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5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老太爷脊背僵了僵,几乎以为圣上已经知道他与太子的默契。圣上健在,朝臣与太子的关系十分微妙。不敬自然不可,然亲近的度极难把握。太子亦是如此,他的詹事府官员都是朝臣兼任,最大限度的避免父子相疑惑。但同时也不可能全是自己人。叶阁老还不是詹事府的,更与太子无师徒之谊,丝毫没有走动的理由。这种时候,联姻当然是最好的方式。只要结了亲,大家就是亲戚。男人不好光明正大的来玩,女人却可利用婆婆妈妈的优势送东西说话。很容易把彼此绑在一条船上。

    老太爷一系就没有个能跟太子亲近的,不单叶家,连同陈家等都削尖了脑袋找机会。巧了,叶阁老的长孙女,长房嫡出,容貌秀丽,端庄贤淑,不用来联姻都浪费。何况太子的嫡长子,很大概率是未来的皇后。后族,是可以封公爵的。对于叶老太爷这种子孙不争气的老头子而言,再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机会了。可哪怕是彼此父亲都殷切的期盼着,也不能把皇帝撇在一边,最好还是要皇帝自己看中了叶家说出来,太子只管接旨才是最安全的。此乃所有长命皇帝家太子的尴尬,其实从国家角度来说,皇帝好色是极好的,好色死的早啊!死的越早争斗越少,谁让皇帝是终生制呢?很不幸,现在的圣上生活习惯好的很,大概再蹦哒个三五七年毫无问题。太子爷很惆怅啊……

    老太爷只微微顿了顿,恭敬的答道:“回圣上话,臣有七个孙女。”

    “哦?”圣上又问,“会算学的是哪个?”

    “行四,乃臣长子之三女。”老太爷索性说个彻底,“生.母早逝,自幼就是嫡母照看的。臣那儿媳性子最好,惯的厉害,故有些个骄纵。圣上见笑。”

    圣上略想了想关系,笑道:“怪道儿跟陈家的小子一块儿淘气。陈家小子怎样了?”

    老太爷不便替陈家请罪,只含混说:“还在养伤。”

    圣上根据叶俊文的年纪默默推算了下其长女的年岁,却不再问叶阁老其它,挥手叫他退下。老太爷把该讲的事讲明白了,自然不用歪缠,躬身退回办公室,继续工作。

    圣上打发走了叶阁老,又使人把福王唤来。父子两个不用寒暄,圣上开门见山的道:“你惹的好事,人家爷爷都上门告状了!”

    福王一副流氓样,在圣上下首坐的歪歪扭扭,懒洋洋的道:“我还没告状他家丫头哄了我的书去呢。”

    “你到底怎么想的?”圣上单刀直入,“阁老之孙不好戏弄,你真喜欢我就下旨与你们定亲。”虽然小了点儿,但他都不在乎了,难道叶家还敢在乎?

    福王摇头道:“她不乐意。”

    圣上的脸微微沉了沉:“为何不乐意?”

    福王说完就后悔了,觑着圣上的脸色,不动声色的道:“哪个奶娃娃愿意呀。十个奶娃你问她要不要嫁人,九个都是不愿意的。”

    圣上不由问:“还有一个呢?”

    福王咧嘴笑道:“傻呗。”

    圣上喷笑:“偏你那么多歪理!但你不能总去闹她,姑娘家名节何等要紧。叶家便是肯为你舍了她,也不肯因为你闹的他家七个孙女都不好说亲的。你虽是皇子,但把文官惹急了,你二哥就是前车之鉴。到如今我还不好意思升他做亲王。”

    福王撇嘴,谁跟二哥似的傻x。都做皇子了,要什么没有?哪有撸起袖子自己去搞那些强抢民田调戏民女的事儿,不是拿自己的尊贵去成就御史的辉煌么?像他,喜欢作坊就有人齐齐整整的送来,你情我愿皆大欢喜。好好一个皇子,吃相那么难看,活该!但同时又烦文官,譬如这回,他就想跟一个小姑娘玩玩,怎么就连累名声了?哪回见面不是围着一圈人,要做点什么也做不成,“清廉”的文官带着他们的大小老婆就开始龌龊上了,全特么不是好人!很不高兴的道:“就该把那些舌头长的绞了去,做成麻辣口条送给他们家的人吃!”

    “你闭嘴!”圣上骂道,“慎言!”

    福王炸毛了,十分不耐烦的道:“本来就是嘛!偏你们那么多想头。你要不想旁人说闲话,就认个干女儿,妹妹自然可以跟哥哥玩。我不想娶她,我就不想娶亲。女人有什么好的嘛,罗里吧嗦的,看着就烦!”

