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3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老太爷打外头回来,听老太太汇报了家中事。比起外头,家里算已是风和日丽。秦氏的小闹腾懒的放在眼里,横竖家里不是他们两口子做主。实在不高兴了,老太爷是不介意把那对蠢货夫妻分出去的。

    庭芳不慌不忙的走来,听得老太爷召唤,各处都恨不得长了顺风耳。一路上眼神乱飘,庭芳皆不过心。优哉游哉的到正院门口,人参打起帘子,朝里头喊道:“四姑娘来了。”

    人参是老太太的大丫头,打帘子的活计轮不到她,想是特意来等庭芳的。庭芳冲她点点头,径直入了室内。暮春时节,天气乍寒乍暖。老太爷穿着道袍,盘腿坐在炕上。老太太坐在炕桌的另一边。炕桌上摆满了各色菜肴,看样子是正吃饭。

    老太爷朝庭芳招招手:“吃了饭不曾?没吃饱就陪我吃点儿。”

    丫头们忙添了副碗筷,庭芳意思意思的舀了一勺火腿鲜笋汤到碗里,静静的喝着。火腿汤鲜香厚重,春笋脆甜可口,一碗热汤下肚,忙碌一天的身体都放松下来。

    食不言,老太爷饿的狠了,在外头虽有点心,到底不如饭菜顺口。他出身不算太差,不然也上不起学。但也不是特别好,所以没有那些个世家子弟的文雅。在外头或许还装模作样,回到家中都是怎么自在怎么来。风卷残云的把桌上的食物祭了五脏庙,一抹嘴,就问道:“事儿你都知道了吧?”

    老太太依旧有些恹恹的,白日里气的犯了旧疾,只觉得胸口堵的慌。如今老太爷归了家,她不用看着家里,便叫丫头扶了自己,对老太爷道:“你们爷俩个说话,我去歇着了。”

    老太爷点点头,庭芳下炕送走了老太太才回来与老太爷对坐。老太爷单刀直入的问:“这几日在家里还好?”

    庭芳道:“家里倒好,只怕外头不好。”

    老太爷意外的有些高兴,问庭芳:“看出不对劲来了?”

    庭芳点头:“换个娘,就坑死我了!”庶女连累了嫡母亲生并唯一的女儿的远大前途,不用说远的,落到三房手里不死也得脱层皮。当然,如果她穿的是庭苗,抱大.腿的路数自然不同。嫡母明显不可收买的情况下,趁早抱紧老太太同样是很好的策略。她之前没有过多接触老太爷与老太太,是因为陈氏对她很好,她愿意用更多的时间花更多的心思来陪伴与维护,自然腾不出对待祖辈的空儿。到现在,不是她抛开陈氏,实在是太过于超出陈氏的能力范围,为了自保,她必须站在该站的位置上。

    老太爷道:“你老子又出幺蛾子了?”

    庭芳无所谓的道:“老三样,不新鲜了。好爷爷,我说句大不敬的话儿,您到底怎么样出个龟儿子的?他想要公爵,难道别人不想要?明显不是我的事儿,他当真看不出来?”打庭瑶说了“太孙妃”仨字,庭芳就知道自家被算计了,她才是受害者。

    不提还好,一提老太爷快气死了:“有什么看不出来的?你二叔那木头都看出来了。他就是鬼迷心窍!怪不得喜欢周姨娘那货,绝配!我没脸见你外祖了,好好的闺女,被我们家骗了来……换成我是他,翻脸的心都有。”

    庭芳干笑:“不至于。”古代姑娘不值钱。另,她亲爹还真不招老子待见,不是亲生的估计早掐死了。

    老太爷又问:“你想好了怎么办没有?你.娘真没想头?”

    庭芳一个一个的回答,先说容易的:“娘么,刚开始有些不高兴。不是还有舅母么?舅母是个明白人。却又把我娘唬着了。”庭芳有些无奈,“大姐姐还稳的住,越是有事越要稳住后方。自家窝里斗了,人家站着干地儿就赢了。便是要输,也得啃他们块肉下来。所以还安慰我来着。”庭瑶天生的大局观啊!太孙妃的确做得。

    老太爷点头:“都不错。说说,你怎么看明白的?”

