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6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老太爷当日一回家,就让陈氏替庭瑶和庭芳准备入宫的衣裳。果然没几天,皇后就正式下旨宣召。接旨的人家尽是文臣。能够入了皇家的眼,年岁自然不小,多半是没有女儿的,有也不是嫡出。皇家选妃虽没指定要嫡出,历史上确实也出现过不少庶出的皇后王妃,可从概率上来讲,还是嫡出的更占优势。因此进宫的自然都是孙女们了。

    位高权重之人,子孙便多。带谁去不带谁去,就有讲究。能进宫一趟,哪怕不被福王选上,也是在贵妇甚至娘娘面前露了脸,说亲的时候是很好的资本。这个时候,各家长房的优势就显示出来了。本朝看嫡庶没错,但更看父亲是谁。在家里庭珊很的脸,出得门外优势就不显了——父亲只是七品,又非长房,再清贵也不够给皇后看的。庭瑶是主角,必要去的,剩下一个名额就给了庭芳。

    庭芳不是很想去,可做人呢,给脸不要脸就该死了。其余的人正羡慕嫉妒恨,她再矫情纯拉仇恨。跟家里的姐妹们处的还行,暂时不想翻脸,只好乖乖的梳洗打扮,怀着悲壮的心情,等待饿一整天的命运。

    下诏的次日,一群贵妇带着女儿们进了宫门,每个小姑娘都打扮的光鲜亮丽。彼此对望,都发现了大家想的一样——带个大女儿,再带个小女儿。大女儿是选妃的,小女儿是陪衬的。既不能挑明了自己巴巴儿冲着王妃来,只带一个;也不能让两个女儿晃花了娘娘们的眼;还得注意陪衬的素质,太差就刷负了。庭瑶等主角们端庄的随着母亲站着,庭芳等小的一批倒是有机会暗自打量。美人环绕啊!估计长的不好的,家里都不会带出来。悄悄对比了一下,庭瑶确实出彩。哇擦!她姐姐不会给落到福王那熊孩子手里吧?熊孩子做哥们很不错,可是技术宅十个有九个是注孤生的啊!做他们的老婆很委屈好么!不然他们辣么高的工资,怎么剩的天怒人怨的?因为情商低!

    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等待着皇后的驾临。皇后出来的挺快,一群人按礼节安安静静的跪拜。还是前儿庭芳来过的地方,起来后,按着诰命品级以及年龄依次坐下,女儿们便站在母亲身后。

    皇后早选定了人,却还要做个样子。跟夫人们闲话,又问女孩儿们些许小问题。正经选王妃时,庭芳等小萝莉就被华丽丽的无视了。上头坐着的除了皇后,还有几个妃嫔,庭芳只认得赵贵妃,但其它的估计也是来打酱油的。皇后下首还坐着位穿着金黄服色的妇人,从衣服上判断,是太子妃。古代的制度有时候还挺方便,正规场合什么人穿什么衣裳,绝不会弄错。皇后与妃的衣裳不同。实在无法分辨,就看谁的更华丽就对了。太子妃也穿黄色,但颜色又有不同。未来的皇后,比妃子们更华丽,只别越过了现任皇后即可。太子妃是标准的国母长相,端坐在那儿就是天家气度。若庭芳够无知的话,一准以为皇后跟太子妃是亲母女,气质太相似了!

    摆明了来挑儿媳妇的,偏要装作是开茶话会的。先随口八卦了几句,热场的差不多了,就开始上干货了。众诰命你谦我让,互相赞对方的闺女,把小姐们擅长的才艺全给抖落了。光说不练是不行的,琴棋书画走着,皇宫里有的是工具。

    古代大家闺秀说是才貌双全,也未必个个都把琴棋书画学全了。或者说总有一项最擅长的。都是豪门闺秀,受教育程度都不低,一时间竟分不出高下。庭瑶其实不大擅长这些,她心里对母亲是有些不能说也不敢说的埋怨的。多少年了被不识字的小老婆压在头上,才艺再好有什么用?所以学的很不上心。比起才艺,她更看重人情关系。不能说她不对,可是到了这种时候,就出不了彩。

    皇后有些不满意,不管怎样流程还是要走的,什么都平平,叫她怎么夸么?夸长相不是不行,就是在圣上面前底气没那么足。至于谈吐举止,这么一小会儿功夫,哪个闺秀会绷不住?教养摆在那儿呢!

    皇后坐在上头干着急,赵贵妃却看中了一人。那翰林院掌院严鸿信之长女,身材高挑,气质平和,字儿写的极有筋骨。长相不是最出挑的,可站在一群闺秀中间,愣让人无法忽视。能进来的家世都不用想了,必然合格。此时看的便是个人素质。微微侧身,低声对皇后道:“严家的女儿不错。”

    皇后微笑,也微微偏着头问:“看中了?”

