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2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福王撤退了,叶家人齐齐瞪着庭芳。让庭芳生出一股“当时我就让他夹手指不想小聪明逃脱”的悔意来。毕竟在古代,女孩子太高调好像下场很不好的样子。这一会来个亲王,一会来个世子的,她自己倒是不怕,横竖上辈子照样欢乐的剩到了死,可会不会连累家族姐妹的名声?庭芳心了惴惴的。

    老太爷显然也想到了此层,严肃的道:“无妄之灾,来了我们就得应付。但是我要听见谁窝里斗,推三阻四、架桥拨火、怨天怨地,就别怪我不客气!”

    众人皆是一凛,秦氏看庭芳的眼神变了又变。

    老太太接着道:“世道对女子尤为严苛,然多少闲言碎语都出自妇人之口。我不要听到家里有什么闲话。外人问起来,都给我明明白白的说话,谁添上一句半句自家见解,此等长舌妇,我叶家亦消受不起!”此言乃明明白白的恐吓,多嘴,七出之条。秦氏又忍不住看了庭芳一眼。

    “自来福祸相依。”老太爷老神在在,“我知道如今有些‘规矩人家’,恨不能把人管成了木头,脑袋全缩回腔子里。我就告诉你们,天下谁出头都轮不到怂包出头!我们家得天地之灵气,养出个伶俐人儿,是好事。”

    庭芳感动的泪流满面,然而老太爷下一句便是:“大太太也不用忧心,倘或四丫头寻不着好亲,便在家一世也无妨。”

    庭芳:“……”喂!!!

    大老爷皱眉道:“女子太张扬了总是不好,四丫头原就该藏拙。现如今叶家的脸都叫你丢光了,还不好好闭门反省!”

    老太爷看了儿子一眼,冷笑道:“今日之事怎么藏?藏了人家就不笑话你家闺女被福王调戏了?就这么让福王把书搬走,固然福王没有好名声,你家闺女却是……”又浪又蠢!“两权相害取其轻,还用我多说?”

    大老爷依旧不赞同:“庭芳日后还是把这些个奇技淫巧丢开了吧,招惹的是非够多了。”

    老太爷差点气死,合着他刚才说话如放屁,才说了怂包没出息,你就敢怂?

    二老爷为人正直,虽不会转弯,但也不怕事。便直问兄长:“福王再来又如何?”

    “来几次没意思了,便不来了。”大老爷道,“老勾的他有趣儿,他自然天天来。”

    二老爷冷笑:“四丫头九岁,在数术上已是惊才绝艳。你还想要她装出渐渐江郎才尽的模样儿,我问大哥你能不能装出来?”装不出来叫恃才傲物,跟个亲王耍脾气,作死呢?

    三老爷不耐烦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就许给福王好了。由他们两口子闹去!”

    老太爷呵呵:“从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今日进宫去,皇后与赵贵妃说了什么没有?福王作的主吗?”

    “都是你闹出来的!”大老爷没好气的对庭芳道,“日后多读闺训,少玩些乱七八糟的!再引的王孙公子上门,我打断你的腿。”

    其实都是陈恭闹出来的,杨安琴尴尬的半死。陈氏恼了:“回回有事了你就寻她,子不孝父之过,她还是个孩子,依我说你先寻了自家不是!”

    大老爷道:“你怎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惯?”

    “我惯又怎底?”陈氏怒道,“不是我生的我还惯呢,你生的你都不惯,我再不惯着,越发成了没爹没娘的孩子了!”

    大老爷一噎,半天说不出话来。

    庭芜也道:“分明是福王闹事,爹你怎么怪四姐姐?便是圣上不对,还得上谏书。都怪到臣下头上,哪日圣上倘或做错了什么,别的休提,文武百官且先罢了官才是!”庭芳不在家,她日子都快过不下去了,好容易回来了,当然要力挺老大。难道还指望亲爹不成?

    老太太指着大老爷的鼻子骂道:“还不如你闺女!”

    大老爷心中不服,却不好再说什么,瞪了庭芳一眼,闭嘴了。

    庭芳理了理思绪,才道:“我也不知怎么办了。我只问,如果我是哥儿,你们今儿是不是得开祠堂庆祝了?”

    老太爷赞赏的看着庭芳,说到点子上了。

    庭芳对着大老爷冷笑道:“就因为我是个姐儿,便是有才也在婚事上绕来绕去。爹要嫌我名声不好,便像那等人家自欺欺人一回,把我逐出家门得了。”

    “你!”

    “呵呵,”庭芳道,“我就直白说,前日买的算学书,我全看了,也全看的懂。你不要我,我就去找福王,让他替我引荐圣上。我不信户部就不要核算天下田亩之人,就不用预算来年赋税之人!”说毕深吸一口气,“世间女子能以自身存于史书上者,无一人因夫婿,亦无一人因子孙!卫夫人班固,后人敬仰;上官婉儿黄道婆,千古赞誉!我若能让史书添上一笔,亦不枉此生!”