    “还用看么?”庭芳淡淡笑道,“谣言快狠准,一箭双雕,肯定是有人刻意编的。”庭芳掰着指头数,“您看,首先谣言很短;其次通俗易懂;再次香.艳隐秘;最后峰回路转。几句话,能写一部可歌可泣的戏折子了,给了群众广大脑补的空间,还严丝合缝无法辩白难以补救。我就不说传播速度了,自然而然产生的闲话,有这水准么?”庭芳虽然没空刷论坛微博,但天天造谣辟谣的事儿见多了,典型的没吃过猪肉见过猪跑。被信息爆炸轰过的人,未必有天赋写谣言,反应能力是不缺的。

    老太爷继续问:“分析的头头是道,那,想好了解决法子么?你可知道,事后诸葛亮一点用都没有。”

    庭芳撇嘴:“您考我呢。”

    “嘿!我就考你!”老太爷道,“我不满意,你就自己同你爹缠去。”

    庭芳整个人都不好了,麻蛋!按说她一个庶女,在后宅最大的敌人是嫡母好吗,亲爹那是盟友好吗?怎么赶上她了老天就不按理出牌了呢?有仗着嫡母疼爱跟亲爹对干的庶女嘛?贵圈这么乱,老天你知道吗?吐出一口浊气,对着老爷子犀利的眼神,庭芳只得老实交代:“人呐,对着比自个儿厉害一点点的人,都是羡慕嫉妒恨的。”中产小资挨骂最多,就是这个道理了,“但是对能碾压了自己的人,嘿嘿嘿。”

    老太爷:“……”孙女儿今天说话的用词好奇怪!但很奇异的听的懂。小年轻的新词儿?

    庭芳不卖关子了,竹筒倒豆子般的道:“高山仰止。等明儿我出了书,他们全都得闭嘴。”不掐不红,哪个明星不是一路被掐到封神?封神了掐子就老实了。你要跟他们对嘴对舌,套用一句经典——不要跟傻.逼较真,他们会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姐姐我是穿越女,是玛丽苏,谁耐烦跟三姑六婆讨论婚丧嫁娶。姐现在奔的是青史留名去的好吗!又道,“顶好是圣上看了赞我两句,齐活了。”

    老太爷原想的是多带庭芳走动,装装嫩就过去了,陈氏不敢叫福王背锅,他还偏就有要福王背背锅!没想到庭芳的反击这么激烈,法子却更好。依旧正色道:“你的想法是好,但你可知千古谁人无骂名?你出了这个头,未必就同你想的那样不被人说了。”

    庭芳不屑的道:“我老实了她们就不骂我了?与其被她们拿捏,不如掌握在自己手上。最好的防守是进攻,我下棋不错的。”

    “你将来真的很可能嫁不出去。没有孩子,没有子孙供养。”老太爷客观的道,“不怕么?”

    庭芳翻个白眼:“你们男人哄女人的话儿,我挣命生的孩子能跟我姓吗?踩在棺材板上生出的女儿我护的住吗?生不出儿子还不是靠庶子养老,到头来跟侄子有什么差别?结婚这事儿,女人吃亏。可惜女人力气不够大,得靠男人护着。到女人不需要靠男人护着的时候,且瞧吧。”

    老太爷呵呵:“什么时候女人不要男人护着了?寡妇门前是非多。”

    庭芳也跟着呵呵,好几百年的鸿沟呢,争也没意思,争赢了她还得靠男人护着。农业社会连个铁农具都无法普及,没男人的那把子力气,女人饿死的概率太大了。男尊女卑的形成有其道理,尤其是全人类都是同一模式的话,最好别自以为是的挑战用鲜血换来的生存经验。遂转了个说法:“嫁汉嫁汉,穿衣吃饭。我不缺衣服更不缺饭,何苦受那鸟气。不嫁就不嫁,您说了给我私房钱的,不许耍赖!”

    老太爷还不舍得鬼精灵嫁出去呢,只是作为祖父,把孙女扣在家里耽误她一辈子有些不忍心。见庭芳自己都不想嫁,那是皆大欢喜。到这会儿了,他不会把庭芳当成孩子,更不会轻视庭芳的话。老太爷见识多广,知道有些人天生就与众不同。以往只觉得庭芳聪明,却不曾想过她几乎能跨越年龄的限制,可她那傻爹还怨她不藏拙。分明是藏不下去了!这是能藏的住的么?装聪明难,装笨蛋亦不容易。何况聪明人耐心都有限,最不想跟笨蛋混着浪费时间,早晚要露馅儿。小丫头还是嫩了点儿。

    庭芳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可理论毕竟只是理论,在老太爷这种老狐狸面前当然显得笨拙。再说庭芳也没打算遮掩。叶家暂时无事,但她可是到了最危急的时刻。这次杨安琴为了大局替她说话,下次呢?三人成虎,亲妈都不信亲儿子,嫡母与庶女之间,她还不想去挑战人性。滋养了九年的感情,丢开就太可惜了,她也会难过。任何感情,哪怕是嫡亲的母子,都是需要细心维护的。感情就像信用,额度扣完了,就该拉黑名单了。

    老太爷再次叹道:“你若是个哥儿多好。”

    “好爷爷。”庭芳无比感激老太爷的慈爱与心胸,搂住爷爷的胳膊,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道,“我比哥儿还强,你信我。”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