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7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皇后问诸诰命:“近来宫外有新鲜故事没有?”

    文选司员外郎席志新的夫人笑道:“今年桃花庵的桃花甚好,引的众多人去瞧。幸而各路口都安排了兵丁设卡,不曾有伤亡。圣上圣明,思虑真个周全。”

    皇后嗔道:“咱们又不是御门听政,说这些个作甚?”

    都察院右佥都御史侯佳木的夫人想了想,说了个笑话:“有人说,只要做到了孔夫子的三条,便是君子了。另一人便道:‘我能做到!’。娘娘知道是哪三条么?”

    皇后微笑:“我不知,你们哪个知道?”

    赵贵妃笑道:“孔圣人的话……句句都是至理名言,可不好猜。”

    太子妃凑趣道:“可变成猜谜了。既是猜谜,还请母后赏个彩头。”

    “宫里那么多散财童子,再添上你一个,越发热闹了。”皇后笑道,“我却得给媳妇儿个面子,正巧才进上几串杂宝手串儿。不值什么,就是五彩缤纷的看着喜庆,她们小姑娘家的带着好看。我做个裁判,看谁能得了去。”

    庭芳第一反应是有托儿!题目太简单了嘛!可是皇后的话音落了半天都没人答,宫女捧出来的手串熠熠生辉,好像好值钱的样子。陈氏瞥了眼庭芳,见她眼睛咕噜噜的转,便问:“你知道?”

    庭芳轻轻点头。

    “还不快说。”陈氏压低声音道,“叫娘娘赞你一句,你身上还背着官司呢。”也好堵一些人的嘴。

    庭芳便上前一步,先行礼,再答:“可是‘食不厌精、脍不厌细、惟酒无量’?”

    皇后:“……”好答案!哪个酸秀才编的?

    侯夫人点头道:“正是,四姑娘可是听过这个笑话儿?”

    是听过啊?然而承认就傻了。庭芳一脸天真的道:“往促狭上想便得了。”

    太子妃噗嗤笑道:“果然促狭。”又想起丈夫与她说的庭芳糊弄福王的算术题,心道:这丫头倒可。

    皇后抚掌笑道:“叫你得了彩头。早知你这么能玩,上回就不那么快放你家去了。快想个更好玩的与我们乐乐。”

    庭芳只得出了个脑筋急转弯:“有两个父亲给了他们的儿子一些钱。其中一个父亲给了儿子一百五十两,另一个父亲给了儿子一百两。但两个儿子却说他们一共只得了一百五十两。那一百两哪里去了呢?”

    侯夫人立刻捂嘴笑了。

    庭芳也跟着笑,不愧是跑到皇后跟前说笑话的人,反应就是快。

    皇后道:“你们俩个乐什么呢?快说。”

    侯夫人笑道:“想是祖孙三人,是也不是?”

    庭芳点头称是。

    皇后想了一想,也笑了,指着庭芳道:“她竟不是叶家闺女,竟是你家闺女了。”

    众人又笑过一回。

    陶嫔歪楼道:“说个笑话都是父亲与儿子钱,真真可怜天下父母心。”她是皇三子瑞王的生.母,宫中的老人儿了,有几分体面,故在坤宁宫能说的上话儿。

    阮嫔道:“故求忠臣于孝子门下,可见孝子难得。”阮嫔便是那倒霉催的被康先生从亲王参成郡王的平郡王生.母。她天然不喜欢叶家人,可如今是福王选妃,与她不相干,不过是说几句话刷下存在感罢了。

    皇后心中一动,便问:“若此子以孝当先,该如何?”说毕看着庭瑶。

    庭瑶心跳如鼓,自古忠孝难两全,凡是两难之题都极难答,偏着哪一边都要遭埋怨。强求则不尽人情,成全则失威仪。然皇后盯着她,考虑的时间并不多。想了想,还是觉得在皇家的地界上,最好看清形势。便道:“赐之孝悌传家。”

    太子妃一挑眉,不错么,有点脾气。皇家自有皇家气度,干净利落自然比畏畏缩缩强。既然要当孝子,你们子子孙孙都当孝子好了,很不必再出仕。且说的委婉,固然大家知道言外之意,然毕竟不是话柄。小姑娘家难得了。

    皇后又是另一番想法。答案并不难,难在有没有勇气说出来。在宫里头当然要斥责不忠之人,但违背孝子的意愿,是要被戳脊梁骨的。天平两端,破釜沉舟,于皇家而言,当然是忠心更重要。那等沽名钓誉的酸儒,且去尽孝吧。短短的时间里,答的尚可,可见有些急智。联想方才庭芳的反应,姐妹两个旁的不论,不怯场是真的,确实不错。男人们已经选好了,只要庭瑶优点明显,她自然是千肯万肯。说到底还是看爷爷。

    皇家做事讲究委婉,用庭芳的话说就是装x。差不多的人都看出苗头了,她们偏不说。东拉西扯说了一回谁家的太夫人健朗,谁家公子大才就散了。

    事关重大,回家的路上陈氏一个字都不敢说。待马车进了家门,顾不上吃饭,打发了两个女儿回房,使人喊了丈夫就往老太爷的外书房扑去。

    老太爷只答:“知道了,且等旨意。”

