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7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川连是老太爷的长随,三步并作两步的走到老太爷跟前,弯下腰悄悄道:“方才福王殿下把平郡王殿下家眷的马车掀了。”

    老太爷忙问:“哪位家眷?”

    川连回道:“是个姬妾,近来很得宠,出门上香不知怎么跟福王碰上了。福王二话不说把马车掀翻,那位从马车里滚了出来,簪环掉了一路,唬的差点撅过去,眼泪鼻涕糊成团,看热闹的人把道儿都堵死了。”

    老太爷挥挥手:“知道了。”

    川连躬身退下。

    川连的声音压的极低,只老太太听了个大概,旁人皆不知什么事。老太爷沉思了小会儿,道:“大丫头四丫头留下,其余人散了吧。”

    越氏垂了垂眼,信不过外来的媳妇儿么?果然她再明白,也帮不了儿子。

    大老爷十分不满老太爷全力培养孙女的行为,兼之方才老太爷越过了庭树问庭珮,更让他心惊,若叶家让庭珮当了家……说来庭珮比庭树更有资格。庶出,总是有那么些别扭。不说旁的,能做冢妇的姑娘,总是一家有女百家求。上头顶个妾婆婆,是不那么好说话。大老爷道理都懂,可自家儿子自己心疼,厚着脸皮道:“要不树哥儿留下来帮把手吧。”

    老太爷默默道,你儿子比你还蠢!留他作甚?老太太想打圆场,偏又是老太爷留的人,都不好用留着姑娘算家用帐的理由。

    父子两个短暂的对峙,老太爷忽然笑道:“大老爷是想教我做人么?”

    大老爷哪里听得这话,噗通一声跪下了:“爹爹息怒。”

    老太爷平静的说:“我没怒。”

    大老爷:“……”

    在儒家的体系里,讲究君权父权夫权。做皇帝,追求皇权至高,天下由着他作;到了家族,父亲便是一言九鼎,无人敢违逆;夫妻之间,便要求妻子的绝对服从,从一而终。这是儒家权力的体系。就如凡是有能耐的皇帝不会被臣下摆布一样,掌权的父亲岂能由儿子挑衅?老太爷忍蠢儿子很久了,今日索性说开:“你看重儿子,你自己教去。我又不是庭树的老子,听过子不孝父之过的,没听过子不孝祖父之过的。我是你们老子,原该你们都教妥当了,送到我跟前承欢膝下,你倒好,使我替你干活来了。”

    “儿子不敢……”

    “你有什么不敢的?”老太爷怄上气了,“一代管一代,我做到阁老,给你们哥仨挣的体面,我的事都办完了。你们的儿子想要体面,你们自己挣去!我老了,我就爱孙女儿,你待怎样?”

    杨安琴幸灾乐祸,心道:该!庭瑶庭芳不都是你女儿?老太爷有事,留下的两个孩子都是大房的人,够给你体面的了,没见你二弟妹眼睛都绿了么?蠢货!

    大老爷被亲爹当着孩子挤兑了一番,羞的满脸通红。二老爷到底厚道,不忍大哥被奚落,出来打圆场道:“大哥也真是的,爹爹忙了一日,晚间吃饭想要两个孩子作陪,喜欢叫谁就叫谁,你操什么空心?”

    老太太也心软了,忙道:“就是,树哥儿可没有我们四姐儿促狭。大太太,我还不曾吃饭,借你闺女与我们老两口儿说说笑话,晚间再送回去可使得?”

    陈氏忙道:“是她们的福气。”

    秦氏听说是要女孩儿陪吃饭,又活泛开了。刚要张嘴,庭琇猛的出手拽住她袖子,悄声道:“娘,我饿了。”

    秦氏立刻就改了主意,跟着大部队不声不响的撤了。庭琇惊出一身冷汗,她没听懂前头的话,但看明白了老太爷特别偏疼庭芳,行动就要护着。想着她娘还想逼死了庭芳成全她的好事就后怕。叶家七个孙女,她叶.庭琇算什么?真弄死了庭芳,她八成要偿命。现下赶紧撇清都来不及,还凑什么凑!

    由头是留着孙女儿陪吃饭,老太爷两口子却没了胃口,不过是怕饿着孩子,勉强叫上了菜。祖孙四个胡乱填了肚子,收拾了杯盘碗筷,每人端着杯香茶,方又开始说话。

    庭芳主动道:“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没有福王的闹场,平郡王未必想的到如此刻毒之计。”

    老太爷道:“谁也不是神仙,料的到今日。事已至此,想想怎么化解才是正道。方才福王把平郡王的姬妾的马车掀了,他算是替太子做了马前卒,冲上去扇了平郡王的巴掌。平郡王丢了大脸,偏还不能说什么。只要不是冒犯了王妃,他做哥哥的与弟弟就不能计较,何况平郡王理亏在前,人家要替亲娘与自个儿出气,圣上都不好说什么。”对着两个孙女,老太爷说的很细,生怕她们理解不了。

    庭瑶点头:“福王的度把握的极好,太子出的主意?”

