

    能写好字的丫头都是高端人才,刻意培养的好伐,你说要就要?果然天才一定在某一方面脱线!像她这样智商情商双高的天才已经不多见了,庭芳默默为自己点了三十二个赞。

    福王见庭芳不说话,又道:“那魔方你到底怎么玩的?好些时候我复原不了。你还有什么好玩的?”

    庭芳点头:“有。”

    “拿来!”

    庭芳不客气的道:“拿书来换,也不能拿走我的书。”说完抱怨道,“我的书本来就不多,都拿走了我看什么?”

    小姑娘嘟嘴的模样好可爱好可爱!福王忍不住道:“好好,不拿你的书,但你的笔记誊抄一份给我,不要丫头的丑字。”

    “我请个秀才抄总行了吧?”

    福王不大满意:“凑活吧。”说完觉得不对,分明是他来抄家的,怎么反被抄了去?忙道,“新玩意儿呢?”

    庭芳招手喊丫头:“把华容道拿来。”

    福王大嚷:“华容道有什么稀奇?”

    庭芳道:“八十一步可解。”

    福王瞪大眼:“不可能,我都要一百二十一步!”

    “殿下把书搬来,我立刻就写解法。”庭芳自信的笑道,她小时候被折磨的死去活来的玩意,正好丢出来碾压福王。

    听说庭芳回来堵福王的老太爷并老太太一齐走到东院,恰好听到这一句。老太爷就跟老太太咬耳朵:“看到没?懂了吧?”

    老太太还对老太爷的男女观缓不过神,但眼睁睁的看到福王像被顺了毛一样,乖乖的喊太监:“去,把我的《阿尔热巴拉新法》(代数学)搬来。”

    福王贵为亲王,当然是壕。基本上零花钱全烧在这上头,为了不被赵贵妃骂才谎称是徐景昌买的。就跟庭芳小时候几个人凑钱买了游戏机一样,到她家就称是小明买的,被小明妈妈看到就说是借了小红的。总之绕一大圈,还得特意拉上个家住的远的同伙,省的几个家长对景儿穿帮。两位壕烧钱买的书,当然比庭芳家强的多。整套的原文版代数学就是那日让庭芳流了好久的口水,最终被徐景昌无情搬走的那套。有了书,庭芳也不小气,就地列公式进行科普。

    福王驾到,叶家是个活人都得爬过来陪着,没资格进院门的都排排站在院子外头。简直劳民伤财。为此东院站满了人,看庭芳蹲在地上用炭条写个不停。然而除了福王,全部人都看不懂。福王也快晕了,不住的喊:“慢些!这个符号什么意思?”

    中国古代的数学符号跟西方完全不一样,由于现代社会西方才是老大,主流社会便以西方为尊,尤其是自然科学,用的全是古希腊起源的那一套。福王看过不少书,有些符号认识,有些符号见过但不理解,有些就是天书了。庭芳自己也是适应了很久,才把中国的文字符号等跟西方的对应起来。又不免跟福王解说一番。

    福王越看越精妙,看到后面已拍案叫绝,头也不回的喊:“老张!快去叫徐景昌!”

    老张便是当日在树底下逮住陈恭的侍卫。晕乎乎的看着阶下囚变坐上宾,很是适应不良。听到福王吩咐,火速冲出了门外——跟着这位爷,最好以服从命令为第一要素,别的什么都不用想,想也没用。

    庭芳蹲着把公式一气呵成,又喊水仙:“抄!”

    水仙手忙脚乱的拿着毛笔誊抄,福王看不过去了,一把抢过,用狗刨过一般的书法奋笔疾书。庭芳更看不下去了,又抢过来,换了张纸,一笔一划的写着公式,嘴里还忍不住吐槽:“殿下居然好意思说水仙的字丑……”

    老太爷好奇的捡起刚才庭芳扔在一边的纸,对比了水仙与福王的水平,笑的直抽抽。默默的袖在怀里,等明日拿去给圣上看笑话儿。顺道解释福王为啥盯着他孙女。

    庭芳的字好到考科举可以当范本了,离书法大家是有距离,但秒杀学渣们已无障碍。用毛笔写的西洋公式有些违和感,但字体流畅,排版协调,看着就赏心悦目。福王见她写完,忙拿镇纸替她镇上,等着晾干。待庭芳写完,福王兴奋的问:“还有没有?有没有?”