    陈氏惴惴:“今日太子妃……若是不成,恐于大丫头前途有碍。”

    老太爷道:“太子是老成.人,不会戏弄于臣下。”又对大老爷说,“谁同你说什么,你都说不知道。这么一会儿功夫,恐怕风声已经传出去了。”

    大老爷喜上眉梢,皇帝的岳父可封公爵。别看文臣对着勋贵撇嘴,可人家落地起就是超品,你干祖孙三代都未必干的过。没实权有虚职也体面啊,满朝官员,哪能个个有实权。好在他虽然在家务上不大着调,但打出头鸟的道理,混了十几年官场的人门清。不过咧嘴笑了一回,待携妻出了老太爷的门,已敛了笑,装作无事人一般。

    太子嫡长子的婚事,确实是涉及国本的大事,消息泄露出来,就如水滴在滚油中,登时炸了锅。几乎是陈氏到家不久,该知道的都知道了。因福王未婚,皇后太子与太子妃联合出手,打了大家个措手不及。此时有想头的人家都扼腕不已。皇后当然不能让事态发展超出控制,名义上还是福王选妃。可太子妃的表现瞒不住人,她仗着地利,火速找到圣上,先发制人:“贵妃妹妹看中了严鸿信之女,圣上以为何?”

    赵贵妃看中的?那不又是根木头?圣上忙问:“其才情德性如何?”

    “写的一笔好字。”皇后笑道,“是个可人儿。才说几句,贵妃妹妹就喜欢上了,想求圣上的旨意呢。”

    圣上有些心疼儿子,又问:“还有别的好姑娘没有?”

    皇后笑道:“叶阁老家的大孙女,谈吐甚好。连太子妃都与她多说了几句。”

    圣上奇道:“太子妃怎么也在?”

    皇后理所当然的道:“长嫂如母,福王选妃她自然该看看。妯娌要处一辈子呢。再说就咱们小十一的闹腾劲儿,尽给他哥哥嫂嫂裹乱,太子妃合该去瞧瞧。”

    圣上不由笑了:“他们两口子该!可劲儿惯,弄的我都管不住。太子妃是更喜欢叶家闺女咯?”瞅着儿媳妇的眼光更靠谱儿啊。

    皇后生怕临门一脚出了问题,忙道:“嗳,贵妃妹妹的儿媳妇,自然要以贵妃妹妹的意思为主。我跟太子妃就是跟着掌掌眼。都是瞎掺和,名单是圣上拟的,可不都是好的?各花入各眼罢了。”又补了一句,“不如问问小十一的意思,看他喜欢哪个。”唔,先去跟他通个气儿。

    圣上一拍脑门:“嗳!今天就该召他进宫,叫他躲在屏风后头看看。”

    皇后笑道:“那还不如我办个游园会,圣上也趁机看看。儿子里是只有小十一没说亲,孙子却是一个个的长成了。咱们家看媳妇儿,可不是三五天的功夫。”先下个话引子,才好运作。

    圣上点头:“很是,你去筹办吧。不是什么大事,春天四处开花,随便找个由头。他们心里有数。”大家一起演戏罢了。

    皇后答应了,退下准备不提。

    福王接到消息时,就知道他妈被埋坑里了,幸而此坑跳跳也无伤大雅,都不知道他妈到底是怎么在宫里混的,小二十年了,还是别人说什么是什么。还好他是老幺儿,跟皇位关系不大。不然怎么死都不知道。能在圣上面前混成无赖小儿子,福王的智商必须够使。暗自思量,他与太子关系不错,互惠互利么。做逍遥皇子容易,但做逍遥皇弟还得攒些资本。既然太子有了打算,当然不能拆台,现在敢拆太子的台,将来太子就能摁死他。何况他对王妃就一个要求,别跟他叽叽歪歪就行。快二十了,确实逃不过去了,后面还跟着一串侄儿等娶亲呢。福王熊归熊,基本的政治素养却杠杠滴。天家儿孙,自有天赋。

    京城里暗潮涌动,明面上是福王妃没出结果,实际上则是大家卯着劲儿力争上游。传说看中了叶阁老的孙女又如何?没下旨之时都是假的!便是自家不能上,也得先把庭瑶干掉,谁让你们悄没声息的暗箱操作!可是文官不同勋贵,尤其是叶家这种乍起的,家族时间不够长,黑料就不够多。朝堂上的黑料还不能细究,一个不好牵连广泛,别没把叶家干下去,自家先翻了船。最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阴私之事。只要沾上一丝半点,就与皇家无缘,大伙儿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叶家家风尚可,老太太镇在家里呢。妻妾相争的小事说出花儿来,也影响不到庭瑶。小妾连人都算不上,谈什么影响力么。翻来翻去,庭芳就中了,被拖出来吊打。理由自然是于寺庙**福王,可惜赵贵妃不喜欢她不稳重,特特急忙选妃,如今已看了某某人家的闺女了。至于庭芳的年龄?谣言无需真.相,够劲爆即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