    圣上:“……”

    福王继续吐槽:“您就别老想着凑对儿,儿子实话跟你说,那丫头泼辣的很,真娶了她妃母该不乐意了。她就喜欢……”把木头俩字咽了回去,换了个委婉点的说法,“端庄不爱说话的。”

    圣上有些同情的看了福王一眼,赵贵妃是有些……咳……因跟皇后处的好,规矩好家世好长的也好,性子当然不能说坏,还生了个不错的儿子。皇后说要升贵妃,他就没反对。不过皇子么,正妃规矩点是好事,喜欢活泼的纳妾么!把话题转回来道:“你就是想寻她玩是吧?”

    “嗯呐!”

    圣上道:“不好办呐,你们俩个无意,搁不住别人猜测。”

    “切~”福王道,“他们能耐我何?”

    圣上笑道:“不能奈你何,你的小朋友就要被唾沫星子淹死了。你既不想娶她,那就娶她姐姐吧。年纪相配,叶家的家教也不错。”

    福王一时想不起来庭芳的姐姐是哪个,但直觉庭芳会不高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此直觉。他挺无聊的,找到个好玩的不容易,暂时不想跟庭芳翻脸,何况又对她姐姐没印象,便道:“不好。”

    “为什么?”

    福王睁着眼说瞎话:“昨儿见着了,不好看。”

    圣上呵呵!直接对身边的太监道:“寻个机会,叫工部侍郎叶俊文的夫人把女儿们都带来,叫皇后和贵妃瞧瞧。”

    福王:“……”他对娶哪个女人根本无所谓,就他的经验来说,女人么,不就内样?无聊的要死,还一惊一乍的,忒喜欢哭,烦死了。但他相信自己的直觉,又不好死磕着耍赖叫亲爹起疑。随便跟圣上扯了两句闲话,飞奔出去报信了。

    叶阁老接到福王的信顿时五味陈杂,他是不想个顶好的孙女折在福王这等闲王身上。亲王妃虽好听,但对文臣来说价值不大,何况对孙女而言也未必是好事。可福王一副坚决看不上你快想办法阻止的态度,又让他觉得有些不高兴。天下父母皆是此心态,我家的能挑别人家的,别人家的却不能挑我家的,天家也不例外。压下心里的不适,悄悄儿跟太子通了气,便暂时把此事丢开了。横竖福王不愿意,他想巴结都没戏。

    如今朝堂局势有些微妙,圣上在位时间太久,都天佑五十二年了!虽然圣上幼年登记,可年份实在太长,差不多的儿子都长大成.人并有自己的势力。圣上年轻的时候,太子占了嫡长子的优势,但等圣上年纪大了,嫡长子的优势就会被底下的弟弟逐渐拉平。除了名分,什么都占不着。害的他个堂堂太子还得去巴结顶小的福王,借着圣上盯着福王的视线来表示兄弟情深。对于一个太子而言,简直无比屈辱。可再屈辱也得忍,幸好福王不算难忍。忍完福王还得忍朝臣,圣上年岁已老,不知什么时候驾鹤西游。常言道一朝天子一朝臣,底下的朝臣自然活动开了。

    叶阁老不是傻.子,混到内阁的份上,不进则退。他想退,还得看他那群人想不想退。利益网纠葛紧密,深陷其中的人没有随心所欲的资格。太子是,叶阁老亦是。内阁首辅七十多了,不定比圣上还去的早。虽话语权依然在那,却渐渐力不从心。叶阁老的权势隐隐上升,太子自然想交好此等文官,好到时候平稳的度过朝代更迭。郎有情妾有意,两个人眉来眼去几次,一拍即合。只等寻个差不多的借口,由皇后之口赞一赞叶阁老的孙女,好事便成了。谁料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太子并不慌,首先福王摆明了不愿意,其次叶阁老也不愿意。他自幼习得帝王心术,自知皇帝才懒的干费力不讨好的事儿。再是天子,也得考虑臣下的心情。若是福王真看上了人家,那对不起,你不高兴也得给朕笑出来。但福王不乐意,圣上当然不会强迫叶阁老嫁孙女。皇帝的女儿不愁嫁,皇帝的儿子,自然也少不了女人。想了一回,太子决定将计就计。你不是要看叶阁老的孙女么?横竖福王看不上,赵贵妃又拗不过儿子,那皇后看上了又如何?好姑娘要捞到自己碗里是人之常情。不过去坤宁宫见了回母亲便敲定了。

    才宣了庭芳进宫,皇后不好意思又宣叶家人,显的皇家很不尊贵的样子。干脆群撒英雄帖,差不多的人家里,命妇们把你们的闺女都带进来吧!接到宣召的众人比划了下福王的年纪,全都懂了。有意的人家忙把自家女儿打扮的花枝招展,还得拉上两个作陪的装样子。于是庭芳又被拎进宫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