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4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陈谦拍了下弟弟的头:“是不是亲生的有什么要紧,你记得你闯祸了就行。”

    陈恭道:“你们来的路上不是不喜欢庶出嘛!还说姨娘都不是好东西,庶出的都是白眼狼,我都听见了。”

    陈谦才知道还有这一茬,恍然道:“所以你才跟四妹妹打架!”

    “我那是替姑妈出头!我们陈家人,是能随便欺负的吗?”

    陈谦嗤笑:“叶家人又是随便欺负的么?说你蠢还不肯认。叶家的事很不用你管,姑妈自有儿女,你操哪门子心。”又怕陈恭不懂,细细分析道,“你四姐姐的姨娘生她时就没了,姑妈抱去养那么大,跟亲生的没差。生恩不如养恩,懂吗?”

    陈恭气的半死:“那你们不早说,还说她必定藏奸!”

    杨安琴扶额,这熊孩子到底听了多少墙角,忙道:“你听岔了,没见我待庭瑶庭芳都一样嘛。其余的表姊妹是隔了一层,但亦是表亲,日后不许闹了。”

    陈恭道:“知道了,我再说七妹妹,四姐姐一准还打我。她就知道护着自己妹妹。”

    “我还护着你呢。”陈谦道,“行吧,你可安生些。爹爹都叫御史骂了,估计要上折子请罪呢。你日后老实些,夹着尾巴做人!你一个知府的儿子,在京城的地界上算什么呢?娘和姑妈当日跪在福王院子门口,人家见都不想见。不是四妹妹想了个玩意儿,你且回不来。”

    “哦!”陈恭又应了一声,屁股痛的不行,不想说话了,蔫哒哒的趴着。把杨安琴和陈谦心疼的不行。却也没奈何,只得轮流守着,直到康复。

    却说庭芳回到陈氏正房,先咕噜咕噜往嘴里倒了碗粥,方才觉得活了过来。打庭芳被福王带走那日起,陈氏等人都心惊胆战的,焦虑最是熬人。好容易挨到事情结束,都累的不轻。食不言,陈氏带着孩子们默默的吃了饭,就把庭树庭兰庭芜打发走,又叫丫头收拾浴桶,与庭芳洗澡。

    哪知庭芜出了门,庭瑶就拎着庭芳的耳朵往东间拖。陈氏急道:“你快放手,看拎肿了!”

    庭瑶咬牙切齿的说:“我偏拧肿了她,叫她长个记性。”说话就到了东间,喝道,“给我站好了!”

    庭芳还不知怎么回事儿,立刻站直。

    “你越发长进了!”庭瑶怒道,“那是爹爹!有你这么跟老子顶嘴的吗?传出去还要不要做人了?”

    “是你爹不讲道理!”陈氏道。

    “娘!你别裹乱!”庭瑶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你有多少话非要表白?啊?老太爷撑了你就好了,偏要跟爹爹对嘴对舌,教养呢!?你说你们俩谁落着好了?闷声发大财懂不懂?”庭瑶越说越怒,“还有那什么色艺双馨,你打哪学的不正经的词儿,”忍不住伸手给了庭芳一下,“你是大家闺秀!端庄!端庄!要个屁的色艺双馨!要也别说出来!你就是个棒槌!我怎么就有你这样不着调儿的妹妹!你跟陈恭真真嫡嫡亲的姐弟,不带掺假的!改明儿叫舅母把你带回去,从此叫陈庭芳算了!”

    陈氏道:“差点儿就陈庭芳了,我咬着牙没松口。”

    庭瑶:“……”真.亲妈,一直在裹乱!

    庭芳惊悚了:“什么没松口?娘,你不是打算把我嫁给陈恭那熊孩子吧?”

    “我这不是没答应么。”

    亲妈!“必须不能答应啊!”庭芳急道,“看他把我祸害的。”

    庭瑶冷笑:“我看你就是个祸害。”

    “别介~”庭芳扭股糖似的蹭到庭瑶身上,“我今儿就一时冲动,一时的,一时的,下回再不敢了。我当时……咳……我这不是九死一生了,大伙儿都帮我,结果亲爹拆台,可气死我了。”

    “换个人家你早脱层皮了!”庭瑶骂道,“以后到婆家还这么着,婆婆可不是娘,由着你性子撒野。”

    庭芳也知道自己口没遮拦了,这几日过于紧张,情绪波动太大,所以没绷住。低着头道:“我知道了。日后当谨言慎行。”

    “别装!”庭瑶正色道,“今儿就露馅了。”

    “我下回说话前一定三思!”

    庭瑶扶额:“不单是爹爹的事,你今儿还干啥了?”

    “啊?”

    庭瑶点着庭芳的胸口道:“你、踢、福、王、了!”

    “福王应该忘了吧?”陈氏不确定的道。

    “我都没忘!”庭瑶厉声道,“你给我离福王远点儿,皇家容不得你着狗屁性子。真做了王妃,怎么死都不知道!”

    庭芳抓狂了:“我真不想离他近啊!现在怎么办?”

