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9章 喵喵喵

潇湘碧影Ctrl+D 收藏本站

    福王晃到翰林院掌院严鸿信家,大门口还有鞭炮不曾扫干净,香案还冒着青烟,想是刚接了旨。严家是清流,家底不丰,值钱的全是书。勉强一个二进的院子,没两步就走到了所谓的二门。严鸿信之妻江淑人抬眼一看,竟是福王大大咧咧的站在门口。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福王出门当然不可能只有一个人,他方才去叶家就带了一串子,扔了个自鸣钟并两个丫头,又带了一大串跑到严家。指了指太监端着的小自鸣钟笑道:“送我家王妃的。”

    江淑人:“……”殿下你怎么不按理出牌啊!

    福王笑的咧出八颗白牙:“我能见见王妃么?”

    江淑人快崩溃了,未婚夫妻不能见面的!!但她能跟亲王讲理么?

    严掌院把圣旨供到佛前,转身出来就见福王与自家太太大眼瞪小眼,忙出来见礼:“拜见殿下。”

    福王侧身避过,弯腰扶起严掌院:“岳父客气了。我才从太子哥哥家捞了个小玩意儿预备送给王妃。王妃人呢?”

    严掌院也:“……”接到圣旨还没一盏茶功夫,您也太上道儿了吧?

    严掌院夫妻明显耗不过福王,对峙一小会儿,就败下阵来。人家要见自己的王妃,虽然很不合规矩,但娘家真的得罪不起。现在惹恼了他,回头嫁过去,啥也不用干,新婚头三天只睡小老婆,王妃这辈子就不用混了。到时候跪着求他也未必挽的回来。若不是福王摆明车马跟着太子混,严掌院是很不愿意让自家闺女掺和进皇子选妃的事儿的。可站队已经站了,福王又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只得从善如流。还苦着脸道:“殿下,真不合规矩。”

    福王才不管规矩不规矩,不满的道:“我就同她说两句话儿有什么要紧!一炷香,就一炷香!啥事儿都办不成。”福王嘟囔道,“我自己的王妃,还没见过呢。”

    江淑人见福王如此不知礼,眼泪都要出来了。也太太太不敬发妻了吧?什么叫啥事儿都办不成啊?难道您老还想办事不成?

    严掌院怕福王真恼,讨价还价的道:“半柱香,求殿下赏点脸面儿。”

    福王点头答应。

    严掌院指了指后头:“臣家院子浅,小女就住正屋西间,我叫她妹妹出来。”

    福王也不想真的惹毛了翰林院的掌院岳父,笑嘻嘻的道:“她的闺房我怎么好进去,我到院子里的石凳上坐坐,就同她说句话儿。”

    严掌院悄悄松了口气,朝老婆使了个眼色。江淑人忙进屋拉出了小女儿并儿子一家,全家退到二门外,索性把门虚掩了。

    福王立在院中,不多时严家大姑娘严春文低着头走了出来。在福王跟前五步的地方站定,跪下行礼:“奴见过殿下。”

    福王忙把严春文扶起,笑道:“我今日来送礼,不知你喜欢什么,才得的自鸣钟还算稀罕,拿着玩吧。”

    严春文乃赵贵妃一眼相中之人,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赵贵妃喜欢的,必然就是赵贵妃那一款,也必然应付不来福王,顿时就懵逼了。

    福王原还对严春文抱有一丝希望,此刻见她木掉了,暗自叹气,这个王妃是指望不上了。又掏出一个魔方塞到严春文手里:“魔方,给你玩的。”

    严春文吓的手一哆嗦,魔方掉到地上,滚了三圈。

    福王躬身捡起,又塞回严春文手中:“你怕我作甚?魔方很好玩的,你试试?”

    严春文好容易才止住了手抖,接过魔方,福了福身,战战兢兢的道:“谢殿下。”

    “嗳!你别这么客气啊!”福王忽然话锋一转,有心试探,“我脾气很好的,上回叶阁老家的叶.庭芳踹我我都不生气。我同你说,她可好玩了,改日我带你寻她耍去。”

    严春文呆了下,脑子里全是福王与叶.庭芳的……叶.庭芳她见过,那回在宫里瞧着,姐妹两个都极出挑。次后闲话满天飞,她心里还鄙夷福王不是东西,那么小的女孩儿都下的去手。哪知今日就接了旨,母女两个正惶恐,福王就来了!她自问长相比不上叶.庭瑶,更比不上叶.庭芳,不知将来怎么夹在丈夫与婆婆间做人,福王就这么理直气壮的来了……来了……

    严春文到底年幼,没绷住眼泪就汪了出来。

    福王:“……”

    严春文醒过神,忙用帕子擦了泪,颤声说道:“风、风迷了眼……”

    福王深吸一口气,耐着性子道:“你是不是听见什么不好的话了?”

