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5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福王理直气壮的道:“我就是不想娶她。”

    圣上道:“你总要同我说个缘故吧。”

    福王随口扯了个理由:“当然有缘故,叶小四太嚣张了,待我侄儿娶了她姐姐,他就矮我一辈儿,下回见着我要管我叫叔叔!看她还能跳不!”屁,他娶了叶.庭芳,他侄儿就不能娶叶.庭瑶,不然错辈了。皇家又不缺媳妇儿,可着一家子里头翻。别说他对叶.庭芳个娃娃没意思,就算有意思也得退让三分。他是熊,不是傻。

    好振聋发聩的理由!圣上竟无言以对,决定不搭理熊孩子。扭头问太子:“太子妃喜欢她?”

    太子谨慎的答道:“不曾听她说起。”又笑,“咱们家看媳妇儿,不至于看一次两次就作准吧?偶或多说几句话,也未必就是看中了,不说话也未必不是看中。赵妃母喜欢严家小姐,却是一字不露的。”

    圣上很满意太子的回答,什么都叫人看的透透的,还是皇家么?“既如此,先办了小十一的婚事。那些个谣言理他作甚?”

    圣上只当单纯的谣言,是还暂未知道太子与皇后的谋划,两边想岔了路。太子倒是想到了解决方式,只还不曾同皇后与太子妃说。不是说太子妃多说几句话就是看中了么?那就叫皇后再召别的女眷进来,阁臣轮一遍,六部轮一遍,勋贵轮一遍。每场都挑几个说说话。七品官替儿子选媳妇还得相看十来家呢,皇后替孙子选妃,没有上百候选人,也叫皇家气度?只是后头的推手依旧要防。

    父子三个各怀心事,皆默契的转向了旁的话题。福王听了几句正事,觉得不耐烦,跟圣上太子道了别就出了宫,带了五十号亲兵,按着心中的名单一家一家砸过去。泰半勋贵都遭了灾,还不敢拦。可怜见儿的,本来就穷,摆在外头撑场面的还都是好东西,被福王碾成碎土,好有十年都缓不过来。去宫里告状吧还心虚,谁让他们算计了人家娘俩;不去吧显的更心虚,家里都叫砸的稀烂还不吱声,铁定是自家的错啊!真是左右为难,心痛如绞。他们可总算想起来谣言不单能让叶家倒霉,同样能波及到福王。这位得宠的小皇子横起来当真谁都拦不住。一时间人人自危,谣言竟生生停了好几天,也是意外之喜。

    那厢叶老太爷已得了消息,他在外头,查的比皇后更透彻。不放心别人传话,寻了个公事,借着与太子交接的由头悄悄儿透信给太子:“是平郡王出的手。”

    太子猛的一惊:“二弟?”

    老太爷点头:“正是,想来还是与臣闹别扭。”

    太子忙安抚道:“原是他的错,康正和为言官,不参他乃失职。已是闹的他丢了官,非要人性命就太过了。”太子细想一回,也只有皇子能说的动那帮散了魂儿的勋贵了。不由好气又好笑,他家二弟气性也太大了些,记仇往死里记。

    知道是平郡王,叶老太爷反而松了口气。他昔日得罪过平郡王,如今叫他逮着由头报复报复也是人之常情。叶家并没有什么损失,横竖庭芳不甚在意此等委屈,让平郡王把憋在心里的气撒出来,将来更好处。平郡王是皇子,不是市井泼妇,不会没完没了,圣上更不允许皇室子弟小家子气到那个份上。此事算揭过了。

    太子亦如此想。平郡王还真是没脑子,别处寻晦气就罢了,何必寻到自家兄弟头上?福王虽年幼,其母后宫份位却高,外祖家又得势,他性格古怪沉迷奇技淫巧从不主动招惹人,但不代表他能被招惹。这不,太子已接到消息,外头起哄的人家被福王砸了。那起子小人除了忍还能怎么办?心里深深觉得平王蠢,随便做点什么事都拔了萝卜带出泥,就没有一件利索的。当年强占个民田都自家捋袖子上,你打发个绕几个弯子的亲信也好啊?被康正和证据确凿的参了,圣上又如何好意思硬保?好容易就要到圣上六十大寿的万寿节,不惹事的话,趁着普天同庆赶紧撒个娇儿把王爵升回去。哪知他倒好,临门一家又把叶家带福王得罪了个死。笨不笨啊!?

    太子和阁臣不好避开人相处太久,说完要紧事,二人眉来眼去的几回,彼此都心中大定——婚约继续。老太爷便回了内阁。太子信步走到南书房,圣上依旧在理事。圣上是个很勤勉的皇帝,不耽女色,不爱杂耍。便是闲了也只是打打拳看看书,故身体十分健朗,六十岁的人依旧神采奕奕。见儿子来了,放下手中的折子笑道:“何事?”