    “能怎么办?”庭瑶道,“我们怎么猜都是假的。我寻思着找个机会,求一求徐世子,他跟福王一块儿长大的,总好过我们两眼抹黑。再则,老太爷定有成算,你先老老实实去写书。世人好讲闲话,也爱才。只要你才名有了,那些肮脏话儿才能被压下去。不然全是风流韵事飘荡。”

    庭芳秒懂:“毁誉参半,好过只剩下毁。”幸亏咱是个天然崇拜学霸的民族。

    陈氏惆怅的道:“可你出书了,大家全知道你了。过三五年也忘不了,你怎么说亲?”

    对此,庭瑶倒是深得老太爷的真传,宽慰道:“恰好能寻个得意的,省的憋死她。我今儿算知道了,她就是个活猴儿,一般人家且关不住她。再说了,嫁不出去不是还有私房银子么?老太爷就知道偏疼你。”

    庭芳笑嘻嘻的道:“你吃醋了。”

    “呵呵,我还酿醋呢!”庭瑶又骂,“你少兴头些,得了好东西,记得邀上一席,请兄弟姐妹们吃酒。不然单你得了好处,心宽的还好,心窄的就有想头了。”

    “咱们家再没有心窄的人。”庭芳默默道,心窄的理他作甚?

    庭瑶看庭芳的样儿就头痛,亲娘是个万事不管的,只得她压着妹妹教导些为人处世的常识。把庭芳困的两眼泪花,偏偏庭瑶是真为了她着想,再累也要给点面子。最终敌不过生理机能,坐在凳子上睡着了。

    庭瑶:“……”算你狠,明儿继续!一夜无话。

    天未亮,老太爷就从床上爬起来,对老太太道:“你别动,我上朝去了。”朝堂并不是日日都有大朝会,那种文武百官排排站的情景都是元旦之类的节庆经过彩排的。任何时候开会人越多越商议不出事情来。故绝大多数时候,皇帝都只跟内阁并相关官员开小会,尽量控制在十人以内。如今老太爷是次辅,首辅近来身子不好,故每场小会老太爷必到的。

    这么大一国家,哪天都是一地鸡毛。讨论免了几地的赋税,又说了一回预防春汛的水利设施,再讨论讨论人事任免,相关的人就撤了。唯有老太爷留在最后,摆明了有私事。

    圣上笑问:“叶爱卿还有何本要奏?”

    老太爷从袖子里摸出张纸,恭敬的呈给圣上。圣上抖开一看,就认出了只有自家不争气的儿子才写的出的狗刨体,老脸一红:“犬子……嗯……还需尔等好好教导。”

    老太爷亦笑道:“福王殿下天真活泼。”

    圣上:十九岁了还天真活泼,到底惹你啥了,骂的这样狠?

    老太爷继续道:“与我那九岁的孙女儿,倒玩做了一处。实乃臣之幸。”

    圣上:朕已经被坑过了……儿媳没看着,看到个娃娃。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家的小姐儿甚是可爱。”

    不是这个啊!老太爷早有准备,把庭芳昨天拿来虐福王的题目呈上:“臣那孙女极擅算学,想是入了殿下的眼。”

    圣上咦了一声,从太监手里接过题目,先道:“不是你的字儿。”

    “回圣上话,乃臣孙女儿的手书。”

    圣上赞了声:“九岁的女孩儿,不错了。”又看内容,顺道把解法看了,笑道,“好伶俐的姐儿,我那傻儿子算出来没?”

    “定国公世子先算出来。”

    “定国公世子?”圣上想了想,“唔,你们家老二的弟子,占便宜了。”

    不就是不愿意承认你儿子比别人蠢嘛!老太爷道:“有个小陷阱儿,年轻人喜欢,我老了,不知道他们折腾个什么劲儿。”

    喲!这是告状来了。圣上联系下前因后果,就知道自家儿子去祸害人家孙女,人家爷爷不干了。到底是重臣,圣上有些不好意思:“昨儿我在皇后那处见到你家丫头了,模样挺好,没想到还有如此大才。别埋没了。”

    “臣亦如此想,”就等你这句话了,老太爷笑道,“算学非邪道,户部就不提了,钦天鉴也缺不得。臣想,侥天之幸,让她落在臣家,便预备把她的算学刊印成册,或可助世人一二。”

    圣上惊了:“竟可刊印了么?”那就不是一般二般的水准,叶阁老可从来是谨慎人。怪道叫他儿子盯上了。嘿,儿子还真有眼光。忙道,“写出来先与我看。”又嘱咐,“她的笔力稚嫩了些,叫人誊抄了再印。”心里还是不信小女娃儿能比户部的老吏更厉害。忽又想起户部的那几个见天儿被福王讽刺,呃……本朝的算学是……不大行哈。

    老太爷又道:“臣还有个不情之请。”

    “说。”

    老太爷为难道:“臣家那丫头,打小儿伶俐,臣把她惯坏了,不大懂事儿。”

    “嗯?”

    老太爷硬着头皮道:“昨儿把殿下给踹了……”

    “噗!”

    老太爷忙道:“臣已教训过她了,可她性子野,实在怕她再冒犯殿下。还是拘一拘性子,待大些再放出来吧。”

    圣上摆摆手:“无事,她个小姑娘,能有多大的力气。我儿子我知道,必是他先撩事。”说完,忽似想到什么,又敛了笑,问道。“阁老家,不只一个孙女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