    庭芳一时想不起还有什么喜闻乐见的游戏,便随手出了个经典数学题:“有三个人去投宿,一晚三十个铜板.三个人每人掏了十个铜板凑够三十个铜板交给了老板.后来老板说今天优惠只要二十五个铜板就够了,拿出五个铜板命令店小二退还给他们,店小二偷偷藏起了两个铜板,然后,把剩下的三个铜板分给了那三个人,每人分到一个铜板.这样,一开始每人掏了十个铜板,现在又退回了一个,也就是10-1=9,每人只花了九个铜板,三个人每人九个铜板,3x9=27个铜板加店小二昧下的两个铜板等于二十九个铜板,还有一个铜板去了哪里”

    此题乃当时新西兰发布的数学题,陷阱狂多,一不留神就被坑了进去。果然一屋子人都露出了茫然的神色,连唯一的理科僧福王都懵逼了。

    徐景昌被张侍卫从家中拎出来,不知道福王又闹什么幺蛾子。此时天都要黑了,也只能骑着马冲到叶家抢救他家四师妹。哪知一进门就被庭芳的数学题砸了满头包,跟福王两个齐齐落到陷阱里,蹲在地上捡着庭芳刚才随手扔的炭条算个不停。

    老太爷把庭芳拉到身边问:“你哪学的?”

    庭芳斩钉截铁的道:“我自己想的。”说完还摆出一副我好聪明你快点夸我的表情。要骗过敌人,首先骗过自己。数学技能点开启,又有福王搅和,她是低调不下去了。既然如此,装也得装成天才。横竖只要她把知识储备抖落出来就能坐实天才的名头。理科生的好处就是,只要真能想出个定理和现象,后面的人就不得不引用,也就不得不承认你的精妙之处。不像文科,江郎才尽就被人扔过墙了。科学家的名字不单被写进历史书里,还永远篆刻在所有理科生的心里。

    福王蹲的脚都麻了,冲庭芳发脾气道:“有你这么待客的么?也不弄套桌椅来!”

    陈氏吓的魂飞魄散,赶紧叫人搬桌椅板凳。福王气呼呼的坐在凳子上,狠灌了几口凉茶,怒道:“什么破题目!你满脑子坑人的玩意儿,不是好人!”

    庭芳:“……”

    天渐渐黑尽,东院里点满了灯。幸而春天气温不低,不然养尊处优的诸位站了这么久只怕要有几个着凉的。徐景昌又摆.弄了一会儿,起身笑道:“师妹是个促狭鬼!”

    福王眼睛一亮:“解出来了?”

    徐景昌点头:“极容易的,我们就是被师妹给骗了。店小二藏的那两个钱原就含在二十七个铜板里,再加上退给每个人的一个钱,不正好是三十个钱么?”

    福王一拍桌子:“着啊!”说完跳下凳子,一把揪住庭芳的发髻:“你怎么想的?……嗷!你居然敢踹我!”

    庭芳要哭了,她她真不是故意的,就是条件反射……她刚才踹了亲王啊啊啊啊!在帝制时代踹了亲王啊啊啊啊!惊悚的望向老太爷:怎么办?怎么办?她不想又被夹手指啊啊啊!

    “你活该!”徐景昌反骂福王道,“还不放了她的发髻,你仔细把她弄哭了。”

    福王恨恨的松开手:“你个泼妇!”

    庭芳登时哇哇大哭,不管了,先哭了再说,抢占道德制高点,她还小,有哭鼻子的权利。

    徐景昌没好气的道:“你看!哭了!”

    福王抓狂:“你怎么那么爱哭啊!我被你踹了的还没哭呢!”

    徐景昌神补刀:“你十九了,她才九岁。”

    庭芜实在忍不住,喷笑出声。笑完迎上福王恐怖的眼神,忙捂着嘴,眼泪登时蓄满眼眶。

    福王:“……”爷有那么可怕嘛?

    老太爷轻咳一声,对福王行礼道:“殿下,天晚了,已是宵禁。还请殿下尽早回府,明日再来如何?”明儿一早就进宫告状去!

    福王不情不愿的道:“这丫头怎么就不是我妹妹啊!连师妹都不是!”掉头问庭芳,“做我妹妹吧?做我妹妹,我就带你出去玩儿!”

    庭芳好想点头!你妹妹是公主啊!肯定想啊!然而不能!只得遗憾的正色道:“殿下您是天家血脉。”

    福王撇嘴:“没意思透了。”

    叶家集体:“……”

    徐景昌作为两边相关的人物,天然的润.滑剂。扯着福王就往外走:“明儿再来!”

    福王被倒拖着往外走,挣扎着嚷道:“你又不肯做我王妃,又不能做我妹妹,我要怎么才能跟你一起玩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