    庭芳直视着大老爷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有才之人不会被埋没!我便不是你女儿,也挣的了遍身绫罗!我是女孩儿又怎样?人比猴子厉害是因为有脑子,不是因为带个把儿!”

    庭芳最恨遇事缩脖子扯后腿之人,事情发展到现在,是她的错么?她当时真被上了拶指,手残废了,谁能给她好下场?陈恭?当时的情况陈恭都未必能活下来。紧急时刻谁不想自救?明明有自救的机会,谁会放弃?谁又知道福王是偏才?福王除了熊了点儿,也没干什么坏事。平心而论,她对福王的印象真的很不错。甚至还有些喜欢,因为她曾经的队友里,这种逗比遍地都是。她无比怀念在公司里绕圈监督队友们进度的时光,嘴里哼着“大王叫我来巡山”,遇到不对头就用扇子一拍“你傻啊?”。她那是若身处自然科学的尖端,粉丝能多的绕地球一圈,爹妈能上电视演讲。哪像现在,还没什么事呢,亲爹先要掐死她!是不是男人啊?

    “那你就这么继续着,坏你姐妹们的名声?”大老爷冷笑道,“你方才那话,便同世人说去。”

    庭芳亦冷笑:“谁不是天生父母养,瞧不起女人,就是瞧不起你妈!”

    “啪!”大老爷伸手就一巴掌打在庭芳脸上。

    庭芳倔强的抬着头,她九成九掉眼泪都是装的,她并不软弱,所以被打了眼睛里一丝水光也没有。就那么平静的看着怂包爹,淡淡的道:“你闺女被福王欺负了,你敢给福王来一下么?”

    大老爷:“……”

    “你闺女被福王欺负了,”庭芳笑道,“你打你闺女。宋徽宗被金人欺负了,就把老婆闺女送给金人□□。你读了满腹诗书,敢不敢学点好?”

    大老爷气的浑身发抖:“你!你!你!”

    “我什么我?”庭芳炸毛,“你老婆被小老婆欺负时没见你指着小老婆发飙,就见你当着老婆飚闺女!我跟你不一样!”庭芳道,“我!不!怂!”

    “你反了天了!”大老爷气疯了,“你厉害,我就如了你的意,来人,把她给我撵出去!”

    “你敢!”陈氏道,“你撵啊,你撵啊,你有本事把我们娘几个都撵了!那日庭芳叫带走了,你在哪儿啊?你连门都摸不到,要你何用?”

    老太爷无力的坐在院子里的石头上,对着老太太苦笑:“你看他那样儿,女儿老婆都管不住。”

    二老爷看着一团乱象,断喝一声:“够了!”又对庭芳喝道,“你闭嘴!”再扭头对大老爷没好气的道,“大不了找圣上评理,让你多个王爷女婿,多大的事儿,有什么好吵的!姑娘家聪明又怎么了?皇家惹出来的事皇家管去!哪个多嘴多舌的说闲话,问问我手里的笔杆子,问问我那么多同年的笔杆子!”妈蛋!老子正经进士及第,掐架怕条卵!

    三老爷也道:“就是么,方才福王还说要侄女当王妃呢。她真坏了名声,就让她当王妃嘛,多少人家求不得呢。我还想当王爷岳父,人家看不上我闺女。”

    这都哪跟哪啊!?

    老太爷终于出声道:“王妃的事不许再提。别见着一男一女就想着姻缘了,想着婚配了。福王孩子心性,四丫头也是个孩子,便是讲姻缘,也得等他们长大。总有人说女子无才便是德,我倒要问问,谢道韫有没有德?班昭著《汉书》有没有德?德与才有何相干?男人有才了就没有了德不成?我们家延请名师开家学,单为了德么?我与你们哥仨找的媳妇儿,谁又是不识字的?给你个村妇,你们要吗?”

    老太太凉凉的道:“男人就是口是心非,说着女子无才便是德,到了那秦楼楚馆,又要捧着才女一掷千金了。”

    越氏快崩溃了,老太太,院里还有姑娘们呢,这话怎么能说出来!

    老太爷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老大你既怕你闺女不招人待见嫁不出去,也无妨。我的私房银子单劈出一份与她,将来她就在家里呆着。丫头婆子一屋子,她有钱有兄弟有侄子,饿不死她!”

    众人:“……”老太爷你偏心眼儿!

    老太爷正色问庭芳:“才名与狐媚名声,你要哪个?”

    庭芳今儿是豁出去了,一抬下巴道:“色艺双馨,如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