    太子笑道:“告状来了。”

    “哦?”圣上乐呵呵的道,“你哪个弟弟又淘气了?我猜猜,必是小十一。”

    “是二弟。”太子笑道,“他还为着叶阁老保下康正和的事儿怄气,在外头喝了酒说胡话,闹的大伙儿误会些什么,白让叶四姑娘和小十一受了场委屈。小十一还好说,咱们自家人,大不了让老二饶几个好匠人与他。叶阁老家只怕还得咱们想想法子。四姑娘还小,又是小十一闹的她,是咱们委屈了她。”

    圣上唔了一声儿:“好办,叫你母后唤她进宫耍两回,再夸两句赏点东西就揭过了。她是庶出?若真是个好孩子,待她长成了配个宗室便罢了。使人把你二弟唤来,我有事同他说。”

    太子成功洗脱了嫌疑,与圣上交代了前因后果,把一切都推到平郡王怄气上。高兴的应声而去。

    不多时平郡王便来了。圣上笑骂道:“你好大的气性,多少年的事儿了还记在心上。叶家小姑娘才多大,你就坑她。坑她便罢了,你弟弟还在沟里呢,想好了怎么办没有?”

    平郡王心漏跳了好几拍,他自以为天衣无缝,哪知全被父皇看在眼里。咽了咽口水,故作惊疑的道:“什么叶家小姑娘?我坑她什么了?叶家小姑娘可是十一弟说要认作妹子的那个?”

    “你不知道?”圣上疑惑道,“外头风风雨雨,你竟不曾听见?”

    平郡王坚决不承认:“叶家倒是听了一条儿,只跟十一弟无关。”

    “嗯?”

    平郡王觑了觑圣上的脸色,道:“我听说的是太子妃看中了叶家大姑娘,欲娶做儿媳。与十一弟有什么相干?”

    太子嫡长子之婚事,乃国之大事。圣上脸色微变:“谁传出去的?”

    “不知道呀!”平郡王装作无辜的模样,“我也是听人说的。我正恼太子呢,这么大的事儿也不同兄弟说道说道!太不讲义气了,回头必叫他罚酒。”

    圣上追问:“那叶四姑娘怎么说?都说是你的家奴传出去的。”

    平郡王的冷汗登时浸.湿.了衣背,强行平静下来道:“还是前儿十一弟去叶府的事儿,有人说十一弟看上了叶四姑娘,我……”说着一撇嘴,“我就说了句癞□□想吃天鹅肉!暴发的人家也敢打皇家的主意。”忽又扬高声音道,“叶老头最可恶,道貌岸然的,也不知背地里做什么勾当!康正和的儿子就没犯法了?他还不是把人藏起来,好意思说我!乌鸦嫌弃锅底黑了,文人就是虚伪!”

    “够了!”圣上断喝一声,“你自家做错的事,人家还说不得了?什么叶老头,国之肱骨,岂能由你胡闹?”

    平郡王不服气的道:“父皇只不信我,只信他。他就是个老狐狸,太子还跟他走的近,什么时候被他骗了都不知道。他们文化人心眼子忒多,咱们要小心才是。”

    圣上听到“太子与叶阁老走的近”的话,心犹如被针扎了一下。阁臣与太子……太子与阁臣……

    平郡王看着圣上忽然沉默,不由的勾起嘴角,成了!年老的帝王,年长的太子,戾太子之事犹在眼前。只要圣上信不过太子了,嘿嘿!

    这个太子可真难缠啊!元后嫡子,亲娘在中宫坐的稳稳的。儿子好几个,太子妃育有长子。简直天下归心。可是凭什么?都是皇帝的儿子,太子凭什么就高人一等?嫡长子了不起啊?堂堂太子成天之乎者也,几乎忘了祖宗是马背上得的江山,骑射武艺一窍不通。符合了文官的审美,文官便说他好了。笑话,国家只有文官没有武将,待蒙古再打下来,他们文官敢拿胸口去挡吗?平郡王就是不服,百无一用是书生,不过读了两本书,张狂个屁!打量谁不识字怎地?

    暗骂完太子,又骂叶阁老是个九尾狐狸。几方出手都没让他摁死孙女儿。你们文官不是最喜欢谈名节的么?坏了名节的女孩儿居然不弄死,不弄死了她,他又怎好说那“满嘴仁义道德,满肚子男盗女娼”的话。若非动静太大,他早就把叶家四姑娘勒死了,要众人看看文官都是什么德行。哪知偏不上当,莫不是那起子文人还有不黑心的?如今圣上知道了,他就不好再动手。好在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借着由头告上一状不亏反赚,天助我也!

    皇帝这种生物,护食已是本能。平郡王撬开了口子,怀疑的种子在心中疯狂发芽生长。明明是替福王选妃,太子妃为何要去?太子妃为何又表现的那么亲切?是妇道人家自作主张,还是太子授意?太子跟阁臣,是真的很亲密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