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老太爷怔了怔,随即笑开了。人呐,就是不能服输,不能认命。当年他在乡间屡试不第,多少人劝他放弃?当年他一心读书,不愿去做幕僚,多少人又笑他狂妄?一同读书的同窗都另寻他路,只有他坚持到底,最终进士及第,官居一品。世人终究只认功成名就,一举成名天下知之前,在世人眼里你不过是个蠢货罢了。待到真的挣出头,众人又纷纷挖出许多旧日的不同寻常当做谈资。

    三岁看老,老太爷对家中子孙不报太大的希望盖因确实没有天赋卓绝之人。为官做宰,运气固然重要,然而对他们这样根基薄弱的人家来说,天赋比运气还要重要。或许子孙们会因基础好,按部就班的混在朝堂,但再有他的高度,就得看天看命了。没有不泯灭的家族,他所希望的,不过是能保本就好。能借着他的力气,在朝堂上扎个小根,家里代代能出一二个举人进士,也做个地方名门就行了。不管怎样,好歹是阁老之后。这个希望并不托大,甚至可以说有些卑微。

    从来就喜欢庭芳,今日尤甚。诚然小丫头还有许多不尽人意之处,性子也太冲动。可是那身傲骨,像他!老太爷喜滋滋的想着,日后要怎样调.教呢?

    方才老太爷的第一段总结,庭芳就知道她家爷爷能够身居高位绝非偶然。不是说规矩不好,对于庸人而言,守规矩比作死显然来的更安全。可是规矩从来不约束有才之人,这个有才,甚至不是天才。只要能承担得起打破规矩的后果,便可无视规矩。说到底,所谓规矩,不过是道德,亦不过是庸人心中判定事实的标准而非法律。在人治的时代,强权即规矩,实力即王法。庭芳开始并不想做出头鸟,她再聪明,也未必承担得起风险。可现在已经出头了,就不能缩回去。好比战场上,死的最快的从来就是最怕死的。端着枪往前冲,没准还能捞个将军当当。不怕死就不会死,既然上了前线,就硬抗到底。我凭什么就不如男孩子?武则天还篡位当女皇呢!

    祖孙两个你看我,我看你,而后一齐仰天大笑!

    三位老爷都不明白怎么回事,越氏隐隐有些感觉,却又抓不住。陈氏只看到老太爷替她闺女撑腰,万事足以。在场诸人中,只有杨安琴看懂了。色艺双馨,好一个色艺双馨!从来能做祸水的,都不仅仅只有红颜,那是薄命相,不是祸水人。我命由我不由天,她幼年习骑射耍大刀,三姑六婆皆说她嫁不出去。很长时间里确实没人提亲,父母都绝望的准备养她一辈子了。可是陈家来提亲了,陈家上下都喜欢她。回望过去,当初闺中认识的娇小姐全陷入了妻妾之争,唯有她治的丈夫不敢起歪心。被人笑话算什么?她得了好!那起子小人笑话完了她,背地里还要酸溜溜的说“若非命好,岂有今日”。呵呵,就命好了,你怎样?

    庭芳心里特别高兴,最近日子很不错,哪怕被福王吓了一晚上,可她认识了两个能和她玩数学的人,发现了老太爷如大海般宽阔的心胸。至于她爹那种傻.逼,就让他浮云掉吧。

    天黑透了,小阴风阵阵的吹。老太太道:“都散了吧,该吃饭的吃饭,该睡觉的睡觉,明儿还都要早起上学呢。”

    “咳,”老太爷被庭芳一句色艺双馨打了岔,差点忘了正事,“四丫头,你最近先别上学了,把你所知的数术写出来,到我书房里写,我派人与你誊抄排序。写完刊印出版,我坐实了你才女的名头,看谁还敢说闲话!”

    二老爷激动道:“我来做序!”出书啊!他最爱了。

    越氏抽抽嘴角,读书人臭毛病真多。

    庭芳为难的道:“一时写不完那么多。”

    老太爷喜不自禁:“你有多少?”

    就古代的排版……那么大一个的字……还是精装版的话……庭芳比了个自己身高的高度:“大概要这么厚!”

    老太爷下巴掉地,太牛逼!

    庭芳补充道:“有些书里都有,我就不写了,得先整理出书里没有的。此事急不得,且有多少出多少吧。我也还想上学,说好了请假一个月的。如今还剩二十来天,够我整理一本了。次后我还读书,叫康先生讲慢点儿,讲少点儿,再把绣花丢开,一日腾一个半时辰,差不多了。”

    老太爷点头:“你有想法就好。”摸.摸庭芳的头,“会做计划么?要我帮你做么?”

