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0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大老爷没有得到老太太的首肯,心里埋怨着她妇人之仁,又深知老太太深得老太爷的宠爱,也不敢很逆着,只能等老太爷回来再商议。阴着脸回到东院,在正屋门口站了站,实跟陈氏处不来,掉头去了夏波光处。夏波光却是身上有些不好,一直在熬药,见大老爷进来,忙放下帘子把人阻在外头,娇滴滴的道:“老爷,奴正伤风,您先去别处逛逛,休过了病气。”

    大老爷笑道:“我们男人家不比你们较贵,哪就过了病气了?病了好几日,可好些了?叫我瞧瞧你的气色。”说着就要掀帘子。

    夏波光死死抓.住帘子,道:“可奴会担心。好老爷,我病着呢,您就别让我又喜又忧吧。”滚你吧,真过给了你,还不被老太太摁死。真是白伺候了许久,一点都不知道体谅人!

    夏波光语气娇柔,大老爷几乎能想象出她的娇羞模样,心都化成了一滩水。又想她总是为着自己想,更感动的无以复加。心里顺道埋怨陈氏,从不曾这么体贴,怪道人说黄脸婆可恨。可见不着夏波光,隔壁的孙姨娘比黄脸婆还不招他待见,退到院子里,竟不知何去何从。

    忽的东厢窗子吱呀推开,窗框中露出一张熟悉的面孔。那张面孔由惊到喜,由喜到哀,眼中含.着泪,似要落下;贝齿咬着唇,欲语还休。大老爷的心蓦的一软,脱口而出:“瘦了些。”

    周姨娘的泪珠登时滚滚落下,哽咽着只能发出两个字:“老爷……”

    大老爷扯了扯嘴角,抬脚进了东厢,掀开帘子道:“好端端的哭什么?”

    周姨娘扑到大老爷怀里一阵捶打:“没良心的,我想死你了。你却日日同妖精在一处,哪还记得我个老人儿!”

    大老爷并不讨厌周姨娘,实恼她不知分寸坏了规矩。时间过了那么久,他的厌恶之情渐渐消退,又记起她的好来。几个妻妾,若论心意相通,还是生了儿子的周姨娘。两个人说着儿子,别有一番情谊,比起跟陈氏相处,更像夫妻。可拉家常,可骂天下。

    周姨娘在大老爷胸口捶了几下,又破涕为笑,拿了庭树的课业本子与大老爷瞧:“哥儿有空就来我屋里写写字儿,我看不懂,老爷替他瞧瞧。他们说不如四姐儿写的好,我却是偏心眼,看着哥儿的更好些。”

    大老爷正烦庭芳,不耐烦的道:“你听他们说什么,只知道奉承太太!惯的那丫头不知天高地厚!”

    家里才多大?周姨娘被关了禁闭,她的丫头又没有。便皱着眉头道:“上回我就说了四姐儿,叫她检点些,贴身佩戴的首饰说当就当,拦着她她还恼我。倒叫我被太太骂了一通。女孩儿家不该那么养,太太虽是疼孩子,却不是那样的疼法。老爷还是劝着些吧。不是我说,四姐儿的脾气到了婆家可是要吃亏的。为人父母的,当计长远!”

    一席话说的大老爷五脏六腑都熨帖了,不由道:“我说哪里肯听?连老太太也……如今四丫头闹出这么大的事儿来,全还护着。真是头发长见识短!”

    周姨娘急了,她一方面真恨庭芳,另一方面则忧心庭芜,忙道:“那怎么行?对四姐儿也不好,还是送出去避避风头。”眼珠一转,又道,“依我说,她外祖不是在江西么?送去外祖家耍一两年,姐儿也不委屈,家里也无事了。嫡亲外祖家,还怕养不好姐儿不成?咱们只看太太的通身气派,就知道陈家是极有教养的。”呵呵,连累了亲外孙女的假外孙女,倒看陈家怎么疼她。

    大老爷正焦头烂额,听了周姨娘一计,抚掌大笑:“于人情世故上,我不如你。”说毕抬脚出门,到门口还回头道,“晚间等我吃饭,叫上哥儿,咱们一起喝酒。”就往上房去了。

    孙姨娘方才见老爷没进得了夏波光的门正暗自欢喜,不想老爷直接出到院子里,又变成郁郁不乐。开着窗子望着丈夫,却见对面也推了窗。眼睁睁的就看着老爷被那个贱人哄了去,老天你瞎眼了吧?又巴巴儿的看着老爷去上房,气的碰的关上窗,心中怒骂:全都不是好人!

    上房里,陈氏与杨安琴正带着庭瑶做针线,你一言我一语的,好不热闹。大老爷暗自叹气,觉得陈氏还不如周姨娘能看清形势。都什么时候了,还绣花?绣成真花了又顶什么用?

    见大老爷进来,陈氏站起身,问:“老爷怎么来了?”