    “还得请圣上与娘娘做主。”赵贵妃笑的腼腆,“我不大会看人呢。”

    皇后道:“你把尖尖儿都摘走了,还说不会看人。我看就很好。难得小十一肯松口,我们总不好拂了他的意。”得,太孙妃还没着落,福王妃出来了。之前大伙儿的猜测,竟算皆大欢喜。

    太子妃心中着急,要叶.庭瑶又不是要她本人,主要是看中她爷爷。可是现在好似有点拿不出手,除了长相,竟没有一项拔尖的。皇家选妃,长相当然重要,却偏偏最不能说,传出去显的**,那就是坑自己儿子。慢慢的扫过全场,眼光在庭芳身上停留了一秒,笑问:“陈恭人,那是你们家小四?”

    陈氏忙答道:“回太子妃的话,是。”

    庭芳跟着道了个万福,似模似样。

    因太子妃开口,全场的眼神全集中在庭芳身上了。宣召旨意发出去并不是立刻就进宫,总得给女人们留下梳妆打扮的时间吧?头天宣,次日入宫已经算特别快的流程了。一天时间也足以让被宣召的人打探到彼此的底细,不然刚才也不至于配合那么默契,互相吹捧。庭芳是现场唯一一个庶出,又被太子妃点名,想着太子家有好几个儿子,众人的眼神里便多了几分意味不明的探究。庭芳若做了太子的儿媳妇,庭瑶就要出局。庭瑶各项平平,搁不住人家长的好。无论什么时候,对女人而言长相都是极重要的加分项,在古代尤甚。不能说,不代表不能选。大家都是竞争对手,能少一个是一个,当然都盼着庭芳入选。

    庭芳还搞不清楚状况,老太爷口风很紧,她半点不知道自己是陪客。处于对皇家的天然防备,被点名的瞬间简直菊.花一紧。好在太子妃立刻问到了具体的问题:“你擅算学?”

    古代消息的传播有一定的延迟性,在场诸位还不知福王与庭芳那一串八卦,自然也不知道庭芳的数学天赋。被太子妃一问,众人的表情都热切了三分——庭瑶出局的希望更大了。

    庭芳想不出其中弯弯绕绕,安安分分的答:“回太子妃的话,略知一二。”

    “谦虚了,”太子妃笑道,“你们家的女孩儿都学这个么?”说毕看着庭瑶。她点庭芳,乃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有个转圜,便丢开庭芳,直奔主题。

    众人:嗳?是看上人的脸了,找机会突出优势么?

    庭瑶的数学在庭芳看来简直惨不忍睹,基础太差了。可是古代么,一般人不学。经过庭芳的辅导,庭瑶的数学在闺秀里很能看。现在算经典的出.水口入水口是没问题了。家用帐更是小意思。便道:“只会些家常算法。”

    太子妃点头:“会算账是极好的。常言道外有摇钱树,家有聚宝盆。我们妇道人家,擅算学亦是长处。”

    好了,话说到这份上。现场的人精们全醒过神了。合着太子妃顺道来看儿媳妇,其长子不正好也到了娶妻的时候么?那是太孙妃啊!怎么就忘了那条大鱼,比福王还值钱!

    皇后终于松了口气,她是祖母,给孙子找老婆得寻个一二三四的理由。太子妃是母亲,她看顺眼了,圣上也不好说什么。横竖叶阁老的孙女,家世没得挑。言谈举止也没毛病。只要太子妃说投了眼缘,别人就都闭嘴吧。

    陈氏的眼中满是难以置信。而太子妃已经慢慢的问庭瑶日常在家做些什么了。太子妃的语速很慢,声音非常柔和,却带着无法忽视的威严。庭瑶应答的也很好,她不是温室里的花骨朵,她要保护母亲,保护妹妹,抗压能力是她的长处。二十来年的太子妃,气场很强,庭瑶的额头微微有些汗,声音却沉稳有度,进退自如。

    太子妃勾了勾嘴角,总算把庭瑶的长处显出来了。周围的命妇也都服气,自家女儿未必能有这么镇定。大家心里都知道,才艺什么的,比起应对全是浮云,说的好听而已。太孙的媳妇儿,未来的皇后,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才是最需要的素质。

    庭瑶也醒过味儿来了。阁老家的孩子,皇室人口特征是常识。不需要特别开课,阶级摆在那儿,光日常八卦都能背下半个玉碟。何况庭瑶跟着老太太学管家,收礼送礼是重中之重。最要紧的功课便是看礼单。太子的长子还没娶妻,她知道;现在正被人相看,她也知道。正是因为猜着了才能冷静。以她的道行,最好别在上.位者面前耍小聪明。有什么答什么。能否选上主要看天看命看爷爷看爹,跟她关系不大。冷静就够了。

    皇后看着太子妃与庭瑶的一问一答,终是微微点了点头。然天下做长辈的皆是一般心思——恨不能把最好的捧到孩子面前。庭瑶到底才艺平平,在皇后心里乃十全九美。便先搁下庭瑶,笑着聊起了近来的新鲜事,以观诸小姐的眼界心胸。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