    学习计划都不会做,那她白混公司了。当初她不单自己要做,还得给全组人员做,习惯成自然了都。忙对水仙道:“把我桌上的带格子的那个计划表拿来。”

    水仙进屋抱出来个大册子,老太爷翻开来看,里头密密麻麻写的全是按着时间卡死,某时做某事,某时专管复习,复习哪日的内容。末了用朱砂批示“已完成”“完成八成”和“顺延至明日”等字样。瞪着孙儿,道:“要不你女扮男装好了。”

    庭芳:“……”别介……她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新中国拿帝王心术当初中义务教育的教材,她享受的是全民强制性精英教育并帝王学,管理个自己的时间,简直是高射炮打蚊子。不是姐天才,是给姐出教材的那帮人太逆天哇!

    老太爷翻啊翻,对着庭芳的计划表越看越爱,直接就抱走了:“后儿还你!”

    庭芳:“……”

    众人三三两两的散去,大老爷一甩袖子,赌气去了夏波光房里。夏波光躲在屋里没出来,但听了个全场,扒在窗户缝里看着庭芳英姿飒爽,眼里闪着崇拜的光芒!要不要去交个朋友?去呢?还是去呢?还是去呢?跳下炕,准备摸去庭芳房里,迎头撞上大老爷,差点就没绷住脸色。擦,这货怎么又来了!好在多年训练,职业素养杠杠滴,立刻切换成娇羞小白花,低头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软倒在大老爷怀里,能滴出.水般的娇嗔:“老爷……奴等你好久了,你怎么才回来。我一个人在屋里好怕……”呕!

    大老爷就吃这一套,笑着圈紧了怀里的人:“日后不会了,都是你太太纵的四丫头。”

    卧.槽!这么说老娘偶像,老娘会忍不住的好吗?夏波光深吸一口气,把庭芳相关的事甩出脑海,专心哄夫主开心。唉,小老婆真不是人干的活啊!太苦逼了。

    庭芳早起预备进宫,回来跟调戏福王,最后跟亲爹干仗,一整天粒米未进,饿的两眼发晕。见碍眼的亲爹滚了,推着陈氏进屋:“快快摆饭,我饿的不行了。”

    胡妈妈听不懂什么数啊算的,她只能挂着衣食住行,早就估摸着庭芳饿了,忙道:“小厨房里熬着粥,姑娘先垫垫。”

    杨安琴见无事了,折回自己屋里看儿子。陈谦坐在陈恭的床边点着灯看书,杨安琴问:“你不出去看热闹?”

    陈谦道:“没什么好看的,跟我不是一路人。”

    “嗯?”

    陈谦笑道:“我弄不明白那些,打牌都算不利索。何况咱们家还是读书要紧。”

    杨安琴看着懂事的大儿子心中酸楚:“都是为娘的不好。”

    “又扯到哪里去了?”陈谦道,“我看书又不是为了留在叶家。要是住的不高兴,咱们便回家吧。”

    杨安琴道:“一时请不到先生,罢了,我的脸皮又不值钱。年轻时丢的更多,老了难道还看重起来?你继续跟着康先生吧。便是要走,也得等咱们寻着先生再走。”

    陈谦朝床.上指了指:“他怎么办?”

    杨安琴笑道:“四丫头连福王都治得住,还治不住他?待他好了,送去四丫头那里叫她打一顿得了。实在该打。”

    陈谦叹气:“你儿媳妇飞了!”

    杨安琴也跟着叹气:“别提了,你姑母差点跟我翻脸。我是再不敢提了。你没出去看,总听到一句两句的,恭哥儿实在配不上她。便是没有他调皮捣蛋的事儿,那样大才的姑娘,我也没脸再说。”

    “我配不上谁了?”陈恭忽然开口。

    杨安琴吓了一跳:“你醒了?”

    “你在说我什么?”

    杨安琴岔开话题道:“没什么,你饿不饿?”

    陈恭才不上当:“你方才说我配不上谁?你把我配了谁?”

    陈谦深知弟弟歪缠的本事,索性告诉他道:“娘看上了四妹妹,想她做儿媳妇,奈何你不争气,没好意思提。”

    “哦!”陈恭又道,“我才不要娶她,她凶死了。”

    “凶你还跟着她耍?”

    “耍是耍啊,”陈恭有气无力的道,“可是她太凶了,娶了她要被打一辈子。”

    杨安琴翻个白眼:“你少嫌人家,放心吧,他们且看不上你。我说你这回吃了教训了没?”

    陈恭嗯了一声。

    杨安琴伸手重重的点了下他的脑袋:“把你四姐姐害惨了,以后去了姑母家给我闭嘴,不许乱说话不许出声。姑母快给你气死了。”

    陈恭对此疑惑好久了,终于忍不住问出口:“四姐姐到底是不是姑母亲生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