    杨安琴一动不动,大老爷跟她问好:“嫂嫂来了。”

    杨安琴颔首,权当回礼,依然不动弹。按理来说,她该避了出去。可她是个大大咧咧的人,不似平常妇人那般畏缩,日常都不作那慌慌张张的小家模样。再则狗头妹.夫常不按理出牌,这个点儿来上房,不留神就把妹妹欺负了去,她得看着。

    果然,大老爷张嘴就说庭芳的事儿:“外头越发说的难听,我原想送她去庵里休养,你不乐意,娘也不舍得。既如此,不若送到江西去,叫老太太看看外孙女儿?长这么大,她还不曾给老太太请过安呢。”

    杨安琴:“……”亲爹?他们家老太太,她是知道的。就如当初她疑庭芳藏奸一般,老太太怎肯轻易信了?江西与京城那么远,凡是送庭芳去的人里头有哪个说话不向着庭芳的,那丫头在陈家能混下去?便是能,做爹的也忒狠了吧?您是不是忘了庭芳不是陈家小姐亲生的啊?

    陈氏依旧单纯,皱眉道:“大老远的,路上病了怎么办?”

    大老爷差点被噎死,准备了一肚子说服的话,万没想到头一句就是这个!心中怨念:你是不是大家小姐啊?能不能别只考虑家长里短啊?

    陈氏见大老爷脸都黑成包公了,一时说不出话。杨安琴使劲儿朝她使眼色,也没看懂。却是知道杨安琴有私房话要说。便对大老爷道:“我再想想,问过老太太,跟四丫头说明白了才行。真要送去,也还得先写封信问问爹娘。”

    大老爷跟她说不明白,不高兴的道:“我去写信,你先同庭芳说。她不肯,就叫她来同我闹!”

    目送着大老爷远去,陈氏才转身问:“嫂嫂,方才你?”

    庭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掩耳盗铃!”

    杨安琴也摇头:“怎么想的?去打听一下,谁出的损招儿!”还用打听什么?再门口略问问打帘子的丫头就知道大老爷刚打哪儿来。杨安琴再次无语了。

    庭瑶冷静的道:“娘别动,以不变应万变。那起子人正等咱们动作呢。处置了四丫头,保管他们敢说四丫头失了贞洁,被家里沉塘了。咱家有个沉塘的姐妹,名声好听么?还死无对证,便是不是也是了。自家都沉了塘的,怨旁人疑惑你家闺女不检点?横竖是一刀,弄死了她还得背个不近人情的恶名。再有人问,娘只管护着四丫头。”

    杨安琴点头。陈氏的身份很微妙,嫡母。嫡母护着庶女,一方面能说明陈氏确实贤良淑德,哪怕最后.庭芳栽了,仗着这点,能把庭瑶捞出来;其次也是利用了大伙儿说不得的心思,庶女连累了亲生女,嫡母还护着,可见庶女是清白的。不然谁家太太能忍?便是太太能忍,太太还有娘家呢?不巧,娘家大嫂正在叶家稳当当的住着。想了一回,才道:“谣言止于智者。”

    陈氏乱的很:“现在也没人当面问我。”

    庭瑶笑道:“趁着谁敢问,您就挠她。”

    “啊?”

    杨安琴大笑:“妙!做娘的护着闺女,你们有意见?”

    陈氏干笑:“这怎么行?”

    “不行也得行。”杨安琴正色道,“护犊子的人可交,咱得先站住了。还有,你也别扭了好几日,还不去瞧瞧你的小闺女儿,可怜见的,都不敢出门。你再坐着不动,下头的人就敢作践她了。”

    庭瑶补充道:“爹出馊主意,您是管不了,去老太太跟前哭去。”想着自家亲妈不是明白人,索性说大道理,“不到十岁的孩子,在家还得精心养着怕头痛脑热的。千里迢迢去江西,路上有个不仔细,她有命去都没命回。外头可不比家里。再则,谁送她去?没有男人护着怎么出门,庭树自己才半大的孩子,他出门我且不放心呢。爹爹叔叔都是要当差的,哪有这个闲工夫。”末了不怀好意的补充了一句,“咱们家人少啊!”

    陈氏是个典型的小女人,不用挑唆,光告诉她路上庭芳可能病死,就眼泪哗哗的:“就是!当年我的丫头,就在路上得了风寒没的。多远的路啊,没有爹妈带着,谁肯放她去。”

    杨安琴:“……”

    庭瑶抽抽嘴角,起身道:“罢了,还是我去同老太太说吧。四妹妹好几日茶饭不思只做功课。便是她再爱读书,也不该是这副模样。恐怕是惊着了,屋里乱糟糟的,娘你去替她收拾收拾。”她的娘啊,也是怨不得爹不喜欢。

    杨安琴拉着陈氏的手:“一齐去,我几日没同她玩,怪想她的。”说着姑嫂两个就朝庭芳的屋子去了。

    庭瑶带着丫头走到正院,却是鸦雀无声。忙进了屋内,只见老太太歪在罗汉床.上精神萎靡,仿佛老了十岁,惊道:“老太太,你怎么了?病了?请了太医没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