    严春文低头不语。

    福王正色道:“我今日就是特来解释的。”

    严春文依旧低着头。

    福王又道:“我知道外头说什么,你通别信。我没见过你,不知你的相貌品性。可你是我妃母挑的,我信她的眼光。”福王顿了顿,又道,“我是皇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我真看上了庭芳,便是她小,定了亲也不过等几年。许她正妃,我先纳侧便是。我是皇帝之子,她是阁老之孙,你说般配不般配?”

    半晌,严春文低声“嗯”了一声。那日能进宫去的,谁不是家世傲人?她父亲是读书人最敬重的翰林院掌院,说句话半拉读书人都要洗耳恭听。祖父是从一品少师告的老,亦是昔日圣上跟前的得脸的。细论起家世来,她家比叶家还更尊贵些,只实权上不如。总的来说,那日看上了谁都不意外,只看谁能入娘娘们的眼罢了。

    福王笑道:“我有个兄弟,叫徐景昌,你知道吧?”

    严春文又低低嗯了一声。

    “他是叶家的学生,”福王道,“庭芳,是他的师妹,我亦拿她当妹子。我认识她在先,认识你在后。真个要喜欢她就没有今儿这一遭了。我妃母和母后亦喜欢那丫头,她与你们不同,竟是个假小子,最是好耍。我怕你听了闲话心里不自在,才急忙忙的不顾规矩来你家瞧你。”

    严春文又惊呆了,殿下您居然拿姑娘当小子耍……

    福王泪目望天,亲娘哎!你儿子这辈子都要叫你扔苦瓜汤里了!能寻个稍微~稍微~活泼点儿的么?

    严掌院与江淑人哪放心任由福王与女儿独处,贴着虚掩着的门偷听,待听完福王的话,两口子对望一眼,齐齐松了口气。本来带着女儿去宫里应选就是撞大运,他们家女儿算不上不好,也算不上特别好。身量高挑,气质沉稳,却差在长相上。谁料皇家偏看中了她。说不高兴是假的,严家几代官身皆是清流,没多少家业,陪送不起上好的嫁妆,出了个王妃,后头的女孩儿都少被人挑拣。可前几日福王的闲话喧嚣直上,接旨那一瞬间,真真是五味陈杂,酸甜苦辣咸塞在心头,纠结不已。此刻听到福王的辩白终是放了心。堂堂皇子殿下,愿意亲自来解释,至少是把王妃放在心上的。

    福王深吸一口气,调整了下情绪,笑道:“将来你见着她就明白了。先跟你透个气儿,我喜好算学,连同徐景昌并她,将来少不得一块儿做研究。你别吃醋哈,你若不放心,只管同我们一处,别怕,我教你,很好玩的!”

    良久,严春文才蚊子哼哼道:“奴知道了,奴会以小姑之礼待之。”

    福王盯着严春文的脸看了半天,见她并没有勉强、不忿之色,终于暗自松了口气。好端端的被平郡王摆了一道,叶阁老谨慎起见,再不敢跟太子有任何接触。圣上还康健,倒也没什么如胶似漆的必要。只若是有要紧事,还得他与庭芳悄悄说了才最不引人怀疑。横竖他是有名的混人,庭芳更是把终身豁了出去,凭他谣言肆虐,只要太子能登基,都是值得的。今日对庭芳许诺的乡君也不是全无可能,实在不行,选个穷的揭不开锅的闲散宗室与她做夫婿,轻轻巧巧封个公夫人便是。她长的好,家世也好,还能替夫君在圣上跟前卖好儿,只要不在意三姑六婆的闲言碎语,半点也不亏。而庭芳能成为皇家人,亦是体面了。

    想起那一摊子烂事,福王就心烦气躁。他本是个闲散王爷,从没想过掺和进去。圣上待他真没得说,然如今干的全是盼着亲爹去死的事儿;可太子待他也没得说,做戏的成分有,他知道,可当时太子把他抱在怀里哄的时候,圣上还没发觉他聪明伶俐可人疼呢。再做戏,他信太子最初几年是真心的,真心因为自己妃母跟母后处的好才在众兄弟里偏疼他。一样是上书房里读了书出来的皇子,史书乃帝王家事,差点没叫背下来。想着史上那些倒霉催的太子,想着前日太子听了叶阁老的传信后惨白的脸色,生生打了个寒战。他不帮又能如何呢?太子真叫二哥祸害了,他这个太子最疼的弟弟还有活路么?如果说以往还天真的认为谁登基都一样,区别只在得脸程度的话,平郡王一出手,就再没犯过蠢了。至少,不能让平郡王登基。他的妃母没法在七窍玲珑心的阮嫔手底下活,他亦没办法在平郡王手底下逍遥。毕竟这一回,平郡王连他带他娘全坑了,那不是厚道人能干的事儿。做“前”太子最要好的皇弟,赶不上厚道的兄长,那真是想死的心都有!所以他必须维护太子,因为他与太子,早就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都不能独活。

    拉住严春文的手,福王又塞了个同心结到她手中,而后头也不回的走了。我不求多的,愿你与我同心同德,一起熬过这血雨腥风的几年,我便给你天下女人最想要的“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 背景:                 
  • 字号:   默认