    老太爷赞许的看了看庭瑶,却摇了摇头:“福王不是蠢人,这样混的主意,只怕他自己想的。平郡王捡了个不大不小的事来恶心他,他也捡个不大不小的事回敬。太子都无需露面儿。”

    庭瑶又问:“老太爷,我怎么办?”

    老太爷严肃的道:“你给我绷住了!圣上年高,我和太子都不敢动弹,福王既是太子的人,他一准又打滚不肯结婚。只要他耗着,太孙选妃的事就得跟着耗。你别慌,切记稳重!你们姐妹本来就友爱,我是放心的,在外人面前不需要装,装过了就不像了。你们姐俩该怎么处就怎么处。”

    又扭头问庭芳:“四丫头,你的书呢?”

    庭芳郑重的道:“差不多了,起名叫《立体几何》,乃《几何原本》上化出来的。重在讲沟渠水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儿。后头还有《解析几何》与《微积分》,我慢慢写。写太快了人家还不信。”

    老太爷是听不懂的,只道:“贪多嚼不烂,你先出浅显的,先打出名声去。人怕出名猪怕壮,既然出了名,就要出的天下皆知,做那开山祖师,一代大家。朱熹在当时,也有不少人骂的,你瞧现在还有人公开骂么?半死不活的你可就真带累姐妹们了,自家还落不着好。”

    庭芳点头:“旁的不论,算学上我是不怕的。当着您透个底儿,当今户部的老吏捆起来都不如我,这上头,您放心。”

    老太爷嗤笑:“那起子老吏,见天儿被福王挤兑,想来都不是什么好货。也是委屈了你,不是为了叶家,你快快活活的嫁福王没什么不好,又体面又自在。”

    庭瑶跟着叹了口气,她是很想很想当太孙妃。只要做了太孙妃,她爹就不敢慢待她娘。君臣之别如天壤,亲爹也得匍匐于她脚下如蝼蚁。什么周姨娘庭树的,都不配闹到她跟前。确实委屈了庭芳,她那性子本来就难找到合意的。

    庭芳笑道:“只要我姐姐当了皇后,我在娘家更体面更自在。姐姐肯护着,谁又敢动我?我跟二哥三哥都挺好的,更不用操心。反倒是姐姐不得脸,我才要遭殃。我毕竟是大房的,便是二哥三哥再真心,越不过大哥去。再说了,水利多大的事儿?我才弄出来没人信,待过几年,他们尝到甜头了,爹爹敢出幺蛾子,圣上就能摁死了他。”

    老太太皱眉问:“你说的可是真的?你打哪学的?”

    庭芳道:“天生就会,您就当我神仙托生的吧。”

    天下奇才多了,老太爷不以为意:“先不论那个,熬不过眼下,便是你天纵奇材也无用。”

    庭瑶问道:“平郡王……是什么意思?”

    老太爷道:“摸不准。像是专给咱们添堵,又像是给太子上眼药。太子没那么好动,只如今我们再不好同太子亲近了。倒是四丫头,要你赶紧出书,就是要招的福王来。日后有要紧事,还得你们去联络。”圣上年事已高,看着健朗,换季的时候伤风感冒比年轻时要拖的更久了。老健春寒秋后热,再跟房永春似的看都不看太子一眼才是要倒霉。瞅着是直臣,以为做了直臣就是康庄大道了?心向着自己的才是直臣,向着别人的,哪怕那个人是亲爹,都是奸臣。此时不做准备,待太子登机,他有他的班底,叶家还混什么?

    老太太道:“四丫头,你就真个愿意不嫁了?再跟福王闹做一处……”说着,看了老太爷一眼。要人牺牲了自个儿,总得人家真愿意。不愿意趁早说明白,别中途抽板子。现家里还有一群扯后腿的呢,几个掌舵的再不齐心,那就啥也别说了。

    “为着家里我愿意。”庭芳实话实说,“再说了,瞅瞅我爹的模样儿,我要嫁了她那样的,不是被气死了,就是被他打死了。爹爹那样的男人总占多数。三妻四妾朝秦暮楚。我要嫁了谁,头一条不许纳妾,不独不许纳妾,连秦楼楚馆都不许去。全天下的男人也没有能做到的,老太爷您还有俩妾呢!”

    老太爷膝盖中了一箭,四丫头你是专克我的吧?

    九岁的小女孩儿一本正经的说话,老太太竟也习惯了。甘罗十二岁拜相,少年老成的人,她家孙女还不算独一份。时间长了不刻意提起,都快忘了她是孩子了。朝代更迭真是多事之秋。想想去年,对庭芳还没什么印象,今年就捧心尖子上头了。

    庭瑶越发愧疚,福王之于庭芳是最好的选择了。只是愧疚归愧疚,她不会退缩。娘四个在一条船上,这船,不能沉。心中暗自发誓:待盘活了整盘棋,必不负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